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心头荡漾
    叶子青咧着嘴笑道:“向南啊”

    一听是向南,刘焉鄙夷地扔了叶子青的手:“真是没创意。还以为你除了李浩还有备胎,留给姐们呢!”

    “就是,太没创意了,怎么扯到向南了!”孙萌萌也给予严重鄙视。

    “向大帅哥不是一直还单着吗?反正也认识,你可以试试啊!要不我现在就打电话过去,叫他过来跟咱们一起吃饭!”叶子青嘴角噎着笑,妩媚的回着。

    “算了吧,向南我可高攀不上!”刘焉摇头,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什么叫高攀啊!爱情是不分高低贵贱的!人家还喜欢萌萌来着,可见向南的眼光也不是很高啊!”叶子青的眼睛瞅了瞅孙萌萌,意味深长的笑说。

    “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我现在可是有妇之夫,孩子他妈,别给我乱扯绯闻啊!”孙萌萌一本正经的声明。

    “向南追过你,这是事实啊,有什么好撇清的!再说你老公心知肚明,怕什么!”叶子青不以为然。

    “是没什么好怕的,但还是少提为妙,省的他吃醋!”虽然知道许烨磊跟向南的关系很好,但既然已经结婚,还是少提以前的往事,因为男人的心底有时候还是小气的,孙萌萌也深知这个道理。

    “唉,好不容易认识这么一个有钱的富二代,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叶子青感叹道。

    “子青,你这么惦记着向南,小心我跟李浩打报告哦!”孙萌萌眉眼微弯,笑着威胁叶子青。

    “尽管去啊!”叶子青一脸自信,大方的回道。

    “呵呵,自信的女人就是牛逼啊!”刘焉冲着叶子青竖起拇指。

    “必须的,萌萌你怎么没叫妮可一块过来吃饭啊!打个电话给她!”叶子青突然想起师妮可,不由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来的路上已经打过了,她还在公司加班呢!”孙萌萌如实的回她。

    “妮可这丫头最近想见她一面都难啊!”叶子青放下手机,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

    “她最近在赶工程设计图,应该很忙!”孙萌萌也有10来天没见到她了。

    “其实我挺佩服妮可的,为了爱情来这工作,可惜妹有情郎无意,却一直坚持着!”叶子青说这话,目光自然的落在孙萌萌的脸上。

    “是啊,我一直觉得他俩挺般配的!怎么就不来电呢?”刘焉故意装着一脸纳闷。

    “唉,没办法,现在流行嫂子的诱惑啊!”叶子青看着孙萌萌,嘴角噎着一抹笑意戏虐,随后道,

    刘焉也跟着打趣道:“呵呵,真不知道萌萌身上有何魅力,让向大帅哥这么着迷!”

    “别提向南了行不!我现在只要我家宝宝的爸爸对我着迷就行了!”孙萌萌撅了撅嘴,随后小手轻轻的摸了摸肚子,眼底泛着温柔的光芒。

    向南的好,孙萌萌心里都清楚,妮可对向南的喜欢,她也看在眼里,虽然心里也特别期望妮可能和向南在一起,可是感情的事

    “呵呵”叶子青和刘焉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菜陆续的上来,孙萌萌这个吃货闻到酸菜鱼的味道,胃口大开,立马动筷,埋头苦干起来。

    一盆酸菜鱼,十分钟不到就被消灭光了!

    “萌萌,你的战斗力越来越强了!”叶子青有些傻眼。

    孙萌萌抽着纸巾擦了擦嘴角,笑吟吟的说:“呵呵,我现在是两个人,战斗力当然强啦!”

    “呵呵,你肚子里的宝宝肯定跟你一样,是一个小吃货!”刘焉笑说。

    “会吃是福,等你们怀孕的时候说不定比我还能吃,我们再点一份吧!”孙萌萌建议道。

    “好,孕妇为大!”叶子青笑着点头,叫来服务员,又点了一份酸菜鱼。

    “这么喜欢吃酸的,肯定是个儿子!”刘焉猜测着孙萌萌肚子里宝宝的性别。

    “呵呵,我老公倒希望是女儿!”孙萌萌边吃边回。

    “呵呵,不管女儿,还是儿子,反正我这个干妈是当定了!”叶子青笑说。

    “我也是!”刘焉紧跟着附和。

    “哈哈哈,要当干妈是吧,好啊,那以后你们每天记得请我吃好吃的!”孙萌萌趁机提出要求。

    “真是个吃货!”叶子青笑着嗤道。

    “对了,嫣儿,周末陪我拍婚纱照的事情别忘了哦!”孙萌萌提醒道。

    叶子青的婚期在下周三举行,没空陪孙萌萌去拍婚纱照,只好让刘焉作陪。

    “没忘,记着呢!”刘焉点头。

    三人有说有笑,边吃边聊,叶子青和刘焉不停的给孙萌萌这个孕妇夹菜,愉快度过晚饭时光。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向氏大楼。

    向南合上手头的文件,将颀长的身体又向沙发里靠了靠,衬衣的扣子开了两颗,稍稍露出性感的胸膛,伸手揉了揉额角,眼眸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凝望向远处灯火阑珊的窗外。

    几秒后,向南站起身,拿起西服外套,走出副总办公室。

    电梯一层一层的往下降,到了设计部的楼层,停了下来。

    师妮可也忙完,脸色看似有些疲惫的站在电梯口。

    电梯.门缓缓打开,师妮可一脚跨了进去,可是当看到里面站着的向南,微微一怔,随后开口叫道:“向副总”

    向南看了师妮可一眼,点了点头:“恩”

    电梯.门缓缓关上,两人并排的站着。

    电梯里迅速弥漫起一阵沉默,师妮可的眼角的余光,偷瞄着身旁拿着外套的向南,大手插在裤袋里,黑色暗纹衬衫的袖口随意地挽在臂弯处,露出一小截结实的手臂,手腕上带着一块闪着光泽的名表,笔直的裤脚随意地盖在鞋面上,那双一尘不染的黑色皮鞋被擦得锃亮,温文尔雅之中带着几分慵懒的气息,却让人感受到他身上却散发着一股强大气场和诱惑力。

    师妮可心底有些小小紧张,可她紧张的不是因为他是公司副总,而是他是她心底一直默默喜欢着的男人。

    向南看着前面的闪着光泽的玻璃钢面,将师妮可脸上的疲倦和紧张一一纳入眼底,缓缓开口:“看你好像很疲惫!工作认真负责固然重要,但要懂得劳逸结合!”

    师妮可眼底闪过一丝意外,伸手拨了一下额前的发丝,非常客套的回他:“谢谢副总关心!”

    听到师妮可的回话,向南嘴角轻勾,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着实让人着迷。

    眼前这个小丫头喜欢他,但是却从未跟他表白过,也只是刚开始的时候,会主动和他攀谈,可是后来却不知不觉的变得陌生和疏远了,无论在外面巧遇,还是在公司碰面,总是一副彬彬有礼,客套有加的摸样。

    虽然向南跟她没有过多的情感交流,但不得不承认,这丫头来向氏两年多,在工作上展露的才华及表现的确令他刮目相看。

    看到这个原本活泼俏皮的官二代这么拼命的为自己工作,特别是此刻她脸上呈现的那副倦容,向南心底不由的划过一丝愧意。

    “吃饭了吗?”向南的眼睛里藏着一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开口询问。

    “没有,等会就去吃”师妮可眼眸微垂,淡淡的应着。

    “我请你吃晚饭吧!”向南喉结微动,淡然的眸光落在师妮可略施粉黛却看似疲倦的俏颜上。

    师妮可诧异地抬起头,望着面前风神俊朗的向南,当目光对上了一双幽深如谭的瞳仁,心不由漏跳了一拍。

    此刻的她,有些回不过神来,在他的认知里,除了自己前期来实习时主动对他勾搭几次,可他从来只是客气的应付,也没有主动开口邀请自己单独吃饭。

    见她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向南薄唇轻抿,面色如常不见丝毫异色,视线从她的面颊上移开,漫不经心地轻吐出一句话:“电梯到了!”

    师妮可回神过来,璀璨的眼眸里涨满促狭,讷讷道:“哦”帅刘太李。

    两人一同走出电梯,师妮可突然转过头:“谢谢向副总的美意,我自己去吃饭就好了!”

    额——这下轮到向南错愕了,本想自己邀请她吃饭,肯定会点头答应,没想到却遭遇拒绝。

    “没事,一块吃饭吧!”向南看着她,嘴角若有若无地牵起一抹笑意。

    “真的不用!”师妮可恢复往常的镇定,淡淡的回他。

    “那好吧,路上小心!我先走了!”向南也没再强求,说完直接往他的悍马走去。

    师妮可凝视着他伟岸、挺拔的背影,姣好的美颜上闪过一抹失落和懊恼。

    为何不答应跟他一块去吃饭呢?这不是自己心中一直所期望的吗?

    可是感情是无法强求的,期望再多也是无用的,他的心不属于自己,即使在一起吃个饭,两人的关系也不会有所改变,只会让自己徒增伤悲!

    再坚持一会吧!等这个项目结束后,就离开s市,为这段注定不会有结果的爱情划上休止符吧!

    师妮可收回目光,深吸了一口气,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感情就是这样,在纠葛里漩涡着度日如年,一旦越过了那个心坎,天地便豁然开朗。

    这个周因为和谢铁军和好了,孙贝贝脱胎般换了一个全新的面孔。谢铁军就似一帖心剂,始终把这孙贝贝的脉搏,让她欢喜让她振奋。

    谢铁军回来之前,孙贝贝尽全力替男友从军,脸上有刚毅和坚强却带着淡淡的哀伤,难得一笑。待谢铁军活着回来,见到他,孙贝贝的内心又受了一轮巨大冲击,整个人变得慵懒软绵,郁郁寡欢。

    而现在和谢铁军重归于好,孙贝贝每天心情很好,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训练变得很积极,她又恢复了文工团那个带着几分霸气超群绝伦却又明艳动人的女兵。

    女兵营里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孙贝贝这个夺目的发光体,因为谢铁军的回到她的心尖,这个本是如朝阳一般热情洋溢的女人终于散发出璀璨的光芒。

    又到了周末,在所有人的预料中,谢铁军和孙贝贝又在接待室见面了。

    或许是孙贝贝对爱情的执着太感人了,他们的生死之恋让人动容,他们的言归于好让人欢呼。对于他们在接待室相见,大家都心照不宣,没有人前来打扰围观。

    谢铁军再次站在接待室等候,心情和前面几次又不一样。

    看着简单的接待室的桌椅,谢铁军竟然觉得好亲切,甚至觉得那白白的墙壁,绿色的门窗都是这个军营里最美的风景,只因,在这,他和心爱的女人重新牵手了,这里的每一个物件都见证了他的爱情从蹉跎逆转成甜蜜。

    隔着一个山头,想见贝贝,只是分分秒秒的事情。只是工作太忙,只有休息日才得以相见。

    今天除了一解相思,他还想劝劝贝贝回文工团。

    现在两人都在a军营要见面很方便,但为了长远的考虑,还是得赶紧劝贝贝回文工团。头上悬着一把刀啊,不抓紧点,司令夫人的大刀斩下来,在密的情丝也会断裂。

    谢铁军早早地便来女兵营报道了,已经是老探班,接待室的女兵见了他捂着嘴暗笑,急他所急跑着去叫孙贝贝了。

    这次用最短的时间见到了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谢铁军站在门口憨憨地笑着从远处一路小跑过来的女人。

    孙贝贝修长的身材被绿色的军装包裹着,却掩不住她体内的蓬勃生机,长腿带着欢欣雀跃的跑动,在阳光下撒下一串串绚丽的音符。

    谢铁军听着孙贝贝哼着小曲跑来,看着她灿烂如花跑向自己,他也跟着心情飞扬。

    孙贝贝跑到接待室,带着微微气喘,吐气如兰,笑若春花的小脸因为一番小跑带着阳光的味道更加的娇艳欲滴。

    虽然门口没有人,孙贝贝进了接待室还是立马关了门,然后笑嘻嘻地看着谢铁军。

    两人非常默契地相视一笑,在这个公共场所相见,感觉像偷情私会一般,心里都带着几分紧张和激动。

    为了不被偷窥,谢铁军拉着孙贝贝的手走到墙角里,孙贝贝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随着他站到墙角。

    一个周没见,却感觉过了很长的时间,隔着一个山头虽然只是几分钟的路程,然而遥遥相望不得相见只会更加地想念。。

    此刻终于见到了彼此,两人都目光灼灼地凝望对方。

    谢铁军一手自然地搭在孙贝贝的腰间,另一只手则拨弄着孙贝贝因为奔跑而散落下来的头发,将它轻盈地拨在她的耳后。

    只是一个小亲昵,两人便找回了当初的甜如蜜。

    “贝贝!”谢铁军轻声唤着,见到心爱的女人,五大三粗的男人也化作绕指柔,他的声音低沉似呓语,梦幻而动人,这个在他梦中呼唤过万千次的名字,被他柔柔地呼出,让孙贝贝立马有了生理反应,心跳加速,脸微微发烫,别有一丝情愫甜甜地在心头荡漾。

    孙贝贝扑闪着明媚的大眼睛,带着几分热气笑着回应着:“呆子!”

    谢铁军憨憨地笑了,惬意地笑。

    前几次来听到贝贝直呼其名怒喊着谢铁军,那样的生分让他心急心慌难受。

    现在听到她温柔叫他呆子,感觉好亲切,他还是喜欢她专属的昵称。听到这一声清亮的呆子,让他想到从前两人在一起或在电话里,她呆子呆子的叫着,他真切地感受到她回到了自己的心里,两人又可以那般亲密无间。

    真好!

    “嗯!”谢铁军谢铁军大手抚摸着孙贝贝滑腻的脸颊呆呆地回应着,虽然皮肤不如从前白皙,可入手还是柔软滑腻,而她的眉眼却比从前更加动人,谢铁军由衷地攒着,“贝贝,你真漂亮!”

    “呵呵,那当然啦,就是晒黑也是黑美人一个”孙贝贝一脸自信地对谢铁军抛了个媚眼,魅惑得这个呆子心跳停了一下,紧接着,便把孙贝贝拉近靠着他的胸膛,紧紧地抱着。

    孙贝贝修长的双手搂着谢铁军的脖颈,谢铁军低下头,两人眉眼相抵,没有嫌隙地亲近着。

    谢铁军心里微波荡漾,氤氲的情愫从心底腾起慢慢地升腾,渐渐弥漫开来,笼罩了拥抱着的两人。

    谢铁军悠悠地道:“嘿嘿,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明艳如天仙,怎么办,我被你这个美人迷得神魂颠倒了”

    孙贝贝听着谢铁军脱口而出甜如蜜的情话,心里颤悠悠地乐,摸着谢铁军温厚的两片唇,嬉笑着,“你来的时候吃了几斤蜜?”

    谢铁军就势将她轻抚的手指含在唇里,轻轻吮.吸啃咬,指尖的酥麻直达心尖,引得孙贝贝浑身一个颤栗,清澈的黑眸更加的柔媚。

    谢铁军温柔地亲着她的指尖,“你就是心里的蜜,做梦都想尝一口”

    孙贝贝心头热乎乎地,轻声叫着:“呆子!”

    “这个星期过得好幸福,隔着一个山头,呼吸着一样的空气,感觉你就在身旁触手可及,就像做梦一样美好。贝贝,谢谢你!”谢铁军的唇越来越靠近孙贝贝,最后两片宽厚的唇含住了孙贝贝唇瓣。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5000字)更新。。。年底亚亚比较忙,很想多更新一点,但是一个下午打了n个电话,也接了n个电话,严重影响码字速度,还请亲们谅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