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替他演戏
    师达树和吴凯还在观摩谢铁军的嘴巴,都被他们看到了,谢铁军索性不遮遮掩掩了。

    拿开了手,由着三八男端详,谢铁军不搭理他们。

    但两八婆男却研究得很有兴致。

    吴凯甚至笑着道:“嘴巴上都这么精彩,身上也一定更加精彩。达树,有没有兴趣看看铁军身上的丰功伟迹?”

    谢铁军简直无语,这两个男人今天真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做,一直都在研究自己。

    谢铁军赶紧站起身把手横在胸前,一副自卫的样子。

    吴凯和师达树前后扑过去,都被他一个用力给抛了出去。

    许烨磊看他们三人闹腾得不像话,赶紧救呆子:“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闲了?”

    “呵呵,队长,我们就是想看看呆子昨天和贝贝是何等激情啊!”师达树嬉皮笑脸道。

    许烨磊瞪了他一眼,心想怎么可能激情呢?孙贝贝都打电话过来跟自己说那样的话,估计谢铁军肯定也不好过。

    “给我老实呆着”许烨磊一句威胁,吴凯和师达树赶紧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部署着工作。

    谢铁军感激地看了眼许烨磊,许烨磊走到他身旁,把纸条给了他,谢铁军看了一下,当看到‘别供出我’四个字,不由垂下头。

    中队长真是不够义气啊,关键时候,只顾着保命,不来解救我的爱情,让我一个人深陷火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翻身啊!

    谢铁军万分哀怨地看了眼办公室里的三个男人,两个已经结婚,一个也正在结婚的路上,饱汉不知饿汉的苦,我还是处男呢,这个爱情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都感动了,却不知道还要经历多少坎坷,不知道最后能不能得到贝贝的谅解,得到林爱英的认可。

    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呢?

    呆子一个人在苦大仇深的烦恼泥潭里深陷不出,一个人愁闷着。这时,路赢刚好走了进来,锐利的眼睛扫了一下办公室几个下属,大家都站了起来。

    “大队长”

    许烨磊,吴凯,师达树的声音都很嘹亮,就谢铁军在那哼哼唧唧的,吐字含糊不清。

    路赢冲他们点了点头,最后目光落在谢铁军的脸上。

    “谢铁军,你的嘴唇怎么回事?”路赢看到谢铁军那红肿的像兔子嘴巴的,不解的问。

    谢铁军一脸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想开口,嘴角的伤口又扯着疼。

    “大队长,谢铁军昨天去看孙贝贝了!”师达树一脸贼笑,替他回答了。

    路赢微微皱起眉头,万般同情的看着谢铁军:“这孙贝贝下手也太狠了点吧!”

    这话一说出口,办公室除了谢铁军,其他三个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路赢扫了他们几个一眼。

    “大队长,这不是下手,是下嘴”师达树忍禁不俊道

    路赢恍然大悟,也跟着笑了起来,对谢铁军道:“我就说我的兵怎么可能被那小丫头揍成这样,原来是被美人计诱惑啊!不过那丫头也太生猛了!”说完,路赢哈哈大笑起来。

    “大队长”谢铁军尴尬的想钻地洞。

    “呵呵,和好了!”路赢笑问。

    谢铁军摇了摇头:“没有”

    都被咬成这样了,哪来的和好啊!没被孙贝贝一枪毙了,已经算是命大了!

    “唉,孙贝贝那丫头爆脾气你比我们还清楚,这事急不得,慢慢来,你别说话了,小心伤口”路赢看谢铁军脸上的表情,同情的安抚道。

    “谢谢大队长”谢铁军的嘴角抽疼着,含糊的回复路赢

    随后,路赢的目光朝许烨磊看去:“小许,来我办公室一趟!”

    许烨磊和路赢离开综合办公室,吴凯和师达树就开始放肆起来,围在谢铁军身旁一个劲的逗他,惹得谢铁军嗷嗷直叫,恨不得把他俩个揍了。

    唉,谢此刻的处男有些伤不起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特种大队,大队长办公室里。

    许烨磊和路赢隔着办公桌,面对面的坐着。

    许烨磊看了一眼桌面上的档案袋,猜到路赢接下来要和自己谈什么。

    路赢锐利的眼睛瞅了许烨磊一下,和悦的笑说:“想必你也知道我找你谈什么,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当然想谢铁军继续留在我身边,继续当我的左膀右臂!”许烨磊嘴角微弯,轻笑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不过暂时性不太可能!”路赢直接回绝他。

    许烨磊心里很明白,谢铁军深入虎穴刚回来,本来可以马上恢复他的身份,但为了保障他家人的安全,现阶段最好少露面。

    “呵呵,那大队长的意思呢?”许烨磊这个老狐狸,不动声色的询问路赢打算将他的得力干将发配到哪去。

    “毕竟谢铁军是你的人,先说说你的意见吧!”路赢也是人精,笑着反问。

    许烨磊看着路赢,嘴角微微勾起,缓缓开口:“把他安排去79师两栖侦查营吧!”

    “79师两栖侦查营?”路赢意味深长的看了许烨磊一眼。

    “听说79师两栖侦查二营的营长因为腰伤,需要调养半年左右,把谢铁军调任过去,担任代理营长!”许烨磊开口解释。

    路赢轻笑起来:“呵呵,消息挺灵通的吗?不过你这是出于私心啊,还是公事公办啊?”

    “于公于私吧!”许烨磊狡猾的回道。

    孙贝贝昨天的那通电话,威胁力实在够大的!他总得从中帮下谢铁军吧!

    “跟我想到一块了,谢铁军是我们大队不可或缺的人才,调任太久我肯定不会答应,半年勉强吧!”路赢笑着回道。

    “谢谢大队长!”许烨磊笑着谢道。

    “别急着谢我,这事不知道能不能成呢?虽然是代理营长,但还是有很多人都盯着这个职位,把谢铁军空降过去,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路赢说出自己的担忧。

    “大队长,谢铁军的工作能力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绝对没人敢异议!”许烨磊打包票。

    “这么有信心?”路赢笑道。

    “必须的,也不看是谁带的兵!”许烨磊十分自信。

    “呵呵,那好吧,我今天就打报告上去!”其实路赢心里明白的很,这个报告上去肯定获批。

    这半年多来,谢铁军的名字可谓是全军皆知,这全都仰仗着孙贝贝,且不说谢铁军去卧底的事迹,光是他和孙贝贝之间的爱情,就让全军上下为之动容。

    谢铁军调职这事,孙司令那自然不是问题,估计上面有一堆人抢着附庸呢?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病倒了。

    昨天孙贝贝把孙耀武和许烨磊炮轰后,去买了二锅头,想用酒精麻痹一下神经,奈何酒量太好,想醉生梦死都没机会。

    喝完酒,孙贝贝顶着烈日在训练场上不知道跑了多少圈,她的心被海啸席卷一番,一直都不能平静,直到跑得筋疲力尽地倒下。

    这嘴却着。孙贝贝睁着没有焦点的眼睛看着天空,刺目的阳光扎得她慢慢闭上了眼睛。

    孙贝贝再次醒来,是在宿舍里。

    此刻她的战友都围着她,看着孙贝贝苍白的脸色,关切地问着她:“贝贝,你总算醒来了”

    光线有些刺眼,孙贝贝还有些不适应,眯着眼睛虚弱地问:“现在是什么时候?”

    孙贝贝的上铺张妍,她给孙贝贝递了一杯水,孙贝贝做起来接过水,喝了口,道了声谢。

    张妍才开口道:“现在都是周一的中午了,昨天你喝了那么多酒还那么拼命地跑,不要命啊?一个晚上都发高烧,一会哭一会笑,不停地喊着呆子说着胡话,把我们都吓得不敢睡觉”

    怎么睡了这么久!还说梦话?

    孙贝贝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梦,只依稀记得梦很长,梦里都是谢铁军,梦到了他牺牲的刹那,掏心窝的痛。

    醒来头还生生地疼,听到张妍提及呆子,心头一窒。

    他还活着,真的还活着啊?

    昨天看到的那个人真的是他。

    可是,怎么会是他呢?

    明明是自己一直都希望的奇迹啊,可是,现在却一点都不想听到有关他的名字。

    孙贝贝闭上了眼睛,才没让眼泪掉出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想到谢铁军的名字,心里就这么酸痛。

    孙贝贝看了眼战友,才哑着嗓子抱歉地道:“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半年她和战友的相处得还不错。同样是女兵,连队的女兵比文工团更单纯一些。

    虽然也有靠关系走进门的,但不同性质的工作,表现的机会不一样,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自然不同。

    孙贝贝在文工团和连队都表现很突出,在文工团时常遭嫉妒,和同事的关系一般,但在连队,她的舍友都是发自内心地尊重她。

    在文工团想表现的争着表演,总有一些人,喜欢嚼舌根,说孙贝贝因为是司令的女儿才有机会到处出风头。

    孙贝贝被谢铁军做了很多工作,早对那些评论当耳边风了。

    在连队,每天一起训练,孙贝贝是最自觉,训练得最认真的。和战友相比,别的女兵初来军营都难免哭天喊地,而孙贝贝却忍着疲劳和疼痛坚持着,甚至成了所有新兵的模范。

    每天一起接受着艰苦训练,一起成长,孙贝贝感受了不一样的战友之情,她和战友相处得情同姐妹。

    当然,战友那么喜欢她,或许还有一个原因。

    这个年纪正是对爱情充满着美好幻想的时候,孙贝贝对爱情的痴狂,她接过谢铁军的枪下连队的故事让这些花季少女特别感动。

    “真服了你了,你这个样子,不知情的人以为你失恋了。人家失恋的都没你这么痛苦。你在我们面前念了半年的男人来看你了,这是天大的喜事啊,你怎么就恼成这样。你们以前都是这样火爆地相处的么?哎呀,听说谢铁军流了那么多的血,叫他去医务室紧急处理,也不去,呆呆地离开了营队。回头你看到又要心疼后悔了”周班长帮孙贝贝打了饭,刚好进来,看到孙贝贝醒了,不免说一顿。

    孙贝贝的男人还活着,稍微动动脑子也想到了原因。

    周班长把孙贝贝当妹妹,她是真心为孙贝贝开心,她走到孙贝贝床前,对孙贝贝说:“几顿没吃饭,肚子饿了吧,赶紧吃饭吧”

    孙贝贝没有接过饭盒,又躺了回去,懒怠地说:“我不饿。就是感觉很累”

    身体累,心更累

    原来一直存在心里那么完美的爱情,在看到谢铁军的时候,她幸福地把爱情弄丢了。

    “哎,贝贝,你这是怎么了?”旁边的战友小于问着。

    “你们会不会觉得我很可笑?”孙贝贝闭上了眼睛,无力地问着。

    “这有什么可笑的。你们那么相爱,幸福之门就会为你们留着。要是我见到自己爱的人回来,高兴都来不及,哪会像你想这么多。”

    “你们不懂的”孙贝贝把被子拉起来盖住了脸,天气很热,她却觉得很冷。

    现在脑子很乱,不想思考问题,可大脑还是自动地闪现谢铁军的身影。

    谢铁军!这个让她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实在太狠心了!

    她受不了他的牺牲,而他,明明还活着,却装死,自己在他面前晕倒了两次,他都不心疼,自己自杀,他也不出现不来安慰。

    这个男人,为了功名去潜伏的男人,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

    她恨死这个男人了,比爱还更深的恨。

    这个宿舍的女孩子,她们都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怎么能体味自己心中的难受。

    在闷闷的被单下,孙贝贝的眼角涌出了泪水。

    她想到他们从前的相处,似乎,总是自己更加的主动,主动勾搭他,色诱他。

    原来觉得他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现在,发现自己简直就是傻b。。

    爱他爱得那么热烈,成就了他的名气,最后自己在别人的眼里,会是什么?

    演戏?

    自己最擅长的就是演戏,帮他潜伏演足了戏?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这几天亚亚快累死了,都没时间码字,也没有一一回复大家的留言,在这跟大家说声抱歉,等亚亚调整一下吧!还请亲们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投月票,铁粉留月底再投给亚亚,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