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池鱼之殃
    孙贝贝掐掉电话之后,直接又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

    林爱英周末没值班,一个人在家里,站在阳台上修剪花草,家里两人都是当兵的,孙贝贝在连队,一年见不到几次,老公虽为司令,但忙起来的时候,几乎半个月都见不到身影。

    这家里是越来越冷清,她只好自己找事情做以此打发时间,在阳台上养了很多花。

    听到客厅的电话铃声,林爱英放下剪刀,快步的走到客厅,接起电话:“你好,哪位?”

    “妈,我要和孙耀武断绝父女关系!”耳边传来孙贝贝哭泣声。

    林爱英听完这句,又听到孙贝贝的哭声,焦急的问:“贝贝,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啊?这这是唱的那处啊?怎么说这种话啊?”

    “妈,我要和那个没人性,狠毒的孙耀武断绝父女关系!”孙贝贝的口气异常的决绝,再次重申一遍。

    “贝贝,到底怎么啦?你爸又把你怎么啦?上次打电话还好好的吗?”林爱英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询问孙贝贝怎么回事。

    至从孙贝贝去当兵后,父女两就没起冲突过,也不可能有冲突,孙耀武见女儿去当兵,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开心,这可是他以前一直期待着的事情。倒是林爱英,三天两头为这事跟孙耀武吵,不过也经常被孙耀武斥责,叫她别老是私下用军线给孙贝贝打电话,还有严禁劝孙贝贝放弃。

    “他不是我爸,他是魔鬼,我恨他,我再也不会回去那个家了,我恨死他了!”孙贝贝边哭边控诉着自己对孙耀武的憎恨。

    “贝贝,你能不能先跟妈说清楚一下事情啊?到底怎么啦?”听到孙贝贝说恨孙耀武,林爱英不知道缘由,急得不知道如何是好。

    “妈,谢铁军没死,他没死,他还活着,孙耀武是知情者,可他可他却一个字都不透露给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痛苦,看着我自杀,看着我下连队当兵,他真的不是人,不是人,是魔鬼,是魔鬼!”孙贝贝泪流满面,控诉着孙耀武的恶行。

    听到谢铁军没死,林爱英心里咯噔一下,非常的震惊:“贝贝你说什么?谢铁军他没死吗?”

    “妈,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父亲,孙耀武真的不是人,我要和他断绝关系,那个家我再也不会回去了!我恨他,我恨他,我恨死他了!”孙贝贝竭斯底里的咆哮着。

    作为军嫂多年的林爱英,遇事还是比较冷静,临危不乱的,可是当她得知谢铁军没死,的确有些蒙,心里也七上八下的:“贝贝,你怎么知道谢铁军没死?”

    “妈,我打电话就是为了你说一下,我和孙耀武再也不是父女,我再不会回那个家了,我挂了!”孙贝贝说完又将电话给挂了。

    虽然这半年多来,孙贝贝的确成长许多,但这事对她的打击实在太大了,她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骗局。

    她对呆子的爱,是真真实实的,是刻骨铭心的,可是这个让她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却是伤她最重的男人。

    她在去医院见他最后一面的时候昏倒了,在他火葬的那一刻再次昏过去,后来实在悲痛的连活着的勇气都没了,就想着随他而去。

    好不容易重拾活着的勇气,为了他而坚强的活着,想接过他的枪,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可是最后的最后,原来自己却是一个小丑。

    孙贝贝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泪水,又拨了一个电话。

    这次电话是打给许烨磊的。

    此刻的许烨磊正在玉锦豪园的大床上和孙萌萌抱在一块做着激情又快乐的双打运动。

    许烨磊身上未着寸缕,修长挺拨身躯在光的照耀之下散发着惑人的光泽,魅惑而又狂野。

    趴在床上的孙萌萌,黑色微卷的长发散落在背后,遮掩住部分后背性感曼妙的曲线。

    许烨磊看着身下的孙萌萌,有一声没一声的低吟着,柔软光滑的黑发随着自己的动作,声音一颤一颤的,那模样实在太可爱,实在太娇媚了,看得让人想狠狠的欺负一下。

    许烨磊不由更加卖力,快乐如涟漪般一阵一阵漫散开来,让人感觉到踏进天堂的美妙。

    “啊——”

    “啊——”

    濒临极限,两人不约而同的攀到极乐的顶点。

    许烨磊低下头,亲吻着孙萌萌的脸颊,轻声细语:“宝贝,要不要再来一次”

    “换个动作,我不趴了”孙萌萌全身酸软,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白皙如玉的肌肤好似透明的一样,泛着光芒,头发缠绕在她的肩头,充满无限的妩媚和柔情。

    许烨磊将孙萌萌那软软的身子翻了过来,又开始行动起来。

    孙萌萌弓起身子,仰着脸,柔软的身体呈现出完美的曲线,闭着眼睛,口中止不住地吐出轻柔的娇吟,一脸的享受。

    激情缠绵中,乌黑的发丝在枕上散乱开来,泛着红晕的双颊透露出妩媚的性感,红唇诱人的半启着,她的柔,她的媚,一一纳入许烨磊的眼中

    在浑然忘我的**世界里,许烨磊再次带领着孙萌萌前往天堂的方向而去

    这时电话响了,正忙着的许烨磊本来无暇顾及这来得不是时候的电话,可是周末会打他手机的只有两种情况,一部队的,二家里的,不过家里的少之又少,其他认识的几个人,根本不会再周末给他打电话。

    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周末肯定很忙,忙着吃大餐。

    许烨磊停下动作,没有退出,伸手拿过手机,一看没显示号码,果然是军线的电话。

    某男躺了下来,怀抱着抱着孙萌萌。

    孙萌萌满脸通红,眼神娇媚的窝在他的怀里,某处还紧密的相连着。

    “你好,哪位?”许烨磊的声音明显有些嘶哑,呼吸也稍稍有些急促。

    孙贝贝听得出来,这男人肯定正抱着自己老姐在那ooxx,但是此刻的她才不会管这些,怒气十足的吼着:“许烨磊,是我”

    许烨磊一听声音,心也跟着漏了一个节拍,心想估计孙贝贝见到了谢铁军,打电话过来,应该是找自己算账的吧!

    “贝贝,找我有事?”许烨磊装傻道。

    “许烨磊,我问你谢铁军的事情,你知情吗?”孙贝贝没跟许烨磊拐弯抹角,直接逼问。

    许烨磊怔了一下,随后非常坚定的回道:“不知情”

    “你会不知情,骗鬼吧!”孙贝贝哪会相信许烨磊的言词啊,他可是中队长,谢铁军去卧底的事情,他要是不知情,怎么都说不过去。

    “真的不知情,我也是谢铁军回来的时候才知道的!”许烨磊故作镇定,对着孙贝贝撒谎。

    “许烨磊,我告诉你,要是让我知道你是知情者,我绝对饶不了你!”孙贝贝脸上带着恨意,**裸的威胁着许烨磊。

    “我真的不知情!”许烨磊很坚决的回道。

    “许烨磊,你现在正抱着我姐姐是吧,告诉你,我可以一句话让你和我姐和好,也可以一句话让和我姐分手,你最好不要让我抓住把柄!否则你会死的很惨的!”孙贝贝说完这句,啪的一声把电话给挂了。

    即使听到耳边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许烨磊那颗紧张的心,始终没落下来。

    别看他回复孙贝贝的时候,口气十分坚决,其实心虚的要死,怀里正搂着孙萌萌,要是让她知道他知道一切的内幕,估计也会和孙贝贝饶不了他。

    他和孙萌萌才和好,可不想在横生枝节,引发事端啊!

    孙萌萌在一旁多多少少听到电话的内容,一脸不解的看着许烨磊:“怎么回事?贝贝为什么会对你说这些话?”

    怀里的女人处于极度敏...感之中,许烨磊搂着孙萌萌腰间的大手,不由紧了紧,缓缓开口:“其实谢铁军没死!”

    额——孙萌萌听到这个消息,立马惊呆了:“你你说什么?”

    “谢铁军只是去秘密执行任务了,就是就是去当卧底,为了他的生命安全,所以所以才演的这出戏”许烨磊心虚的跟孙萌萌解释这一情况。

    孙萌萌一听,立马推开许烨磊,小磊磊也跟着脱离小萌萌的柔软的包裹中。

    孙萌萌爬了起来,一本正色的看着许烨磊:“许烨磊这一切你事先知道吗?”

    看到孙萌萌那严肃又正经的表情,许烨磊心底暗呼不妙,也跟着坐了起来,再次坚决的回道:“不知道!”

    “你真的不知道?”孙萌萌有所怀疑。

    许烨磊伸手搂过孙萌萌,却被孙萌萌伸手给推开,表情很严肃:“就如贝贝所说的,你要是事先知道的话,我也绝对不会绕不过,我差一点就失去了唯一的妹妹!”

    “老婆,我真的不知道!”许烨磊知道自己打死都不能承认,更加坚决的说。但打队修。

    “真的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要是事先知道,怎么可能会跟你提出分手呢?”许烨磊脑子飞快的转了几圈,为自己找出一个有力的证据。

    不过这个证据在这个时候起到相当关键的作用,半信半疑的孙萌萌仔细的想了想后,终于松了一口气。

    孙萌萌伸手戳了许烨磊的脸颊一下:“你最好不知情,不然不要说贝贝,就连我都不会原谅你!”

    “老婆,我是你老公啊!你要相信你老公啊!”某男又开始用他管用的一招,跟着孙萌萌撒起娇来。

    “哼”孙萌萌哼了一声。

    “老婆”许烨磊为了转移孙萌萌的注意力,一把将她按到,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情。

    空气中飘荡着浓郁的麝香味,孙萌萌已经疲惫不堪了,许烨磊还是一副精神矍铄的样子,在满室的激情呐喊与不断挥洒而下的汗珠中,双双达到了快乐巅峰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破相了,他没有去医务室,而是捂着滴着血嘴巴离开了a市的驻地,去了军医院。

    在急诊室,医生给他的伤口做缝合的时候,用着谢铁军无法消受的有色眼光看着他:“小伙子,你这是怎么受得伤啊。这是什么动物的牙印?藏獒么?咬得这么深,再深一点,你这嘴巴都要废了。养宠物,也不是这么宠的,跟谁玩亲亲不好呢?”

    谢铁军只能诺诺地由着医生念叨,被藏獒咬算什么,他觉得失去控制发飙的孙贝贝比藏獒还凶悍。

    心里苦,嘴巴疼,谢铁军只能当一回哑巴吃黄连了。

    医生给他的嘴唇封了两针,随后还打了一针破伤风。

    这医治程序真的跟被某动物咬一般。

    处理完伤口,感觉嘴巴又痛又不自在,谢铁军在洗手间的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尊荣。

    他的嘴唇本来就厚,现在下唇更是红肿得像兔子的嘴巴。

    这这这怎么见人啊!!!

    谢铁军看着镜中的自己懊恼着,贝贝这丫头一时受不了冲击气到了极点,自己自己,嗷嗷,真的没法见人了。

    要怎么遮住这个伤口啊!。

    谢铁军真的要抓狂了,在医院的洗手间里,对着镜子看着自己的嘴巴,郁闷了好久。

    这大热天的,带着口罩的话,会被人笑死掉,不带的话,会被笑得更彻底。

    最后只能用最简单也是最无奈地额办法,用他的大手遮羞。

    一个大男人,用手捂着嘴巴,那是什么感觉啊。可是没有办法,不这么着,走到哪里都会引来关注的目光。

    谢铁军就这么懊恼丧气加上对孙贝贝的担心,对爱情的担心回到特种军营。

    回到驻地,谢铁军都是往人少的地方走。

    碰到熟悉的老兵,看到他捂着嘴巴,都会打趣一番。“铁军,和女朋友约会了吧,孙贝贝很猛啊,这么久没有亲热,把你嘴巴都咬破了。给我们看看,有多壮观”

    谢铁军赶紧逃命似地闪躲着跑掉。

    碰到一些新兵,新加入特种兵营的,其实很多也是老兵了。见到谢铁军捂着嘴,不知道他的故事,也会打趣:“哎,谢教官,怎么今天跟娘们一样捂着嘴走路,在偷吃什么啊,一个人吃不香啊,拿出来共享一下”

    谢铁军简直无语到家,又说不了话,嘴巴一动伤口就扯着疼,只能见谁都不搭理,见谁都躲着。

    躲了所有人,躲不过综合办公室里的八卦男啊!

    周一,谢铁军早早地来到综合办公室办公室。其他人还没到,谢铁军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左手捂着嘴巴,右手写着纸条,中队长,最近嗓子疼,不能说话。

    写完了纸条,放到许烨磊的办公桌上。

    不一会,许烨磊,吴凯,师达树也都进了办公纸,许烨磊看了眼谢铁军,看他捂着嘴巴,有些奇怪。

    是不是把孙贝贝惹怒了,嘴巴都被揍肿了?应该是,肯定是,孙贝贝都跟自己说那样威胁的话,肯定是怒不可恕了!

    许烨磊摇了摇头,非常同情地看着谢铁军。

    而师达树和吴凯知道谢铁军去找孙贝贝了,没想到他一去就光荣地负伤回来。看谢铁军还跟昨天一样捂着嘴巴,两人闲着又开始八卦。

    “铁军,你就别捂着了,这简直就是欲盖弥彰,这军营里谁不知道你被孙贝贝亲了。孙贝贝呀,好一个痴情又热情的女人啊,铁军你是怎么把她诱惑得这么痴狂的”吴凯笑着打趣着。

    “哈哈,别看铁军老实人一个,在孙贝贝面前好像都被野猴子压着,你看看,铁军长得这么彪悍,在床上一定很威猛,一振雄风才能把孙贝贝那样的野猴子训得服服帖帖”师达树接着腔调侃着。

    谢铁军捂着嘴巴瞪了他一眼,说不了话,但还是忍不住地申诉,嘴巴里唔唔叫着:“你们两个淫男,我还是处男哩,别把贝贝想得难免难堪”

    但他的腹语只有自己听得懂,两个三八男听了却哈哈大笑继续调侃。

    见谢铁军一直唔唔乱叫,却一直不肯放开嘴巴,师达树耐不住好奇心,和吴凯使了个眼色,两个男人一起走到谢铁军身边,合力地抓开了他的手,一看吓了一跳,随后又是同情又是羡慕地看着谢铁军。

    “哇,不是吧,贝贝也太猛了吧,都亲得缝针了,那是什么状况。**,一年没亲热,一次性补偿,好猛,好猛,一定很**吧”师达树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一圈的牙痕,咋巴着嘴叹着。

    许烨磊也看了眼,吓了一跳,天哪,孙贝贝是想咬死谢铁军么?有这么恨吗?太恐怖了!!!

    这野丫头爆..发起来实在太恐怖了!

    许烨磊想到昨天孙贝贝在电话里的威胁,感觉后背凉飕飕的。

    绝对不能让这女人知道自己是知情,不然真的不放过自己。

    千万不要啊!好不容易和老婆和好,这感情再经不起折腾了。

    许烨磊非常同情地看着谢铁军,同时又怕池鱼之殃,对着桌上谢铁军给他的纸条,写了四个字:“别供出我”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5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亚亚元旦这几天会比较忙,得出去巡场,今天白天没时间码字,只能熬夜码字,好苦逼啊!剩下的更新,得等到晚上回来再码字更新,还请亲们稍等。。。

    祝大家在假期里,玩的开心,吃的爽快,睡的舒服!!!亚亚在这谢谢各位亲们的鼎力支持,让腹黑中校荣登12月的月票榜第二名,亚亚在这深表感谢,还请大家在2013年崭新的一月继续支持亚亚!让腹黑中校再续好成绩!亚亚会以更新回报大家的!月票多多,更新多多!爱你们哦,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