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一章 火爆场面
    孙贝贝以为是自己思念过度的原因,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错觉。

    刚下军营的时候,看到某处高大的身影,也有些恍惚,以为是呆子,猛地追过去,一看原来是和呆子身板一般魁梧的士兵。

    恍惚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才逼着自己不要再希望奇迹,她的呆子由她送进了火葬场,早已化成灰了

    孙贝贝揉了揉眼睛,再睁开,没想到还是她致死都不会忘的身影。

    魁梧的身材,憨憨的笑容,还穿着自己买的衣服。那是自己梦中百转千回都不变的身影。这怎么可能啊?

    上天会对自己这么好么,把带走的呆子又送回来?

    时光穿越了么?

    还是自己又开始恍惚了?

    孙贝贝一时反应不过来,无法确定这是真实的还是幻觉,她不管了,只要看到的是呆子,她就兴奋了。

    她太久没有见到谢铁军了,想他想到绝望,即便是梦幻,那也是幸运,就让我再多看一眼吧!

    孙贝贝就那么愣愣地看着对面的男人站了起来,往门口走过来。

    好久没有见到他了,呆子,我最深爱的男人

    孙贝贝激动得眼角泪光闪动,似乎怕吵醒自己的梦幻,她轻声问道:“是你么?呆子”

    谢铁军点着头,看到孙贝贝这样的反应,他好心疼,真想立马扑过来,把这个对自己爱如骨髓的女人抱在怀里,告诉她,他回来了。

    谢铁军看着孙贝贝乌黑的眸闪动的流光,此刻的她的目光如屋外的太阳一样耀眼,他温柔地道;“是我,贝贝”

    孙贝贝睁大着眼睛贪恋地看着眼前的人,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了,她颤声道:“我们还能再相见?”

    谢铁军看到孙贝贝像梦游一样看着自己,心里很难过,哑着嗓子道:“我们还能再相见!”

    看着一步步走近自己的男人,孙贝贝兴奋得想扑过去投入他的怀抱,又怕那只是自己的幻想,怕扑过去,他就像泡泡一样消失,孙贝贝定在原地,愣愣地道:“我穿越了么?”

    “是我穿越了”谢铁军走到孙贝贝的身边,大手拉起了她的小手,柔滑细腻不在,手中的粗糙让谢铁军的眼角也开始湿润。

    孙贝贝真的恍惚了,这样的场景是在真实得让她想大声地吼一吼。

    孙贝贝突然伸手,把谢铁军拉过来紧贴着自己,利落地勾住了谢铁军脖子,踮起脚尖便把自己的红唇覆在谢铁军厚厚的唇瓣上。

    她忘记了这是接待室,门口还是战友盯着。

    谢铁军看着门口的女兵长得大大的嘴,窘得不知所措。

    他想过太多他们相见的情景,被孙贝贝骂,被她打,被她恨得再不理自己,唯独没想到会这么热烈,这么火爆,这下,自己真的要上军事周刊的头版了。

    谢铁军很想推开孙贝贝,叫她先忍忍,找个没人的地方,再狠狠地亲。

    但此刻柔软的娇躯紧贴着他的胸膛,那香甜的唇在他的唇里散发着罂.粟的诱惑,他想推却推不开,自己自己也快控制不住了。

    无所谓了,反正所有人都知道他和孙贝贝之间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不再多一条更加火爆的情节。

    谢铁军抱着孙贝贝任由她猛亲。

    此刻的孙贝贝恍惚得怕谢铁军下一秒就消失,以后再也见不到。

    孙贝贝猛地撬开谢铁军的唇,丁香小舌灵活地在他的唇里寻找着谢铁军的味道,奋力地允吸着,似乎要把谢铁军的魂魄都吸入自己的身体,从此,他就在自己的身体里,再不会天人永隔。

    门口的女兵惊呆了,等到恢复意识终于‘啊’的叫出了声,然后羞得拔腿就跑。

    这一声太尖锐了,近乎刺破孙贝贝的耳膜,恍惚中的孙贝贝惊醒了。

    她的唇还和谢铁军的唇唇齿相依,密不可分。

    孙贝贝呆了!

    突然,停止了允吸的动作,却没有离开,眼睛睁开,看到尽在咫尺的眉眼,真的是谢铁军。

    孙贝贝有些不敢相信地哑着唇,但咬的却是谢铁军的唇,谢铁军吸着气,忍着痛看着唇里的女人。

    四目相对,孙贝贝惊得又猛地用力,舌头传来腥甜的味道,谢铁军的眉头皱着,却不敢啃声,他不怕自己的唇被孙贝贝咬烂,却怕下一秒这个女人开始发飙。

    这个是绝对的,谢铁军那么了解孙贝贝,从现在开始便要承受欺骗的后果。

    孙贝贝眼里又流出泪,同时流出的还有很多情绪,从惊喜到惊愕,再到不解,痛苦最后变成刮人心的狠。

    孙贝贝狠狠地看着谢铁军,看着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头上的冷汗一滴滴地落下,落在她的唇边,混着血水渗进她的唇里。

    那样的咸涩,却远不及孙贝贝此刻心中的咸涩。

    闹了半天,他还活着。

    那自己的爱算什么?那么爱他,却被他戏弄着,自己这一年所做的事,都算什么啊?

    孙贝贝咬着谢铁军的唇依旧咬住不放,越咬越用力,最后听到血滴落地的声音,才猛地放开,推开谢铁军。

    孙贝贝声嘶力竭地喊着:“为什么?为什么?你为什么还活着,为什么不告诉我?”

    “贝贝,你听我解释”谢铁军顾不及嘴巴还滴着血,赶紧解释,但是孙贝贝却是下了死力,都快把他的下唇都咬断了,他说的话含糊不清,赶紧拉住孙贝贝。

    就是清晰,也不会有人听他的解释。

    孙贝贝眼里尽是绝望的恨,用力地甩开谢铁军的手,然后怒着道:“我不认识你,你可以滚了”

    说完,孙贝贝立马转身往外跑。

    谢铁军赶紧追出去,可是追了五十米,谢铁军的脚步却停了下来,这里是兵营,一个男兵追着一个女兵,实在太引人注目了。。

    旁边经过的一列列的士兵,纷纷向他们行注目礼。

    谢铁军只好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孙贝贝泪奔而去的背影,被她咬破的嘴唇此刻流着血,沿着下巴低落在地上。

    谢铁军抬手摸着嘴唇的血,眼泪溢出眼眶,缓缓滑落,不是因为唇间传来的痛楚而流泪,而是因为自己的行为对孙贝贝所带来的伤害。

    刚才奔跑而去的身影整个营的人都认识,知道那是孙贝贝,可是眼前这位嘴唇流血,眼睛流泪,穿着军装的高大挺拔的硬汉是谁呢?

    大家心里猜测纷纷,其中一女班长,叫士兵们先列队回宿舍,自己却跑了过来,递了一包面巾纸给谢铁军:“去医务室一下吧!”

    “谢谢”谢铁军接过面巾纸,跟那女班长道谢。

    女班长看了谢铁军一眼,没说什么,就直接离开了。

    孙贝贝含着泪一路狂奔,直接冲到通讯室,气势逼人的对着接线员说:“小刘,帮我拨一下孙司令的办公室的电话!”

    接线员愣了愣,看到孙贝贝眼眶湿润,情绪十分激动:“贝贝,你怎么啦?”

    虽然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孙贝贝是孙司令的女儿,但如果不是因为公事,还是有些不敢贸然拨司令办公室的电话。

    “快点帮我拨!”孙贝贝一脸泪花,口气强硬的催促道。

    “这”接线员有些犹豫。

    孙贝贝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夺过电话,直接拨通孙耀武办公室的电话,接线员见此也不敢阻拦,因为此刻孙贝贝身上散发出来的杀人气势,让人感觉一阵畏惧。

    电话终于接通了,孙耀武刚才听到接线员报上孙贝贝的名字后,眉头微拧,一切都是意料之中,孙贝贝知道谢铁军还活着的事实,肯定会找自己问罪。

    “孙耀武”孙贝贝没有称呼孙耀武为爸爸,也不称呼他为司令,而是直呼其名,声音大的快要震破接线员的耳朵了。很所地高。

    接线员知趣的站起身,离开了通讯室。

    “什么事?”孙耀武皱着眉头,有些心虚,但却装着一脸冷静的问。

    “你还有脸问我什么事?”孙贝贝流着泪冲着电话咆哮。

    “贝贝”孙耀武知道孙贝贝打电话给自己的目的,开口叫她的名字,语气没有平日里的严肃,而是带着一丝温和的气息

    “少跟我套近乎,谢铁军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孙贝贝一点都不领情,大声的质问。

    “谢铁军的事情,那是工作需要!”孙耀武语气冷静又温和的回道。

    “工作需要?原来你是知情的!”孙贝贝目光泛着恨意,冷冷的反问。

    “是”孙耀武没有辩解,直白的回答。

    “孙耀武,我是不是亲生的,是不是?”又是一阵咆哮。

    “贝贝”孙耀武见孙贝贝这么激动,眉头不由皱得更紧,眼底泛着一丝内疚。

    “既然你知情,却眼睁睁的看着我痛苦这么久,你你好狠心啊!你还是父亲吗?不,你不是人!你真的不是人!”孙贝贝眼角的泪,就像决堤的洪水,止不住的往外流。

    “贝贝,谢铁军去卧底这事属于高级军事机密,绝对不能外泄,这也事关他的生命安全,你自己也是军人,应该明白这些!”孙耀武的语气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明白个屁,在你眼里,在所有人的眼里,现在的我就是一个笑话,是个大笑话!”孙贝贝情绪极为激动,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

    “贝贝,这是工,你要”孙耀武的话还没说完,却被孙贝贝直接给打断。

    “孙耀武,我恨你!这辈子绝对不会原谅你!”孙贝贝眼底充满了恨意,冷冷的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给掐了。

    广而告之:亲们,今天暂时(3000字)更新,还请谅解。。。亚亚是做销售的,越是放假的时候就越忙,今天和客户(代理商的老总)一起巡查卖场到下午5点半才回家,实在太累,不过亚亚坚持不会断更,这是我对你们的承诺,还请大家体谅和理解!!!

    今天是元旦,亚亚祝亲们元旦快乐,大家在2013年,事事顺心,工作顺利,身体健康,合家欢乐!!!谢谢亲们在2012年对亚亚的鼎力支持,希望在2013年大家继续支持亚亚,再次表示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