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天大喜事
    看到乡亲们这么恐惧地四散逃窜,谢铁军霎时愣在那。

    我不是故意回来吓人的!

    谢铁军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

    立功回来,可是他熟悉的村民却不再相认,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当时伤心成什么样了。

    所有人都已经接收了他牺牲的事实,他应该知道的。

    重伤之际临危受命,那是他作为军人的职责,必须服从。为了麻痹毒枭的眼线,为了不让残忍的毒枭伤及自己最亲近的人,只能让已经抢救回来的自己做一场戏。没有谁能保证潜伏后能完好归来,这场戏演得太真实太悲情了,现在工作完成了,却不知道要怎么走出戏幕。。

    昨晚归队汇报完工作,路大队长便叫自己先回家,给父母一个惊喜。

    完成了潜伏任务,谢铁军终于可以想家,可以回家了,紧赶慢赶地回来,却是把人惊吓了,比惊悚的恐怖片还吓人的惊啊!

    谢铁军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走。

    一时之间,这个宁静的小乡村在暗沉的夜幕里沸腾了,鸡飞狗跳,小孩的惊叫,胆大的大人奔走相告,胆小的都吓得赶紧躲回家里。

    安详的小山村,笼罩在阴沉恐怖的气氛中。父谢他此。

    谢铁军的家里,早有邻居跑来跟谢妈妈说:“铁娃这么年轻就走了,走得不甘心啊,今晚回来了。赶紧给他烧点纸钱,让他在下面过得好些”

    农村人都比较迷信,谢妈妈听了落了一把泪,还真的去拿了香和纸钱,在门口烧着。

    谢妈妈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哭着:“铁娃啊,妈知道你想家,想回来看看。不要太担心,我们都很好。只是苦了你啊,你这么年轻,都还没娶媳妇就走了,妈每次想到你都好痛心,早就催你结婚,你那么拖着,谁想到你这么狠心就把我们抛弃了,要是给我留个孙子该多好啊!娃啊!我苦命的娃啊!”

    谢铁军远远地就看到这样一幕,家门口他妈妈在烧纸,走近看清楚了是纸钱,听到谢妈妈的哭声,谢铁军也流出了眼泪。

    “妈,我回来了”谢铁军哽咽地喊着谢妈妈。

    谢妈妈转过头看着身后站着的儿子,缓缓地站起身,来到他身边,哭着道:“铁娃,你这狠心的孩子啊,都去了那么久怎么都不给我托个梦,让我想得好苦啊”

    “妈,我也很想你,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谢铁军看到谢妈妈哭得那么伤心,心里也很感伤。

    谢铁军伸手擦着妈妈的眼泪,自己却控制不住也掉着泪。

    “我知道,回来好啊,我这么久没有看到你,你瘦了,是不是在下面过得不好啊”谢妈妈看到儿子,心里的悲伤涌上来,根本就没察觉给她擦泪的手时带着体温的粗糙。

    下面?是哪里啊?谢铁军听得有点愣。

    难道妈妈知道自己去做地下潜伏工作?不可能啊,那可是最高机密。

    谢铁军安慰道:“妈,我过得挺好的,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

    谢妈妈点着头道:“回来就直接来家里,不要再外面溜达,你看平日都很喜欢你的乡亲们都被你吓到了。我会经常给你烧点钱,不让你再下面也过得那么辛苦”

    谢铁军终于明白了,他妈妈见到儿子回来,还能保持这么镇定,原来也跟所有的乡亲一样把他当鬼,只是妈妈不会怕儿子变的鬼,还会跟自己好好说话。

    心里一酸,这个高大的汉子眼泪簌簌地往下落,他没有忘记追悼会的时候,家人哭得那个撕心裂肺。

    作为特种兵,他们都不怕牺牲,却怕自己牺牲时家人的那个痛苦。谢铁军是亲耳听到了那样的悲伤,天人永隔真是伤不起的痛啊,那个伤实在触目惊心啊!

    如果当时自己痊愈了能爬起来,真不知道会不会忍得住听着家人的悲恸安静地躺在那。

    他拉起谢妈妈的手放在自己的脸颊上:“妈,我是铁娃,我还活着。你摸摸,我的脸是不是烫的。我是真的铁娃啊”

    谢妈妈的手触到滚烫的体温,吓了一跳,脸色发白:“铁娃,你不是骗我的吧,怎么可能,我们亲眼看着你进入火葬场的啊?”

    “妈,送进去烧的不是我。这个话好长,咱们进屋再说。你只要相信你儿子还活着,现在好好地回来了”谢铁军牵着谢妈妈的手往屋里走,却在这个时候,谢妈妈居然晕倒了。

    谢铁军手忙脚乱地赶紧接住倒下的妈妈,大喊着:“爸,红红,我是铁娃,我还活着。你们赶紧出来帮忙,妈妈晕倒了”

    谢铁军边抱着谢妈妈往里走,边大声地喊着。

    他实在怕自己进屋把谢大全和谢翠红也吓得晕倒了。

    经谢铁军这么一嚷,果然谢大全和谢翠红乒乒乓乓地从屋里出来。看到谢铁军抱着谢妈妈,都激动地叫着。

    “铁娃,你,你真的还活着!”谢大全看到谢铁军的刹那愣住了,呆呆地看着谢铁军走进屋。

    “哥,你真的活着啊?”谢翠红看到高大结实的谢铁军跨着大步走过来,有些不可置信。

    “哎呀,红红,你都上了高中怎么也跟七老八十不识字的人一样迷信,早就跟你们说了,这世上没有鬼神。你看哪有鬼能抱得动人的”谢铁军抱着谢妈妈往屋里走。

    谢铁军这么说,谢大全和谢翠红都信了。

    谢大全这个老实人看到自己的儿子活生生地站在面前,高兴得眼泪都出来了。

    谢翠红直接叫着跳着跑到谢铁军身边锤了他一下,肌肉很硬确定是自己的哥哥也是喜极而泣,和谢大全抱着哭。

    谢铁军先不管那两个哭的,先把谢妈妈抱到客厅,掐了她的人中,再活动她手脚的关节,这是谢大全和谢翠红也擦着眼泪跟了进来,一起帮忙。

    不一会,谢妈妈就醒了。

    谢妈妈看到眼前的儿子,还是有些不敢相信,伸手摸着谢铁军的黑黝黝的脸:“铁娃,你真的还活着么?不要骗我,妈再经不起那样的悲恸了”

    “妈,真的是我,你摸摸”谢铁军的大手直接附在谢妈妈的手上,梗咽道。

    “老天有眼啊,我们家这么老实本分,老天总算没把我儿子早早地要回去”谢妈妈说完又开始稀里哗啦地哭着。

    “你这老婆子,儿子走的时候都没晕倒,儿子回来却晕了”谢大全也是高兴得跟着抹眼泪。

    谢铁军心里很愧疚,因为自己的工作让家人担心,最后还要背负那样的伤痛。

    看到年迈的父母这样老泪纵横,谢铁军心里说不出的心酸。

    “爸妈,对不起。儿子不孝,让你们受苦了”谢铁军哽咽地道歉。

    “回来就好,活着就好”谢大全笑着道,眼角还闪着泪光。

    “哥,你怎么开这么大的玩笑,把我们全部人都骗了。贝贝姐姐都绝望得晕倒了,后来还听说她自杀了”谢翠红一边抹泪,一边跟谢铁军说孙贝贝的事情。

    谢铁军一听孙贝贝自杀,感觉心被狠狠地锤了一下,那种痛把他揪得脸色发白,抓着谢翠红道:“红红,你说什么,贝贝自杀了?”

    谢翠红被谢铁军猛地一抓吓了一跳,手上传来阵痛,看谢铁军眼里的悲楚,谢翠红才意识到哥哥可能还不知道贝贝的事,自己这么说会把吓到他了。

    谢翠红赶紧把话说全:“哥,你别急啊。我还没说完呢。贝贝姐姐自杀了,可是被救活了啊”

    “红红,以后说话要说清楚点,说一半会把人吓死的!”谢铁军抱怨地拍了谢翠红一下。

    听到孙贝贝自杀了的瞬间,谢铁军感觉心都被抽空了。那个野丫头回来的路上一直打她的电话,一直都打不通,还以为她手机关机了。

    他一直都知道她很爱自己,只是没想到会爱得那么深,竟然会随自己而去。

    此刻的谢铁军,心里开始乱了,路赢没跟他说孙贝贝的事情,只是让他先回家看看,一切等回来的时候,再好好谈谈。

    自己的假死把她绝望成那样,现在要怎么出现在她面前啊!

    谢铁军有些不敢想象。

    贝贝会怎么想自己,瞒着她瞒得那么惨。

    谢铁军心里很不安,但此刻容不得他多想,眼前的亲人已经开始盘问。

    “铁娃,装死很晦气,你怎么那么傻,要这么骗我们?”谢妈妈终于恢复正常了,立马问道。

    儿子回来是喜事,可是她实在无法理解,这么实诚的儿子为什么要这么欺骗大家。

    “妈,这事跟你们说个大概是可以的。但你们不要跟别人说,事关军事机密。我当时确实受了重伤,但抢救回来了。那时候部队还有更艰巨的任务要执行,领导在那个时候叫我做去伪装。如果不能骗过你们,所有和我亲近的人不是真的悲伤,我和你们都可能有危险”

    谢翠红一听便明白了大概,凑到谢铁军的耳边轻声问。“哥,你是不是和电视上演的一样做潜伏了”

    谢铁军点了点头。

    谢大全夫妇虽然不能理解谢铁军说的话,但明白那是他的工作需要,他们儿子当了这么多年兵,虽然不知道在军队具体做什么,但他们知道儿子很厉害,做着非常重要的而且是机密的工作。

    这对老实的夫妇也就没再往下深挖,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儿子回来了,那时候有多痛都已经不重要了,只是有些疑问要问一下。

    “追悼会,那躺着的是你么?”谢大全觉得有些奇怪,如果是伪装,这个儿子也太狠心了,听到家人哭成那样还能装睡。

    “是,那个时候伤还没养好,还爬不起来。但是为了逼真一些,还是我本人躺在那。本来打了镇定剂,可是听到你们的哭声,我还是醒了。当时眼泪都快调出来了。但想到自己要是掉眼泪,那就是违反军令,会破坏军队的工作安排,一直强忍着。领导也怕我醒过来受不了,追悼会其实比一般战友来的简略,赶紧过了一遍就把我送上灵车赶紧把我送回了医院”谢铁军简略的解释一遍。

    “那火葬场看到的又是怎么回事?”谢翠红忍住追问一句。

    “你们只看到棺木进去吧,那时候估计大家都太悲伤了,都没发现疑点。其实棺木没有打开给你们验收,其实里面已经没有人了”

    感觉就像听着悬疑剧一样惊心动魄,谢翠红听完,已经猜到谢铁军执行的任务非常凶险,如果执行任务的时候有所不测,那次真的就是提前的告别。

    还好,哥哥还是回来了。

    去年,全家悲恸了很久,父母经常看到别人家的儿子娶媳妇生孙子了,都会在暗地里抹眼泪。谢翠红和未婚夫商量后,把婚期拖延了,在父母没有平复伤痛之前,他们都不敢结婚,怕两个老人少了儿子,跟前又没有女儿,膝下凄凉受不了。

    这会哥哥终于回来了,谢翠红立马给林灿打了电话告诉他这个喜讯。

    谢妈妈也高兴坏了,跑上跑下,把家里的灯都打开,一时谢家灯火辉煌,一改谢铁军刚进门的萧条样。

    谢妈妈开了灯又跑到门口吆喝:“铁娃回来啦,铁娃回来啦。张妈,李婶,快来看我家的铁娃还活着,他回来了”

    母女两这么忙,谢铁军心里又是激动又是愧疚。

    只有谢大全还坐在他身边,问:“你回来,贝贝知道么?”

    “铁娃,贝贝真的是个好女孩啊。你看他对你多好啊!”

    “我知道”谢铁军的心不由揪揪的疼了起来。

    “你知道什么。都以为你真的走了,我们一家生活都没了盼头,那时候三天两头想着都难受。后来听说贝贝自杀了,但过了一段时间,她又没事了。还经常打电话安慰我们,每个月还寄钱过来,我叫她不要寄,家里不缺钱,你知道他说啥,她说我们没了儿子,她以后就是我们的女儿,会跟你一样孝顺我们”谢大全一向都少言寡语,这会说到孙贝贝却破天荒地说了这么多,说完又激动得抹着眼泪。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呆子真的回来鸟,还没投月票的娃,快点投月票吧!不然呆子会伤心滴!

    今天是2012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月票翻倍的最后一天,月票再不投就过期作废了,月票,月票,跪求月票!感谢所有支持的亲,谢谢你们,因为你们的鼓励,亚亚虽然是兼职作者却一直非常努力地更新,中校走在完结的康庄大道上,亚亚希望这个月腹黑中校的名次能有所突破,挺进前二,希望大家鼎力支持亚亚吧!我会感动得很无节操加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