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解铃人1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孙萌萌心里一惊:“许烨磊,你干什么啊?”

    孙萌萌推搡着许烨磊,却被他抱得更紧了。

    “老婆,好久没有抱你了。让我抱一抱,好么?就抱一会。”

    “不要啦,这么晚了,我要赶紧回家,不然又得被我妈骂一顿”

    许烨磊却不管,依旧紧紧的抱着她:“就一会”

    孙萌萌在许烨磊的怀里,继续伸手推着,许烨磊依旧霸道地环抱着她,两人推挤了一会,最后许烨磊干脆吸着气,故作吃痛地叫着:“嗷嗷,好痛啊,老婆,那个伤口还没好利索,这么用力推,痛死了”

    孙萌萌抬头看他皱着眉,一脸痛楚的表情,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看到这样的表情,她还是心软了,只好作罢,任由许烨磊抱着。

    许烨磊再一次奸计得逞,把孙萌萌抱得更紧了。

    孙萌萌偎依在许烨磊滚烫的怀里,贴着他的左胸,听着强有力的心跳,闻着熟悉的气息,心慢慢地酥软了。

    这个胸怀被她依靠了无数次,在他的怀里,被他紧搂着,是那么地安全又舒适。

    孙萌萌闭上了眼睛,任由许烨磊抱着。

    这一刻,她又开始贪婪他的体温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爱得深,才这么难舍难分。只要一个拥抱,就想把所有的忧烦抛掉。

    如果时间可以停留,她希望被他这样毫无间隙地抱着,没有隔阂,忘了幽怨。

    好久没有被他这么深情地抱着了,有多少个难眠的夜,回想到他每次回来都那么激情地把自己紧紧抱在怀里,心里空空地痛痛地留恋着那份甜蜜。

    现在,终于被他抱得有些发疼,可是空空的心却一点一点拾回了久违的温情,唇角似乎也有了些许甜蜜的气息。

    孙萌萌忘情地呼吸带着许烨磊气息的甜蜜,徜徉在这一刻的温柔里。

    许久——

    当孙萌萌不在挣扎,变得平静,许烨磊不安的心也慢慢变得沉静。

    他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又把两人拉回了现实,萌萌又要刻意地远离自己。

    能这么抱着朝思暮想的女人,感觉就像做梦一样,许烨磊的心充满了喜悦。

    就那么静静地抱着她,抱着她柔软的身子,闻着她发丝传来的清香,他在这宁静的夜色里沉醉于触手可及的爱。

    这样抱着心爱的女人,心里的情愫慢慢地滋长,渐渐地,许烨磊低下了头。

    好久没有尝过老婆的味道,闻到她身上的清香,许烨磊终于还是忍不住低头一亲芳泽。

    就在他的唇触到孙萌萌的唇时,刚才还温柔如水的女人立马变成了刺猬,条件反射般推开了许烨磊的唇。

    一场温柔的梦就这样被惊醒了,孙萌萌一番挣扎,这次许烨磊很快放开了她。

    两人都没想到,孙萌萌会这么抵触许烨磊的亲吻。

    但都很快想到为什么她能那么留恋他的拥抱,却抗拒他的吻。

    孙萌萌想到许烨磊亲李思琪的瞬间,那种撕心的痛再次袭来,不觉又落下了眼泪。。

    她很想原谅许烨磊,可是却无法原谅他当初为了推开自己竟然用另一个女人的吻,那是多么的狠心啊,就是这样的狠心才让自己痛到了极致,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分手。

    碰过别的女人的唇,是她心中无法磨灭的一道伤,她本能地决绝了他的亲近。

    孙萌萌没有说一句话,便转身默默离开了。

    许烨磊想追她,跟她道歉,却觉得此刻的言语是那么无力。

    酝酿了一个晚上的甜蜜,就这么被一个亲吻碎得荡然无存。

    两人的关系又继续停滞在原来的地方,中间有一道伤疤,你在这头,我在那头。相爱却难相亲。

    许烨磊很懊恼地锤着大树。

    在这医院,离这不远的地方,自己曾干过一件多么蠢的事。

    如果当初不狠心地快刀暂乱麻,用李思琪来做挡箭牌,就不会有今日这么多的苦恼。

    萌萌还那么爱自己,只要自己坚持,她还是温顺地接纳了自己拥抱。只要再坚持,她一定很快就能原谅自己。

    可是那个吻,真是万恶的吻啊!许烨磊此刻真正体味了玩火自.焚的感觉。

    一个吻伤了两个女人,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平复那个伤疤。

    李思琪还好,当时跟她说清楚了,断了她的念想,这次住院,她也常来看望自己,但眼神里看不到从前的热切,或许,她也觉得自己太狠了,这样狠心的一个男人,会让所有爱他的女人畏惧。

    李思琪畏惧也就罢了,让她不再等待,对她对自己都好。

    可让自己深爱的女人望而生畏,那就是个炸弹,随时把自己炸飞。

    许烨磊脑袋涨涨地疼,不知道要如何收拾残局。

    许烨磊垂头丧气地往病房走,回到病房,师文茹还没睡,看到他这么晚才回来,以为许烨磊和孙萌萌相处了一个晚上,开心得不得了。

    许烨磊笑着询问:“烨磊,回来了。和萌萌相处了一个晚上,你们和好了吧?”

    许烨磊看到妈妈殷切的目光,实在不忍让她忧心,便含糊地道:“恩,几个朋友一起吃饭,玩得晚了。妈,早点睡吧!”

    师文茹听许烨磊这么说,果然心安,躺下后很快就入睡了。

    而许烨磊则继续头疼着,反省着。

    只有爱过痛过才懂得如何维护爱情,许中校悔青了肠子,做了深刻的反思,总算用受伤的初恋换回了深刻的教训。

    纯洁的爱容不得一丝瑕疵,以后再也不敢说伤感情的话,做伤感情的事了。

    爱她就要好好地珍惜,坚定地爱下去。

    许烨磊毕竟是特种兵的中队长,虽然被爱情所困,却没有气馁,想了一夜,决定不管萌萌心里有多少阴影,自己都要迎难而上,努力地用自己的爱唤回她对自己情。

    于是,继续给孙萌萌送花,白天在医院没事,便给孙萌萌发短信,搜肠刮肚地想着甜言蜜语炮轰着孙萌萌。

    不过,孙萌萌自那晚的亲吻之后,心情一下低落,不管他说什么都懒怠搭理他。

    就这么又过了一周,许烨磊的伤已经痊愈,主治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但近期还不能做激烈的运动。

    出院之前,许烨磊给孙萌萌打电话,但还是意料中的没人接听。只好发短信。

    “老婆,我今天出院,归队前好想见你。一个周没有见你了,真的很想你。过去是我的错,我已经悔死了。可是已经发生了,我要怎么样才能求得你大人大量啊。老婆,好想你啊!这一个周,在医院关得人都快呆傻了,没有见到你,没有听到你的声音,心里空落落地难受。我们那么相爱,却为了我的错一直错失相见的时光,难道我们就这样下去,直到把两人的爱都消磨光了,再次悔悟么?我不想这样,我爱你,我不想失去你。老婆,来见见我好么?不知道这一回去,会不会又忙几个周,再等几个周之后回来看你,我怕我已经想你想得发疯了。我下午4点之前要归队,老婆,最爱的老婆,你要没空来,我去见你也行,实在没空,就是给我说句话也行啊。老婆,我等你”

    许烨磊住院这么久,师文茹一直都在请假,现在终于可以出院了,许烨磊便催着师文茹回n市。

    这段时间,让奶奶和妈妈照顾着自己,她们都很辛苦,许烨磊让她们收拾东西回家,自己去办出院手续。

    许烨磊一直期待着手机铃声的响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渴望听到手机铃声,渴望孙萌萌看到了短信能来见见自己。

    一直紧握着手机,铃声终于响了,可是许烨磊看到来电显示,雀跃的心一下又掉到地上。

    是师妮可的,她每天下班都会过来看看自己,今天出院,因为忙没空过来相送,但还不忘给许烨磊打个电话。

    “表哥,今天出院,表嫂有没有来送你啊?”师妮可的声音像欢快的小鸟。

    “不知道,我正在办理出院手续,小丫头,还有什么要关心的?”

    “哈哈,我又不是表嫂,不用关心那么入微。就是问问表哥有什么指示”

    “有空去萌萌家玩玩,陪她逛逛街”旧许啦老。

    “这个不用你说啦,我一直都这么效忠表哥的嘛。自然会努力地给你你打探消息,给你第一手的情报”

    “恩。小丫头很乖。你忙吧”许烨磊怕错过孙萌萌的电话,和师妮可匆匆聊几句,便挂了。

    但是一个上午,除了师妮可的电话,只接到路赢的电话。下午吃过午饭,把家里的长辈送上了回n市的动车。

    许烨磊等了一天等不到回音心里有些烦躁,最后等不住了,直接开着奥迪去了银行。

    没想到一直清闲的孙萌萌此刻还真的忙,正在会客室,陪着大客户喝茶,给客户提供理财参考。

    许烨磊只好在她的办公室等她,他坐在孙萌萌的办公室心不在焉地翻阅着理财杂志,时不时抬头,透过玻璃窗看着孙萌萌利落地给客户介绍着理财产品。

    穿着制服的孙萌萌多了几分干练,谈笑间,眉飞色舞,特别动人,如果里面坐着的客户是男人,许烨磊怕会吃醋地跑进去把她拉出来。

    也不知道孙萌萌是故意的拖延着不见自己,还是客户喜欢和她闲聊,两个女人在会客室聊得忘了时间。

    许烨磊枯坐了很久,等到接他的师达树已经来到银行门口了,他才不得不站起身,看了眼玻璃里的女人,拿着钥匙向她扬了扬手,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然后才闷闷地离去。

    孙萌萌赶紧和客户结束了谈话,跑出来,拿着钥匙追了出去,但路虎已经跑远了,渐渐地消失在路的尽头。

    孙萌萌拿着手上的奥迪钥匙愣愣的。

    她回银行看到了门口那辆白色精灵,心里乱糟糟的。

    那一晚,离开后,心里一直都很乱。

    很想靠近爱着的他,却没法忘记过去的痛。

    在爱情里,被伤了,伤疤还是在的。

    这一个周收着鲜花和许烨磊的短信,却找不到上周以前享受追逐的心情了。

    孙萌萌的心里一直矛盾着。

    今天收到许烨磊的短信,更是纠结。其实还是被他的短信打动了。

    她也在想自己为什么要咬着过去的不快,一直不肯原谅他,真的要等到两人的爱都消磨光了,再次悔悟么?

    不

    她其实去了医院,才到住院部楼下,远远看到了李思琪。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孙萌萌又不想见许烨磊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归队后,虽然没有投入到训练中,但也很忙,不可能像住院时那样一天到晚给孙萌萌发短信,手机又恢复以往的状态,晚上十点后才开机,给孙萌萌发短信,打电话。

    起初几天孙萌萌连他电话都不想接,可是过了几日,孙萌萌隐隐感觉有些不习惯!

    前段时间,白天都会收到许烨磊的n条短信,现在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心里难免泛起一丝失落。

    最终孙萌萌还是忍不住,许烨磊打电话过来,她会接听,不过只是接听,没说话,沉默的听着许烨磊一遍又一遍的道歉。

    就如分手时那般,她说,他听,但现在角色互换,他说,她听!

    而许烨磊为了追回老婆,周末有空回来,就想着法子约孙萌萌出来,好让两人见上面。

    光凭他是无法把孙萌萌约出来,所以腹黑的中校大人就从孙萌萌身旁的朋友开始着手,叶子青,刘焉,师妮可,就连隐形的情敌向南也一并用上。

    孙萌萌除了第一周上了叶子青的当,其他几个一到周末就约她出来吃饭,心里大概也猜到几分,出来一见,果然不出所料,许烨磊每次都在,越发觉得自己身旁的朋友没一个可靠的!

    不过就如叶子青所说的,虽然不能马上原谅他,但可以见面,就当着被他重新追求一次。

    每次大家吃完饭,就拍拍屁股走人,留下两人大眼瞪小眼,别扭的呆在一块。

    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两人的关系依旧这么别扭着,没有和好,却也没过于疏离,若即若离的相处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xx连,孙贝贝身着迷彩服、背着背囊和其他女兵一起在郊区偏僻的公路上拉练。

    时间飞快,转眼孙贝贝进入兵营半年之久,孙贝贝也慢慢适应了她的军人生活。

    当兵真苦!这句话孙贝贝真心体会到其中的不易!

    要是换做以前的她,肯定会抱怨连连,不过半年来,她一句话都没抱怨过,反而成长了许多,可能是因为她遗传孙耀武身上的军人特质,不仅能吃苦,而且学什么东西都很快,不过有一项始终是她无能为力的就是体能。

    每一次体能训练,她都是最后一名,跑到最后几乎要瘫在地上,一回到宿舍就躺在床上,筋疲力尽,连洗澡的力气都没有。

    坚持!坚持!每当她快累昏过去时,就对自己默念这个两个字!

    为谢铁军坚持,为她自己坚持!

    今天出乎意料,她终于不是最后一名,在所有女兵里跑了第8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结束后,孙贝贝的连长递了一瓶矿泉水给她:“孙贝贝今天表现不错!”

    “谢谢连长!”孙贝贝明显有些兴奋,毫不客气的接过矿泉水,咕嘟咕嘟把一瓶水喝了大半瓶

    “再接再厉!”连长笑看着孙贝贝。

    “是,连长!”得到表扬的孙贝贝,一脸灿烂的回道。

    虽然累得不行,不过今天心情不错,孙贝贝回到宿舍后,哼着小曲去洗澡。

    洗完澡,孙贝贝直接去了通讯室。

    通讯室的接听员看到孙贝贝来,默契的朝她笑了笑,没过几分钟,就接到林爱英的来电。

    孙贝贝当兵半年就回过一次家,林爱英虽然无法挽回这个事实,不过这半年也为孙贝贝担了不少心,隔半个月就会和孙贝贝用军线通一次电话。

    “妈,我今天跑了第八名啊!第八名啊,全所未有的成绩!”孙贝贝兴高采烈的把今天拉练的成绩告诉林爱英,兴奋的像个等待表扬的小女孩。

    林爱英听完,没有鼓励,而是一顿数落:“瞧你兴奋成什么样?当兵就这么好!”

    “呵呵,当然啦!”孙贝贝嬉笑的回道。

    经历谢铁军离去,她选择了当兵,虽然心中的伤痛一直还在,不过孙贝贝也因此变得坚强,学会了微笑的面对人生。

    “唉”林爱英叹了一口气,随后就念叨着她固有的台词,“下周末就是端午节,你能请假回家吗?”

    “妈,对不起,恐怕不行唉!”孙贝贝想起自己周末的安排,跟林爱英道歉。

    “唉”林爱英又叹了一口气。

    “妈,你别老叹气,这样容易老的!”孙贝贝调皮的劝说道。

    “现在家不成家,你说我能不叹气吗?能不快老吗?”林爱英抱怨着。

    “妈,别这样吗?”孙贝贝撒娇道。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省的你又说我烦,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多吃点饭,别太累了,知道吗?”林爱英关爱的叮嘱道。

    “知道啦,妈,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孙贝贝嬉笑的回道。

    挂完电话后,孙贝贝本想转身离开,不过想起好久没和亲姐孙萌萌联系了,于是和接线员打了一声招呼,给孙萌萌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5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熬夜码字,伤不起啊!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亲们千万别霸王我啊!亚亚正走在正文完结的康庄大道上,大家踊跃投月票,让腹黑中校稳住月票榜前三名啊!

    月票,月票,月票,今天月票依旧翻倍,大家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让腹黑中校在月票榜上有个好名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