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八章 喜形于色
    许烨磊颀长的身体靠在床头,窗外明媚的阳光在他刚毅的脸上投下明暗交织的线条,耀眼而眩目,两道剑眉微微蹙起,眉宇间渲染着浓浓的不悦,隐约可以闻到一股酸酸的醋味。

    中校大人怎么可能不吃醋呢?

    发了那么多短信,就是为了让孙萌萌过来看他,结果她和向南一起出席,还挽着他的手臂,心底的醋坛子早就打翻了。

    萌萌不会真的和向南在交往吧?要是真的在交往,那这个向南也太不够意思了!他还没牺牲,就过来接班,什么意思啊!

    某男越想心里就越堵,越郁闷,这醋劲也就越大!

    见他不抬头,也不知声,童华又戳了一下。

    “熬——,好痛,奶奶,别戳了!再戳就戳傻了!”许烨磊吃痛的叫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孙萌萌和向南目前到底是什么关系,但腹黑的许中校还是不忘在孙萌萌面前装可怜。

    孙萌萌看他那可怜样,有些想笑,但却抿着唇给忍住了。

    “好好给萌萌赔礼道歉!”童华没给他好脸色,命令道。

    这个样子就似小两口吵架,大人来劝和一般,完全无视刚才向南和孙萌萌两人手挽手那么亲密地样子。

    向南感觉自己像小三一般被盯着,浑身都不自在。许家长辈特别是许大雷的目光都快要把自己烤焦了。

    算了,不陪孙萌萌演戏了,免得等会把戏演成自己也跟着像许烨磊道歉,我将情何以堪啊。

    向南看了眼孙萌萌,她还继续痒痒得意地演戏挑恤着瞪着一脸阴沉的许烨磊。

    这女人嘴巴那么硬,其实,这样子何尝不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搬来救兵打压丈夫的样子呢?

    不管是什么原因分手,她还是爱他。。

    自己在她身边默默地守候,她都看不见,只因为许烨磊一直是她心里的朱砂。

    这一刻向南喜欢的心变得很失落,很羡慕许烨磊。

    爱一个人,需要缘分,有了许烨磊,自己和孙萌萌注定有缘无分。

    许烨磊怎么推都推不开孙萌萌,而自己怎么用心都吸引不了孙萌萌。

    算了,不去搅这浑水了。

    向南掩饰着表情,绅士地对许烨磊道:“烨磊,好好养伤。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向南转身,往门口走。

    孙萌萌也跟着转身要往外走,被师文茹拉住了。

    “萌萌,等一会好么?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你就把气使出来,骂骂烨磊。我们都支持你”师文茹温和的话让孙萌萌却步了,毕竟心里还是念着许烨磊,还想着跟他在一起,孙萌萌敢跟许烨磊斗法,却不敢在长辈面前矫情,没有再往外走。

    师文茹拍了拍孙萌萌的肩,叫童华和许大雷一起出了病房。

    病房内,一片安静。

    许烨磊本想开口询问孙萌萌和向南是什么关系,可是目光瞥到孙萌萌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嘴里不由扬起一抹不易察觉的淡笑,微微抬眸,脸上带着一抹醋意,深邃的眸光落在孙萌萌那白皙的脸蛋上。

    当他如炬的目光和孙萌萌的视线交织时,柔情似水的黑眸泛着异样的温柔,几乎让她溺毙其中,孙萌萌不由微微一怔,连忙移开视线。

    某男不自觉的拧眉,可怜兮兮的看着孙萌萌,抽着嘴角,低沉着嗓音,跟孙萌萌道歉:“老婆,对不起!求你原谅我吧!”

    看到这样的许烨磊,孙萌萌的心里反而觉得很开心,唇边溢出一抹讥笑,语气略显冷漠道:“谁是你老婆啊!我们不是已经分手了吗?”

    躲在外面偷听的许大雷听到这句话,不由皱眉,犀利的眼睛又看往电梯走去向南的背影一眼。

    “老婆”许烨磊像只没人要的小狗似的,可怜巴巴的看着孙萌萌。

    “许烨磊同志,请注意一下称呼!还有,你短信上不是说你生褥疮了吗?在哪?给我看看?”孙萌萌绷着脸,语气带着一抹淡淡的疏离。

    额——褥疮?许家三位长辈听到这个词,不约而同竖起耳朵。

    许烨磊知道他们三个在外面偷听,脸色有些挂不住。

    老婆,给我留点面子吧!许烨磊心里暗暗的乞求着。

    可是孙萌萌似乎看穿他的心思,偏不给他面子,面无表情打量着他,依旧一派冷漠的语气:“看你现在的样子挺好的吗?脸色红润,精神抖擞,跟你的短信内容可是南辕北辙啊?天天瞎编,把自己编的遍体鳞伤,想博同情是吗?我是不会同情你的,以后别给我发那些烧扰短信”

    许大雷皱着眉头,给童华和师文茹使了一个眼色,叫她进去。

    童华轻轻摇了摇头,现在不能上前帮他,得和萌萌统一战线,让她发泄一下。再说孙子的确该骂,即使萌萌说再难听的话,现在的他必须乖乖承受。

    “你要是不心疼我,怎么会来呢?”许烨磊深邃的眸光一暗,幽幽地反问道。

    “别会错意,我来是为了亲口跟你说,叫你以后别来骚扰我!现在看也看过了,该说的我也已经说明白了,希望你遵守”孙萌萌说完,转过身准备离去。

    许烨磊双曈徒然一凛,大手一伸,捉住孙萌萌的左手。

    孙萌萌转过头,看了看被他抓住的手,还没等她开口,许烨磊幽幽的问道:“老婆,真的要我遵守吗?”

    孙萌萌佯装冷漠道:“总之你别来骚扰我就行!”说完,急着抽回手,头也不回的往门口走去。

    走到门口,看到门边杵着的许家三位长辈,孙萌萌心里虽有些抱歉,但落落大方的跟他们道别,“爷爷奶奶,阿姨我先走了!”

    “萌萌,多留一会吗?”童华拉住孙萌萌的手,开口挽留。

    “奶奶,我单位还有事得先回去了!”孙萌萌抱歉的笑了笑。

    “哦,那你有空多来看看烨磊!”童华似乎忽略刚才所听到孙萌萌对许烨磊说的那些狠话,继续央求着。

    孙萌萌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用微笑来敷衍过去。

    孙萌萌就这么走了,虽然不是跟向南一道离去,许家三位长辈还是闷闷地,都在担心许烨磊还能不能追回媳妇。

    三人进了病房都恨铁不成钢地戳着许烨磊的脑门,许烨磊很无奈地捂着头,任他们再念一遍紧箍咒。

    他能理解家人急,自己何尝不着急。

    但是已经干了傻事,萌萌要这么一直堵着气,自己也是没有办法啊!

    宁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老婆。

    许烨磊懊恼地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萌萌不让自己骚扰她,看样子,求可怜博同情已经不能再对她有效用了。

    见不到人,怎么把老婆追回来啊?

    许烨磊头疼不已,回想着孙萌萌挽着向南的手进来,心里就堵。

    这丫头是在报复自己吧,还记恨着自己和李思琪的那一吻,所以也明目张胆地找向南来勾搭,故意刺激自己?

    在这么多长辈面前这样,即便是演戏,大概也有几分真情,看来这丫头真是铁了心不要自己了。

    她真的跟向南交往了么?

    许烨磊想到孙萌萌跟了别的男人,再也不回头搭理自己,心里就钻心地痛着。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从前,萌萌一见到自己就兴奋地扑过来啊?

    许烨磊回想着过去的美好时光,留恋不已。

    佳人在怀的时光已经停留在记忆里,现在,老婆已经投向别的男人的怀里。

    一时之间,许烨磊满脑都是向南的身影,那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迷失在里面,不知道萌萌是否也动了心。

    许烨磊回想着刚才看到的向南,经过商海的磨练,他比之先前又更加成熟了,沉稳有度,一身贵气浑然天成,眉目又长得那么勾人,这样丰神俊朗又默默爱着孙萌萌的男人,是最有杀伤力的情敌。

    虽然以前把向南说退了,但看得出来,他还喜欢萌萌。不知道自己推开萌萌的半年,两人的关系是不是已经悄然变化。

    向南,向南,看到你,我就如临大敌

    许烨磊决定还是跟向南探探口风,实在不行,再试着法子把他击退。

    于是,许烨磊拨通了向南的电话。

    向南刚回到公司,一进办公室,就有秘书拿着一大堆文件,等着自己批阅。还有几个部门经理等着汇报工作。

    他们急,他却不急。

    他从来都不会让工作赶着自己,不然坐在这个位置没被累死也会被催死。

    向南没急着看文件,让秘书先给自己泡杯咖啡,让几个部门经理继续在门外等着。

    自己则坐在老板椅上,凝想着。

    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许烨磊的,很意外,却又在意料之中。

    今天的戏演得乱七八糟的,但还是起到了效果。

    但向南没有成就感。

    感觉室内有些气闷,他把窗户拉开,站在窗前看着天空。

    五月的阳光渐渐变得浓烈,要扫去春雨季节的阴霾般,干燥却又温和。

    向南感觉舒服了些,接起了电话。一明间而。

    “兄弟,好久没联系了”许烨磊开口便称兄道弟,一下把两情敌的身份拉近。

    对于这样的套近乎,向南心里偷笑,电话那端狡猾的男人,估计心里早紧张得出汗了。

    自己才走不久,他就急巴巴地打电话过来,其目的不言而喻。

    让他急吧,最后退出的总是自己,不能跟萌萌表白,但一定要恶心一下许烨磊,让自己失落的情怀也疏解一下。

    “是我联系不上你。这半年打过几次电话,你都消失了一般”向南坐在沙发上,优雅地敲着二郎腿。

    “执行任务时手机都关机。谢谢你来看我”许烨磊没想到向南会给自己打电话,他为什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是替萌萌出气,打电话骂人,还是想交换一下意见,跟自己说他要接手萌萌了。还好电话没打通,要是打通了,以前脑子堵的时候,可难说自己会说什么后悔的话了。

    真沉得住气啊,不愧是军人,在病房里那张脸都阴沉得要吃人了,现在还能拐着弯跟自己闲谈,向南笑着道:“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为了道谢”

    “也谢谢你帮我照顾萌萌”许烨磊不动声色地切入主题。

    向南听到许烨磊明明一副打烂醋缸的样子,还能这么霸气地以孙萌萌的男人自居,心里堵啊。“你就这么笃定我不会乘虚而入”

    “萌萌如果跟着你,我会放心的”许烨磊淡淡地道。

    向南听到他说的这么大方,奚落道:“这么放心,还给我打电话”

    “是我推开她的,如果她真的死心了,那我只能自食其果”许烨磊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

    “许烨磊,你真是个混蛋。我那么信任你,被你说得放手了,把那么好的女人让给你,为什么不好好爱她,要这样伤害她。虽然萌萌从没有在我面前诉苦,但她不说一定是心里难受到了极致,难受得都不想倒苦水了。你不心疼,我看了心疼”向南心疼孙萌萌,还是忍不住把许烨磊抓来臭骂一顿。

    “你还爱她?”许烨磊的声音格外的低沉。

    “没错。好不容易不去想这事了,后来听说她被你抛弃退婚了。你不稀罕萌萌,我会稀罕”向南有些赌气。

    “你们真的交往了?”许烨磊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紧张地问着。

    见许烨磊紧张,向南却开始悠哉了“你想知道?”

    “是”许烨磊非常肯定的回答。

    “你确定我放手了一次,还会被你再劝走一次?”向南幽幽的反问。

    许烨磊深深叹了一口气:“算了。兄弟,就当我没和你打电话吧。我挂电话了”

    听到许烨磊对自己称兄道弟,向南真是受挫。

    自己真是载在他们这一对里了。

    看到孙萌萌就想关心她,见了许烨磊,就没法跟他争夺女人。

    “等等”向南喊住许烨磊。

    “还要继续打击我么?”许烨磊声音有些消沉。

    “你的心会这么脆弱这么不抗打击?”向南嘴角微弯的打趣道。

    “在这件事情上,是这样”许烨磊的声音依旧低沉。

    “说得好像自己是一个痴情种一般,既然那么爱萌萌,为什么要跟她分手?”向南轻笑的奚落道。

    “唉,都已经错了,还是别提了”许烨磊长叹了一口气。

    “你不想追回萌萌?”向南继续调戏着。

    “向南”许烨磊有些火了,向南这情敌的奸诈跟他有的一拼。

    “有时候觉得人品太好,也吃亏啊。看在兄弟的份上,我遵守着承诺,在没有得到你光荣之前,我就是想接手萌萌,也得问问你的意见。但是给你打了几次电话都打不通,只好先搁着。只是看到萌萌都被你抛弃了,还带着你送的戒指,心里真不是滋味。你都不要人家了,干嘛还把戒指戴在她身上啊?让我每次看到都心里堵得慌,想跟她表白都被硬生生地堵回去。许烨磊,你就是个混账,分手也不分个彻底,这么藕断丝连,不是害萌萌么?既然放不下,干嘛要跟她分手?”向南才不管他发火,把自己一直想说的,想问他的话,一次性问个清楚。

    许烨磊听了那么多,只要一句话,向南还没跟孙萌萌表白!他要的就是这句话,今天演戏让他虚惊一场。

    现在有了这句话,他心里就踏实了。

    “哈哈,向南,谢谢你。没有白交你这个朋友”许烨磊喜形于色地笑道。

    在向南的追问下,许烨磊把分手的事简略地跟向南说了些,向南听后沉默了。

    终于明白为什么孙萌萌被伤害后,还带着许烨磊的戒指,还对他恋恋不忘。

    许烨磊承受着骂名,也许没有人能体谅,但向南却一说便体谅了,只因为他也爱着孙萌萌。如果换做自己是军人,或许,太爱一个女人时,也会有许烨磊那样的犹豫。

    向南出身于军人家庭,受向阳的影响,本来就有一种情结,这个时候,对作为军人的许烨磊更是肃然起敬。

    碰到这样的对手,还得继续称兄道弟,向南只能认栽,但还是祝福许烨磊,叫他要好好珍惜孙萌萌。

    许烨磊很庆幸,自己的对手是非常磊落的一个男人,越发珍惜这个朋友。

    解决了心头大患,立马灵台清明。

    只要萌萌和向南没有开始,要追回老婆就不会那么犯难了。

    许烨磊又想出院,伤口已经愈合,他可以自行起来行动,如果不归队继续投入紧张的训练工作,其实出院也是可以的。

    但许家的长辈还是反对他,没有好个彻底时决不让他出院,但如果他要出门追老婆,还是允许他挂完药水后偷溜出去一会。

    许烨磊溜号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效仿李浩,去花店订了花。

    萌萌那时候看到李浩送给叶子青的鲜花曾羡慕地说自己没有给她送花,这次,许烨磊便让她如愿,让她天天起床就能看到自己送的鲜花。

    很俗的追求方式,但是,爱情本来就是包容的,既需要雅的情趣,也需要俗的热烈。

    孙萌萌虽然不理许烨磊,但每天收到他送的鲜花,看到花束里别着的他亲笔写的字句,字里行间的关心和柔情让她看了悄然动心。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5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今天就是28号,月票,月票,月票,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正文预计这几天完结,大家踊跃投月票,让亚亚的腹黑中校完美收官。

    快到元旦,亚亚工作也很忙,身体也已经累得极点,但还是会尽力而为的无节操加更,月票多多,加更多多,还请亲们踊跃投月票!谢谢大家!西亚爱你们哦,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