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六章 奸计得逞
    “我也不想理会啊,所以他一醒我就跑了!”孙萌萌嘟着小嘴道。

    “啧啧啧,这节操都碎了一地”叶子青瞅着孙萌萌,啧啧不停,“现在打算怎么着,不会想跟他和好吧!”

    孙萌萌摇了摇头:“没有”

    “得了吧,我还不了解你吗?”叶子青嗤了一句,“分了半年还带着人家的戒子,这不是明摆的事情吗?唉,这痴情的女人注定被男人吃的死死的!你啊,这辈子就被许烨磊吃定了!”

    孙萌萌撇了撇嘴,没吱声。

    “唉,许烨磊回来了,向南该发愁了!”叶子青见她不吭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这跟向南有什么关系啊!”孙萌萌故意装傻。

    “我说萌萌同学你就别装了,向南都追了你大半年,你撇的这么干净,太不人道了吧!”叶子青为向南打抱不平。

    即使向南没对她表白,但孙萌萌却非常清楚向南在这半年对自己花费的心思,只是她的心一直被许烨磊占着,根本无法接受他的感情,只好装傻当他是好朋友。

    “都说了,我跟他只是朋友!”孙萌萌撇嘴道。

    “好了,就当我没说,我只能同情向南了!许烨磊真是命好啊!有个这么痴情的女人,苦苦的恋着他..”叶子青不由摇头,看着眼前的孙萌萌,要想拆散她和许烨磊,几乎不太可能。

    一听到许烨磊受伤就冲过去照顾他的女人,可见有多痴情啊!

    “许烨磊现在有什么表示吗?”叶子青瞅着孙萌萌询问。

    “他他道歉了!想挽回!”孙萌萌说这句话的时候,眉眼间明显泛着一丝喜色。

    叶子青把孙萌萌脸色的细微变化一一看在眼里,再次摇头,啧啧道:“唉,瞧你这表情,不会是已经原谅他了?”

    “怎么可能,我才不会原谅他呢!”孙萌萌嘟着嘴,义正言辞的说。

    “唉,就你这节操,能坚持几天啊!”叶子青听完又叹了一口气,俗话说劝和不劝分,孙萌萌这个没节操的女人,迟早还是会和许烨磊和好的,只能好心的提醒道,“不过作为死党我必须得提醒你一句,这次绝对不要轻易原谅他,知道吗?退婚可不是儿戏,必须让他吃苦头,长记性,不然你这辈子就翻不了身了!”。

    “那你等着瞧吧,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孙萌萌再次重申。

    叶子青无奈的笑了笑:“好吧,那我拭目以待,不过需要军师的时候,记得找我!”

    于是,孙萌萌和叶子青逛了一天的街,晚上才摸回家。

    李笑梅见她这么晚才回来,真是又气又急,将她扯进房间:“你不会在医院照顾到现在才回来吧!”

    “没有啊,我和子青去逛街了!”孙萌萌一脸无害的嬉笑道。

    “去逛街就好!”李笑梅的脸稍稍松弛下来。

    “妈,爷爷什么时候走的,你中午不会没留他吃饭吧!”孙萌萌看了李笑梅的脸色,弱弱的询问,虽然生许烨磊的气,但是对他的家人,孙萌萌可不敢怠慢。

    李笑梅顿时无语,伸手戳了孙萌萌的额头:“唉,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个没骨气的女儿呢?”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大雷下午回医院后,得知孙萌萌没来医院,又把许烨磊大骂一顿。

    接下来的日子里,为了孙子的幸福,把老婆追回来,许家开始全家总动员。

    许大雷是前锋,每天到孙萌萌家蹭吃蹭喝。

    老爷子就一句话,老婆媳妇都蹲在医院,自己一个人在家无聊,又没饭吃,就过来陪陪孙耀文,顺带蹭个饭,暗地里做足了孙耀文的工作。

    孙耀文的脾性本来就好,再加上他一直都很喜欢许烨磊,又知道两人都还爱着对方,哪经得起许老头的许老狐狸的炮弹,三言两语就被攻下了。

    孙萌萌的没节操大概就是深得孙耀文的真传。

    当孙耀文也在言语间帮着许烨磊说话,劝孙萌萌去医院看许烨磊时,李笑梅简直要晕倒,更晕的是即便心里多么不乐意,还是要每天买菜回来盛情款待着许大雷。

    在医院,许烨磊每天都要被家人轮番念一遍紧箍咒。

    只要孙萌萌一日不来医院看他,家人心里比他还着急,许烨磊这个伤员可就没有伤员的待遇。半了吧瞅。

    其实,不用家人急,许烨磊也急,从悔悟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急了。

    许烨磊每天闲来无事,给孙萌萌打电话发短信,都没人搭理。遥想当年两人还是浓情蜜意的时候,萌萌的手机一直为他守候着,总在第一时间回应着他,对比现在短信发出去石沉大海的感觉真不是滋味。

    想到当初自己也是这番冷落萌萌,他除了后悔,还是悔恨,还是着急。

    如果萌萌也跟自己一样下定了决心就坚决不回头,一路走到黑,自己就等着吃苦头吧!

    在爱情里一定不能犯原则性的错误啊,犯一次错等到悔悟想要弥补时未必有机会了,许烨磊痛定思痛地吸取着教训。

    所以不管孙萌萌是否看了短信,许烨磊都继续发着短信,每天发送着自己的道歉和悔悟,对她的思念和想见她的迫切。

    发了几天,孙萌萌都没有回一个字,更别提来医院看他一眼。

    这一天被徐大雷再度炮轰一遍,被轰得一鼻子灰的许烨磊,有些沮丧。

    许烨磊在病房里呆不住了,想离开医院,又遭到妈妈和***炮轰。虽然她们都希望他赶紧追回媳妇,但毕竟是至亲,不管怎么念叨,最挂心的还是许烨磊把伤养好。

    许烨磊颓然地躺在病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愣了许久,又继续拿起手机。

    不管对方有没有应答,都要把自己的心思传递。

    萌萌心里有怨,不是几句甜言蜜语就可以除怨,但还是要继续甜言蜜语。

    在爱情的游戏里,结果最重要,过程也很重要。

    许烨磊心里烦躁,胡乱地输入着信息:“今天又被爷爷骂了一顿。我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了,可是你不原谅我,我就得不到家人原谅。从我醒来的那一刻起,一直都被家人领导耳提面命地念叨着,念得我头皮发麻,念得我悔恨得想撞南墙。我知道自己的老婆好,我也想把老婆的心追回来啊,可是老婆已经伤透了心彻底不要我了,我躺在病床上,跑不动,追不上啊。只能继续躺在这无聊的病房,继续当炮灰,继续想你。唉,思念一个人的滋味真比中弹还难受,我宁可一直昏迷着,也不要一动不动地在这挨骂,在这无能为力地想老婆”

    短信发出去,许烨磊没指望自己的短信能得到回应,便把手机扔在一边,继续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想着出院后要怎么负荆请罪。

    还没理出个头绪,手机来了个短信提醒。

    许烨磊喜出望外,猛地扑过去,动作太大了,只把伤口抽动一下,疼得他吸了一口冷气,但他不理会这些,赶紧翻出手机里的短信。

    还真是孙萌萌回的,“不要乌鸦嘴”

    就这么简单的五个字,许烨磊却感觉捡到了至宝一般,开心得合不拢嘴,反复看着。

    一旁的师文茹看着儿子这么不淡定的样子,也心里一喜:“萌萌给你回短信了?”

    “是啊,这丫头,终于给我回短信了”许烨磊实在太兴奋了,拿着手机狠狠地亲了一口,看得师文茹简直无语。

    不过,两个孩子的僵持总算有了点松动,师文茹也是欢心的,伸手戳着许烨磊的脑门道:“现在给你一条短信,就让你乐翻了天。以前天天跟你腻在一起,多幸福啊,你这是没事自己找罪受。吃了苦头,看你还敢不珍惜”

    “妈,别戳了,再戳几次我都被你戳傻了,哪里还有智商把老婆追回来”许烨磊本来郁郁的心情一下变得好好,跟师文茹嬉笑着道。

    “这次吸取了教训,以后可别再说伤感情的话”师文茹不忘再念叨一句。

    “遵命!”许烨磊一脸正气地回应着,还标准地敬礼,把师文茹看得也乐了。

    师文茹去阳台洗衣服,许烨磊拿着手机,盯着孙萌萌回的五个字。

    揣摩了一会,许烨磊又露出了狐狸般狡黠的笑容。

    前面说那么多忏悔的话都没有回信息,这次能回因自己的一句,宁可昏迷着。

    不管心里有多少怨气,老婆还是心软的,还是疼男人的,这是善良女人的软肋。

    找到了突破口,许烨磊一下多了很多信心。

    心里轻松了,许烨磊才感觉伤口针扎般疼,打开一口一看,不是吧,刚才太用力了,真把伤口扯动了,看着白色纱布上一点鲜红,许烨磊按了铃叫来护士。

    经过几天的调养,许烨磊脸色好多了,头上缠绕的绷带已经换成小纱布,孙萌萌口中的丑男人又恢复了魅力。

    负责他的护士已经和他混熟了,一边消毒,一边心疼地责备着,许烨磊却不管她,依旧拿着手机沉浸在自己的小欢喜里面。

    待护士离开后,他又发了条短信。

    “一直都没有收到老婆的短信,刚才听到铃声,把我高兴得猛扑柜子上拿手机,把伤口扯除了点血,刚才叫护士来重新处理了一下,又被念叨了一遍。抹了很多消毒水,熬,还真疼啊!”

    孙萌萌在上班,本来就很闲,收到许烨磊的信息,虽然不像理他,却又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看一看。

    刚回复了一条,没想到又收到了一条。

    再看到这条短信,真是要呕血。

    这男人真是让人又恨又心疼,就一条信息,至于这么激动么?都养了几天了,还能把伤口扯出血,想一直躺在医院让家人一直都陪着住院么?这么大的人了,还跟小孩一样幼稚!

    孙萌萌又是心疼又是鄙视,不觉拿着手机发着信息:“你就折腾吧”

    在预料之中,许烨磊果然奸计得逞,再次收到短信,虽然还是寥寥几个字,许中校却乐得睡不着觉了。

    他一改短信风格,从这时开始,每次发出的都是像小蚂蚁一般能把孙萌萌的心咬的微微疼的信息。

    头上的伤口被老妈戳疼了,手上的伤口不小心碰了水,喝水太急把口腔烫了一个泡

    许烨磊胡乱编着这痛那疼的,可劲地编着,把自己编排得遍体鳞伤了,找不到理由了又叫苦着天天躺着不动长褥疮了。

    转眼过去一周,许烨磊发的那些半真半假的短信看得孙萌萌哭笑不得,虽然知道这腹黑男人这么哭叫着求安慰,无非是想得到自己一言半语的短信,还是忍不住地回一两个字。

    许烨磊又发了一条短信:“老婆,我屁股长褥疮了,一周没人帮我擦身体,就快要长虱子了,求你了,过来看看我吧!”

    屁股?孙萌萌看完这条短信,脸微微红起,心里是又气又心疼,不由担心起来,不会真的长褥疮了吧?

    上半身他妈妈肯定会帮他擦洗,可是下半身

    孙萌萌立马拿起包,走出办公室,可是走到门口,转念一想,他不会是在骗自己吧?都长褥疮了,阿姨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不帮他擦洗呢?

    这男人不会想让自己过去帮他擦洗吧!哼,没门!

    想到这,孙萌萌又走回位置上,坐了下来,不过没过几分钟,却又站了起来,毕竟心里还是很爱这个男人的,于是又没节操的赶去军区医院。

    孙萌萌礼节性的去买了一篮水果,走到住院部楼下,就看到电梯口站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向南!

    向南手上持着一束鲜花,随意立着,剪裁合身的西服包裹着挺拔的身躯,光是背影就让人移不开眼睛。

    孙萌萌走上前去,轻声的叫着:“向南”

    向南转过头,见是孙萌萌,迷人的桃花眼微微弯起:“萌萌,好巧啊,在这遇到你!”

    这次是真的巧遇,没有人安排!

    孙萌萌看着他手上的鲜花,虽有些不确定,还是随口问了一句:“你这是去探望谁?”

    “你来探望谁,我就去探望谁!”向南看着孙萌萌手中的水果篮,嘴角含笑,眼底闪着温柔的波光,打趣道。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亲们,明天就是28号,黑色的月末又来了,亚亚现在就有些发憷啊!快到元旦了,亚亚这几天很忙,不过会尽量更新,大家记得支持亚亚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