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三章 推波助澜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室内,不过和煦的光芒却化不开许烨磊那抑郁的面色。

    许烨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默默地忍着心口伤口传来的疼痛。

    很想抽根烟,伸手摸摸,身上哪里有烟啊!

    这半年烟瘾变得特别大,烟不离手,这会没有烟,感觉全身都好难受,许烨磊想爬起来,但身上没有力气,爬的很累,还把伤口抽动了一下,疼得他抽了一口冷气。

    最后只好放弃,乖乖地躺了回去。

    没过五分钟,师文茹回来了,看到醒过来的许烨磊,师文茹快步的走上前去:“烨磊”

    “妈”许烨磊看到有些激动师文茹,低声的叫道。

    “感觉怎么样?我叫医生过来!”师文茹边说边按床头的呼叫铃。

    很快主治医生和护士都赶了过来,医生给许烨磊的伤口做了检查,看到胸口的纱布上刚渗出的血水,皱了皱眉问:“中队长,刚才是不是爬起来了?”

    师文茹看着胸口的纱布,心疼地责备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得爱惜身体”

    师文茹猜想,可能是醒来的时候,看到萌萌赌气走了,想追她所以才拉动伤口的。

    唉,这两孩子,什么时候和好如初啊?虽然心疼儿子,但想想儿子会那么激动,那就是心里还是装着萌萌,再给他做做思想工作,这头倔牛应该能回头。

    “妈,我没事,刚才后背躺得痒,就轻轻抓了一下”许烨磊看到师文茹眼里的心疼,随便扯了个谎,轻描淡写地说着。

    医生把纱布拆了,给伤口消毒后,重新包扎了一遍,处理完再次叮嘱道:“中队长,这几天要起来,一定不能自己硬撑着起身,一定要旁人扶着。没事多躺着”

    “好,谢谢医生”许烨磊很配合地回答着。

    医生和护士走了。病房里剩下母子两。

    师文茹给许烨磊的衣服扣好衣扣,给他盖好被子:“烨磊,会不会口渴?”

    “恩,嗓子干的很”许烨磊的声音有些低哑。

    师文茹给许烨磊倒了一杯水,喂他喝完,看着他咕噜咕噜地喝着水,心里又开始犯愁。

    这孩子渴成这样,刚才怎么不跟萌萌说,不会一醒来又做傻事说傻话吧,让萌萌气得都懒得搭理他了。

    许烨磊喝了几口后,把杯子放置一旁,看着忧心的师文茹安慰道:“妈,一点小伤,你别担心成这样。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师文茹回了神,戳着许烨磊的脑门道:“这还是小伤,子弹在心脏边擦着过,差点要了命。听到你受伤,我们都吓得腿软。萌萌一听到你受伤,立马就冲了过来,我和你爷爷奶奶没赶到之前,一直都是她在这照顾你!”

    许烨磊听到师文茹提到孙萌萌,心里又开始隐隐泛疼,吞了吞口水,然后艰难地问道:“萌萌怎么知道我受伤的?她一定吓坏了吧?”

    “是达树给她打的电话。她那么爱你,听到你受伤当然吓坏了,不过,她还算镇静,这两天都没说什么,只是和我一起静静地陪着你”

    “她是一个好女人”许烨磊的声音低低沉沉的,听似有些伤感。

    “唉,你这孩子,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知道她的好,干嘛要和她退婚?”师文茹轻叹一口气。

    又开始老调重弹了。

    从去年和孙萌萌分手后,知道会被家人痛骂,许烨磊便没有回家,这次是躲不过了,既燃做了那样的决定就得承担骂名。

    许烨磊避开了师文茹眼里又是疼爱又是责备的目光,淡淡地说:“我和她不合适?”

    “哪不合适?你们一直都相处得那么好,你把她带回家,你们小夫妻的恩爱我们都看在眼里。萌萌那么乖巧的一个孩子,有哪一点让你觉得不合适让你挑剔得不惜和她分手?”师文茹轻声的责备道。

    许烨磊唇角轻动,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师文茹的话说得他心里痛痛的。

    就是觉得她太好了,所以才放开的。

    他能这样说么?说出来,估计一向温和慈善的妈妈都会气得出手揍自己。

    许烨磊沉默着,师文茹看着他的默然,心疼地道:“烨磊,你跟妈掏心里话好吗?你一直都不回家,大家心里急只能骂着你。但妈知道你做事一向都很稳重,不会无缘无故地做这样的傻事。你们两之间都已经订婚了,亲戚朋友都等着喝你们的喜酒。就这样莫名其妙地退婚,你让萌萌怎么跟别人解释啊?退婚有多伤一个女人的自尊啊,你这个傻小子想过没有?即便被你这样伤害了,萌萌一听说你受伤了,都顾不得自尊,跑来照顾你。她对你多好,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懂得珍惜?”

    师文茹的话说得许烨磊不再掩饰心里的痛,他沉重地道:“妈,别说了,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对不起萌萌”

    看着许烨磊一脸的痛楚,师文茹叹了口气:“你们两孩子到底是闹了什么别扭啊?就是傻子都看得出来,你们还那么相爱,干嘛要走这一步?”

    许烨磊沉默着,他不知道如何说,有些话说出来,或许会勾起师文茹的回忆,让她也跟着痛苦地思念爸爸。

    他看着妈妈孤单的身影,沉默着。

    师文茹看到许烨磊又是这样痛苦地沉默,想狠狠地骂又舍不得,最后只能叹着气。

    师文茹坐到床前,温柔地看着许烨磊徐徐地道:“感情的事不比你的工作,你觉得自己很冷静地处理了,但感情有时候不需要太理智。既燃爱着萌萌,就要给她幸福,为什么要选择伤害她”

    就怕自己给不了她幸福啊!许烨磊心里沉重地回应着,他沉默许久,然后问:“妈,这些年,你觉得幸福么?”

    师文茹听了一愣,母子连心,她一会便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又戳了许烨磊的脑门。

    “妈,那有伤口,很痛的”许烨磊叫着,这个时候的他就像孩子一般,跟母亲撒娇地反抗着。

    师文茹收了手道:“你这孩子脑袋装了什么啊?一个人作茧自缚胡想那么多。你就等着吧,你爷爷过来了,等着他怎么骂你。好好的,干嘛胡思乱想。我过得好不好,你看不到么?”

    “妈,我真的舍不得她受苦,不想看到她像你一样孤单”许烨磊的目光落在师文茹的脸上,期许的看着她。

    “唉,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我没有你想得那么苦。你爷爷奶奶待我如女儿一般,和他们一起生活,我从来没觉得自己委屈。”师文茹说着,目光渐渐变得柔和,“当然,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想你爸,想他的时候我就给他写信,就当他还在部队没有回来一般,向他诉说思念。有时候太想他了,我会翻出他给我写的信,看着里面的文字,感受着和他在身边说着甜蜜的话,心里就舒服了”

    “妈,我就是看到你这样爱着爸爸,才不想让萌萌以后也过这样的生活。一个人过,总比不上身边有个男人疼。妈,你真的幸福么?你为人这么好,一直都有男人关心你,为什么你不接受他们的关心。爸爸走后,爷爷奶奶和我,都希望你能再爱上别的男人,跟他结婚,不要一个人这么孤单地过着”许烨磊的声音稍显低沉,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

    “唉,看来还是我的错,没有跟你多沟通,让你一直都担心,还影响了你的婚姻观。烨磊,谢谢你对妈的关心。我过得很好。大凡残缺的家庭都不会幸福,还好,我们一家都过得很融洽。你爷爷奶奶都很开明,他们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也常劝我再婚,但我舍不得和他们分开,他们已经失去了儿子,我不能让他们再失去儿媳妇。没有你爸的生活当然有缺憾,但妈从来不觉得自己过得委屈。再婚无非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如果妈和你爷爷奶奶相处不好,或者我没有能力抚养你长大,妈妈肯定会和别的男人再组成新的家庭,寻找自己的幸福”师文茹再次叹了一口气,对着许烨磊说了长长一段话。

    “妈,从小到大,看到你一个人的背影,经常都很心疼。当我爱上了萌萌,突然好怕她有一天也像你一样,一个人过得那么孤单。想到她没有我的日子,我便怕了,怕自己给不了她幸福”说到这,许烨磊的声音有些哽塞起来。

    “我不是还有你爷爷奶奶还有你么?没你想得那么悲情。你怎么变得这么悲观呢?你要相信萌萌。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既然决定跟军人在一起,一定有心里准备一个人的生活。”师文茹顿了顿,继续道“你看到萌萌手上的戒指么?唉,你这个傻孩子,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你知道她有多爱你,才没有脱掉那枚戒指啊。她心里已经自己当我们家媳妇了,你让她离开你,她会有多伤心!你想给她幸福,你以为推开她就能帮她找到一生的幸福么?对于痴情的女人,最大的幸福是被自己爱的男人疼爱着,和自己爱的男人在一起。你自己想想,分手后,有没有想过她?”

    “想,一直都想着,却又不敢想”许烨磊低哑着嗓音回道。

    “唉,干嘛这样折磨自己折磨她。你都这样想她,她的心也必然和你一样,一定想着你才一直放不下。那么好的媳妇,你错过了这个,还能再找到像她一般爱你的女人么?”

    “妈,还是别说了。说得我心里很难受”许烨磊脸上露出了后悔之色,他想起孙萌萌曾说的话,把她推开了,再也别想回到她的身边。

    她爱着自己,也一定恨自己,所以,再看到自己醒来立马就走了。

    “难受?难受就把她追回来啊?”

    “没机会了,她一定很怨我,她说过不会原谅我的”

    “唉,看来你真的被子弹打傻了。她要是对你失望透顶了,还会来看你么?还会背着我一直握着你的手么?昨晚还是她给你擦洗身体。你这傻小子,好好想想,别再犯傻了”师文茹真是又气又急。

    许烨磊想到醒来的刹那看到孙萌萌温柔的目光,和紧握着自己的小手,沉痛的心一点一点地变暖,想到她一寸一寸地细心地为自己擦洗,突然很想见到她。

    只激动了一会,又颓然了。

    把她伤得那么深,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原谅自己。

    许烨磊想到自己做的错事,特别是当着孙萌萌的面亲李思琪,心里凉飕飕的。

    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一刻,他恨死自己了,当时怎么让脑子进水了,会用那么可恶的方式对待自己心爱的女人。

    自己尚且这么恨,不知道萌萌会有多恨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大雷和童华中午吃完饭就被师文茹劝回玉锦豪园休息,三点左右接到师文茹的电话后,二老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走进病房,看到醒过来的许烨磊,童华总算松了一口气。

    许烨磊见到许大雷和童华连忙喊道:“爷爷,奶奶”

    已经半年左右没见,童华身材依旧不胖不瘦,行动作敏捷,看上去根本不像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但脸上的那些皱纹出卖了她,不过整个人看上去还是特别的和蔼可亲!

    至于许大雷那带着皱纹的脸上依旧含着不怒而威的气息,眉宇间夹着刚正不阿的威严。

    两位老人发髻间多了几丝白发,看似苍老了几分。

    “烨磊,你总算醒了!奶奶都担心死了!伤口怎么样?疼吗?”童华握住许烨磊的手,一脸心疼询问。

    “不疼”许烨磊低沉道。

    “有什么好疼的!不就挨了子弹吗?这点疼都受不了,还是军人吗?”许大雷哼了一声。

    “军人也是人,又不是铁打的机器,真是的!”童华不客气的反驳道。

    许大雷撇了撇嘴,锐利的目光,巡视了一下病房,突然问道:“萌萌呢?”

    师文茹抬眼,看了许烨磊一下,目光流转着一抹不妙的情愫:“萌萌,她先回去了!”

    果然,师文茹一说完,许烨磊那锐利如鹰的目光就朝病床上的许烨磊看去,几秒后,劈头盖脸的骂声袭来:“这个臭小子,真是不让我省心,几生修来的福,碰到萌萌这么好的女孩,你竟然不要,还悔婚,想到这事,我就想揍你!”

    “爸,我刚才已经劝说烨磊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师文茹连忙制止。。

    许大雷看了师文茹一眼,不依不饶的继续骂:“萌萌一听到你受伤,第一时间就赶过来照顾你这个没良心的臭小子,可谓是重情重义,你要是有点良知,就应该感到羞耻!想到这,老子就来火,许家的脸都被你这个臭小子给丢光了!现在就想把你狠揍一顿!”

    许大雷动不动就说要揍许烨磊,让童华听了有些不舒服,低声斥道:“老头子,你就先消停一会吧!这是病房,别在这骂街!”有和痛天。

    许大雷没搭理童华,继续骂:“臭小子,我告诉你,萌萌是我认定的孙媳妇,我们许家只认她,你要是不把他给追回来,我就跟你断绝关系!”

    这句狠话撩出来后,师文茹和童华不约而同的皱起眉头。

    “老头子,把萌萌追回来这事,也得等烨磊伤好了再说啊!”童华无奈道。

    “等他好了再说?别到时候萌萌都不知道成了谁家的媳妇了!”许大雷上午和孙耀文在一块聊天的时候,孙耀文刚好接到向南的电话,站在一旁的许大雷听着听着,觉得有些不对劲,后面去套孙耀文的话,才得知有个叫向南富二代正在追求萌萌,心里那个着急上火啊!

    “老头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啊?”童华听到这句,眼睛立马瞪大,不解的追问。

    “萌萌已经有新男朋友了!”许大雷面不改色的对着他们撒谎。

    “啊——,不可能吧!谁说的?萌萌她她不是跑来看烨磊了吗?还有她手上不是还带着我们许家的戒指吗?哪来的男朋友啊?”童华这下也跟着着急起来。

    “萌萌爸爸说的,臭小子别以为自己是根葱,萌萌会死心塌地的等你,萌萌这么好的女孩大把的男孩子喜欢,而且现在的你根本就配不上萌萌!”许大雷鼻子哼了几声,骂道。

    童华的思绪有些乱,特别是听到孙萌萌有男朋友后,也开始加入责骂的阵营里:“烨磊,瞧你干的好事,把萌萌这么好的女孩往外推,你这是要气奶奶是不是,你要是不把萌萌给我追回来,你就你就别回家了!”

    就师文茹比较淡定,原本想劝说二老,但最终却没开口,站在一旁默默听着,她不知道儿子此刻的心结是否打开,心里也期望他早点悔悟,把萌萌追回来!

    尽管昨晚她和孙萌萌聊过,知道她的心思,她还是爱着自己儿子,不过公公婆婆在这边添油加醋也未必不是件好事,说不定能起到推波助澜的效果!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5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大图,亚亚会加更。。。有月票的亲们,记得留到28号再投给亚亚。。。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一个。。。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