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九章 微微一颤
    孙贝贝第二天,去到文工团,就被江团长叫了过去。

    江团长将报告递给她:“你申请去连队的报告已经批下来了!”

    孙贝贝一脸错愕,昨晚跪求无效后,她躲在房间闷了一个晚上,不过始终没有放弃,早上还哀求了孙耀武好一会,结果来到单位,却说她的申请已经批下来了。

    “谢谢团长!”孙贝贝回神后,声音似是有些激动跟江团长道谢。

    “贝贝啊,失去你这员有才干的大将,我很很心痛,我是一万个舍不得你下连队啊!”江团长一脸不舍的看着孙贝贝。

    “团长,我只是去连队,以后还是会经常见面的!”此刻的孙贝贝可谓是欣喜若狂,眉眼弯弯的笑道。

    “去连队就这么开心啊!”江团长打趣道。

    “恩,非常开心!”孙贝贝毫不犹豫的点头。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也就不拦你了,不过文工团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江团长一脸和气的笑道。

    “谢谢团长!”孙贝贝感激道。

    “你下连队期间,有空的话,别忘了帮团里创作几个好看的小品!”江团长不忘给孙贝贝交代任务。

    “是,团长!”孙贝贝冲着江团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孙贝贝迈着轻快却又有些沉重的步伐离开团长办公室,看着手上批准的报告,特别孙耀武那铿锵有力的签名,心里默默的念着:铁军,你放心吧!我会坚强的活着,为你活着!

    当林爱英得知孙贝贝申请下连队的报告获批后,当天晚上一回家就跟孙耀武大吵一架。

    “孙耀武,你成心是不是!”林爱英冲着孙耀武怒吼。

    “这是她自个要求的!”孙耀武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的回道。

    “孙耀武,我算是看透你了,贝贝主动要求去当兵,你心里不乐死才怪,前面不让都是装的,结果背后竟然给我来这套,好啊,你同意她去当兵是吧!那就当吧,这个家没法过下去了!”林爱英被气的不轻,说完就往卧房走去,准备收拾东西。

    孙耀武连忙跟了进去,阻止林爱英,老狐狸装着一脸无奈道:“老婆,这是贝贝自己要求的,怎么能说是我乐死呢?你看看那丫头,昨晚都那样下跪了!我能怎么办?我是他老爹没错,可我也是司令啊,她都已经下定决心了,我也不好阻止啊!”

    林爱英恨恨的瞪着孙耀武:“孙耀武你少跟我来这套,谁不知道你那点鬼心思啊,既然你答应贝贝去当兵,从今天我们家三个人各过各的!”说完,林爱英拨开孙耀文的大手,打开行李箱,从衣柜拿出衣服往里塞。

    “老婆”孙耀武纠结的看着林爱英。

    “走开”林爱英那暴躁的吼声袭来。

    孙贝贝一回到家,就听到主卧里的争吵声,这些早在他的预料之下,孙贝贝走了进去,看到林爱英边哭边收拾行李。

    “妈,你别这样吗?”孙贝贝抱住林爱英。。

    “走开,都给我走开!”林爱英满眼是泪,冲着孙贝贝吼。

    “妈”孙贝贝的眼睛也跟着红了起来。

    “你这个没良心的臭丫头,当你妈是空气是吧?为了一个男人去当兵,也不会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孙贝贝你要不去当兵,要不当没我这个妈!”林爱英劈头盖脸的怒骂道。

    “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孙贝贝哽咽的跟林爱英道歉。

    “别跟我说对不起,你非要选择去当兵是吧!去吧,都去吧,去当你们的兵吧!我走!”林爱英用力的拨开孙贝贝,提着行李箱往门口走去。

    “妈——”

    “老婆——”

    孙耀武和孙贝贝都追了出来,拉住林爱英。

    不过却被林爱英瞪着这对让她受尽折磨的父女,用力的一甩,拉着行李箱离开了家。

    林爱英被气的直接搬到医院的宿舍楼住,孙贝贝虽然很愧疚,但第二天就去xx团的某一连队报到。

    孙贝贝的到来瞬时轰动整个连,n集团军的很多驻地官兵几乎都看过孙贝贝文艺演出,对她,和她表演影响十分深刻,她的到来,不要说整个连,整个团都对她关注着。

    不过孙贝贝深知自己不是来玩的,报道后就全身心的投入艰苦的训练中。

    才一个多礼拜,就起了一脚的水泡,一走路就疼,她去医务室把脚上这些泡给挑了,把脓血放出去,消炎过后,继续训练。

    时间一天的过去,在艰苦的训练中,孙贝贝瘦了,也黑了。

    而且因为是插班生,孙贝贝的体能暂时无法跟上其他女兵,各个科目都是最后一名,每天累得几乎要瘫在地上,但一直咬牙坚持。

    坚持到底、坚持到底,孙贝贝心中对自己默念,为谢铁军,为她自己坚持下去。

    在训练的时候,孙贝贝的脑海经常会想起当年的文艺兵军训的情景,历历在目,而今物是人非,如果事先就知道一切,自己会选择爱上谢铁军吗?

    孙贝贝在心底问了自己一千遍,一万遍,答应都是一样的,她一定会爱上谢铁军,无怨无悔的爱他!

    他的爱对她来说,是让她坚持的动力,她一定会接过她的抢,成为和他一样的真正军人。

    不过孙贝贝即使晒黑了,但在一群女兵中,还是非常惹眼的,官兵们总是不费什么力气就能从一群人里找到她。

    秦朔阳刚好和孙贝贝一个团,对于孙贝贝的消息,他听闻不少,知道她因男朋友牺牲后自杀过,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促使她离开文工团,下连队成为真正的士兵,但有一点很清楚,这个女人不仅痴情,而且还十分的刚烈,本来就对孙贝贝有好感的秦朔阳,不禁对她关注有加。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时间轻轻悄悄地挪移着,过完年,天气一天比一天暖和,冬天慢慢走远了。

    又是一年草长莺飞时节,放眼都是充满着勃勃生机的春色,整个s市再绵绵春雨的洗刷下焕然一新。

    新年新气象,很多人和事都在渐变着。

    只有孙萌萌的生活还是一成不变的两点一线,很有规律的转换着。

    自从和许烨磊分手后,两人再也没有联系过,许烨磊再也没有给她打过电话,而孙萌萌或许被分手刺伤得太痛了,虽然还时时梦到许烨磊,也从未再拨打许烨磊的电话。

    许烨磊一直在兵营,没有回家,没有人跟孙萌萌提供他的近况,孙萌萌也没有打听。

    对于特种兵,或许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罢。

    虽然,想起他把自己推开心里就会燃起一堆的火,但对于自己深爱过的男人,孙萌萌心里还是希望他能平平安安。

    今年大年初一去拜佛的时候,她许的愿除了保佑家人平安健康,也还加了一句,保佑许烨磊在部队平安健康。

    工作轻松有时候也未必是好事,孙萌萌没有工作压力便有很多时间发呆胡思乱想,一想便伤感伤心。为了让自己转移注意力,过完年,她又开始继续写。

    去年因为失恋没心情码字,断更了几个月的终于在年后续上,到三月底便完结了。

    向南不动声色地和孙萌萌成了好友,偶尔给孙萌萌打个电话,邀她一起吃饭。孙萌萌知道师妮可喜欢向南,最初应约去吃饭也会叫上师妮可,但他们两个一起吃饭气氛就特别的冷场,有了一两次冷场,师妮可便推辞了孙萌萌的好意。

    向南和孙萌萌在一起谈天说地,却从没谈感情,或许是这样的刻意,让孙萌萌没有压力地和他相处,把他当做很好的朋友。

    李笑梅和叶子青慢慢地露出了狐狸尾巴,在孙萌萌的耳根说着向南的好,劝孙萌萌考虑考虑接纳向南。

    孙萌萌便笑着说,她和向南只是关系要好的朋友,谈不上感情。

    但这话说出去自己都不信,向南一个集团公司的副总,如果只是把自己当要好的朋友,会隔一周请自己吃饭么?

    孙萌萌知道向南对自己的好,只是他没说出喜欢自己的话,自己当然不方便自作多情地去拒绝。

    她不会原谅许烨磊,不会再为他等待。但要她现在接受一份新的感情,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每一次向南貌似随意地跟她说哪里新开了餐厅,去尝尝鲜,她没有拒绝,叫上吃货叶子青,向南也会很默契地戴上李浩。

    四人的关系便在经常的聚餐中如春天的气温一般慢慢上升,叶子青和李浩的关系更是升得快。

    而孙萌萌和向南之间却一直如温开水一般,不咸不淡。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周四,孙萌萌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到手机有几个未接来电,是陌生的号码,她没有搭理便把手机扔一边了。

    但才扔下,手机铃声又响了。再看还是那个电话,应该不是骚扰电话,孙萌萌便接了电话。

    “你好,嫂子,我是师达树”

    电话那端传来耳熟的声音,孙萌萌接到师达树的电话,非常的诧异,听到她的称呼,心里微微一颤。

    孙萌萌想起了和师达树的第一次见面,当时被谢铁军和师达树叫着嫂子,心里还一片羞涩,后来慢慢习惯了以许烨磊的女人的身份被叫嫂子。

    现在已经不是他的女人了还被他的兵叫嫂子,孙萌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酸酸涩涩的,好不容易掩藏的伤口又露了出来,泛着揪心的疼。

    孙萌萌深吸了口气,平复了情绪,才温和地道:“哦,是达树啊,还是叫我萌萌吧,有些有些不习惯那个称呼了”

    师达树也听出了孙萌萌情绪的波动,但还是没有改口:“以前嫂子和中队长那么恩爱,我心里一直都把你当嫂子”

    孙萌萌听到旧事,心里又开始翻腾,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些问:“达树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么?”

    “恩,中队长回市区了”

    孙萌萌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许烨磊的消息,听到他回市区,心里微波荡漾但还不算很激动,更多的是酸涩。

    自从他下定决心离开自己,回市区都是回避自己。

    分手都近半年了,他什么时候回市区,都没有找过自己,在转身的刹那他已经不再是自己殷切的企盼了。

    最亲密的恋人就是这样相爱的时候难舍难分但一个转身便是路人。

    只是不明白,师达树为什么要跟自己汇报他的行踪?

    难不成,他身边有了别的女人?那么狠心的男人,懒得去想他的事,免得给自己添堵。

    “我和他已经分手了,他回不回市区,跟我没什么关系。他不可能来找我,我也不想听到他的行踪”孙萌萌对师达树说的话是温和的,但话里的意思却带着冷意。

    师达树叹了口气,听了孙萌萌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必要打这个电话,但他知道中队长心里还一直爱着这个女人,中队长心里的苦,大概只有军人才能体会。

    沉默了片刻,师达树还是说了出来:“嫂子,中队长现在在医院”

    “啊!”孙萌萌忍不住一声惊呼,心里猛地颤抖,大脑立刻出现各种许烨磊在医院的情景。

    他不会受伤了吧?伤得很严重么?是他让师达树打电话给自己的么?这个臭男人,我恨死你了,就是受伤了,我也不会去看你的。

    孙萌萌胡乱想一通,其实想到许烨磊受伤,心里便揪着疼,恨不能立刻去医院看看,但想到军医院,又想起在走廊上他为了推开自己竟然亲了李思琪。

    想到那一幕,孙萌萌咬牙切齿地地道:“哦,他经常回来都是往医院跑,看受伤的战友,接战友”

    师达树很奇怪孙萌萌的反应,前一刻还忧心地大声惊呼,后面竟然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

    真不知道中队长用什么方式逼开孙萌萌的,竟然让她心里本能地担心他,却还硬要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

    “嫂子,队长不是去接战友,是队长受了重伤”师达树赶忙做解释,但语气颇为沉重。有叫效下。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4000字)奉上。。。今天暂时(7000字)更新,明天见。。。有月票的亲们,记得把月票投给亚亚,铁粉留月底。。。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一个。。。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