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变数7
    拆开包装后,孙萌萌看到眼前的礼物竟然一个缓解疲劳的按摩棒。

    这男人真是可恶,口口声声说跟自己分手,送给自己去买礼物却又那么贴心。

    孙萌萌回银行工作后,虽然工作清闲,但一天坐到晚,回家又窝在电脑面前码字,孙萌萌偶尔觉得肩痛腰酸,趁许烨磊周末回来,就撒娇的让他帮自己按摩,许烨磊非常乐意为她效劳,可是嘴里却不忘邪恶的说,一周见面一次,怎么会腰痛呢,不过每次按到一半,某男就奔往别的主题了。

    可恶的臭老公!回市区竟然不来见自己,下次见到你,非拿你送的这个棒槌砸醒你那想分手的脑袋才行。

    孙萌萌心里愤愤的想着,把礼物放置一旁,掏出手机,给许烨磊发了一条短信:“老公,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已经收到了,真是贴心的好老公,回来奖励你一个香吻!”

    发完短信后,孙萌萌转过头看向窗外,半打开的车窗,风徐徐的吹在脸庞,孙萌萌眉头紧蹙,双眸不禁泛起了一抹雾色,发丝在风里飘舞着,翻涌着。

    接下来的一周,孙萌萌没有像前几天那样,一直拨打许烨磊的电话,或给他发n条短信,收到他的礼物后,孙萌萌知道他的心始终是爱着自己,也知道他为何提出分手,所以她改变了策略,每天给他发一条短信,内容就像以前他们每晚聊天一样,家里长家里短,还有她身边发生的有趣事情,完全忽略许烨磊提及分手的话,就当这事没发生过似的。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至从被孙耀武大骂过后,特别是那句:她的自杀是对谢铁军的事业和爱情的侮辱,对孙贝贝的震撼力还是很大。

    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没了,没有留下只言片语,她实在无法接受,就想去陪陪他,所以选择了自杀,没想到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

    被骂过之后,孙贝贝心底的痛依旧没有缓解,但是却慢慢的振作起来。

    她不能死!她得接过他的枪,得照顾他的家人,得为他而活!

    于是,孙贝贝等自己身体好了一些后,就回文工团报道,团里的同事看到她,眼里尽是同情,都上前安慰她,叫她节哀顺变。

    孙贝贝一脸的淡漠,径直的往团长办公室走去。

    孙贝贝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阵浑厚的男声:“进来”

    孙贝贝走进办公室,江团长见是她,连忙站起身,笑呵呵的说:“贝贝,回来了!身体好些了没?”

    “谢谢团长关心,我好多了!”孙贝贝淡淡的回道。

    江团长看在眼前的孙贝贝脸色依旧没多少血色,但比起前段时间看到的时候精神状态好了一些。

    “快坐快坐”江团长连声招呼她坐下。

    “谢谢团长,不用了,这个请您批示一下!”孙贝贝将手中的报告递给江团长。

    江团长心咯噔一下,心想这丫头不会是想离开文工团吧?

    接过孙贝贝手中的报告后,江团长低头扫了一下内容,原来孙贝贝是想从文工团转去连队。

    这几天孙贝贝思来想去很久,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她心爱的男人那么的热爱他的事业,甚至为之而光荣献身,她要接过他的枪,去完成他未完成的心愿。

    所以这次回来跟江团长正式提出书面申请,想从文工团转去连队。

    江团长看到申请后,一脸的诧异,看了看孙贝贝:“贝贝,你怎么想转去连队呢?”

    “团长请你批准!”孙贝贝身子站的笔直,一本正色的说。

    “贝贝,你现在可是我们团里的台柱子,你的文艺才能大家都看在眼里的,前途不可限量,你申请去连队做什么呢?”江团长看着孙贝贝那瘦弱的身子,为难的蹙眉。

    “我要当兵!”孙贝贝面无表情的回道。

    “文艺兵也是兵啊!”江团长轻笑道。

    江团长知道至从孙贝贝男朋友牺牲后,她一直都精神萎靡,一回来提出这要求,真的让他大感意外。

    “团长,这是我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出决定,我要去连队,请你批准!”孙贝贝非常认真的看着江团长。

    “贝贝,你的身体才刚恢复,我给你多批几天假,你在家多调养一段时间!团里的节目暂时由其他人帮你顶着,你就安心养好身体!”江团长答非所问的回复孙贝贝。

    “团长,我是认真的,这份申请报告请你批准!”孙贝贝再次重申自己的决心。

    “贝贝,你这事先放一放,先养好身子再说!”江团长笑笑的开始打太极。

    “团长,我是很认真的!”孙贝贝苍白的小脸,露出一丝不悦,眉宇间严肃的神色,让人看了有些害怕。

    此刻的孙贝贝还颇有孙耀武的影子,那眼神,那脸色,光看就要被唬住。

    “贝贝,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下连队啊!”江团长皱着眉头,一脸的为难,“这个这个你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团长,我已经考虑的很清楚了,请你批示后,帮我提交上去!我先走了!”孙贝贝淡淡的回道,说完转身离开了团长办公室。

    “贝贝,贝贝......”江团长着急的想叫住她,可是孙贝贝没有回头,直接离开了。

    孙贝贝离开后,江团长一脸为难的扒了扒精短的头发,轻叹了一口气。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申请下连队的事情,没过半个小时就传到孙耀武的耳朵里,不过孙耀文当时没任何表示,待晚上回到家,把孙贝贝叫到客厅。

    “申请去连队?孙贝贝你跟我说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孙耀武拿着孙贝贝的申请报告,责问道。

    “我要去当兵!”孙贝贝的目光没有看孙耀武,而是冷冷的看向一旁,挺直身子,一脸严肃道。

    “当你个头,就你这样还能去当兵!”孙耀武的口气明显有些不屑的意味。

    “我要去当兵!”孙贝贝依旧没有看他,继续重申自己的决定。

    “孙贝贝,你别三天两头的给我闹幺蛾子!老子没空天天跟在你屁股后面,给你收拾烂摊子!”孙耀武一脸的阴沉,犀利的眼睛瞪着孙贝贝。

    “不想帮我收拾烂摊子就批准我去当兵!”孙贝贝挺直着腰板,转过头迎视着他的目光,不甘示弱的大声回道。

    正在厨房做饭的林爱英听到声响,以为父女俩又吵架了,连忙走出来。

    “就你这样子,也能当兵?笑话!”孙耀武明显瞧不上孙贝贝,语气尽是不屑。

    “孙耀武你能不能消停点,贝贝今天好不容易去上班,你一回来嚷嚷什么啊?”林爱英不分青红皂白就数落起孙耀武来。

    “自己看看!”孙耀武把孙贝贝的申请报告塞给林爱英。

    林爱英接过一看,立马两眼发直,抬头看向孙贝贝:“贝贝,你这是想干什么呀!”

    孙贝贝转过头看着林爱英:“妈,我要下连队当兵!”

    孙贝贝今天好不容易去上班了,林爱英也总算松一口气,可是这会却听到孙贝贝要申请下连队当兵,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贝贝,你身体都还没完全康复,去下什么连队,当什么兵啊!别闹了!”林爱英眉宇间染着忧虑,劝说道。

    “妈,我不是闹,我是认真的!”孙贝贝很严肃的回道。

    “认真个p!给我老实呆着,别给我闹幺蛾子!”孙耀武挑着眉头,斥道。

    “你是自己说的,让我好好活着,为谢铁军活着,所以我要去当兵,我要接过他的枪!”孙贝贝的声音沉稳而又冷静,带着满满的坚决。

    孙耀武怔了怔,那双瞪大的眼睛,稍稍收敛一些,随后陷入几秒沉思,开口奚落道:“就你还想接过他的抢,别痴人说梦!”

    “有本事你批准,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说到做到!”孙贝贝毫不客气的回道。

    “贝贝,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孩子!去当什么兵啊!”林爱英有些头疼,拍了拍孙贝贝的后背。。

    “有本事你批准!”孙贝贝直视着孙耀武,逼问道。

    孙耀武深沉的望了孙贝贝一眼,扯了扯嘴角:“瞎胡闹!”说完,孙耀武离开了客厅,去了书房。

    林爱英看在眼前的女儿,皱了皱眉头:“这报告作废,别去当什么兵啊!把身体养好了再说!”清竟买口。

    孙贝贝一把将林爱英手中的报告夺了过去,径直的往书房走去。

    “贝贝”林爱英慌了,连忙追了上去。

    孙贝贝拿着报告走进书房,放在孙耀武面前的桌上:“孙司令,请您批准!”

    孙耀武抬头,犀利的眼睛看着孙贝贝。

    “请您批准!”孙贝贝毫不畏惧的迎视着他那喷火的眼神,再次恳求。

    “贝贝,你这傻孩子,当什么兵啊!你再这样,我连文艺兵都不让你当了!”林爱英深怕孙耀武同意,连声威胁道。

    “妈,你要是不想看我再干傻事,就别阻拦我!”孙贝贝也**裸的威胁回去。

    “孙贝贝——”孙耀武和林爱英异口同声的叫嚣着孙贝贝的名字。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发了那么多的短信,许烨磊都默默地看了,想要放弃的心被孙萌萌每天看似无意的家长里短念叨得细细碎碎,本来就难舍难分的心被女人字里行间的温言软语说的更加絮乱无比。

    但他始终没有回一条短信,就这么默默的看着。

    像所有男人一样,在提出分手之后,用龟缩的方式回避着。

    不同的是,他提出分手不是不爱,不是对感情产生了厌烦,而是因为太爱

    炽热的感情因为许烨磊的龟缩,迅速的降温。

    孙萌萌的感情突然之间从每天意犹未尽的电话情思变成一个人的单相思,从许烨磊的万般宠爱变为冷漠对待,心里其实很难受。

    每天故作轻松地发短信自说自话,短信却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回音,心里很急。

    就这样过了一周,再到周六,孙萌萌还是打不通许烨磊的电话,真是又气又伤心。

    孙萌萌又发了一条短信:老公,不知道你是不是执行任务了,所以一直没有看到我给你的短信。你真的执行任务了么?还是在想乱七八糟的东西。别瞎想了,周日回来吧。再不回来,把我惹火了,我就杀到你们部队去找你。

    这条短信发出去,还是收到了效果。

    周日,许烨磊还是回来了。

    回到玉景豪园,再次看到孙萌萌,原以为会听到稀里哗啦的哭声,但意外的是没有。

    许烨磊就是怕听到孙萌萌哭,所以才不敢回她电话。

    孙萌萌拿着他送的按摩棒正在按摩,看到许烨磊回来,拿着按摩棒瞪着他:“老公终于回来了,再不会来,我可要提着这个棒槌去揍你”

    “萌萌”许烨磊走到客厅,看孙萌萌用这按摩棒用得很顺手,很自然地接过按摩棒给孙萌萌按摩这颈椎。

    “真舒服”孙萌萌很享受的微笑着说,但心里却说不出的苦涩。

    每一次许烨磊见到她都如饿狼一样扑过来,亲热地叫着老婆想死我了,而后抱着她又亲又啃地往卧室走,习惯了那样浓烈的激情,现在他对她的称呼都变了,看似亲密的给她按摩,其实已经显得生分了,

    两人都没有说话,许烨磊拿着按摩棒在孙萌萌的背上挪移着,这个周末回来时想跟萌萌好好谈谈,让她接受他提出的分手。

    可是,那样的话对这自己心爱的女人,实在很难说出口,他看着孙萌萌和往常一样甜甜的笑容,心里好凌乱。

    而孙萌萌则当做没看见他的默然,看似没心没肺般,很享受两人在一起的时光。

    许久,孙萌萌娇柔的笑道:“老公,辛苦啦”

    许烨磊才放下按摩棒,凝想了片刻,才抬着头对孙萌萌道:“萌萌,我们好好谈谈吧”

    孙萌萌看许烨磊一脸的凝重和苦涩,知道他想说什么。

    其实从许烨磊走进家门的那一刻,孙萌萌看到他的眼神里流转的情愫,她依旧能感觉到热切,他还是那么爱自己的,只是,让她恼怒的是他一直在刻意地掩藏着心里的感情。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4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有月票的亲们,把月票投给亚亚,铁粉留月底再投,谢谢亲们的支持,爱你们啊,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