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变数1
    这次跨国缉毒行动,除了谢铁军还有三个士兵受了伤,虽然顺利的缴获了毒品,完成了既定的任务,但也带来了更大的挑战。

    狡猾的毒枭终于路面了,却在最后关头让他逃脱了,漏网的毒瘤只会更加猖獗,以后的任务会更加的艰巨。

    归队后的特种兵投入了更加艰苦的训练,许烨磊则忙着设计加残酷的训练方式以应付未来可能出现的战斗。。

    时间就这么在紧张的总结训练中过了一个月。

    夜幕降临,天空挂着一弯新月,少了谢铁军,综合楼办公室再没有从前的八卦男打趣逗笑。

    初秋其实还带着夏天的燥热,办公室却显得很冷清,白炽灯下只有许烨磊在电脑面前忙碌着。

    也许我告别,将不再回来,你是否理解?

    你是否明白?也许我倒下,将不再起来,你是否还要永久的期待?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也许我的眼睛再不能睁开,你是否理解我沉默的情怀?

    也许我长眠将不能醒来,你是否相信我化做了山脉?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土壤里有我们付出的爱。

    如果是这样,你不要悲哀,共和国的旗帜上有我们血染的风采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少了一个谢铁军,特种兵营的士兵依旧扛着枪挺着胸,继续守卫在这,整装待发。

    国家安定需要他们,人民的安居需要他们,不管流了多少血,挥了多少汗他们依旧坚强地执行他们的使命。

    军营里飘荡着悲壮的歌声,正在设计训练方案的许烨磊听着歌声陷入了沉思。

    工作继续紧张的进行着,但后方发生了太多的事。

    蝴蝶效应正在蔓延着,一向镇静的许烨磊心里微波荡漾。

    每当看到隔壁谢铁军的位置,那空空的办公桌,脑海不由想起了孙贝贝。

    没想到这个敢爱敢恨的丫头,其实心灵很脆弱。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那天在火化室门口,孙贝贝伤心过度倒下的瞬间,许烨磊眼疾手快地抱住了她,才没让她直接砸在地板上。

    现场的气氛本来就很沉重,孙贝贝一晕倒,变得更加悲呛,谢铁军的妈妈哭得更加撕心裂肺。

    所有人都被哀恸的哭声伤得心里沉沉地痛。

    路赢站在孙耀武的身边,虽然不是第一次见过这样凄惨的别离,但每一次看了都是那么的揪心。

    路赢侧过脸看着一脸肃穆的孙耀武,几度欲言,几度欲止。

    孙耀武凌厉地看了他一眼:“你把谢铁军的家属安顿好,烨磊,把孙贝贝带过来”

    抱住昏过去的孙贝贝的许烨磊泛着红血丝的眼睛,蒙上一层厚重的雾气。

    孙耀武面无表情的看着孙贝贝被许烨磊抱上车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时间似乎静止了,画面似乎模糊了,很想时光倒流,一切重来

    可是,所有的所有似乎在那一刻凝固了

    孙贝贝不知道自己在那之后是怎么活过来的,精神临近崩溃,最后病倒了。

    在病床上躺了一周,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医成了目光呆滞。

    医生说她身体的健康状态还好,就是心里有淤积,需要耐心的疏导。

    出院后,林爱英看女儿整天呆呆的。

    孙萌萌一下变得很忙碌,白天没事便给孙贝贝打电话发发短信,让她转移注意力。其实都是她一个人在说,孙贝贝木木的,都没有回应。

    那样一个活蹦乱跳的丫头,一下发傻了,可把孙家都急坏了。

    到了周末许烨磊没空回来,孙萌萌也没多想,腾出了时间她便独自往n市跑。

    在孙贝贝家,看到躺在床上的孙贝贝,容貌还是那么秀丽,却丢了魂般,再看不到她眼里流动的飞扬神彩,孙萌萌心疼得眼泪簌簌往下落。

    孙萌萌走到床边,拉着孙贝贝的手哽咽着:“贝贝,你赶紧好起来吧,你这样子好吓人啊!”

    孙贝贝没有反应,呆呆的看着孙萌萌。

    “贝贝,我知道你心里很痛,我们的心里也一直都很难受。铁军那么好的一个人,这么快就走了,谁能不痛心。但是,已经是事实了,你要振作一点。如果铁军知道你变成这样,他也会很难过的”孙萌萌有些哽塞的劝说着。

    “你在军区大院里长大,从小到大应该经常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原以为,你决定和铁军在一起的时候,已经有心里准备了,没想到,你会被刺激成这样。贝贝,你心里难受,哭出来吧,把难受发泄出来心里就好受一些了。别一个人这样一直憋着。我每天给你打电话,你都不吭声,让我每天都为你提心吊胆的。已经走了一个铁军,你别再让我们担心啊。你说说话好么?”

    孙贝贝还是愣愣地躺着没有说话,孙萌萌看着她呆滞的眼神,心里很沉重。

    “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和许烨磊分手么?还记得我爸出院的那一天,我看到一个军嫂全家在失声痛哭,当时被他们震撼得魂都没有了。那时候我便想着要是有一天,烨磊执行任务的时候也负伤了,我该怎么办。当时的我恨悲观,想了很多,想得很悲戚。你对铁军的感情就像我对烨磊。那时候想到可能失去烨磊,我的心都空空的。怕失去他,怕失去他的时候自己承受不住会随他而去。所以我选择分手了”

    再次面对生离死别,孙萌萌心里也联想到自己。做一天都军嫂,就要承受一天那样的担忧。但是,经过了分手后,她做了决定,只要心爱的他在一起,只要曾经拥有,她已经顾不得结果如何。

    “贝贝,和军人在一起,即便相爱没有分手,也不知道如何写爱情的结局。即便铁军还活着,你也要有这样的心里准备”

    终于孙贝贝已经哭得干枯的眼睛又流出了晶莹的泪水,她扑到孙萌萌的怀里呜咽着。孙萌萌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孙贝贝哭了一会,情绪稳定之后才缓缓地说:“姐,谢谢你。可是,没了铁军,我的世界再没有一点色彩了”

    是的,谢铁军一走,她的世界变得暗淡无光,让她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似乎找不到出路!

    “我知道,贝贝,生活除了爱情还有很多。你要想想伯父,伯母,你这段时间伤心成这样,伯母也跟着天天失眠了,伯父还特意留了警卫照顾你。你看他们多担心你啊,赶紧振作起来好么?”抱着孙贝贝的孙萌萌的眼眶微红,声音也哽咽不已。

    “我做不到。我闭上眼睛都是看到铁军在对我傻笑,就是睁着眼睛也能看到他在对我说话。我想他,我真的无法接受他就这么离开了。他怎么这么狠心呢?”孙贝贝说着又开始哭泣,孙萌萌抱着她任她在自己的肩头流泪。

    “我心里好痛,最痛的是这个傻男人,还没真正地当一次男人,没有真正地尝过女人的滋味就这么走了。他就这么带着遗憾走了,28岁还是个处男,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少遗憾和悔恨么?”

    “我真是恨死自己了,以前总是死呆子地叫他,真的把他叫没了。姐,铁军是被我叫没的。我每天想到他的样子,就觉得自己是个祸害。如果他没有遇到我,也许还好好地活着。为什么我要引诱他喜欢我呢?看到他的家人哭得那么难受,我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孙贝贝的眼眸泛着泪花,一脸的自责,呜咽着。

    “贝贝,你怎么这么想,军人的生命本来就不属于自己。人生无常,一切都命,你怎么把责任归咎在自己身上”

    “姐,你不知道的。铁军没有一点背景要在特总兵力奋斗到现在的成绩有多不容易,可是,他竟然就这样走了呜呜”孙贝贝说着又忍不住地哭了一阵,孙萌萌帮她擦干了眼泪。

    孙贝贝继续呜咽着:“如果不是想着跟我在一起,他一定不会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想着争取军功。早知道我应该听我妈的话,和他分手的,他就不会没有休整又去执行任务。呜呜”

    “我真是一个祸水,看到他家人哭成那样,我真想和他一起躺在国旗下送进火化室,和他一道化成灰烬”

    “贝贝,傻丫头,你瞎说什么呢?铁军的家人都很喜欢你,他们一定不会希望看到你现在的样子的”

    孙萌萌的到来,让一直一言不发的孙贝贝终于说出了心里的痛,听着孙贝贝断断续续地哭诉,孙萌萌心里沉沉地痛着。

    还好两姐妹感情深,在她的温言软语劝导下,孙贝贝说了些话,似乎好一些了。一直茶饭不思的丫头,这天被孙萌萌喂了小半碗饭。

    原以为孙贝贝把心里的郁结说出来,会慢慢好起来。

    可是一周后,却传来了孙贝贝自杀的消息,虽然最后被抢救过来,但这个消息不比谢铁军的牺牲让人震惊,甚至于,她的自杀行为改变了很多人的想法,改变了很多人和事。下许出过。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驻地,许烨磊训练回来,就被路赢叫去办公室。

    “大队长,你找我?”许烨磊进去后,直接敬了一个军礼。

    路赢脸色沉重的看了许烨磊一眼:“你最近怎么样?”

    “我我挺好的!”许烨磊的声音有些低沉,看上去精神状态还不错。

    路赢沉默了几秒,没有再说话,将一份退伍报告递给他,许烨磊接过来一看,是吴凯的。

    “他怎么会提出退伍?”许烨磊满眼的惊讶。

    “这事你怎么看?”路赢的眼神掠过一丝为难。

    “我去跟他沟通一下!”许烨磊利索的回道。

    “我已经沟通过了,他坚持退伍!”路赢一本正色的说。

    许烨磊皱了皱眉头:“大队长,那这事你怎么定夺!”

    路赢再次沉默几秒:“你去试着做他的思想工作,能留下来尽量留下来!”

    “是,大队长!”许烨磊对着路赢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随后离开了办公室。

    特种兵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是所有兵种里经过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每一个特种兵都是经过千锤百炼才训练出来的。吴凯还是个参谋长,能做到这个军衔,除了部队花费了很多人力物力培养,还有他自身的努力。

    每个人都有他的优缺点,吴凯的心胸小了些,他的能力还是非常突出的。

    不管是许烨磊还是路赢还是更高层的领导,都不是瞎眼的,如果吴凯没有一点特种兵的超群能力,也绝不会把让他坐在综合楼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已经少了一个谢铁军,要在离开了吴凯,许烨磊的工作负担会更重。要培养一个能接替他们两人的,不是一朝一日就能达成的。

    路赢叫许烨磊去做思想工作,没有用命令的形式,但许烨磊知道这谈话分离的轻重。

    找到吴凯后,两人开车到驻地后山的一处山坡上。

    从车上下来是,满眼郁郁葱葱或是红枫的美景,远处还有蜿蜒的河流,是和城市截然相反的一种美丽,大气磅礴的壮阔。

    许烨磊丢给吴凯一支烟,自己也叼着一根,点燃后,深吸一口,眼眸泛着一丝深沉,看着远处。

    “为什么要退伍?”沉默许会,许烨磊冷不丁的抛出这句话。

    吴凯没有吱声,看向远方的眼神掺杂着很多情绪,有愧疚,有自责,有伤感,也有不舍。

    “是因为谢铁军吗?”许烨磊低沉的问道。

    提及谢铁军的名字,吴凯猛吸了几口烟,可是吸得太急了,有些被呛到,连连咳嗽几声。

    平复下来后,眼眶跟着红了,不知道是被烟呛得,还是因为谢铁军而红的。

    见他没回答,许烨磊继续道:“如果是因为谢铁军而退伍,我觉得你太不够成熟了!”

    吴凯缓缓的转过头看向许烨磊,目光微红,顿了几秒,缓缓开口:“我我对不起谢铁军!”

    许烨磊看了吴凯一眼,脸色有些凝重:“老吴,我们是多年的战友了,经历过多少的生死,因为谢铁军为了救你而死,而脱下这身军装,你觉得用对不起这三个字就能了结吗?”

    吴凯的脸上的表情极为复杂,沉默几秒后,抽了抽嘴角:“是不能了结,但我已经不配再穿这身军装了”

    “自责对我们这些活着的人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为你牺牲,是我们在一起相守的本能行为!”许烨磊的口气带着一丝沉重,一丝严厉。

    “是,我们是战友,是一起相守的战友!”吴凯目光幽幽的看着远方,有些感叹,“可是我不知什么时候,丢失了那颗相守的心!是我,是我把谢铁军害死的,可他不仅还救了我,你说我还有资格穿这身军装吗?”

    “老吴,你犯什么浑啊!”许烨磊转过头,犀利的眼眸看向吴凯,浑身焕发着不威而怒的气势。

    吴凯看着发怒的许烨磊,幽幽道:“老许,你这么别激动!”

    两人沉默了几秒。

    吴凯咬了咬唇,很郑重的说道:“谢谢你的好意,不过我已经决定了,我退伍!”

    “他的死不是你过错!”许烨磊狠吸了一口烟。

    吴凯再次陷入沉默,许会,再度开口:“老许,我真的没资格再穿这身军装!当兵这些年,大家都是肝胆相照的兄弟,都保有那颗相守的心,可是我呢?这些年来,都干了些什么呢?随着时间推移,我身体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军人的铁血,开始对权利着迷,开始逢源拍马,削尖脑袋想往上爬,完全已经不是原来我的!”

    “我嫉妒你,觉得你是军三代,做任何事情都顺风顺水,嫉妒谢铁军,觉得他攀附权贵,以后靠着裙带平步青云,这几年的心态及其扭曲,如果不是我的话刺激了谢铁军,那就不会强烈要求参加那次行动,我是间接和直接害死他的人,你说我还有资格说自己是军人吗?还有资格穿这身军装吗?”面对路赢,吴凯说不出这些话,但是面对许烨磊却全盘突出,也许他们曾经经历过太多的生死,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战友,出于愧疚,出于自责,出于觉悟,他坦诚了!

    许烨磊也知道吴凯这几年的确有些心术不正,可是这人不是完全一无用处,能进特种兵,若是没有真本领,根本不可能混到参谋长的职位。

    “老吴,人活在世上,难免陷入迷茫,难免犯错,这些都不是可怕,就怕不知悔改,深陷泥潭,就此污浊!你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难得可贵!但没必要为此脱下军装!”许烨磊吸了一口烟,口气有些沉重道。

    吴凯扯了扯嘴角,近是冷笑:“可贵个屁?我***就是一混蛋!”

    “能认识自己是混蛋说明已经觉悟,不过要是真让你脱下这身军装,你舍得吗?”许烨磊面无表情的反问一句。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5000字)。。。还有更新请稍后。。。今天更新后,看到大家的留言,亚亚心里颇为复杂,不过我在这还是重申一句话:当大家没看完全文,别下盖棺定论啊!

    谢谢亲们的月票、打赏、留言、推荐,西亚爱你们,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