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惊天雷劈
    周五晚上十点,孙贝贝兴奋的给谢铁军打电话。

    “呆子,还有24小时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好期待啊!”孙贝贝眉眼弯弯,像一轮新月,漾着似水的柔情,兴奋的跟谢铁军说。

    “贝贝”听到孙贝贝的声音,谢铁军自然很开心,可是语气却透着一抹歉意。

    “呆子,你猜我今天去买了什么?”孙贝贝没觉察到谢铁军的不对劲,继续眉飞色舞的说着。。

    “买了什么?”谢铁军想着还是等聊完后,再跟孙贝贝坦白,于是调整情绪,笑问道。

    “呵呵,准备明晚穿的勾引你的性感内衣啊!”孙贝贝边说边格格的笑个不停,清脆的笑声透着一抹止不住的幸福。

    “你不穿内衣更性感,更能勾引我!”谢铁军跟孙贝贝混了这么久,外加上假期这几天,两人身体亲密到就差那层膜,说话越发变得色情撩人。

    “死呆子,你好色啊!”孙贝贝娇嗔的轻骂道。

    “其实我以前挺纯洁的,跟你谈恋爱以后才变色的!”谢铁军厚着脸皮跟孙贝贝**。

    “死呆子,竟敢污蔑我,自己本来就色,还往我身上泼脏水,小心我明天不去s市了!”孙贝贝嘟着嘴骂道。

    “贝贝,对不起啦,我道歉,是我色,是我带坏你的!”谢铁军憨笑的跟孙贝贝道歉。后到地说。

    “就是你把我带坏的,你个色呆子!”孙贝贝开心的笑了起来。

    “嘿嘿”谢铁军嘿嘿的傻笑着。

    “呆子,我好期待明天快点到来,好想跟你滚床单”孙贝贝这位大小姐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害臊,非常直白的说出自己迫不及待想破处的期许。

    “贝贝”说到这,谢铁军郁闷了,“贝贝,我”

    听到谢铁军犹豫,孙贝贝立马反应过来:“呆子,你不会说你要出去执行任务吧!”

    “贝贝,你先别生气,我我其实也很想很想履行我们的周末约定,可是可是命令已经下达了,明早整装离开”谢铁军心里很是忐忑,支支吾吾起来。

    至从周二晚上听到吴凯的那番话后,两人见面明显有些不自然,谢铁军的心里像是憋了一股气。

    今天上午下达新任务,去边境缉毒,谢铁军累了大半年了,许烨磊本来安排他在驻地休整,没让他参与这次行动,但是谢铁军却主动要求参与,不管许烨磊怎么劝说,都强烈要求前去。

    最后许烨磊跟他沟通后,从中得知一些症结,这几天许烨磊多多少少听到一些风言风语,他知道谢铁军的性格,好说歹说,就是摁不下他那颗自尊心,最后只好点头答应。

    “死呆子,你竟敢言而无信,你你还要不要破处啦!”孙贝贝明显有些生气起来。

    孙贝贝的确有点恼这个呆子,刚才出任务回来,没有好好休息又接着出任务,期盼了一周,却换来这句话,能不生气吗?

    “贝贝,对不起啦,你别生气,等我回来,我们在破处好不好!”谢铁军连声哄道。

    “不要,错过这次,你就甭想了!”孙贝贝嘟着嘴巴生气道。

    “贝贝,对不起啦,真的对不起!”谢铁军有些纠结,又不能跟孙贝贝说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能一个劲的道歉。

    “唉,你这个呆子就知道拼命工作,也不想想我”孙贝贝无可奈到的骂道。

    成文的军令,是无法改变的,她能说什么呢?

    “贝贝”谢铁军再次哄道。

    “好啦,好好照顾自己,早点回来!”孙贝贝不想让谢铁军担心,不由放软口气。

    “谢谢你,贝贝,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早点回来!”谢铁军总算松了一口气,最后一句话说的有些邪恶。

    “恩,我等你!”对于这种事情,生气无用,孙贝贝只能尽可能的让他安心。

    “贝贝,我爱你!”谢铁军知道孙贝贝对他的好,这个铁铮铮的汉子,此时的心底变得异常的柔软。

    “我也爱你,呆子!”孙贝贝嘟着嘴巴跟他示爱。

    两人你侬我侬的又聊了好一会,才挂掉电话。

    接电话前原本满心的欢喜的孙贝贝挂了电话后心里有几分闷闷的,说不出的失落。

    每一次呆子出任务前都会给她电话,她只是当一般的工作,没有太多的想法。

    或许,是因为对周末约会的期盼,期盼了太久,太想和他在一起了,他还没出任务她已经盼着他回来。

    从来乐观的孙贝贝,第一次因为期盼变得忧虑。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这边也是满怀欣喜,最后都成泡沫,原本跟许烨磊约好周末去挑选婚纱,下个周末就去拍婚纱照,但是许烨磊说要出去执行任务,周末不能回家。

    孙萌萌这个准军嫂,心里虽有些失落,但也慢慢习惯了他的工作的特殊性。

    所以挑选婚纱的事情,暂时由叶子青陪同进行参考。

    话说这大半年来,叶子青一直和李浩保持着一种半糖游戏,既没答应做他的女朋友,却也不排斥他来自己家。

    但是叶妈妈已经完全把李浩当成了准女婿,天天催着叶子青跟他结婚。

    而叶子青表面装着无动于衷,实则心里已经蠢蠢欲动,不过还是想再考验考验李浩。

    “我说你考验到什么时候,别到时候把他给烤焦了,烤糊了,人就跑了!”孙萌萌边看婚纱,边打趣道。

    “这样就跑了,那还不如不要呢!”叶子青不屑道。

    “说实话,我还真佩服李浩,要是换做我是他,早跑了,追了大半年,天天送花,还交伙食费,这投资也不小啊,可是连小手都没拉上,太折本了!”孙萌萌为李浩打抱不平。

    “去,又不是花你的钱,你心疼什么啊?再说你怎么知道没拉小手啊!”叶子青说话一套一套的,不过眉宇间却不禁泛着小女人的姿态。

    “哦哦哦,不是吧?看来不止拉小手啊!是不是滚床单啦!”孙萌萌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

    “去你的,整天就知道滚床单,懂不懂男人啊,越容易得到,就越不会珍惜!哪能这么容易就便宜他啊!”叶子青这半年来,虽没让李浩得手,但是却被那他强吻了好n次。

    越是这样,李浩就越是来劲,来她家的频率就越高!

    “我是不懂其他男人啦,就懂我老公一个!虽然我是很容易被他骗到手,但是我们现在还不是很幸福,别怪我没提醒你啊,你别你不便宜他,到时候被别的女人捡了便宜去啊!”孙萌萌笑着提醒道。

    “行了,就知道晒幸福,这件怎么样?”叶子青站在一套粉色的婚纱面前,询问孙萌萌的意见。

    “颜色还行,但是款式我不喜欢!”孙萌萌摇了摇头。

    “那这件呢?”叶子青指了指旁边的另外一件。

    “还是觉得难看”孙萌萌再次摇头,突然意味深长的看着叶子青,“我发现你最近的品味越来越差了,唉,天天窝在家里的玩游戏,都不出去工作,小心被社会淘汰,还有啊,你就别太挑剔了,小心李浩不要你!”

    “孙萌萌你这个乌鸦嘴!”叶子青瞪着眼睛,伸手想捶她。

    孙萌萌连忙闪躲,冲着叶子青做鬼脸。

    两人逛了好几家婚纱店,孙萌萌还没挑中自己喜欢的婚纱,不过叶子青至从刚才孙萌萌说她品味变差后,情绪就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

    “萌萌,我的品味真的变差了吗?”叶子青不安的询问道。

    “恩,有点”孙萌萌冲着她点了点头。

    叶子青皱了皱眉头,孙萌萌瞧出她的心思,连忙宽慰道:“唉,放心吧,李浩都追你大半年了,他要是不喜欢你,早就撤退了!不过你也真该出去工作了,不然会跟社会脱节,很快就变成黄脸婆的!”

    叶子青若有所思点点头,可是随后骂道:“你才黄脸婆呢,我明天就去找工作!”

    “呵呵,看来你还真怕李浩不要你!”孙萌萌打趣道。

    “切,谁稀罕他啊!”叶子青撇了撇嘴回道。

    “你就死鸭子嘴硬吧!”孙萌萌调侃的笑道。

    (通知:由于考虑正文篇幅问题,亚亚决定把李浩和叶子青的故事放在番外,感兴趣的亲们,番外见!)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在郁闷和期许中又度过一周。

    周五,孙贝贝正在剧团排练小品,正在念台词的孙贝贝,突然心间一窒,有些难受。

    孙贝贝脸色瞬时苍白,皱着眉头,捂着胸口。

    “贝贝,你怎么啦?”同事围了过去,关心的问。

    孙贝贝摇了摇头,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同事将她扶到台下休息,缓和了几分钟后,孙贝贝才恢复如常。

    “贝贝,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江团长得知孙贝贝的情况后,连忙赶了过来。

    孙贝贝笑着摇头:“谢谢团长关心,我没事,可以继续排练!”

    孙贝贝又回到舞台上,和一起合演的同事对词。

    半小时后,孙贝贝走到台下喝了几口水,准备休息一下再排练,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一看是许烨磊的电话,孙贝贝兴奋不已的接了起来:“姐夫,你们回来是吗?”

    “是——”许烨磊的声音特别低沉,带着一股凝重,“贝贝,你马上来s市一趟!”

    “发生什么事了?”孙贝贝愣了愣,随后脸色又是一片苍白,紧张的问。

    “我在军区医院!”许烨磊非常沉重的吐出这句话。

    孙贝贝听完,手机随之掉落在地。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有时候,幸福很近,触手可得。

    有时候,进一步,海阔天空。

    但退一步呢.

    人生的际遇,往往这样,错过了,便是错过了,幸福明明靠的很近,谁会想到眼见的幸福会突然消逝。

    从n市到s市,四个小时的动车时间,孙贝贝感觉过了几个世纪般漫长。

    当他听到许烨磊的沉重的声音,叫他去s市的军区医院,那一刻心都快蹦出来了,手机落下直接砸在她的脚趾上,她都不知道痛。

    只能感觉气温突然下降,全身迅速地冰冷。

    是同事扶着她坐在椅子上,缓了一会,她才恢复了知觉,立马请假,赶往s市。

    这一路,大脑一片混乱。

    谢铁军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他的能力她一直都清楚,从没想到有一天,他执行任务回来的时候是在医院,不是自己打电话给她。

    她没法阻止自己不胡思乱想,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受伤了,心便刺拉拉地疼着。希望只是受伤了昏倒,不要伤在五脏,不要伤在大脑,不要醒来了记不起自己

    孙贝贝不敢想到最坏的结局,就是想到谢铁军缺了胳膊少了腿,她都难过的要死。

    当她失魂落魄地感到军医院抢救室,许烨磊,吴凯,师达树,路赢都在门口候着,孙萌萌也被许烨磊叫来照顾孙贝贝,也在抢救室门口。

    孙贝贝看到门口站着这么多人,有些腿软,孙萌萌赶紧奔过来扶住了她。

    “贝贝,不管是什么结果,你都要坚强点”孙萌萌哽咽地说,在她心里早已经把谢铁军当妹夫了,她听到许烨磊叫她来安慰孙贝贝已经知道谢铁军伤得有多严重。

    “姐,呆子没事的,你告诉我,呆子只是受了点轻伤的,是不是?”孙贝贝伏在孙萌萌身上哭泣着。

    孙萌萌拍着她的肩膀,不知道要如何安慰孙贝贝。

    这次许烨磊也一起去执行任务了,是他把谢铁军送到医院,不知道几天没合眼了,红着眼睛,胡子拉杂,看得孙萌萌心揪着疼。

    可能每次执行任务都是这么的辛苦,再精神的人都被熬成疲惫不堪。

    孙萌萌虽然心疼许烨磊,但和谢铁军比,能见到许烨磊完好地回来已经是庆幸了。

    “贝贝,对不起,我没照顾好铁军!”许烨磊走到两个女人身边,歉疚地对孙贝贝道。

    “姐夫,我男人伤到哪了?”孙贝贝抬头,含着泪问许烨磊。

    许烨磊叹了口气,没有回答。

    这个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主治医生走了出来,对路赢摇了摇头,很抱歉地说:“失血太多,我们已经尽力了”

    孙贝贝听到一声这么说,立马放开了孙萌萌,冲进了抢救室。

    医生正在撤医疗器械,在手术床被一块白布蒙着。

    孙贝贝踩着万斤中的步子,走到床边,看着白布下裹着的身躯,不敢相信,那个是自己深爱的男人。

    其他人也跟着进来了。

    “贝贝”孙萌萌哽咽地唤着孙贝贝。

    虽然她经历过军嫂全家哀恸的冲击,已经有心里准备了,但真切地看着自己熟悉的人就这么离去,也再一次真切地心痛,眼泪止不住地哗哗流。

    孙贝贝没有听到孙萌萌叫她,这一刻,她的心都被掏空了,全身冰冷不停地颤抖。

    她想着她和谢铁军的约定,呆子还没破处呢,怎么舍得走了呢?

    孙贝贝颤抖着双手拉开了白布,看到熟悉的眉眼。

    不,呆子只是睡着了,一会就醒来的。

    孙贝贝颤抖的手摸着她最爱的唇,那滚烫的唇昨夜在还她的梦里和她温纯,此刻真切抚摸,却感觉不到热度,甚至一点点地凉了。

    孙贝贝大脑早就乱了,她拍着谢铁军的脸,哀求着:“呆子,你快醒醒,我是贝贝。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贝贝,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铁军要不是救我,也不会牺牲的”吴凯走到孙贝贝身边,低着头忏悔着。

    孙贝贝听到谢铁军是因为救别人才牺牲,一下哇啦哇啦大哭出声,边哭边呜咽着:“傻呆子,你怎么那么傻,累了半年都不休息一下,又去执行任务,你为什么不申请休息啊你说话啊我早跟你说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为什么要那么拼呢你答应我回来的,你快点醒来啊你听到我的哭声了么,每一次我哭了,你都会过来安慰我,呆子,你快点起来安慰我,呆子,你快去啦,你快起来啊”

    孙贝贝哭得太痛心了,哭着哭着晕倒了,孙萌萌在一旁扶住了她。

    抢救室一下又忙乱起来。

    当孙贝贝再次醒来,已经在病房里。

    “贝贝”林爱英红着眼睛轻声唤着,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最怕的事情这么快来到。

    接到孙耀武的电话叫她一起来s市,她心都凉了。那样一个健壮的汉子,几天前还在自己面前献殷勤,谁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做母亲的都难以接受,贝贝那么爱他,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

    此刻的林爱英既心痛谢铁军的离去,又心疼着女儿,哭得眼睛都红肿了。孙贝贝正看眼睛看着围着自己的父母,还有姐姐,姐夫,唯独没有她最爱的男人。

    那一场噩梦原来是真的,所有人都围着自己,可是铁军呢,他一个人孤零零的,他在哪?

    孙贝贝立马爬起来,林爱英抓住了她:“贝贝,你要去哪?”

    “我要去陪铁军”孙贝贝拨开林爱英的手,继续要下床。孙耀武按住了她。

    “贝贝,铁军已经送到太平间了”孙耀武看到孙贝贝两眼无神,很担心她的失常,这个丫头看似很有个性,其实内心很脆弱,不知道她能不能挺过这一关。

    “爸,放开我,那太冷了,我要去陪铁军”孙贝贝挣扎着挣脱孙耀武紧抓着她的手,但她的力气哪能抵抗孙耀武的铁钳。

    “贝贝,你别说傻话吓我啊”林爱英看着脸色苍白的儿女,心疼地搂着孙贝贝,但孙贝贝却用力地挣开了她的怀抱。

    “贝贝,你冷静点。做军嫂都要有失去爱人的心里准备,你给我坚强点”孙耀武得知谢铁军的伤势,也很痛心。

    谢铁军是他那么赏识的一个军官,又是自己未来的女婿,就这么牺牲了,他很难过,但还要保持着司令的冷静,宽慰自己的女儿。

    “不,我不要失去铁军”孙贝贝摇着头,想到谢铁军一个人躺在冰冷的地方,心被撕开了口子般鲜血直流,痛不欲生。

    泪水模糊了孙贝贝的眼睛,她被孙耀武抓着胳膊,下不了床,只能使劲地锤着孙耀武的胸膛,痛哭着。

    “爸,你明知道铁军上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执行任务,为什么不让他多休息,为什么又急急地派他去执行任务,为什么弄丢了我爱的男人”

    “贝贝,谁也想不到这样的结果。但是,你刚开始和谢铁军谈恋爱的时候,就要想到他身份的特殊性,也许有一天他去执行任务回不来。你应该知道你有多爱她,将来也有可能承受多少失去他的痛”

    “孙耀武,你真是冷静得冷血”孙贝贝噙着眼泪冷冷地看着孙耀武。

    孙耀武听着孙贝贝直呼其名,又看到了仇视自己的女儿,心里又痛又纠葛。谢铁军的加入让他们父女关系缓和了,可他一离去,这对父女的关系又回到了原点。

    此刻,孙耀武才感受到孙贝贝对谢铁军的深情。

    “我是司令,必须要保持冷血。所有士兵的生命都宝贵,但是军功都是用血汗铸造的。没有士兵的拼搏,哪有国家的和平安稳”

    站在一旁的许烨磊听了孙贝贝的哭诉,心里很愧疚,如果当初没有答应谢铁军的请战,就不会有今天的不幸了。

    可是,现实不需要如果。

    作为特种兵,所有人都是时刻准备着牺牲,他们为国牺牲无畏,却怕家人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眼前孙贝贝对孙耀武又打又哭,让许烨磊心里除了伤痛,还添了很多忧虑。他看着站在她身旁的孙萌萌眼角的泪花,不知道哪天自己也没有回来,她会有多伤心。谢铁军的离去,给很多人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云。

    虽然是和平年代伤亡率较低,但每年还是有一定的死亡数据。

    这一次谢铁军的牺牲,却让特种兵营变得特别沉重。

    追悼会那天,礼堂站满了军绿色的官兵。

    谢铁军的家人都来了。

    农村好不容易飞出一只凤凰男,谢家因为谢铁军的孝顺和作为,在村里备受尊重。谢铁军虽不在家,却是家里的主心骨,他一倒下,这个家也随着轰然倒塌了。

    半个月前还看着儿子带着女朋友回家,谢家还没从那样的欣喜里走出来,没想到来了一道惊天雷劈。

    谢铁军的父母,妹妹都控制不住哀嚎着,只有林灿还能控制着自己。

    孙贝贝两眼无神地站在亲属的位置上,和林灿一起对向谢铁军遗体告别的军官回礼。

    她一直陪着谢铁军的家人送谢铁军走最后一程,坚持不让自己倒下,直到看着谢铁军的遗体被送入进去火化。

    想到那样鲜活的生命下一刻便化成灰烬,从此在这个世界再也找不到他的痕迹,她的心也跟着死去。

    孙贝贝扑通一声倒在火化室的门口。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6000字)。。。还有更新请稍后。。。

    含着泪,心揪着疼的写完这一章,我知道当你们看完后,肯定会有很多人骂我残忍,骂我狠心!

    也许我是真的残忍,真的狠心了!

    这个情节早在我的起草大纲的时候就设定好了的,但这几天我却一直在犹豫,一直在想要不要这样写,要不要直接给大家来个happy-end就完结呢?

    一直犹豫,再犹豫,反复思考,最终还是坚持按照大纲写!因为如果改了大纲,我前面设定的情节和人物都会变得有所多余,所想表达的主题思想就无法显现。

    再下笔前,痛苦的挣扎过,把最坏的后果都想了一遍,估计很多人看完这章,会直接弃文,没有月票,甚至没有订阅,但我为了自己作品,依旧选择坚持,因为我希望透过它表达出我想表达的东西。

    接下来,不管亲们支持以否,我都会坚持下去,因为这是军婚,这是米西亚创作的第一无二的军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