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欲罢不能
    “叶子青你说什么呢?”孙萌萌被她当着大家的面这么一说,小脸瞬时嫣红,伸手掐了她的腰间一下。

    “叶子青你这话可就不对了,刚才孙贝贝赢谢铁军四次我们都没说什么,萌萌输了许烨磊6次怎么啦?这也是水平啊!”向南帮着孙萌萌说话。

    “向南你这话什么意思啊?”孙萌萌被两人一唱一和的攻击着,很是郁闷回了一句。

    “呵呵,没别的意思,规则可以再改一下,禁止情侣搭档,要不你跟我切磋切磋”向南扬了扬,邀请道。

    “来就来,谁怕谁啊!”孙萌萌不甘示弱的应战。

    许烨磊的目光扫了一下向南,随后看向孙萌萌,眸光璀璨,似幽然闪着纤尘不染的明净,又似几不可察地隐隐流动一抹深湖沉渊的波色,极其迷妙。

    “许帅哥,他们自行搭配,我们先开始!”叶子青没理会他们斗嘴,开始宣战。

    师妮可不动声色的看了向南一眼,这个男人心里喜欢的女人真的就是表嫂,可是她有点想不通,为何他没有任何行动,还跟表哥玩的这么好,无心注意的话,几乎都觉察不到他的异样。

    叶子青跃跃欲试的发起挑战,可是一开局就输了,不过她没气馁,自己把输了的三杯酒全部喝完,继续摇骰子。

    结果,像是起了连锁反应似的,连着5次都惨败,输的一塌糊涂。

    “哈哈哈,兵哥哥就是厉害,又是一个片甲不留啊!”向南在那起哄。

    孙萌萌凑了过去:“刚才还说我放水,现在知道我老公有多牛叉吧!”

    叶子青一脸懊恼,瞪了孙萌萌一眼:“都是你影响士气,兵败如山倒!”

    “切,输了就输了,还嘴硬!还有你就承认我老公厉害吧!”孙萌萌嗤了她一句。

    “他哪是厉害啊,是共军太狡猾!”叶子青依旧不服输。

    “叶子青,愿赌服输,别在那嘟嘟囔囔的矫情半天啊!”许烨磊嘴角微微带笑,荡漾着一抹引人致命的涟漪。

    “我就不信邪,下盘我再跟你摇!”叶子青不服气的回道。

    一进包厢后,李浩的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往叶子青身上飘,至从那天在办公室听到她说那句话后,两人除了在办公室打一下照面,几乎没什么交流,感觉像是两个陌生人似的,不过在这样的场合下相遇,至少气氛缓和了一些,看着她恢复平时的大大咧咧和豪气时,李浩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抹淡笑。

    摇骰子虽说不上是个高智商的游戏,但是还是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机的,许烨磊这个中队长,成天都是想个各种点子去削那个菜鸟们,可想而知这脑袋的转数绝对比一般人快几倍。

    玩了几局后,酒喝了近两箱,情绪不断的亢奋中,情侣们不知不觉的坐在了一起,孙萌萌挨着许烨磊坐,孙贝贝跟谢铁军凑在一起,师达树和刘焉,至于叶子青和向南因为各自避讳师妮可和李浩,非常有默契的搭档成对。

    又玩了一局,有人开始申请的退出,接着就不了不知了,最后剩下叶子青和向南在那火拼。

    “向南我今天不把你灌趴下,誓不为人!”连着输掉的叶子青咬着牙,发狠道。

    “唉,叶子青你要是不服气的话,我奉陪到底!”向南轻松的回她。

    “继续”叶子青小脸泛着一丝醉红,催促道。

    几局下来,叶子青依旧胜算不大,喝了近十来杯酒,向南看她青脸色发红,也不好再灌她酒:“唉,算了,看你也快喝高了,我们今天就切磋到这”

    “不行,今天非得比个高低不可”叶子青揪着向南不放。

    “改天再继续吧!”向南见她这么摸样,实在有些不忍。

    “不行”叶子青打了嗝,不依不饶坚持道。

    “要喝酒是吧,我陪你!”向南正要开口,李浩伸手将叶子青给拉开了,看到这丫头这么疯狂的喝酒,真快看不过眼了!

    向南连忙给李浩投了一个感谢的眼色,趁机溜进了洗手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刘焉越唱越hight,再加上有师达树一起伴唱,拿着麦克风更是越唱越有感觉,看看一帮人喝得差不多了,便吆喝着:“斗酒的继续斗酒,不喝得都给我滚过来伴舞”

    许烨磊这个寿星一个晚上被大家敬了最多的酒,终于有机会开拓,自然第一个站了起来:“老婆,走咱们给他们伴舞去”

    孙萌萌知道许烨磊唱歌很好听,没想到他还会跳舞,有点诧异道:“你也会跳舞”

    “呵呵,这个有什么难啊。我小时候在军区大院搞的文艺活动里还上台表演过跳舞呢,有点底子”许烨磊微笑着拉着孙萌萌进入了舞池。那孙真跳。

    “跳什么舞呢?”孙萌萌非常好奇地问,想象着他十岁以前的样子,一定是很活泼很可爱的。

    “双人伦巴”许烨磊的大手放在孙萌萌的腰上,两人默契地踩着音乐舞动起来。

    “跟谁一起跳啊?”孙萌萌心里已经猜到是李思琪,握着许烨磊的手故意重重地捏了一下,心里有点小堵,撅着嘴问。

    还说没关系,多少年前的老黄历都记得那么清楚。

    许烨磊有点后悔提到过去的事了,把孙萌萌拉近一些,温声道:“我好像闻到了酸味!”

    “跳得这么熟练,还跟谁练习过?”孙萌萌嘟着小嘴闷闷地问。

    “就小时候和李思琪一起跳过,她妈妈是文艺兵,很会跳舞,教李思琪的时候也拉着我一起学。十岁之后,我就没跳过舞了”许烨磊附在孙萌萌的耳旁,老实的跟她托盘而出。

    “我才不信”孙萌萌撅着小嘴,一脸的不信。

    “老婆!别撅着小嘴了,不然我怕自己会忍不住吃一口的”看到孙萌萌那可爱的小嘟嘴,许烨磊喉结滚动了一下,低沉道。

    “真是不害臊!”孙萌萌抬眼看他,眼眸闪着明媚的光芒。

    “呵呵,其实是你跳得好。我只是有点底子,再加上我很聪明嘛,被老婆的小手轻轻一带,就踩上节奏了!”为了不让孙萌萌纠缠李思琪的事情,许烨磊嘴巴像是抹蜜似的,夸赞着孙萌萌。

    “好吧。你小时候的外遇我就宽容地放过了。现在开始,可不要再跟别的女人有勾搭!不然哼哼!”孙萌萌表现的一副很大度的样子,不过小嘴依旧哼哼不停。

    “那也叫外遇啊!你这丫头真是个醋坛子!”许烨磊眼眸深处涤荡着潋滟波光,让人勾魂摄魄。

    “知道就好,你老婆很会吃醋,所以你知道的!”孙萌萌嘟着小嘴威胁道。

    许烨磊感觉到飘过来的目光,也偷偷地看了眼,笑着道:“我也很会吃醋的。你有了本帅哥之后,可不许对别的男人发花痴!”

    “呵呵,你色诱成功了。我正被你迷得神魂颠倒,现在对别的男人都没兴趣”孙萌萌嘴角洋溢着浓浓的幸福。

    “很好,要保持!”许烨磊鼓励道。

    “那得看你的表现了!”

    “放心吧,老婆,你老公,我的表现当然是优秀的啦”许烨磊自信满满的跟孙萌萌打包票。。

    “哈哈,还在考核期!”

    “晕死!还要考核啊。你妈一定是故意的,让我们明年才能结婚!”想到明年结婚,许烨磊顿时有些不爽。

    “不可以以小人之心猜度岳母!”孙萌萌扬起头,警告道。

    “说错了,是你故意的!是不是还有备选,迟迟不想嫁给我!”

    孙萌萌放在许烨磊肩上的手直接变成武器攻击许烨磊的胸部,瞪着他道:“敢把我想得这么滥情,回去再收拾你!”

    “呵呵,欢迎老婆收拾!今天是我的生日,老婆一定要把我收拾得下不了床!”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含笑的眸,嗤道:“怎么感觉你越来越邪恶了!”

    “老婆太漂亮了,不邪恶一点,哪能把老婆诱惑的乖乖地在家等我回来”许烨磊嘴角非常配合的扬起一抹邪恶的微笑。

    “油嘴滑舌”孙萌萌娇嗔的嗤了他一句。

    “呵呵,明天到你家跟你妈说我们先订婚吧,让你先盖上我的章,我才能放心地等大半年”

    “呵呵,你可是深谋远虑啊!”

    “那是必须的。虽然身体和心里都盖了我的章,舆论也要盖章,这样你就逃不了了”

    许烨磊拥着孙萌萌踩着节拍打情骂俏轻声细语时,本来还算宽大的舞池慢慢地变窄了。

    两人抬头看了眼孙贝贝和谢铁军,立马要笑喷了。

    谢铁军不会跳舞,也对跳舞不感兴趣,偏偏摊上只要听着音乐就能疯狂的孙贝贝,可就为难了。

    孙贝贝硬拉着他来跳舞,谢铁军一直拖拖拉拉地不肯上,最后还是被孙大小姐一声霸道地话“不跟我跳舞,明早我就回n市”给逼得上刑场一样痛苦地走到舞池。

    谢铁军哭着一张脸看着孙贝贝,就差跪地求饶了:“贝贝,我真的五音不全,一点都不会跳”

    “五音不全是不会唱歌,跳舞跟五音没有半毛钱关系。不会跳,那就学呗。有这么专业又漂亮的老师教你,就是头猪也能跟着音乐转起来!”孙贝贝顿时哭笑不得,轻骂了一句。

    “我怕自己比猪还笨!”谢铁军还是有些隐隐担忧。

    “真是头笨猪,跟着我挪动脚步就行了!”

    孙贝贝拉着谢铁军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然后握着他的另一只手。

    谢铁军本来还要再推迟的,手里是盈盈一握的纤腰,只那么轻轻一碰,心就开始扑腾扑腾地乱跳了。

    难怪中队长和嫂子跳得那么欢,跟自己喜欢的人这么亲密地搂着,感觉真好。就算是跳起来跟笨猪一样笨拙,有佳人在怀,也无所谓了。

    “我听你的就是了,等会跳得不好,可别生气啊!”谢铁军对紧贴着自己的孙贝贝笑着道。

    “只要你态度端正,不要把跟我跳舞当上刑场我就不生气”

    “嘿嘿,怎么这么形容呢?这样搂着你感觉很好啊!”

    孙贝贝开始跟谢铁军讲解着怎么配合她移动脚步,呆子还不算笨,很快就学会了。但跳舞是双人运动,而且还得踩着节奏,呆子还真的很没有节奏感,才跳几步,就把节奏和舞步搞得一团乱。

    谢铁军已经非常专注地看着脚底了,还是频频地踩着孙贝贝的脚,直把孙贝贝痛的嗷嗷直叫:“啊——死呆子,你这是跳舞还是踩我啊!”

    孙贝贝真的要呕血了,不知道是第几次被踩了,孙贝贝漂亮的白皮鞋已经被一块块黑影抹得乌七八糟。

    呆子还真是孺子不可教,这么简单的步法被他猜的这么凌乱,这也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对不起,贝贝,又把你踩疼了。我们还是不跳了好么?”谢铁军憨憨的看着孙贝贝。

    “真是头笨猪!”孙贝贝看着憨憨的谢铁军,最后无奈地放了他,回道沙发上。

    他们败下阵来,舞池里许烨磊和孙萌萌却翩翩起舞,郎才女貌,特别默契,看得谢铁军好羡慕。回去得想个法子,让中队长教自己跳舞。

    在他们用艳羡的眼光看着舞池时,场上又多了一对。

    叶子青被李浩拉住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听刘焉一声吆喝,立马要开脱,刚好见向南从洗手间出来,便向他伸出了手:“帅哥,我刚才陪你喝了这么多,是不是也礼尚往来一下,陪我跳支舞”

    向南还没回答,坐在他旁边一直沉默的李浩,深深地看了眼叶子青,站起来拉住了她的手就往舞池走。

    叶子青一晚上都没正面看李浩,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特别不想见到他。

    在公司,对他能躲就躲。反正自己月底就走人了,没了工作的激情,把手头的工作做完,也算对得起自己的职位。

    只是同在一个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搞得她每次都是抱头鼠窜般躲避着,没想到出了公司还能碰到。

    唉!真是倒霉!

    一个晚上喝着酒感觉全身都火辣辣的,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一股若有若无的目光把自己盯成这样的。

    被李浩的手一碰,感觉浑身都起了一个战栗,叶子青触电般赶紧抽回自己的手。

    要死啊,李浩,你这是干嘛啊!

    李浩却紧紧地拉着不放,看着叶子青使劲挣脱涨得通红的脸颊,说不出的妩媚妖冶。

    叶子青低头看着脚尖,身子离李浩很近很近,近到她能清晰地闻到他身上清爽的薄荷味,淡淡的,没有夺人的气息,没有狂放的气势。

    李浩凑到叶子青的耳边,轻声道:“你的下一个想潜的男人已经锁定了向南么?”

    “跟你有什么关系?”叶子青挑着眉,顶回了一句。

    “看你跟他喝酒喝得那么疯,我心里不爽”李浩附在她耳边,口气极度的不悦。

    “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你管我跟谁喝酒!”叶子青有些恼火,恨恨的回他。

    “我现在还是你的上司,而且是被你潜过的上司,我可不想和自己的好友共享同一个女人”

    “李浩,你放开我!”叶子青使劲地抽自己的手,抽不回另一只手帮忙着拜,但是李浩的大手却像钳子一样牢牢地握着她的手不放。

    真是要气死了,这个男人思想竟然这么龌蹉,把自己想得那么龌蹉。她忘记了自己曾对这个男人说过多么有杀伤力的话。

    李浩和叶子青共事的时间不长,两人在没有发生一夜情之前,沟通都很顺畅,他一直都很欣赏叶子青在工作上的干练,却万万没想到,她是用身体开辟的职场之路。

    叶子青的话达到了目的,确实狠狠地中伤了他。

    他很不想再见到叶子青,但是,又想找个机会见到她问问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无法相信一个对前任男友那么痴情的女人会是那么随便的人。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对她较真,心里对自己说,叶子青在工作室表现还是很不错的,不能因为自己让公司少了一名优秀的员工。

    只是叶子青一直躲着她,她就像泥鳅一样,每次碰面都匆匆离去。

    今晚总算逮到一个机会了。

    他一直冷眼看着她带动着包厢里的气氛,和男人瓶酒,和向南对着干,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喝得这么生猛,看了实在让人窝火。

    “不放”李浩皱着眉冷冷地道。叶子青对他的险恶让他本来就窝火的心,火气更加旺。

    “你到底想干什么?”叶子青也很窝火,眼睛瞪了贼大看着李浩。

    “没想干什么?跳舞”

    叶子青心底的火足于燎原,恨恨的看着李浩,真不知道他吃错了什么药,竟然抓着自己不放。

    这人真是阴魂不散,自己越想躲开他,越是避不过。

    两人这么拉拉扯扯一番,叶子青的手被拉扯地疼了,最后只好妥协。

    两人到了舞池,李浩的手放在她的腰间,才一碰触,又让她感觉全身都冒疙瘩。

    天!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敏感了,大概是太久没有被男人碰了!

    叶子青脸有点微微发烫,脸上的表情更加地不自然。

    李浩把叶子青的反应都看在眼里,刚才还熊熊燃烧的火,一触到她柔软的腰肢,不知怎么心头火就那么突然消下去了。

    真是个奇怪的女人!不,应该说是男人最喜欢的尤物。在床上热情奔放得让男人欲罢不能,她的身体竟然这么敏感,敏感得跟处女一般,让男人只要一碰到她就蠢蠢欲动。

    刚才牵起她的手,就感觉到她的颤抖,轻轻一碰她的腰,她的反应也这么强烈。

    不知道是对自己反应敏感,还是对所有的男人都反应这么敏感。

    李浩想到她为了工作不停不惜用身体做交易,刚才才消下去的火苗又开始燃耗。他不由地加重了手中的力度,用力地握着叶子青的腰。

    “你想把我捏死啊!”叶子青痛的咬牙切齿,真是不明白自己哪里亏欠了这个男人,竟然咬着自己不放,跳个舞还要使阴招。

    “我看你喝了很多,怕你走不稳,当然要用力地扶一把”李浩嘴角扬起一抹腹黑的笑。

    “谢谢你的好意”腰上的力度终于松了一些,叶子青瞪了李浩一眼,却被他故意用力地一个拉扯,扑到他的怀里,脸撞在他的胸膛上,脑门都快要冒金星了。

    “不客气。你还没离职,现在还是我的下属,对你关照是应该的”李浩不动声色地道。

    叶子青真想暴走了,这个男人真是太过分了,自己喝酒没晕,被他拉着跳舞撞得快要晕倒。她抬起头,怒视着李浩:“你真会关照人啊,我要怎么感谢呢?”

    “以身相许吧,反正已经有过经验了,我已经熟门熟路了”

    “好啊!”叶子青听了非常恼火,但脸上却妩媚地对着李浩一笑,把李浩看得心跳漏了半截,手不由地把身边的女人往怀里拉。

    就在李浩把叶子青拉得快要贴着自己的时候,脚上突然钻心一痛,嗷嗷,这女人竟然用高跟鞋的后跟踩他的脚。

    幸亏他的皮鞋柔韧性好,不然被踩出一个坑的可不是他的鞋子,而是他的脚板。这女人哪来这么多的力气,真有那么讨厌自己么?

    李浩放开叶子青的腰看着自己受伤的脚,却没有放开握着叶子青的手。

    “啊,真不好意思啊,我酒喝多了,舞步凌乱,不小心踩到你的脚了。”叶子青狠狠地报复了一把,心里自然很爽,看着李浩帅气的脸扭曲地叫着,别提有多带劲了!

    看你还敢不敢再拉着我跳舞!

    “没事,继续!”李浩看着神采飞扬的叶子青,很快就恢复了绅士的样子,又把手放在她的腰间。

    真是狠心的女人!越是这样,越不放开你,看你还能得瑟多久!

    两人又继续了非常别扭的舞蹈。

    向南在台下看着叶子青和李浩很古怪地舞步,不由摇了摇头!

    他就觉得奇怪,为什么李浩这么积极地来这个包厢,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看来那一晚李浩送叶子青回家一定送出了很多故事,现在故事的续集还是很精彩!回头要好好八卦一下!

    向南的目光被李浩两人带到舞池,除了看到他和叶子青别扭得跳舞,自然也看到翩翩起舞的另外一对。

    此刻的他,竟然有些后悔进了这个包厢

    广而告之:亲们,第二更(6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眼睛已经快眯成一条线了,手臂也快废了,困死了,累死了,先滚去睡觉了。。。亚亚给力更新,亲们的月票也要给力啊。。。。。

    月票,月票,月票,亚亚无耻的跟亲们要月票,还请大家踊跃投月票,让亚亚的腹黑中校有个好名次!谢谢亲们,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