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重要情报
    师妮可忍不住打开了,看完之后她的心被深深的震撼,原来表嫂是爱得这么深,表哥知道么?如果表哥知道,还会和表嫂分手么?还是说表哥知道,所以分手了?

    师妮可不敢确定。

    她这是偷窥表嫂的**,心里有点不自在,可是为了表哥的幸福,她决定吧这篇日志截走。刚处理完,叶子青便洗完澡进来了。

    “青姐,洗完啦。刚才表嫂找你聊天呢”

    “哦,这丫头最近烦闷,晚上有空会跟我聊几句”叶子青要跟孙萌萌聊几句,但师妮可在旁边,怕萌萌那丫头倒苦水,有些话不方便被师妮可看到,便笑着道,“我妈炖了银耳汤,你要不要喝一些”

    师妮可刚才偷偷的把孙萌萌的日志给复制了下来,却怕被叶子青发现端倪,正想找个借口回避一下,便笑着道:“好啊”

    师妮可以前常来叶子青家,现在已经混得很熟了,没有叶子青陪着,也自来熟地去了餐厅和叶子青的父母一起喝汤。

    叶子青则跟孙萌萌聊了几句才到餐厅喝汤。

    师妮可在叶子青面前依旧有说有笑,但叶子青睡着后,她却睡不着了。

    她想起了姑丈牺牲后姑妈一个人含辛茹苦卡地撑着一个家,奶奶每每提起姑妈都会老泪纵横,心疼她唯一的女儿过得那么艰辛,总说早知道她那么命苦,当初就应该阻挠她的婚事。都过去几十年了,表哥都已经到了而立之年,姑妈都习惯了一个人平静地生活,而奶奶却还心疼着姑妈的寂寞。

    嫁给一个军人,那要有多大的勇气承受那份寂寞和思念!

    特别是现在的女孩,很多是娇生惯养的独生女,她们个性独立,却吃不了苦。可是跟军人在一起,那就意味着要一个人挑起生活的全部,有多少人愿意为一个男人受这样的苦。

    师妮可觉得换做是自己绝对不会选择军人做男朋友,人生那么精彩,她要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分享大好时光,而不是一个在家思念男人,守候男人,操心男人。

    但这个国家如果没有那些守在边疆的军人,谁来保民众的安居乐业一世平安。

    师妮可想到自己的表哥,都这么大年纪了,难得有喜欢的女人,两人明明那么相爱却这么分了,心里总觉得遗憾。

    她没有谈过恋爱,还感受不到相爱不能相见那种蚀骨的思念。只是看了表嫂的日志,她被表嫂的深情深深感动了。

    军人娶一个对自己爱得死心塌地的女人,把家交给她,才能没有后顾之忧,才能在部队安心的工作。

    如果表哥能娶到表嫂,以后一定会幸福安心。

    这一夜,这个无忧无虑的女孩操心这表哥的终生大事竟然失眠了,第二天顶着一双熊猫眼,匆匆离开了叶子青的家。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本来叶子青周六的安排是跟师妮可厮混,没想到那丫头一大早就跑了。

    叶子青在被窝赖到中午才磨磨蹭蹭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吃完午饭,叶子青回到房间打开电脑,又在那无聊地在网上瞎逛。看看新闻,发发微博,逛逛淘,晃一下到了3点,于是登陆qq玩着游戏。

    现在是网络时代,流行宅男宅女,叶子青虽算不上正宗,但周末如果没有应酬,几乎都是宅在家里,玩游戏,看。

    叶妈妈老是说她,电脑又不是男朋友,又不是老公,天天抱着有什么意思啊,而叶子青总会回一句,有时候电脑比老公好使。(群里的女娃们,你们有时候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啊!)

    不过这次上线,却不经意看到某个人也在线上。

    叶子青觉得自己已经快不记得他了,两人分手后彼此再也没联系,彼此qq都是隐身的,这次分手后第一次看到他上线,时间真是恍然而过,不经岁月人老。

    不过紧接着看到某人qq上的签名:明天我大婚,欢迎各位亲朋好友来观礼,哈哈哈,记得多带点份子钱啊!!!

    女人比起男人多少会长情一点,如果两人发生过关系,那种长情就更是不言而喻,分手多年,如果彼此已经找到下家,听到这个消息,也许心头只会几秒钟的不快,可是如果没有找到下家,特别是女方而言,那心底肯定会堵得慌。

    噗——叶子青看到这句签名,立马呕血。

    妹的,老子都还没找到下家,他他竟然结婚了!

    曾经的山盟海誓,甜言蜜语一下子涌上心头,堵得的叶子青有点想发飙,于是想跟吃了炸药似的,疯狂的玩游戏。

    游戏里的玩家,都觉得这女人是不是疯了,大家都退避三舍,闪躲不及。

    发泄了近2个小时,叶子青瘫软的靠坐在椅子上,不过心里的瘀堵还是没消除,看了看时间,已经5点半了。

    今晚不把心里的瘀堵排出,估计会内伤的,于是叶子青拿起手机给刘焉打电话。

    没想到刘焉刚好去外地参加服装展,叶子青只好给孙萌萌打电话,她当年的是心伤估计只有她俩最懂。

    “萌萌,晚上陪我去喝酒!”叶子青的口气听去很是郁闷。

    “喝什么酒,发疯啊!”孙萌萌不解。

    “萌萌,老子今天心情很不爽啊,你就出来陪我发泄一下吧!”叶子青哀求道。

    “谁惹你了!”孙萌萌笑问。

    “他明天结婚!”叶子青一脸的幽怨。

    “谁啊?”孙萌萌没反应过来。

    “季浩然”叶子青那口气简直就像恨不得杀人的那种。

    “他结婚关你屁事啊!都这么多年了,还不死心,还惦记啊!”孙萌萌轻骂道。

    “不是我不死心,而是***不爽,老子还没找到接班人,他却先结婚了,老子太不爽啊!”叶子青噼里啪啦的骂着。

    “就你每次一张嘴都是老子老子的,谁敢娶你啊!”孙萌萌奚落一句。

    “老子喜欢怎么着啊!”叶子青赌气道。

    “好了,我还在做饭呢?人家结婚就让他去结呗!喝酒多伤身啊!”孙萌萌劝说着。

    “萌萌,你丫的,一点都不够哥们,呜呜,亏我对你们这么义气,我需要你们的时候,却个个都不理我,呜呜我咋这么命苦啊!”叶子青唾弃道。

    “我哪有不理你啊!刘焉呢?”孙萌萌知道叶子青的好,特别是她老爸生病的那段时间,她和刘焉常来医院看望,让她更加深刻体会友情珍贵。

    “她去外省参加服装展了,过两天才回来!”

    “哦”孙萌萌淡淡的应了一句,想了几秒,“好吧,等我吃完饭,给你打电话!”

    其实孙萌萌这几天心里也很堵,也想找地方发泄,可是因为要照顾老爸,一直压制在心底,不让自己流露出来,听到叶子青邀她喝酒,突然间所以压抑,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也很想去发泄一下,不让自己真的快要崩溃了!

    “谢谢萌萌,你最好了!爱死你了!我等你电话!啵一个”叶子青肉麻道。

    “滚”孙萌萌嗤了一句后,就挂掉电话。

    吃完晚饭,孙萌萌帮忙收拾碗筷的时候,跟李笑梅说:“妈,我等会出去一趟”

    “恩,去吧,天天窝在家里陪你爸爸,偶尔出去透透气也好!”李笑梅正给孙耀文擦嘴角,温和的回她。

    孙萌萌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拎着包就匆匆出门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华灯初上,夜的降临,给城市增添几抹诱惑的色彩。

    叶子青拉着孙萌萌踏入一家叫‘蓝调’的高级酒吧,两人就打算喝喝酒,跳跳舞,一起发泄心中的郁闷。

    一踏入酒吧,震耳欲聋的摇滚乐曲响彻耳边,舞池里,吧台畔的男男女女都随着这慢h的音乐扭动着身影,跟随着dj的节奏舞曲。

    孙萌萌和叶子青挑了一个比较僻静角落,坐了下来。

    “听说这里的消费不低啊,钱带没,卡带没!”孙萌萌听闻过这家酒吧的消费水准,好心的提醒叶子青。

    “去你的,我叫你出来喝酒还能让你买单啊!”叶子青一副大款样,拍了拍自己的包。

    “那就好,我现在属于下岗职工,断粮几个月,可没多少钱挥霍啊!”孙萌萌开玩笑道。

    “切,你那小金库谁不知道啊,少废话,不会让你买单的”叶子青说完,冲侍者招了招手。

    侍者走了过去,叶子青对着侍者说:“来瓶红酒,外加一瓶柠檬水,和一瓶矿泉水”

    侍者看了她们两人一眼:“美女,不好意思,我们这里只有洋酒!”

    额——孙萌萌一阵,叶子青瞪了侍者一眼:“凭什么只有洋酒!”

    “美女,不好意思,我们这真的只有洋酒!”侍者再次重申。

    “这什么破酒吧啊!”叶子青随口骂道。

    孙萌萌连忙阻止,跟侍者说:“不好意思,我朋友今天心情不太好”

    “没关系,这是酒单,你们决定后再叫我”侍者把酒单留下后,就离开了。

    孙萌萌瞪了叶子青一眼:“注意素质,还有,你有必要冲着无辜的人发火吗?”。

    叶子青深吸了一口气:“我就是窝火嘛!”

    “窝火个p,你就那么稀罕季浩然啊!既然稀罕当年怎么还分手啊!真是的!”孙萌萌数落道。

    “谁稀罕他了,就是就是觉得有些不爽吗?喝酒,不聊那些无情无义的臭男人!”叶子青拿起酒单,一看不由傻眼。

    我的乖乖,这里的随便一瓶洋酒都得一万多块。

    孙萌萌见此,拿过酒单,看后也不由瞠目结舌,小心直颤,连忙站起身:“我们还是走吧,换一家喝”

    “不,今天就在这喝,不就是份子钱吗,老子就赏他一堆份子钱!”叶子青豁了出去,伸手摁住孙萌萌。

    “不是吧,大小姐,这一瓶酒可是你一个月的工资和奖金啊!别为了一个已经豪无相干的男人,花这钱多不值啊!”孙萌萌坐了下来,劝说着。

    “难得一次,就花吧!”

    “死丫头,你不心疼,我肉疼啊!”孙萌萌无语的摇着头。上着说好。

    “又不花你的钱,肉疼啥,喝,今天不醉不归,一醉方休!”叶子青说完又冲侍者招了招手。

    孙萌萌看着叶子青无语的摇着头,她都和那季浩然分手了几年了,听到他结婚,这丫的竟然这般失控,如果换做自己呢?如果自己真的和许烨磊分手,哪天接到他的结婚喜讯,估计反应绝对不亚于叶子青,绝对会崩溃。

    劝不住叶子青,于是乎,孙萌萌只好跟她一起要了一瓶洋酒,在那痛快的喝了起来。

    “你说这些男人与你相爱的时候,什么海誓山盟,原来都是狗屁,一分手就变成彻底的陌生人”叶子青慢慢地摇晃着手里的玻璃酒杯,盯着孙萌萌道。

    “我说你就别再长情了,现在知道他要结婚了,你就彻底死心吧,赶紧找个男人结婚去!”孙萌萌脸颊粉红,眯起眼睛劝道。

    “我长什么情啊,你以为我不想啊,只不过没遇到合适的罢了!”

    “李浩呢?你上次不是说泡他”孙萌萌轻笑道。

    “那只是说说而已,兔子不吃窝边草,我泡他干嘛?”叶子青晃着酒杯,慵懒道。

    “窝边有草,干嘛要让兔子满山跑,那李浩虽然都是我们曾经暗恋的对象,但人家现在也不差,我看你就试着把他勾引了吧!别到时候,人老花黄,没人要”孙萌萌嗤笑道。

    “呵呵,别尽说我,你呢?你和许烨磊都纠缠清楚了吗?”叶子青不客气的回敬。

    提及许烨磊,孙萌萌的脸色立马暗淡下来,默默的端起酒杯,将杯中的酒喝光。

    “你丫的,别独自喝啊,这酒贵着呢?”

    “你不是说不心疼吗?”孙萌萌没好气的顶了她一句。

    “好,我不心疼,唉,都是失恋又失意,同病相怜的女人啊!咱们今天不醉不归行了吧!”叶子青帮孙萌萌续杯。

    不知不觉,一瓶洋酒喝了一个底朝空,因为没兑柠檬水,两个女人喝完后,小脸都一片醉红。

    “再来一瓶”叶子青想着再叫一瓶。

    “你真的确定再来一瓶?”孙萌萌眯着眼睛看着叶子青。

    “我说再来一瓶就再来一瓶,你尽管喝就是,操什么心啊!”叶子青再次挥手。

    侍者很快走了过来,看了眼前这两个女人。

    “这个再来一瓶”叶子青指着桌上的桌上的酒瓶对侍者说。

    “好的,请稍等”侍者开心之余,不禁摇头,来这酒吧喝酒的大部分都是有品位的男男女女,下班后来这消遣一下,优雅的喝上几杯,哪像这两个简直就是来买醉似的。

    又开了一瓶,这加起来可是好几万啊,孙萌萌好心提醒道:“子青你明天醒过来,肉疼的话,可别找我啊!”

    “我不会肉疼的,请你喝酒再贵我都舍得!”叶子青豪气的说。

    “好吧,这可是你说的,喝”孙萌萌端起酒瓶给两人空着的酒杯倒满酒。

    孙萌萌和叶子青,你一杯,我一盏,合作愉快的将两瓶洋酒干掉,后劲一上来,现在已经处于醉眼朦胧的状态。

    “子青,许烨磊他有别的女人了!”孙萌萌拿着酒杯,一脸痛苦的倾诉着。

    “不可能?”叶子青打了一个嗝,摇头不太相信。

    “真的,我周末亲眼撞见的,一大早他在那个女人的家里,还为她做早餐,许烨磊你这个可恶的臭男人”孙萌萌带着低低的哭腔控诉着许烨磊。

    “不是吧,他不是很爱你吗?怎么可能劈腿!”叶子青一脸不可置信的问。

    “那个女人你也认识,就是我爸的主治医师,她和许烨磊是青梅竹马”

    “哦,难怪,唉,男人都是一样的,都是下半身的动物,知道我为什么和季浩然分手吗?当然毕业各奔东西是其次,其实最重要的是我发现他和别的女人上过床。即使我再爱他,也不容许这样的背叛”叶子青撑着下巴,跟孙萌萌吐露自己真正分手的原因。

    “你不是说你们分手是因为性格不合吗?”孙萌萌一脸震惊,迷离的双眼幽幽的看着叶子青。

    “不是,虽然他一直说没有,是个误会,但我不相信,那个女人是暗恋他多年的发小”叶子青轻晃着手上的酒杯,醉态尽显。

    叶子青说的都是所有女人所忌讳的,孙萌萌也很忌讳,想到那天看到的画面,心痛的快点滴血,眼眸不禁湿润起来。

    “子青,那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舍不得他,我还很爱他,非常爱他,离开他我活不了!”孙萌萌小声地呜咽着。

    “呸,要是我直接把他给踹了!”叶子青毫不客气的说。

    “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孙萌萌含着泪,昏昏沉沉的摇头。

    “难不成你想原谅他?”

    “我现在很痛苦,又怨恨他,可是却又舍不得他”孙萌萌吸了吸鼻子,痛苦道。

    “孙萌萌你真的完蛋了,无药可救了”叶子青指着孙萌萌,又打了一个嗝,幽幽道。

    孙萌萌端起酒杯又灌了一杯下肚,拿起酒瓶的时候,又空空如也。

    “再来一瓶”这次不是叶子青要再来一瓶,而是孙萌萌伸手招呼。

    “死丫头,你真的想把我喝穷啊!”叶子青拉下她高举着手。

    “你自己说的,不醉不归”已经七分醉的孙萌萌,指着叶子青道。

    “你还真当真了,这得花我大半年工资啊!”

    “我不管,反正是你自己拉我出来喝酒”孙萌萌拨开叶子青的手,又向侍者招手。

    “好吧,今晚我豁出去了!就当为了我俩和无情无义的男人们说拜拜的纪念,再来一瓶”叶子青也有六分醉,完全没有节制,继续要了一瓶酒。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周六晚上许烨磊忙完工作,回到宿舍,看看时间已经九点半,便想着赶回去和孙萌萌解释道歉,即便晚上不能见到萌萌,也可以明天早上早一点见到她。

    等了一个周,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许烨磊拿了手机,开了机,便往外走。

    才走到门口手机响起短信的声音,一个刚冒泡完又来一个。许烨磊打开一看又是可可这个丫头,怎么发这么多短信。

    “鸡毛短信:表哥,这个周末有空回来么?我有重要情报给你”

    许烨磊看了第一条,摇了摇头,这个鬼丫头,咋呼什么啊,还鸡毛信,重要情报,搞得自己是地下工作者一般。

    “十万火急啊,我都等不及给你了,表哥,开机后给我打电话啊!”

    真是猴急的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淡定了,许烨磊笑着又翻开了第三条短信。

    “表哥,我知道你和表嫂分手了,我有重要情报,绝对私密,不知道你知不知道表嫂为什么跟你分手,我知道了,你要还没知道,赶紧回来”

    这丫头真是,一句话分这么多补充,把最重要的说出来就行了。

    真是吊人魂啊!

    许烨磊看到第三条也跟着不淡定了,立马拔了电话:“可可,你看到你的短信了,有什么重要情报,快说”

    “我无意间看到表嫂发的一篇qq日志,才知道你们已经分手了。不过看了她的日志才知道她实在太爱你了,所以才提出分手的”

    “什么时候的日志”

    “好像是你们分手那一天写的”

    “好,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回去”许烨磊匆匆挂断电话,披上衣服,快步的走下楼,把路虎当飞机一般开往市区玉景豪园。

    萌萌在分手那一天写的日志,一定很伤心吧,许烨磊有些不敢想象,但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和萌萌之间的症结在哪里,或许,能在日志里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两人要真正的和好,一定要找到问题的关键,解开心结才能和好如初。

    一个小时的路程,半个小时便到了。

    许烨磊下了车一路跑回家,也不管会不会被可可这个小丫头取笑,一进家门便嚷嚷叫着“可可”,师妮可在客卧应着,许烨磊扑到师妮可的笔记本前,看着孙萌萌的qq日志。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今年的秋天带着冷冷的冬意,漫长难熬。秋天本该是收获的季节,而我却度过了有生以来最低谷的时节。

    这个秋天我最爱的两个男人一个病倒了,一个挥泪分手

    8月28日爸突然昏厥,送往医院被确诊为脑动脉瘤,医生说要马上动手术,否则会威胁生命。当时我听了精神恍惚,还不大相信。

    从决定老爸要做手术,感觉天都天塌下来了,一天到晚都是在提心吊胆当中度过。有多少人进了手术台再没有醒过来,真不敢想象最坏的后果。

    平常精明干练的妈妈,在爸爸病倒之后,她的心也跟着倒了,忽然之间没了心魂般没了主意,从那时候开始,所有的决定都要我拿。

    为了让爸爸得到最好的医治,我咨询了远在n市的伯母,通过伯母的关系把老爸转到了军医院。没想到医院安排的主治医生竟然那么年轻,年轻得让我们恐惧,怕把老爸的生命交给跟我年龄相似的医生。

    伯母特别请假过来说服我们,说李医生在神经外科,恼肿瘤科很有建树。犹豫了很久我才在手术单上签字。

    30日,手术的日子,近十个小时的忐忑不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支撑过来的。手术的难度与风险我们都知道,就像早上进手术室前,爸的主刀医生李医生说的那样,我们是在赌一把,因为动脉瘤太大了,更何况在大脑里。

    从7点多到下午五点半,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手术都出来了,唯独最早进去的老爸还没出来。原计划下午两三点结束的,可是等来的结果是手术当中大出血。三点到四点这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刻,妈妈甚至已经绝望地昏倒了,我强忍着不流眼泪等着手术室门的打开。直到四点左右,李医生出来了,告诉我手术还算有惊无险,手术是成功了,但结果还未知。能成功我已经很满足了,感觉从地狱回到了天堂。那时候的要求好低,只希望爸爸能活着出来。

    第一次,我感受到了生命的脆弱,对病魔的恐惧,对失去亲人的害怕。

    等待的十个小时,便像炼狱一样,终于等回了爸爸,但那只是一个开始,爸爸还没有脱离危险。

    9月3日术后第二次ct显示,脑部大面积缺血,可能造成脑梗,急得心惶惶的,生怕好不容易抢回来的爸爸又被病魔带走。

    此后每一天因为痰的问题,担心不已,除了李医生,其他医生都建议做气切,我们去看了做气切的患者,刚看到的曙光又泯灭了。

    9月7日因为医生已经下班,谢天谢地,气切没做成功,好在第二天咳出一点痰来,爸的呼吸终于通畅了。

    9、10日是最无助的日子,许多事情不懂找谁商量,最担心的还是爸的血压偏底。

    最高兴的是9月16日,ct造影再次显示手术很成功,脑梗面积缩小,较前吸收,听到医生们说恭喜的话。那天真的很开心,夸了李医生和她的团队。

    22日,第一次上理疗科做理疗。

    今年的雨水特别多,在每个特殊的日子里,它都会来关照。我是很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可是这些日子的每一天发生的事,却都那么清晰。

    那时候有多恐慌和无助啊,无日无夜,不眠不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每一个艰难的时刻我都没有落泪,不停地给自己打气要坚强面对。

    爸爸舍不得我们母女,终于挺了过来,康复得很好,全家终于从暗无天日中慢慢地回到生活的正轨。我的心也在黑暗的深渊走一遭,独自挑起家庭的重担中变得坚强起来。

    生活就是一把磨人的刀,这一段艰难的日子,把我从无忧无虑的孩子磨练成忧心忡忡的家长。我是充分体会了一个人挑着一个家重担的艰辛,对于生活有了更多的感受。

    在这之前,真是幸福的人生啊,生活的全部是我的爱情。

    但现在我知道爱情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人生除了爱情还有很多责任,在需要担当的时候担当起来。

    一个人负担着全部的生活的日子,好艰辛。当妈妈变得没有主意,我什么事情都要自己掂量着没人商量的时候,觉得好累。心累,身体也累,那时候好想有一个能帮我分担。

    心情一直都好沉重,直到爸爸的腿恢复知觉,我才深深地喘了一口气,爸爸恢复得越来越好,我的心情也越来越好。

    我爱的人终于回来了,有了他的陪伴,这一个多月的沉重稍微轻了些。

    我以为我走过了这段生活的低谷,我已经很坚强了,我能够坚强地面对生活,直到我看到了那一幕,我才发觉我还远没有那么强大。

    前天,给爸爸办完出院手续准备离开医院的时候,在走廊上听到了撕心裂肺的哭声,老人小孩一声声哭泣催人泪下,当时心头一颤。我不知道怎么走到了他们病房的门口,看到那个做了气切的军人终于还是狠心地抛弃了他的妻儿,他的离去让他的亲人都悲恸地哀鸣着。

    当我看到那个一下老去的军嫂,感觉我的心魂也被抽去了。

    第一次真正地看到生离死别,自己也差一点经历这样可怕的别离,我感同身受着那样的悲哀。我想起了爸爸手术迟迟没有出来时,我的世界彻底的黑暗,全身冰冷地等待,可是我妈却直接昏倒了。

    在那样一场可怕的别离里,最难接受最痛苦的大概是夫妻,特别是恩爱的夫妻。有一个人突然离去,另一个以后的生活就那么落单了,没有另一半的人生,该是多么的孤苦伶仃。

    还没有结婚,可是,我却深刻地领会了夫妻相濡以沫相伴到老的可贵。

    想得多了,想得深了,我突然害怕面对自己的爱情。

    他的职业那么神圣,却注定了他的爱只能聚少离多。

    最初一个周的等待,还觉得甜蜜。后来一等便是几个月,甚至杳无音讯,让我思念成殇了。

    现在觉得仅仅是思念还能忍受,最怕的是

    我突然变得很悲观。

    他的职业有一定的危险性,这是我以前从没想过的。

    这两天却突然想了很多。

    如果哪一天他也遇到了危险,如果他真的离开了我,我是像妈妈一样晕倒,还是像那个军嫂一样哭得失声一下老去,还是

    我不敢想象有那么一天。

    重新审视我的爱情,发现自己陷得好深,我把他爱到骨子里,爱惨了,实在无法想象自己的生活缺了他会是怎么样的情景。

    光想着那样的片段,心便痛的无以复加。

    如果哪一天,他真的离去,我真怕自己会不负责任地随他而去。

    也许是我多虑了,可是我再不能像从前一样守候他了,我想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当军嫂。我的多虑,已经不能平静地等待他的回来。

    从前乐观的我,变得操心。从今以后,他离开的日子,我一定会过得更加艰难。如果他只是在部队正常的工作还好,若是执行任务,我怕自己每天都要在焦躁不安中胡思乱想。

    我怕自己没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为他守着后方,让他安心的工作了。

    爱到深处,似乎变得自私,似乎更怕孤单,总希望他比自己活得更长一些,希望自己是在他的怀里离开这个世界。

    我不敢想象没有他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黑暗。当他还在的时候,即便分别的再久,还有爱作为信仰,撑着我守候他的回归。

    可如果

    这两天,总把事情想到最坏,想得自己失魂落魄。

    突然变得好害怕,害怕失去他,害怕没有他一个人孤单的生活。

    天知道我有多爱他,可是这样强烈的爱最后灼伤的是自己。

    越是希望和他在一起,越怕失去他。

    终于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相爱的人最后还是没有终成眷恋。

    也许,太爱了,更怕失去,患得患失里,爱情就那么变味了,最后那么刻骨铭心的爱还是沦落为尘埃。

    我怕自己也会走到那一刻。

    宁肯把最美的记忆留在心底,这个世界,只要还能听到有关他的消息,我便能心安地活下去。

    胡思乱想想了很久,最后做了一个非常残忍的决定,一个自认为很理智的决定。

    今天,他回来了,我跟他提出了分手。

    看着他满脸痛楚地问我,为什么?

    我的心开始流血地痛着。

    我不敢看他了,叫他脱下军装,用最伤他的话,把他逼退了。

    原以为这是理智的决定,可是说出分手的是我,在他走后却感觉自己被抛弃了。

    第一次没有和他共度周末,分手的第一天,我在人潮涌动的街上,感觉好孤单。

    真的把他从心里挖走,挖走的不仅是他,连带着我的心也血肉模糊地挖了去。

    很痛,很难受,失去他,其实比自己想的还要痛苦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的日志,终于知道她为什么和自己分手了,得到了答案,心里却不轻松。

    她一直都没有跟他倾诉那一段日子的艰辛,知道此刻看了,才明白她过得有多难。

    心好疼

    回想着刚回来时看到那样一个娇柔可爱的女人变得面目全非,他似乎又听到了心碎的声音。他知道她爱他,却不知道她比自己想象的爱得深。

    当她提出分手的时候,自己还以为她因为爱得不够深,怕挑起生活的胆子而放弃自己,现在才知道自己误会她了。

    那沉甸甸的爱压在心口,欢喜又沉重。

    唉,真是个傻丫头,真是被生活磨得太多虑了。

    现在是和平年代,不用上战场,军人有一定的死亡率,但还诶有她想的那么恐怖。

    更何况,她喜欢的人可是一位很优秀的军官,他为了她为了家人自然会努力地让自己更加强大,不让自己受伤。

    看到了孙萌萌的内心,许烨磊已经迫不及待地要见她,疏导她心中的忧愁,告诉她相爱的人只有在一起才能真正的幸福。

    许烨磊立马给她打电话,但孙萌萌的手机没人接听。

    许烨磊赶紧离开玉景豪园,不知道孙萌萌现在在哪里,只能开着路虎往她家里飞。

    冲到孙萌萌家里,许烨磊却没想到孙萌萌不在家,李笑梅告诉他孙萌萌和叶子青出去玩了,至于去哪里李笑梅夫妇都不知道。

    许烨磊太想见孙萌萌了,没有多做停留,便出门寻找孙萌萌。

    越想见到她,却越见不到。

    他拿着手机一直心急如焚地拨打着孙萌萌的电话,可是却一直没人接通。

    她还是不接自己的电话。

    许烨磊懊恼不已,现在有多少话要跟她说,她却不给自己机会。

    小丫头,你还在吃醋生气,还是,这一次真的决定把我彻底的推开?

    许烨磊越想越焦躁,但却无法联系到孙萌萌,整个人急得快要爆炸了,伸手就将手机扔到旁边的副驾驶座。

    开车如无头苍蝇一样,在寒冷的冬夜里四处乱窜。

    许烨磊没有存叶子青的电话,现在得了教训,过了今夜一定要把她周边的人的电话都存来,想要找她的时候才能找到人,不会像现在这么难受。

    他想到师妮可说日志是从叶子青那偷摘来的,立马拿起手机打电话师妮可,要了叶子青的而号码。

    但是,很郁闷的是,叶子青的号码也无人接听。

    这两个女人到底去哪疯了?

    难道又去跳钢管舞了?

    许烨磊开着车,准备去一个个娱乐场所搜寻,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萌萌那丫头找出来,今天一定要澄清误会。

    他再也不想和她有隔阂了。

    就在他大海捞针地搜寻时,手机响了起来,许烨磊快速抓回手机,一看是‘老婆’,心竟然猛烈地跳起来。

    许烨磊有些抑制不住的兴奋,拿着手机的手微微颤抖着:“宝贝,你在哪?我想死你了,我要马上见到你”

    但是,让他诧异的是耳边却传来的却不是自己想得快要发疯的温柔声音。

    “咳咳兵哥哥,别对我那么肉麻,我可消受不起啊”向南的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带着几分戏谑。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一万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那个啥,下一章和好。。。天气变冷,亲们多注意保暖,小心感冒。。。有月票的娃,把月票赏给亚亚吧,铁粉留月底,多多留言,多多推荐,多多投月票啊!谢谢大家。。。

    隆重推荐亚亚的完结文:泡菜爱情ii:你好,韩国上司泡菜爱情i:我在韩国当媳妇致命痴缠:早安,我的野蛮小姐,绝对好看,绝对轻松,绝对甜蜜,绝对值得一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