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倾诉衷肠
    许烨磊比孙耀文高,衣服裤子穿在他身上,真的很有型。上衣变成露脐装,裤子则是七分裤,那样子看上去,特别的滑稽,特别的好笑。

    感觉就像一个美型男因为衣服不合身,给活活的糟蹋了。

    孙萌萌看着眼前的许烨磊,心头没有刚才的羞臊,格格的大笑起来。

    因为此番场景让她想起,他俩第一次吃饭的场景,自己吐了他一身,后面去给他买了一套性感的牛郎装。

    “烨磊啊,你还真是衣服架子啊!好好的一件衣服,穿在你身上就变成了露脐装,不过好看,挺好看的,哈哈哈”孙耀武爽朗的笑声充斥着整个客厅,调侃道。

    “就是,实在是太性感了!”孙萌萌笑的花枝璀璨,眉眼眯成一条直线,灿烂的笑颜煞是迷人。

    性感?孙司令那样一说,已经让耳根都快小红了,这个臭丫头竟敢跟着起哄!

    许烨磊瞪了孙萌萌一眼,一脸尴尬的对大家笑了笑:“这衣服有些不合身,我还是把衣服换回来吧!”说完,赶紧跑回孙萌萌的房间,想换回自己的衣服。

    孙萌萌没有敲门便跟着进来了,没想到许烨磊动作那么快,就差一步,他便脱了上衣,正准备脱裤子。

    猛不丁看到这个男人脱衣的动作,看着他裸着的胸膛,孙萌萌的脸微微发红。

    今天在一起被他逗得笑了一番,总是忘了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是从前的亲密无间。刚才想都没想进这么进来了。

    孙萌萌的小脸一阵阵发烫,大脑控制不住想到以前两人亲密的镜头。

    每一次看到他强壮有力的胸肌,都脸红心跳得厉害,那麦色的肌肤是她的小手最爱攀爬的山岩。

    许烨磊看到孙萌萌留着哈喇有些失神,嘴角微微勾起,腹黑的想:小丫头这么经不起美色,看你怎么逃出我的心。

    许烨磊停下了手上的脱衣动作,走到孙萌萌面前,拿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前,邪恶地说:“是不是很想把我扑了?”

    孙萌萌触到他滚烫的胸肌,手被烫伤了般,赶紧抽离。

    孙萌萌心里纠结着,唉,自己是怎么了,从开始到现在,似乎都是被他给色诱诱惑得找不回自己。

    这个邪恶的男人一定是故意的!以前那样引诱我,现在也是故意脱光来色诱我

    孙萌萌瞪了许烨磊一眼,随后吞了吞口水,很难为情地说着自己跟进来的目的:“那个你还是将就一下吧,要是觉得露肚脐不习惯,就披上你的外套。那衣服湿了还是别穿了。感冒才好,别别又继续流鼻涕了”

    “你是在担心我么?”光裸着上身的许烨磊,唇角微弯,诱惑无限,那双深邃的眼眸,泛着一抹风情,诱惑地半阖着,妖光荡漾,性感的唇微微张着,吐出旖旎温热气息。

    这男人干嘛老是这么邪恶啊!你再你再这么诱惑我,小心小心我真把给你当场扑了!

    “快穿回去啦,都要开饭了,还在这这在裸着,像什么话”孙萌萌咬了咬唇,眉头皱起,声音也有些激动教训道。

    “算了,反正都要被你们笑,那我还是流鼻涕吧”看着孙萌萌那脸上的表情,许烨磊还是忍不住的想逗她。

    “哎,你怎么跟小孩一样别扭啊,快点穿回去”孙萌萌瞪了他一眼,催促着。

    说完,孙萌萌抱着许烨磊的汗湿的衣服,快速地走出了房间,走到门口对许烨磊眨着眼轻声说:“你要觉得穿衣服别扭,也可以选择不穿啊!哈哈”

    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也不知道多久没有看到孙萌萌这样调皮的样子了,看到她脸上纯真的笑容,许烨磊竟然有些失神。

    虽然有些恼她的恶作剧,但看到她的笑容真有铁树开花的感觉,算了,千金难买一笑,为了搏她一笑,自己就穿着这么别扭的衣服吃顿饭吧!

    只要能挽救两人的爱情,牺牲一下色相,也值得。

    许烨磊又套上了衣服,使劲地把上衣往下拉,但还是遮不住裸露的肚脐眼。

    在穿衣镜前晃晃,其实也不算丑啦,只是和他的气质不匹配而已。如果不是熟人,就那么随意一看,可能还会以为是模特在现场走t台呢。

    许烨磊对自己的容貌那是自信的没法说的,这么阿q了一番,心里不会那么别扭了,也就坦然地走出房间去客厅吃饭。

    孙萌萌还没有坐在餐桌上,李笑梅看到许烨磊的样子又忍不住笑出声:“烨磊,吃饭吧,萌萌把你的衣服拿去洗了”

    “你们先吃吧。我去看看”许烨磊随口一说。

    “就两件衣服,随便搓搓,萌萌一会就洗好了。烨磊,你坐下来吃饭吧,我不能喝酒,你代我陪我哥喝几杯”孙耀文招呼着他入座,一脸和蔼的笑道。

    孙耀文这么说,许烨磊不便离开,只好坐下来,像女婿招呼着孙耀武。

    孙萌萌在阳台上搓着许烨磊的衣服,这还是她第一次为他洗衣服,以前都是洗衣机洗,许烨磊在医院帮忙的那一周,他都是自己洗完澡随手洗了衣服。

    没想到还能为他洗衣服。

    孙萌萌清洗着他的衣服,心里竟然有一种小妻子为丈夫洗衣服的喜悦,能再为他做点事,她心里几分伤悲,几分甜蜜。

    其实衣服就有点汗味,孙萌萌还是非常用心地清洗着,用清水一遍遍地漂洗。

    洗完拿到洗衣机脱水,挂在阳台的不锈钢防盗网上。

    虽然已经入冬,中午的太阳还是很有威力,这样晒一晒,应该很快就能干了。

    可是想到许烨磊穿得像吊着一个人的样子,孙萌萌的嘴角不禁上扬,眼底无尽的温柔惬意,眉眼像是一弯淡淡而清莹的湖水。

    “萌萌,洗完了没有?”李笑梅嚷着声音,催孙萌萌赶紧回来吃饭。

    孙萌萌这才离开了阳台,回到了餐厅。李笑梅连声道:“萌萌,你挨着烨磊坐,我等会还要去厨房端汤,别坐这”

    孙萌萌看了对面的许烨磊一眼,没有吭声,走了过去,许烨磊连忙站起身帮她拉椅子。对他眼都。

    “呵呵,还是烨磊绅士啊!”孙耀文见此,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孙耀武看了许烨磊一眼,一脸笑意:“呵呵,是啊,这点我们还真不如这些年轻人!你大嫂就常说我是个大老粗,一点都不绅士,以后得跟烨磊好好学习才行!”

    孙萌萌听到这句话,就想起孙贝贝对她说的那些抱怨的话,全是有关老爹孙耀武同志的坏话,说他对她妈和她都是什么强权,什么法西斯,什么希特勒,对总之没多少好话。

    孙萌萌脑海原本对军人的印象也是觉得古板呆滞,不解风情的那种,跟许烨磊接触后,却把孙贝贝给她灌输的东西全部给颠覆了。

    他很绅士,很风趣,很腹黑,也很勇猛,他的每一面她都眷恋不已,爱到极致

    孙萌萌坐下后,脸色微红,眼角的余光,时不时飘向身旁的许烨磊。

    “烨磊,瞧你瘦的,这鸡汤多喝一点!”李笑梅给许烨磊打了一碗汤,递给他。

    “谢谢伯母!”许烨磊嘴角勾着一抹淡笑,温和的道谢。

    李笑梅紧接着才跟孙耀武打了一碗,孙耀武笑呵呵打趣道:“烨磊啊,你现在在这个家里,地位比我还高啊!”

    李笑梅嘴角含笑,模凌两可的说了一句像是开玩笑的话:“呵呵,那是当然啦!”

    其实孙耀文生病那会,她打电话给孙耀武求助的时候,他是着急,但却依旧秉持着原则,要不是大嫂林爱英出门帮忙,让孙耀文立马转到军区医院做手术,李笑梅真的无法想象后面会发生什么。

    虽然对这个刚正不阿的大伯,她不好说什么,可是想想心里多少有点疙瘩。

    孙耀武没有听出李笑梅话里含着的另外一层意思,还以为丈母娘疼爱女婿,嘴角的笑意更加灿烂豪爽:“烨磊,你看看你丈母娘多疼爱你啊,以后得好好待我家萌萌啊!”

    闻言,许烨磊瞥了孙萌萌一眼,唇边那抹淡然的微笑,似是真诚:“恩,我肯定会好好待她的!”

    噗——孙萌萌听到这句,差一点被噎着了。

    “呵呵,烨磊啊,萌萌交给你我放一万个心!”孙耀文也跟着夸道。

    “呵呵,我就是觉得烨磊可靠,才把萌萌介绍给他的!”孙耀武一脸得意,开心道。

    “谢谢伯父,和孙司令对我的信任,我保证这辈子都会对萌萌好的!伯父不能喝酒,那我就敬孙司令,谢谢您把萌萌介绍给我,我敬你三杯”许烨磊端起酒杯敬孙耀武。

    “好”孙耀武也端起酒杯,跟许烨磊碰了一下,抬头豪气的将酒一口饮尽。

    许烨磊也是,一口喝掉,拿起酒瓶给孙耀武续杯,自己也倒满。

    孙萌萌见此,心里暗叹不已:唉,家人不知道两人分手的事实也就罢了,他明明知道,还在那演戏,还演的那么逼真,真是真是可恶至极。

    三杯喝完,许烨磊又给倒上,孙萌萌有些着急,小手在桌下扯了扯许烨磊的衣服,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感冒喝那么多酒干嘛?

    许烨磊微微转过头,回了她一个眼色:我没事,才三杯而已

    “才三杯而已,你还真以为自己的铁打的!给我少喝点”孙萌萌继续使眼色。

    “你就这么心疼我啊”许烨磊的眼底掠过一丝邪魅。

    “懒得理你”孙萌萌把扯着衣角的手收了回来。

    两个人眉来眼去,全被其他三人看在眼里。

    孙耀武笑呵呵的说:“瞧你们小两口,吃饭就吃饭,别老在我们这些老辈面前秀恩爱!”

    噗——真是呕血,这这哪是秀恩爱啊!

    孙萌萌有些崩溃,脸色煞红,嘟着嘴,娇嗔道:“大伯,你别老拿我开玩笑好吗?”

    “呵呵,好好好,不开玩笑,来,烨磊我们再喝几杯!”孙耀武笑嘻嘻道。

    正当许烨磊要端起酒杯时候,孙萌萌却扯着他的手臂阻止道:“大伯,烨磊他还在生病,今天就让他少喝一点,我陪你喝吧!”

    “呵呵,还没结婚就这么心疼烨磊,真是恩爱啊!好,烨磊今天你就别喝了,我跟萌萌喝几杯!”孙耀武哈哈大笑起来。

    “你不也在生病吗?还是我来吧!”许烨磊把孙萌萌的手轻轻的拨开。

    “呵呵,瞧瞧,还说不恩爱!好了,今天你们两个都感冒,我也就不多喝了,等会还得坐车回n市呢!”孙耀武笑着妥协道。

    接下来孙萌萌和许烨磊都没沾酒,倒是李笑梅陪孙耀武喝了好几杯,一顿饭下来,大家有说有笑,感觉就像一家人的团聚,和和乐乐,开开心心。

    孙萌萌和许烨磊也感觉和好如初一般,两人都选择性地忘记那一层膜,融入了其中。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过午饭,闲聊一会,孙耀武的警卫便来接他走了。

    李笑梅夫妇叫许烨磊晚上在家吃饭,他们便去午休了。

    客厅只剩下孙萌萌和许烨磊,没了灯泡,是情侣最开心的时刻了,可他们两人单独相对,气氛又开始变得很微妙。

    眉眼中,明明是掩饰不住的爱恋,却被分手的话阻隔着。

    如果上午在闺房里,没有那滴鼻涕,就那么吻下去,也许就不会这么生分了,也许两人就彻底和好了!

    分手后,明明那么想走近对方,却为那纠葛没法付出行动。总要有一个人主动地出击,突破那层障碍,才能真真切切地靠近那颗刻盘触摸的心灵。

    他知道,她不是不爱他,只是怕当军嫂。

    她知道他爱她,只是自己心里有一份恐惧。

    各自怀揣着心思,沉默良久

    最怕两人这样的沉默,让两人地憋闷得很难受。

    许烨磊走到阳台上收了衣服,衣服已经基本干了,还有点潮气,对于许烨磊来说无所谓。

    在部队,训练的时候经常在雨里淋一天,那样湿漉漉地穿衣服比没穿衣服还冷,他都没事,今天能感冒成这样真的是纯属意外。

    但孙萌萌不这么想,看他收了衣服往屋里走,也追到他跟前,摸着他的衣服,皱着眉道:“还没干透,你再坐一会吧,再晒一晒,等衣服没了湿气再穿”

    “没事,我都让你们笑话了一个中午了,大家开心了,我这个演员也该谢幕了”许烨磊语气非常清淡,听出一丝情绪。

    孙萌萌想到他今天只是过来客串一下男友,心情又开始低落,闷闷地说:“那再等一会吧”

    孙萌萌转身离开,出去拿回一个电吹风,走进房间时,看到许烨磊正坐在她的电脑桌前翻看着她的相册。

    孙萌萌赶紧扑过去抢了相册,瞪着许烨磊道:“许烨磊,你你怎么可以偷看我的东西”

    “呵呵,才打开,没看到性感写真”许烨磊笑着道,看着孙萌萌小脸又荡漾着红晕,继续道,“你小时候胖嘟嘟的,挺可爱的嘛”

    孙萌萌最怕人家看到她一岁的照片,就是她父母看到那肥嘟嘟的照片,也会打趣一番。

    小时候长得跟弥勒佛一样,五官都挤到一块,根本无法想象那个样子是孙萌萌本尊。小时候长得拙,这不是她的错啊,可是可是那个照片就羞于见人了

    “还说没看到!许烨磊,你个小偷!”孙萌萌瞪着许烨磊,心里愤愤愤的骂着。

    许烨磊,你就是一个小偷,偷看我的照片,还还偷走我的心!

    “用照片对比一下,真是女大十八变,你都快成美猴王了,这么能变”许烨磊乐呵呵低笑着。

    “还说,再说我把你的衣服再泡一次水,你就穿着我爸的衣服出门,看你还能不能笑得这么开心”孙萌萌把相册塞到抽屉里,威胁地看了眼许烨磊。

    这点小儿科哪能威胁到中校先生啊,只不过,他不想惹恼她,还是顺着她的意,自觉收回了笑容闭上了嘴。

    孙萌萌拿着电吹风吹着许烨磊的衣服。

    许烨磊在一旁看着衣服上升腾着白白的热气,被她用电吹风吹了一阵,热气渐渐减少,最后消失。

    他看着她那么专注地吹干他的衣服,许烨磊的心里又燃起一片感动。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心想着,她以后一定会是个体贴的妻子,她那样细心地为自己吹衣服,真像妈妈。

    他妈妈师文茹也是这么温柔地为爸爸烫衣服,为自己烫衣服的。

    心里有一股冲动,许烨磊突然站起身,从后面抱住了孙萌萌。

    突入而来的拥抱让孙萌萌心头一震,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许烨磊的脸紧贴着孙萌萌的脸,温柔地道:“萌萌,我能感觉到你的心其实和我一样,我们都依旧滚烫地爱着对方,为什么还要强行拉开彼此的距离?像这样多好,你像妻子一样给我吹衣服,我好开心”

    这是怎样一种温情的拥抱啊,被他的胸膛紧贴着,那样滚烫的体温,烫得孙萌萌有些失神,觉得自己努力垒砌的东西正在一点一点地决堤

    许烨磊轻轻磨蹭着她的耳鬓,磨得她心神荡漾。

    午后的家里特别宁静,只有电吹风一直呼啦啦地吹着,直到孙萌萌感觉手上一阵刺痛,才回了神。

    他真是自己的心魔,只是一句话一个拥抱就让自己失了神,连电吹风吹着手都不知道。还好吹的是手,要是一直都吹着衣服,估计都要破一个洞了才能发觉。

    许烨磊感觉孙萌萌身体一抖,随后发现她手里的电吹风,赶紧夺了过来。

    放下电吹风,他站到她跟前,抬起她的手,看着她白白的手背上隐隐地发红,心疼死了。

    “唉,对不起,萌萌,是不是很痛啊”许烨磊吹着孙萌萌的手,一脸的焦急。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看他眼里的痛,感觉自己的手都没有他的心痛。她哪有那么娇气啊,刚才才感到痛,就抽走了电吹风,还没被烫伤。

    他的心疼她看在眼里,心里不知道是甜蜜,还是难受。

    孙萌萌缓缓的抽回了手:“不会痛,你别担心”

    “萌萌,我们坐下来,好好说说话好么?”许烨磊不管她抽回手,继续抓着孙萌萌的手问着。

    孙萌萌没有回答,仍要抽回手,这次许烨磊没有放,直接把她拉到床边,拉着她一起坐在床沿上:“萌萌,你真的不知道你的心么?不要压制着你的心好么?我需要你的爱”

    “烨磊”孙萌萌看着许烨磊眼里的灼热,赶紧低下头,欲言又止。

    “你有什么想说的,都说出来好么?不要憋着,你憋得难受,我也堵得难受”

    “我要说的,上次说过了”

    “你说不适合我,是哪不适合?这里这里还是这里?”许烨磊看到孙萌萌又是一副低沉的样子,心里就郁闷。

    许烨磊一边说着一边愤愤地戳着孙萌萌的嘴唇,前胸,还有她的大腿。

    只是轻轻地一戳,却是极暧昧的撩拨,孙萌萌有些受不住了,赶紧抓住许烨磊戳她的手:“烨磊,别别这样啦”

    “你的身体和我一直都很适合,萌萌,你能忘记我们曾经那么美好的时光么?”许烨磊热切地看着孙萌萌,而她却抿着唇不语。

    他知道她也一定忘不了过去的时光,只是,她的心里有个结,一直都堵在那跨不过去,让他看了真是心急。

    许烨磊不知道孙萌萌到底为什么要他脱下军装,孙萌萌不说话,他只能胡乱地猜测着:“萌萌,你爸的腿恢复知觉的时候,你曾告诉我你的忧虑,我当时还以为你已经宽心了,但你现在还是有那么多顾虑,难道你还是没有放宽心?唉,真不知道要怎么宽慰你。你看你爸现在康复得多好,除了手指,其他地方都恢复得差不多了。你还担心什么?不要那么悲观好么?就算是最坏的结果,你爸一直需要你的照顾,那也不影响我们在一起啊”

    “人生没有那么多的意外,你爸生病也只是很偶然的事情。真的没有你想的那么糟。过几年我妈就退休了,我们有了孩子,她和我爷爷奶奶一定会把我们的孩子当宝一样带着,他们会为了我们来s市生活的。你看家里有那么多疼你的长辈帮我们带孩子,你不会孤单,即便我们结了婚,你也一样可以照顾你爸。别瞎想太多好么?生活不是你想得那么恐怖”

    孙萌萌听着许烨磊的衷肠,心里微微波动,她知道他和他家人都待她很好的,只是,他对她越好,就让她心里矛盾。

    “和我在一起,最难受的是等我回来,你真的舍得放弃我,不愿等我回来么?”

    许烨磊抬着她的下巴,让低着头的她看着自己。

    孙萌萌看着他眼里的伤,心里也滴出一滴血,眼里不禁泪光闪动。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眼里的痛楚,还想继续说,却又不忍心了。

    “萌萌,你看你好不容易养得好看些,才一个周又瘦了这么多。你为谁消瘦?既燃分手那么难受,就不要离开我好么?”

    许烨磊真是懊恼,自己说了那么多,还是没有摸到那个死结,看着孙萌萌被自己的话逼得泪花点点,心里更加难受。

    许烨磊缓缓的放开了她,自己拿起电吹风吹着裤子。

    把裤子上的水分都吹开了,许烨磊也恢复了理智。

    看着默然坐在床头的孙萌萌,真想揍她一顿,让她嗷嗷叫,把心里的痛楚都叫出来。

    但是,对这个女人,他连骂都舍不得,更何况是揍她呢?

    许烨磊站在孙萌萌的面前,拉起她,温声地说:“萌萌,先别一盘否定我们的感情好么?给点缓冲时间,我们都冷静地想想,是不是真的不合适。和你爸妈说我有事先回去了”

    孙萌萌点了点头,终于张开了小嘴,有些哑着嗓音道:“烨磊,对不起,让你这么难受”

    她一直沉默着,她心里的那些话,她说不出口,她只能痛痛地选择沉默,陪着他难受。

    “看到你难受我会更难受,萌萌开心些,不管以后是不是和我在一起,乐观点面对生活好么?”许烨磊终于听到孙萌萌开口了,松了一口气。

    这个丫头,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恩,谢谢你对我的好”孙萌萌轻声说着,她不敢看许烨磊的眼睛,那里面装着的浓情让她消受不住。

    听了他说这么多,她心里早已心乱如麻,强行筑起的柏林墙,也已经轰然崩塌。

    要是再听到他说些动情的话,她怕自己会不顾一切地告诉他,和他和好如初。

    心里很乱,非常乱,孙萌萌有点茫然,赶紧跑出了房间。

    许烨磊换下了孙耀文的衣服,穿上自己的军装。

    来到客厅,看到孙萌萌正站在窗下发愣。

    许烨磊走到孙萌萌身边,温声说:“萌萌,我先走了,照顾好自己”

    孙萌萌转过头看着他,点了点头,随后送着许烨磊到小区楼下,一脸郁色的看着路虎消失在视线里

    广而告之:亲们,第一更(7000字)奉上。。。还有更新请稍后。。。天气变冷,亲们出门多穿点衣服,小心感冒。。。谢谢亲们的打赏,月票,留言和推荐。。。亚亚爱你们,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