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同病相连
    

第二百二十三章同病相连



    孙萌萌身子晃了一下,又坐了回副驾驶的位置上,身子微微发僵,缓缓的转过头。

    许烨磊那刀削斧凿的侧脸在浅黄的路灯灯光照耀下,冷峻的线条柔和下来,温暖而迷人。

    那深邃的眼眸带着微微柔光,墨黑的双瞳犹如深不见底的幽潭,那眸底暗涌着的浓浓的不舍和苦涩,将人毫不留情的吸了进去,抓不住一丝逃出的机会。

    此刻,就是这样地一双眼眸,深深地迷惑着孙萌萌,以至于让她差一点扑到他的怀里,忘记分手之事,只随着他眼底闪烁的星光,引导着她的思绪浮浮沉沉,她隐隐看见了黑暗尽头有一丝曙光,正一点点放大,一点点变得耀眼

    孙萌萌的呼吸微微一滞,胸口砰砰直跳,觉得自己随着许烨磊那幽深的眸子一圈圈旋转,似乎要将她深深的卷了进去。

    他,依旧这么让自己心悸!恨不得重新投入他那温暖的怀抱!

    可是分手,是她提出的,是她想好了的,她亲口伤害了他!

    想到这,孙萌萌那水润的目光一下变得黯淡,内心满满的愧疚感。

    许烨磊的大手紧紧的抓住她的手臂,很想对她说什么,非常想,甚至想狠狠的将她拥进怀里,狠狠的将她惩罚一遍。

    可是,脑海想起那句话,孙萌萌那句叫他脱下军装的话,大手随之滑落下来。

    “照顾好自己”熟悉的嗓音,带着一抹安抚别人心弦的魔力,可是传入孙萌萌的耳朵里,却是那么的酸涩。

    他放手!

    那她也该下车了!

    孙萌萌下了车,抿着唇看着他,眼里泪光浮动,有些哽咽地说:“喝了酒,别开这么快!”说完,飞快地跑进了门厅。

    看着孙萌萌飞奔而去的背影,许烨磊懊恼的闭上眼睛。

    爱一个人,最失败的,莫过于不能带给她快乐吧。她的那句话,对他来说无疑是最残忍的致命伤。

    可是放开她,他的心,瞬间,被掏空了。

    孙萌萌依靠在电梯里,心像被刀子剜过来一样,让自己痛的快失去知觉,眼泪哗哗的留个不停。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不知过了多久,许烨磊依旧还没离去,把烟掏了出来,抽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了一口。

    淡淡的烟味渐渐在车内弥漫,云雾缭绕,飘渺至极。

    许烨磊靠坐在椅子上,悠悠的抽着烟,微眯着眼,吞云吐雾中,脑海全是孙萌萌一颦一笑的容颜。

    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适应两人已经分手的现实。

    许烨磊将手上的烟掐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启动车子,缓缓的调头离开。

    回到玉景豪园,许烨磊看着林立的楼宇星星点点的灯火,没有一盏灯为他点燃,守候他的回归。

    此刻的他,有些近家情怯。。

    于是,又开始一根一根地抽着烟。

    他能理智地压制着情感,可一见到她却又开始依恋着那份感情。

    许烨磊不自觉的拿起手机输着熟烂于心的号码,一个个数字连成了一串号码,这串号码曾经是他和她心灵的桥梁,有多少甜言蜜语,多少柔情蜜意被那一串简单的数字串联着挂在了他的心底。

    可是真要拨出去的时候,他又迟疑了。

    她一定也和自己一样,强忍着心头的痛吧!

    也许,这段感情就要在这样的隐忍和沉默中消亡。

    抽完最后一根烟,许烨磊才下车。

    记忆力太好也是件烦恼。

    即便是在空寂的停车场,他的耳边也还有她送别时温柔的亲昵。

    许烨磊被那样甜腻的声音甜得头微微地疼,他快步地离开,赶紧走进了电梯。

    电梯的镜子里,他依稀看到自己抱着她。电梯的空气变得让人窒息的。

    待到回道家,更是想象着有个女人像小鸟一样在这里飞来飞去的身影。

    许烨磊觉得自己要崩溃了,积压了一周的情感一次性爆发出来,把他的心挤压得快爆了。

    许烨磊赶紧冲进卫生间,令那冰冷的水从头淋到脚,飞溅的水花喷洒在光滑的大理石墙壁上,凝结成一颗颗璀璨的小水珠,晶莹剔透。冰冷的水流“哗哗”地冲刷着结实健壮的身体,仿佛想让着冰凉的冷水将他心底一丝一缕的痛苦都冲走了。

    也不知道淋了多久,直到滚烫的身体和水一样冰冷,许烨磊爆发的感情才渐渐冷却。

    脱了衣服,胡乱地洗了澡,便上床睡觉。

    这一觉睡得很不踏实,他梦到了童年,父亲离去的那一刻,原本幸福的家破碎凄凉不堪,梦里都是女人的哭声,奶奶,妈妈,还有萌萌

    他想安慰他爱的每一个女人,喉咙却发不出声音,他很着急,心急如焚的时候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声音。

    许烨磊一下被惊醒,原来是做了噩梦,却那么逼真。喉咙干涩,头疼欲裂。恍惚了一下,才发觉手机铃声不断,原来是被手机吵醒的。

    看看来电,是孙耀武的,许烨磊赶紧接起电话:“你好,孙司令!”

    “烨磊啊,声音怎么那么哑,昨晚去哪唱歌了?”孙耀武一听声音,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由笑问。

    “没有,孙司令说笑了”许烨磊轻咳一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复一些。

    “我要去看萌萌爸,现在在去的路上,你也赶紧过来”孙耀武吩咐道。

    “恩?”许烨磊错愣了几秒。

    “你小子别给我装傻,上次休假都在照顾我弟弟,你以为我不知道,快点过来”孙耀武不等许烨磊回答就挂了电话。

    许烨磊头昏昏的,看看时间,竟然到了9点!

    许烨磊从床上爬了起来,却感觉自己全身都发烫,糟糕,昨晚喝了酒淋那么久的冷水,感冒了,难怪没有生物钟叫自己起床。

    也不知道多少年没有感冒了,入了军营,每天的训练,远离了感冒病毒。

    昨晚真是个意外!

    孙司令叫自己去萌萌家,去干什么?

    这个大媒婆,在人家分手后还要拉着我们的手,这叫我们情何以堪啊!

    许烨磊觉得头疼欲裂。

    昨天,孙萌萌帮自己演了一场戏,今天自己便要继续圆那个戏,真不知这个戏要演到什么时候,会不会演到最后两个人都觉得没趣了,告诉大家其实只是一场独角戏。

    连打了几个喷嚏,最后还留了让许烨磊感到很丢人的鼻涕。

    天啊,这样去她家,真不知道会不会把戏演得很惨烈。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第一次这么不情愿去孙萌萌家,以这样的面目示人,真是跌份啊!不知道孙司令会怎么看待自己,一个军人竟然感冒这么严重!太丢人了!

    许烨磊好纠结,可是司令的命令又不得违抗,还是强打着精神起了床,迅速梳洗一番。

    或许,潜意识里,自己也是很想去她家的,只是,分手了,已经没了去她家的理由。

    现在是司令的命令,他便有了借口。

    就是这样出现太寒碜了。

    许烨磊拖着昏头昏脑的身体开了路虎,一路向着孙萌萌家驰去。

    一路上,喷嚏连天,鼻涕淋漓,车里的纸篓顷刻便装满了纸巾。

    在他的记忆里,好想没得过这么郁闷的感冒,一个大男人这么不停的擦鼻涕啊!

    我的脸要往哪摆啊,孙司令,等会见了我别嫌我给您丢人!

    敲开了孙萌萌的家门,是李笑梅开得门。

    “烨磊来啦!”李笑梅热情地迎着他进门。

    “伯”‘母’字还没说出来,许烨磊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

    “啊,不好意思,伯母!”许烨磊连声道歉。

    微感里好。“烨磊,你是不是感冒了!”李笑梅看着许烨磊,感觉他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关切地问着。

    “呵呵,我没事!”许烨磊笑着道。

    走进了客厅看到孙耀武兄弟坐在沙发上聊天,孙耀文的精神看起来还不错,脸色已经有几分红润,看来孙萌萌母女照顾得很好。

    “孙司令,伯父”许烨磊微笑着打招呼。

    可是才说完话,鼻子又湿答答地往下流水,哎呦喂,这个臭鼻子,真是不给面子,许烨磊赶紧抽了纸巾擦鼻涕,脸上已经微微发烫。

    “烨磊,你怎么也感冒了?”孙耀文关心地问着。也感冒?

    这屋里除了我还有感冒的?

    许烨磊还没回答,便看到孙萌萌洗了一盘水果端到茶几上。

    “烨磊,来啦!”孙萌萌看到许烨磊心里很别扭。

    刚才大伯来的时候就提到叫上了许烨磊,当时她就开始紧张了,既想看到他,又不希望他来。

    都已经分手了,还这么纠葛个没完没了,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又被一点一点地击溃。

    昨晚见了他,回去之后满脑子都是他的身影,她就那样近乎疯狂地思念着他,想着他的好,想得近乎绝望。

    孙萌萌不知道那样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想了一夜,天亮十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直到大伯来了才匆匆起床。

    没想大伯这个媒婆这么敬业,竟然把他也招来了。

    人家都一拍两散了,媒婆你这是在拯救我们的爱情,还是训练我们的演技啊!真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昨天她为他撑场子,今天他又被迫来当她的男朋友。

    唉,要是早点说来了,也不用两人这么别扭地扮演着痛苦的角色。

    许烨磊看了眼孙萌萌,心里在说,我尽量不把戏演穿帮!

    “萌萌”许烨磊紧跟打了一个喷嚏,郁闷不行。

    “你怎么也感冒了?”孙萌萌吸着鼻子说,许烨磊看到她也拿着纸巾擦着鼻涕。

    “你怎么也感冒了?”许烨磊也问着相同的问题。

    “哎,你们两个昨晚都干嘛去了,怎么都得了感冒?”孙耀武的大嗓门一开腔,话里的暧昧,让许烨磊和孙萌萌都很不好意思。

    孙萌萌的脸颊染上一层红晕,尴尬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

    许烨磊的脸色也有些泛红,他和孙萌萌都分手了,昨晚能干嘛呢?

    “这个季节天气冷热无常,这两人都这么大了,还跟小孩一样感冒。萌萌,刚才就叫你吃感冒药,磨磨蹭蹭地现在还没吃。赶紧去把药箱拿出来,把感冒药拿出来给烨磊吃。烨磊啊,萌萌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不爱吃药,你监督她吃药。我再去熬点姜汤,发发汗,就没事了”李笑梅叮嘱完后,直接进了厨房。

    “伯父,你的精神状态很好,恢复的”许烨磊赶紧岔开话题,可是话还没说完,又打了一个喷嚏,连忙又抽了一张面巾纸擦了擦鼻子。

    “烨磊啊,看来你最近身体比较虚弱,周末有空就回来,叫萌萌妈给你好好补补!”孙耀文一脸和气的说。

    许烨磊擦完鼻子,眼睛看了孙萌萌一眼,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这次生病纯属意外!”

    还纯属意外!昨晚送我回来,去干嘛啦?搞成这样,还纯属意外!

    孙萌萌脸色有些微微异样起来,嘟着小嘴,正要开口,随之也跟着打了一个喷嚏。

    “呵呵,你们两个还真是夫唱妇随啊,连感冒都一块得!”孙耀武弯起嘴角,戏虐道。

    没等许烨磊开口,又来了一个喷嚏,不过这次有些丢人了,流了一点鼻涕出来,一脸的尴尬,连忙抽纸巾擦拭。

    孙耀武和孙耀文见了,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孙萌萌抿着嘴唇,隐忍着,不过看到许烨磊一直在那擦啊,擦啊,心里又心疼,又好笑,最后还是没忍住,跟着笑了起来。

    许烨磊听到那清脆的像银铃般的笑声,不由抬头,瞪了孙萌萌一眼。

    这个臭丫头,你还有脸笑,还不都是因为你,我才感冒的!

    孙萌萌又好笑又无语,这怎么都病一块去了。

    她昨晚还是着凉了,也就有点头晕,流鼻水,每次感冒都这样,挺挺也就过去了。

    倒是许烨磊,他一直都很强壮的啊,怎么就感冒了,而且貌似还不轻,她也很疑惑,昨晚他干嘛去了。

    孙萌萌去取药箱,拿出感冒药,倒了一杯开水递给许烨磊。

    大家都看着许烨磊,许烨磊感觉脸都发烫了,唉,真是丢脸!

    他也不喜欢吃药啊!

    “我没事,不用吃药可以的”许烨磊接过了开水,却没接过药。

    喝了一口滚烫的水,感觉大脑被烫一下,清醒了些,但鼻涕却又哗啦啦地往下滴答,很悲催的是正好滴在袖子上。

    许烨磊赶紧放下杯子,手忙脚乱地擦着鼻涕。

    “哈哈哈”大家被许烨磊那凌乱不知所措的动作给逗得爆笑连连,哈哈大笑。

    广而告之:亲们,第三更(4000字)奉上。。。今天一万字已更完,明天见。。。谢谢亲们的打赏,月票,留言,推荐。群么一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