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五味杂陈
    “怕冷也不懂得多穿衣服。真想狠狠地骂你一顿”许烨磊感觉到她的发抖,又是心疼又是责备着。

    酒后的他,声音少了几分低沉,多了几分清亮,带着酒精的甘醇,特别的好听,明明是责备的话听得让人心里升腾着酸酸地暖意。

    孙萌萌被熟悉的胸膛裹着,被他滚烫的手包围着,好暖和啊!

    或许是酒精的麻痹作用,或者是在寒风里吹得脑袋冻僵了,她没有闪躲,反而有些留恋他熟悉的体温,闻着他身上夹杂着酒精的味道,感觉心都醉了,美颜也不知不觉的荡漾起一抹淡淡的。

    “我也不知道气温怎么突然下降了”孙萌萌像犯了错的小孩,委屈地说着。

    “唉,真不知道要怎么说你,现在已经入冬了,晚上比较冷,你天天出来吃饭都不懂得带件外套!”许烨磊低头看她,眼底的心疼一览无遗。

    “我哪有空天天迟来吃饭。几个月没有出过门了,今天一出门就碰到你们”孙萌萌嘟着小嘴,像是赌气似的辩驳着,可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这么争辩。

    像是怕他误会似的,像是怕他

    唉她自己也说不明白为什么要为自己辩驳!

    许烨磊看着她撅着小嘴说话,微微发愣,这样的小女人情态最是让他喜爱的。

    听到她说几个月没有出过门,心里竟然有几分欣喜,看来自己是误会她了,还以为她分手了就立马开始应酬找下家。

    但喜过之后心里又开始泛疼。

    她真是一个孝顺的女人,她爸病倒后一直都在床前伺候着。这么活泼的女人,几个月没有出过门,真是难为她了。

    看着清瘦的她,想象着她这短时间的忙前忙后的生活,许烨磊的心里便揪着生疼起来,手上的力度不由自主的加大了些,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着她冰冷的身体。

    “走吧”许烨磊叹着气。

    “好”孙萌萌低声地回答。

    这一刻,两人都借着酒精的迷醉,很默契地忘了现实,放下了理智,相拥着走向他的路虎。昏黄的路灯下,两人紧靠的身体留下长长的密不可分的影子。

    做影子真好!

    孙萌萌看着两人的影子,心里竟然羡慕那淡淡的黑影。曾经,他们的身体和心灵和那影子一样,紧密相贴,没有一丝间隙。

    可现实她们只是独立的个体,不管挨得多近,都还隔着几层衣服。寒凉的夜他们踩着影子,带着几分心酸的浪漫,默默地走到了路虎旁边。

    上了车,许烨磊启动了车,却迟迟不开,幽深的眸看着前方,有几分伤感。

    如果没有分手,这样的夜晚该有多美好!每一次和她相聚都是那般甜蜜,她总让他很快乐,过去有多快乐,现在便有多伤感。

    爱情来的时候那么甜,离去的时候却是那般苦涩

    他要送她回家,可是她们分手了,她的家已经与他无关。

    这一段路还没开始,车内便弥漫了黯然的忧伤。

    “你爸现在怎么样了?”许烨磊的嗓音又变得低沉。

    “挺好的”孙萌萌低着头回应着,她不敢看他的眼神,即便他眼里没有情绪,她也怕自己看了他,就会忍不住地投进他的怀抱,在他怀里哭诉着,分手后她过得一点也不好。

    可是,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才做的决定,阵痛是预想中的,或许,以后见不到了,也就慢慢放开了,就像她的暗恋一样。当时有多疯狂,而现在面对学长却心如止水一脸淡然。

    她需要的是时间。

    对不起,烨磊,你很好,只是我不够好

    两人的心里明明有很多话要说,可是话到嘴边却又无语凝咽。

    于是,两人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沉默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庆功宴结束,军区总部下来的领导们都去了酒店,路赢和李团也跟着陪同,其余的官兵做坐着大巴回驻地。

    大家都闭目着眼睛,呼呼大睡,车内一片寂静,谢铁军和师达树挨着坐。

    这呆子平日喝酒后,肯定呼呼大睡,不过这次却有些睡不着了。

    就因为酒桌上,秦师长说的那一句话,让谢铁军的心情开始七上八下起来。

    秦师长的儿子他知道,是他们军区众口相传的将门虎子,比他大2岁,现在就任导弹旅的营长。

    孙贝贝和他应该算是门当户对吧!虽然贝贝跟自己算是开始恋爱了,但两人的差距是明摆着的事实,总有点不搭调的感觉。

    想到这,谢铁军不由皱起眉头,心里纠结不已。

    就在他内心纠结得死去活来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扯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安静的车厢内,想起的手机铃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谢铁军不禁感到一阵心虚,赶紧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心脏骤然窜到喉咙口,“突突”猛跳个不停。大得里过。

    是孙贝贝的电话。

    这下让呆子彻底的慌神了!

    “干什么啊?还不快接电话!”旁边的师达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提了谢铁军一脚。

    谢铁军这才回神,连忙把电话给掐了。

    在n市军区大院家里,靠在床头给谢铁军打电话的孙贝贝,听到嘟嘟嘟的声响,心里不由来火。

    这个呆子,半天不接电话,还把自己的电话给掐了。

    现在都已经10点半了,部队也熄灯了,如果出去执行任务手机肯定是打不通的。

    这呆子,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是吧?竟敢不接她电话,下次见到他,一定要跟他好好立个‘孙氏规矩’。

    孙贝贝正要发飙,拿起手机重播时,来了一条短信,点击一看:贝贝,不好意思,现在不方便接电话,回去后,我给你打!

    孙贝贝眨巴几下眼睛,不方便接电话,这是去哪了?

    “你在哪?”孙贝贝快速的打了几个字,回了过去。

    “在车上”

    “去哪了,现在还没回驻地”。

    “哦,晚上有庆功宴,刚结束,现在正坐车驻地”

    孙贝贝这才想起,孙耀武不在家,原来是去了s市给他们庆功了。

    “好吧,回去后,记得给我打电话!”孙贝贝回了一句。

    “恩”谢铁军回复完后,把手机塞回口袋,嘴角露出憨憨的笑容,看似幸福,看似愉悦。

    “真甜蜜啊!”耳旁飘来一句低沉的声音。

    谢铁军被吓了一跳,连忙转过头。

    砰的一声,两个大男人的头撞上一块,清脆的响声,在安静的车厢内回荡。

    师达树痛的紧皱着眉头,轻声的尖叫起来:“你个死螃蟹,脑门是铁打的,痛死我了!“

    “谁谁让你凑过来的!”谢铁军揉着脑门,抱怨道。

    “谁让你打扰我睡觉的!”师达树不依不饶的顶了回去。

    “活该!”谢铁军不客气的回他。

    “你们两个吵什么吵,再吵,把你两扔下车,跑步回去!”前面坐在的吴凯突然转过头,冲着他俩轻斥道。

    师达树和谢铁军立马闭嘴,不敢在吭声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踩了油门,车徐徐向前驰行,车内的空气很快被酒精融合,但许烨磊开得依旧稳稳当当。

    他想到她的拼酒,本来很生气的,但真的在她面前又没法生气。

    细想一番,觉得她真的变了,不似先前毛毛躁躁,其实,她在酒桌上表现得落落大方,成熟稳重。

    能够在分手后那样镇定地面对他和他的战友的打趣,她的戏演得很好!

    “谢谢你”许烨磊声音稍显低沉,却极富磁性,跟孙萌萌道谢。

    “恩?”孙萌萌有些不明所以。

    “晚上没有道破!”许烨磊说完这句话,心头一阵瘀堵,不由加大了油门,车一下飞速前进。

    她为他留住了面子,可是没有道破却比道破来得更让人痛心,那样作秀的恩爱场景只会让人更加地怀念过去的时光

    车飞速前行,真想把它开进时光的隧道,回到从前,重温两人无忧无虑相恋的美好时光。

    这一路时间很短,沉默的两人却感觉过了几亿光年,车内沉默得压抑,让他们都矛盾地想早点到达孙萌萌的家,却又希望就这么一直开着,能在彼此的身边多呆一秒,再感受一下他的气息,她的呼吸。

    路虎还是停在了孙萌萌家楼下。

    也许,这是最后一次送她回家,许烨磊的心头涌起一股浓烈的伤感。

    “谢谢你送我回家!”此刻的孙萌萌,心里五味杂陈,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微微扬起头,唇角藏匿着一缕苦不堪言的笑意,跟许烨磊道谢。

    孙萌萌说出这番话时,目光不敢看向许烨磊,可她却觉得身旁许烨磊的目光像刀锋一般犀利,向她投来,割得她遍体鳞伤。

    “以后以后少喝点酒!”孙萌萌的手搭在车门,正要下车时,心头一阵疼痛,艰涩地动了动嘴唇。

    说完,手一拉门,正要跨步出去。

    最终,温热的大手还是忍不住伸了过来,拉住了已经打开车门探出身体的孙萌萌的那只瘦弱的左手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