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一章 恼怒不已
    孙耀武当众这么一说,大伙更加迫切的想知道他俩什么时候办好事,在那鼓掌起哄。

    可是两人都已经分手了,还结什么婚呢?

    跟领导的亲戚谈恋爱,最后没成也是件麻烦事?都不知道怎么收场!

    算了,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不如跟大家公布事实,虽然彼此会很难看,但总比这样演戏来的舒服。

    许烨磊那两道剑眉微微蹙起,眉宇间的郁色渐浓,看着身旁的孙萌萌,动了动嘴角,正要开口时。

    这时,孙萌萌的手机响了起来。

    孙萌萌冲着尴尬的笑了笑,连忙从包里,是叶子青的电话。

    看了一下时间,孙萌萌这才想起自己离开有多久了,连忙失陪道:“大伙,对不起啊,我晚上是跟朋友一块来这吃饭,刚才去洗手间时遇到谢铁军和师达树,被拉到这坐半天,估计我朋友已经我失踪了,现在打电话过来寻找了,我得先失陪了,你们继续”。

    “嫂子,先回答完我们的提问再走吗?”师达树不依不饶的笑道。

    “呵呵,下次把!大伯,我先走了,谢谢大家的好意,改天改天见面再说好吗”孙萌萌尴尬的扯了扯嘴角,跟孙耀武打了一个招呼,连忙拿着包,夺门而逃。

    幸好叶子青的电话救了她,不然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些人的逼问,她想知道许烨磊会怎么回答他们,可她又害怕知道。

    孙萌萌走后,大家的好奇心一点都没减,几十双眼睛不约而同,直勾勾的盯着许烨磊。

    许烨磊看了大家一眼,也有些不好意思,说了一句模凌两可的话:“这这结婚是两个人的事情,我现在就一个人,怎么回答啊?”

    “唉,嫂子走的真不是时候!”大家齐声哀叹。

    “继续,继续,大伙继续喝酒”吴凯扯着嗓门,招呼大伙坐下。

    大家又齐坐下来,继续闹腾,划拳拼酒。

    许烨磊坐下后,心里却燃起一丝侥幸,刚才想鼓起勇气想跟大家宣布他们分手的事实,可是如果真的说出来的话,他的心底肯定会很难受。

    幸好孙萌萌提前离开了,许烨磊紧绷的心弦稍稍松驰了些许。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离开大包厢,五脏感觉在火炉里烧烤着,**辣地发烫,脚已经轻飘飘的了,大脑也飘飘然,整个人都红成一朵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便是那双清澈的眸也被酒精烧红了。

    回到自己吃饭的包厢,里面竟然散席了。

    孙萌萌有些愕然,不知不觉在大包厢竟然一坐就是一顿饭的功夫了,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在酒桌上发挥得那么好,能喝那么多白酒,能应付那么多酒中高手。

    当时是出于什么心理,她懒得去想。

    现在头疼欲裂,她回来就是想叫叶子青送她回家。

    没想到,这个包厢连碗筷都收了,只剩下空荡荡餐桌。

    这三个人也跑得太快了吧。

    叶子青,你丫的,真是见色忘义,就这么走了,也不打声招呼。

    孙萌萌拿起手机,回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拨通,一阵嘈杂吵声,吵的她的脑门更加疼痛不已。

    “叶子青,你丫的,死哪去了,怎么就跑了,也不等会,赶紧过来接我”孙萌萌撑着头昏欲裂的脑袋,噼里啪啦的骂道。

    “哎,萌萌,我还想你跑哪去了,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接啊!我现在和两帅哥一起在酒吧狂欢呢,帅哥们的热情相邀,我实在拒绝不了啊,你也打个车过来吧”

    “死丫头,跟男人去happy,把我一个人扔在这。下次别让我碰到你,不然有你好看”

    “唉,我们都以为你去找许帅哥了,都主动闪人。抱歉,抱歉。我把地址发给你,打个车过来很快的”

    “死丫头,我喝高了,要回家睡觉,没空陪你泡帅哥,就这样,挂了”孙萌萌扶着脑门,有气无力的说道。

    孙萌萌挂了电话,打了个酒嗝,喉头一阵发热,赶紧往卫生间跑。

    孙萌萌酒量是不错,但晚上喝了干红又猛喝那么多白酒,整个人早就被酒精烧得里焦外嫩,这一晚没吃什么东西,肚子里装得都是酒,这一吐,吐得那个稀里哗啦,把黄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吐完了,肚子舒服了些,感觉整个人也清醒了些,但头还依旧**辣地疼,脚底还是发软。

    没那个酒量还是别逞能喝那么多酒,以后再也不这么拼命地喝酒了。

    孙萌萌站在洗手盆前洗漱了很久才洗去嘴里的酒酸味。

    看着镜中的自己,酒后,醉眼朦胧,两腮酡红,多了几分妩媚,再挤出一个笑容。这样的自己还不算太乌糟,应该没给他丢脸吧!

    自己给足了他面子,陪他的领导战友喝了那么多酒,可他呢?却带着怒气夺过她酒杯,还生气,真是好心没好报!

    孙萌萌这么一想,眼底不知不觉的蒙上一层雾气,不由低头,捧了一把水,将发红发烫的脸又冲了几遍,让自己清醒一些,好让自己的心也清醒清醒。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入冬时节,夜晚的气温已经有了薄凉冬意,酒后畏寒,孙萌萌走出饭店,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冻得打了个寒战。

    没有月亮的夜晚,马路上的路灯打着瞌睡,偶尔几辆车呼啸而过。

    少了白天的嘈杂,这夜路带着几分苍寒,几分萧索,看得人眼睛发涩。孙萌萌有些踉跄地走到路边,冷风吹得脑门生疼,有些站不稳,喝茅台喝得那么急,现在要吃苦头了。

    孙萌萌一手撑在路旁的小树上,一手拦着车。

    看着这稀疏不见人影车流的茫茫夜路,孙萌萌跺着脚心里也是茫茫然。

    真冷啊,冬天来了!

    这一年走到了尾声,度过了甜蜜的春天,等待的夏天,艰难的秋天,不知道冬天又是什么滋味。

    大概是苦涩吧!

    分手在冬季,只有傻女人才会这样做的吧。

    冬天那么冷,失去了那个温暖的怀抱,一个人孤独的寒夜,这一个冬会过得多么漫长

    想起许烨磊,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到他,心里便隐隐地疼。

    不知道他是否还会想起自己,也许不会吧,他那么忙,哪有空想起她。今晚看到他没有因为分手影响着情绪,似乎过得很好,她本来该宽心的。

    此刻一个人孤单单地站在路旁,站了很久,冻得直哆嗦时,想到许烨磊那么快把那段感情放下了,她心里泛起绵绵的酸涩。

    “萌萌,你没事吧,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等车?”孙耀武和一众官兵走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孙萌萌,不由快步走了过去。

    “我没事,我朋友先走了”孙萌萌转过头,看到是孙耀武,嘴角挤着一丝笑意,淡淡的回道。

    “烨磊,萌萌就交给你了,喝了那么多酒,就别开车了。你要负责帮我把萌萌安全送回家。”孙耀武转过头,对身后的许烨磊吩咐一句。

    “好”许烨磊刚才随众人走出饭店时,一眼便看到那孤单的背影在寒风中凄凉地抖着。

    那是他心头的朱砂啊,不是一句分手,便能彻底地切除。

    看到落单的她不知在那等了多久,许烨磊的心里有多么的恼怒,就是有多么的心疼。

    “中队长,加油哦!”

    “中队长,周末愉快。哈哈!”

    一群男人又哈哈大笑地打趣着许烨磊,许烨磊眼睛一瞪,这群男人一哄而散钻上了大巴,徐徐离去。都酒自没。

    许烨磊走到孙萌萌身边,闻着她身上浓烈的酒气,不由得皱起眉头。

    她真会应酬啊,把酒言欢,和领导喝酒谈笑风生,应付自如。不知道是在银行上班的时候练就的,还是分手后的这个周每晚在男人堆里周旋训练出来的?

    他看她笑了一个晚上,但那笑容却没有一个到眼底,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学会了演戏?他不需要她这样的演戏,宁肯看到她对大家说她已经不是他女朋友,也不愿看到她那样一杯接一杯地喝。

    他是男人,他的地盘不需要她来撑场面。

    看到她喝得眼神飘忽,当时火得恨不能骂她一顿,赶她走。

    在包厢里,她在他身边的时候,他很生气。

    可是她一走,他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丢了,更不舒服。

    此刻,看着柔弱的她,穿着薄薄的秋衫在冷风中抖着,这一个周强压下去的情感终于汩汩而出。

    昏暗的路灯下,夜色幽静,静得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站在她面前,许烨磊不在是身负重任的军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爱她的心竟然没有被那一句分手的话阻隔。

    真想把她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一把,问她是否真的舍得,问她分手后是否真的过得那么洒脱。

    许烨磊走到孙萌萌身边,大手终究还是忍不住搭在她的肩上,孙萌萌那微凉的肩瑟瑟的颤抖着,似是冻的,又似不习惯他的碰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