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胡思乱想
    “路大队,不好意思,口误口误,喝完这杯,我自罚一杯赔罪行不!”孙萌萌笑吟吟的说。

    “别了,我也不是那么爱计较的人,来,萌萌咱们干一杯,哈哈哈”路赢的笑声特别的爽朗。

    不过几分钟,在孙萌萌的调节下,桌上的气氛变得非常热络起来。

    许烨磊不动声色的坐在一旁,眉头微微皱起,看到孙萌萌那喝酒的架势,让他想起她和他第一次吃饭的场景,这丫头也这么喝酒,结果跑去洗手间大吐特吐。

    这个臭丫头,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身体喝坏了怎么办?

    看着身旁这具瘦弱娇柔的身躯,许烨磊的心又不禁微微犯疼起来。

    这么会熟络酒桌上的气氛,是不是跟自己分手后,每天都跟别人去吃饭,去喝酒啊!

    没错,今晚她就和向南在一块吃饭,虽然自己心底对向南已经没有芥蒂,但席桌上还有一个帅哥!

    这个臭丫头,分手不到一周,就想重新寻找别的男人了吗?

    许烨磊不动声色的看着孙萌萌,可是脑子却在那胡思乱想,越想心里就越怄火,却又不好发作。

    “弟妹好酒量!豪爽,我喜欢!要不咱们喝三杯!”轮到吴凯时,笑呵呵的建议道。

    没等孙萌萌回复,许烨磊实在忍不住,硬生生地打断:“老吴,别这样欺负欺负萌萌!”许烨磊舌头打结了一下,很想说别欺负我老婆,可是脑海想到他们已经分手的事实,只好急忙改口。

    “呵呵,老许心疼老婆了,好好好,我们先喝一杯!等会继续”吴凯嬉笑着举杯。

    喝一圈下来,孙萌萌的嘴角一直含着一抹淡笑,端起手中的酒杯,一杯接着一杯下肚,茅台酒香浓的气息萦绕唇齿间,但苦涩的滋味却深入肺腑,转眼又见杯空见底,眸中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宛若一汪清泉的眼底盛满坦荡,又犹如漂浮的鬼魅,久久散不去。

    还没到隔壁桌还没开始敬酒,孙萌萌就已经有些飘忽了,脸颊泛着一抹醉红,温柔似水的眼眸渐渐蒙上一层醉意。

    许烨磊那深邃的眼眸不自觉的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疼惜。

    这女人吃错药了?两人都已经分手了,却在这饭桌上帮他演戏,别人丝毫没有看出他俩的不对劲。

    可是即便是作秀,也未免也太配合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许烨磊看到这一幕,心里泛起一丝酸涩,不得不说,这女人真会作秀,连他这个当事人都看不出一点瑕疵来。

    隔壁桌的官兵们,已经按耐不住,纷纷端着酒杯,排队过来要跟孙萌萌敬酒。

    “你们着什么急啊!回去!”许烨磊有些忍无可忍,开口轰人。

    “中队长,不带这样的,我又不是敬你酒,我敬的是嫂子啊!”一上尉嬉皮笑脸的说。

    “就是,就是”其他人紧跟着附和。

    “唉,大伙先悠着点,嫂子刚喝完,先让她先休息一下,迟早会轮到你们的!先回去坐吧!”坐在孙萌萌身旁的师达树能感觉到她有些飘忽,连忙帮腔。

    “是啊,让嫂子先休息一下,等会再继续!”谢铁军也紧跟着开口帮腔。

    看孙萌萌一脸醉红,隔壁桌的男人们也不好为难她,于是先回到座位上候着,许烨磊起身走出包厢,跟站在门口的服务生,吩咐了几句,又立马倒了回来。

    不一会,服务生端上一杯加了柠檬片的冰水,柠檬冰水有解酒的作用,喝点也许会好过些。

    “喝点这个”许烨磊把杯子递给她,深邃的眼眸带着不易察觉的微微柔光,墨黑的双瞳犹如深不见底的幽潭。

    那眸底明明暗涌着浓浓的疼惜和爱怜,却被他掩饰一干二净,完全看不到一丝痕迹。

    孙萌萌抬眼看他,眸光璀璨而清澈,黑白分明的美目中倒映着他俊朗的容颜,有些失神起来,差一点沉溺在他幽深的眸光中。

    孙萌萌接过许烨磊递过来的冰水,浅浅的喝了一口,味蕾间袭来的酸味让她的心底也跟着泛酸,脑海想着一句话:最熟悉的陌生人。

    想到这,微微低垂着头的孙萌萌,星眸流转着隐隐的哀伤。

    “嫂子,先吃点东西!”师达树边说边给孙萌萌夹菜。

    “谢谢”孙萌萌收起心底的情愫,转过头,嘴角扬起一抹迷人的浅笑。

    周旁全是大老爷们,就孙萌萌一个女的,自然受到很多照顾,不过包厢又开始闹腾起来,你敬我,我敬你,热络不已,热闹非凡。

    孙萌萌刚才吃两口汤,隔壁桌就一中尉端着酒跑了过来:“嫂子,我敬你”

    刚才已经给了十来分钟休息时间,孙萌萌也没法再推脱,伸手去端起酒杯,准备站起身来,一只温热大手按住了她欲要端杯的手。

    “我来”许烨磊声音低沉,不似先前那般生硬,带着一丝怜惜。

    手背被温暖包围,有种灼伤皮肤的感觉,孙萌萌的心微微一颤,目光随着节骨分明的手,缓缓向上,对上许烨磊那幽深的眸子,倒影着她清瘦的面孔,孙萌萌极力忍着心底的沉痛,可是却又不禁疼了几分起来。

    “队长,你真的要替嫂子喝酒是吗?”中尉贼贼的笑着。

    许烨磊瞥了他一眼,低沉着嗓音:“少废话!”

    “同志们,我们的中队长要替嫂子喝酒,你们说这个规矩要怎么定啊!”中尉大声的吆喝起来。

    “哈哈哈,这个真得好好研究研究啊!”吴凯跟着参合。

    “那大家一块合计合计!”师达树不怀好意的跟着起哄。

    许烨磊瞪了他们几个一眼:“起什么哄啊!”

    “老许,现在是喝酒的时候,禁止以权压人!”吴凯眼睛冒着精光,促狭道。

    “就是,既然要帮老婆喝酒,自然得重新立个规矩!”李团也跟着凑热闹,帮忙挖坑给许烨磊跳。

    孙耀武和秦师长虽没吭声,但却都摆着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老许,我们多年的战友,我也不是那种会欺负人的人,这么着吧,替人喝酒,三杯作数!大家说好不好!”吴凯建议道。

    “好!”整个包厢立马像战场一样,男人们齐口同声的大吼起来。

    “欠削啊!”许烨磊脸色有些挂不住,瞪眼轻喝一声。

    “老许,刚才说过,喝酒的时候,禁止以权压人!再说这里还有领导在场啊!”吴凯贼笑的再次申明。

    “还是我自己喝吧!”孙萌萌见这阵仗,不着痕迹地拨开许烨磊的大手。

    许烨磊转过头,瞪了她一眼,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

    “唉,算了,老许今天看在弟妹的面子上,再给你打个折,喝两杯就行!大家同意吗?”吴凯顾忌孙耀武在场,也不好让许烨磊再不来台,再次改口。结来中有。

    “同意——”又是一记震耳欲聋,异口同声的回答。

    即使两杯他们也会同意!大家可是好不容易才逮到机会,可以肆无忌惮的灌中队长喝酒,个个都跃跃欲试。

    接下来,孙萌萌抵不过许烨磊的强权和执拗,只好默默的坐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许烨磊一杯一杯的喝,心疼不已,纠结无比。

    许烨磊喝完后,坐了下来,眼角的余光看了身旁的孙萌萌一眼,孙萌萌此刻的表情,极力装作平静,可是桌下紧握着拳头的双手,俨然已经泄露了她的底细。

    许烨磊扑捉到她的这个动作,心想:她在心疼他吗?

    如果她真的还会心疼他,为什么还要提出分手呢?

    容不得许烨磊对这个问题进行深思,大伙又开始第二轮的进攻。

    不过这次不是单敬孙萌萌,而是敬他们俩!

    “队长和嫂子两人站在一起,简直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地设一双!来,我敬队长和嫂子,早日结婚,早生贵子!”。

    听到这句祝福,孙萌萌的心底隐隐犯疼,看了许烨磊一眼,迟迟没敢伸手去端酒杯。

    许烨磊也是,手僵在那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唉,唉,唉,大家歇会,别真把小许给灌迷糊了!”路赢开口帮许烨磊解围。

    “是啊,现在还不是灌他迷糊的时候,等他和萌萌结婚的时候,大家就可以想怎么着就这么着了!”李团笑眯眯的看着许烨磊,说着落井下石的话。

    “嫂子,我们什么时候能喝上你和我们中队长的结婚喜酒啊!”师达树暧昧的眨着眼睛,询问着孙萌萌。

    “队长,我们什么时候喝你和嫂子的结婚喜酒啊!”

    “队长,你啥时候和嫂子的结婚,请我们大伙喝喜酒啊!”

    这个话题迅速被发酵,大伙一窝蜂的变着法子逼问他俩什么时候结婚。

    两人互看对方一眼,孙萌萌轻轻的咬着唇,没有回答,眼眸暗淡无光,就像她此刻的心情一样,绵绵没有尽头,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可是在大家眼里却被解读为她在那害羞不已。

    见他俩都没吱声,孙耀武也以为他俩害臊,在那不好意思,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烨磊,见大家这么想喝你和萌萌的喜酒,那还不赶紧打结婚报告上来,我立马给你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