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八章 世界真小
    “许烨磊!”向南拍了许烨磊的肩膀一下。

    许烨磊转过头,一看,原来是向南:“是你啊,你也在这吃饭?”

    “对啊,走,走,喝一杯去”向南嘴角漾着一抹笑意,开口邀请许烨磊。

    那天,这两个男人经过那一次谈话,心里倒没了刺。向南见到许烨磊便跟老朋友一样招呼着,拉着他便往自己的包厢走。

    许烨磊开始还有点不适应两人这样的熟络,但向南能这样坦荡地待他,觉得自己没看错人,这个男人人品确实很不错,值得一交,也就随着他一起去了。

    “呵呵,领导在,我不敢偷溜太久”许烨磊看向南穿得那么休闲,怕他跟一大帮朋友一起吃饭,自己要进去喝酒,不喝不够朋友,喝吧,得拉呱个半天,再回到自己的酒桌,那肯定要受罚。

    “没事,就两三个熟人,你都认识的”向南笑着道,说话间已经到了包厢门口。

    “我认识?”许烨磊听了很疑惑,自己和向南因为一个女人而认识,怎么会认识他的朋友呢。很不解,但向南也没让他疑惑太久便开了包厢门。

    还真是熟人啊!

    背对着门那一抹身影,更是熟得入骨。

    “许烨磊?今天吃饭可真凑巧啊,把熟人都聚一块了!”叶子青看到许烨磊,微笑着打招呼,心里却冒出很多疑惑。出看对上。

    这向南搞的是哪一出啊,他不是喜欢孙萌萌么,怎么还能跟许烨磊嬉皮笑脸勾肩搭背,甚至还把他拉到饭桌上。

    故意气气许烨磊?炫耀一下自己和他的前任女友一块吃饭,让他吃吃醋?

    哎呀,向大帅哥,做人可要厚道啊!萌萌那丫头,刚失恋,心里乱着呢,你就别搅这浑水了.

    叶子青心里发急,真担心萌萌那丫头见到这个男人会不会昏过去,叶子青使劲地给向南使眼色,但向南跟她实在太不默契了,依旧把许烨磊推到了饭桌上。

    “叶子青”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淡淡地打着招呼。

    孙萌萌听到那熟悉得入骨的声音,身体微微一颤,不可置信,难以控制地转身,便看到了正凝望着她的许烨磊。

    四目相对,就像磁石一样,紧紧地吸附着,似乎过了几生几世的轮回,再相见,有多少无以言说的话都在目光中紧紧相溶。

    “哎哎哎,今天是光棍节,你们两个顶多也就一个周没见面,不要在我们三个光棍面前秀恩爱啊,牛郎织女七夕相见都没有你们这么含情脉脉。呵呵,今天是周末,等会回家想怎么爱怎么爱去”向南拍着许烨磊的肩戏谑地笑道。

    一句玩笑惊起一滩鸥鹭。

    许烨磊和孙萌萌猛地回神,赶紧收回了目光。

    “萌萌,你也在这?”许烨磊也招呼着,但眼里没有了刚才初见时那样的缠绵,淡淡地似乎在和一个普通朋友打招呼。

    这样的生分,在旁人里,会以为因为刚才的玩笑刻意地不亲昵,没有人觉得不妥。

    只有孙萌萌听了心头微微一颤,提醒了她,两人已经分手了,不该像刚见面时那样缠绵。

    “恩,烨磊”孙萌萌不敢看许烨磊,转过了身。

    向南直接把许烨磊按在孙萌萌旁边的座位上。

    “认识一下,这个是李浩,我哥们,刚回国,现在是叶子青的上司”向南把李浩介绍给许烨磊认识,“这个解放军叔叔,许烨磊,也是我兄弟,兵哥哥的酒量都不是盖的,李浩看你的了”

    向南这一番介绍,把桌上的三人都笑喷了。

    这向南也太搞怪了,说李浩是他哥们也就算了,两人是校友,关系一直都很好。

    但许烨磊怎么就成了他的兄弟?

    孙萌萌听到他一会叫叔叔,一会称兄道弟,一会又叫哥哥,刚才还有些微微的尴尬都被笑喷了。

    真是服了向南,当了向总,见到认识的人都称兄道弟的,很会攀交情啊,就是觉得这个说话的口吻,实在和他的身份不够匹配。

    叶子青心里也有好多疑惑,这两个男人搞什么啊?还兄弟呢,搞交接啊?这许烨磊才跟萌萌分手,向南立马就和他谈妥了,接手萌萌?

    李浩看着眼前的军人,一脸的浩然正气,让人看了肃然起敬,拿起红酒瓶,便倒了一杯红酒递给许烨磊,笑着道:“哥们的兄弟也是我的兄弟,兄弟保家卫国辛苦了,来喝一杯!”

    许烨磊没想到向南说话这么有趣,连他的朋友也学着他的腔调,和热情地招呼着他。

    许烨磊接过李浩的酒杯,一口饮尽。

    “当兵的就是痛快,我喜欢”李浩也一口喝光杯中酒。

    向南给许烨磊倒了酒,也敬了他一杯。

    叶子青怕孙萌萌坐着难受,也赶紧敬了许烨磊一杯,希望他喝完赶紧走。

    但向南抓到许烨磊,哪会那么快放他走,又激着许烨磊又回敬了一圈。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在桌上和大家你来我往地喝酒,淡定自若。

    她看着他,他还是那么帅气,和上周相比,精神还好,似乎更加硬朗了,丝毫没有因为分手影响他的气色。

    看到他似乎过得很好,这样就好,这样她心里的愧疚,难受或许可以减少一些。

    在感情上,男人总是比女人处理得干净利落,说断立马就断了,一点都不留恋。

    孙萌萌这么一想,心里又开始有点堵。

    明明是自己先放手,自己哭了一个周,瘦了一大圈,越想忘偏偏念念不忘,而他呢,说分手的那一刻,他脸上的痛楚痛到她的心底,可是,仅仅一周他就跟没事的人一样。

    作为女人,看到前男友当初爱的那么甜蜜,分手后却把自己忘了个彻底,心里总会很失落。

    看着熟悉的身影在眼前晃动,一杯接一杯地喝,把干红当白开水地喝,心里真不是滋味。

    他和所有人都推杯换盏喝了几轮,就是没有再看自己一眼,孙萌萌坐在他的身边,心头之火噌噌地冒了出来,后来实在按捺不住了,也举起了杯,对着许烨磊:“和大家都喝过了,自然不能少了我”

    许烨磊这才回头看着孙萌萌,这女人又瘦了,还好,不似以前那么憔悴,可看到衣带渐宽的她,心里还是微微地发疼。

    他不喜欢她陪酒,只是她已经说出口了,他想着自己已经不是她的男人,也只能客气地应着,和她喝了一杯。

    孙萌萌喝完又倒了一杯酒,许烨磊微微皱了眉头,不想再看到孙萌萌喝酒,他举起杯中酒道对着众人:“我出来久了,回去要被领导罚酒。你们慢慢吃”

    许烨磊说完自饮了一杯,随后便退出了包厢。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离开后,孙萌萌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具体那不对劲,向南不得而知,目光轻扫了一下她那清瘦的脸颊,若有所思起来。

    孙萌萌尽力调整自己的内心波动的情绪,微微抬起有些沉重眼皮,却一不小心对上向南的眼眸,潋滟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狡黠,杀了她个措手不及,来不及收回的目光顿时有些尴尬。

    孙萌萌看到他嘴角微弯的弧度,含义莫名,连忙轻咳了一下,将目光僵硬地转移到一旁,极力掩饰着她的不安,随口说道:“我先是失陪一下”说完,拿起包离开包间。

    叶子青看着孙萌萌的背影,心里不由长叹一声,这世界怎么就这么小呢?吃个饭都能碰上!

    孙萌萌逃出包厢后,直接去了洗手间。

    盥洗台上,水徐徐流着

    孙萌萌看到自己无名指上的那枚精致的情侣对戒,在灯光下熠熠生辉,很是耀眼,心里掩藏的疼痛,被这耀眼的光芒割破,碎了整颗心房。

    好了,别再想了!他都已经放下,自己心里的愧疚感也该试着减少。

    孙萌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深吸一口气,转身离开的洗手间。

    可是世界就是这么小,小到一个转身,又遇见了熟人。

    孙萌萌走出洗手间后,师达树和谢铁军也刚好从男洗漱间出来。

    孙萌萌来不及用包挡脸,就被师达树和谢铁军给发现了,只好连忙用手挡住脸。

    “呵呵,嫂子,别挡脸了,你以为你瘦了我就认不出你了吗?”师达树已经奔到孙萌萌的面前。

    “哈哈,就是,嫂子即使你挡住脸,我们也能把你认出来!”谢铁军看到孙萌萌的时候,眼睛直冒精光。

    上周许烨磊在房间抽了一天的烟,心想不会和嫂子真的有什么状况吧?

    谢铁军心里一直在那祈祷:千万别啊,中队长,你可要挺住,没有你在前面引路,我和贝贝的爱情没有指路明灯,也会惨淡收场,那太揪心了。

    那天他没敢贸然去打扰许烨磊,在他的门外徘徊了片刻后就走了。

    结果,晚上开会的时候见到许烨磊的时候,却像个没事的人一样,一周下来,也没看出任何异样,天生思想比较单纯,没有太多弯弯绕绕的谢铁军,自然以为许烨磊那天是为了工作的事情而猛抽一天的烟。

    孙萌萌的神情有些尴尬,缓缓的将手放了下来,冲着他俩嘿嘿一笑:“呵呵,是因为眼前两位帅哥,太耀眼了,怕灼伤眼睛,用手挡挡”

    “呵呵,嫂子你过奖了,虽然我知道自己挺帅的,但不至于晃眼啊!”师达树一脸的自恋,笑嘻嘻道。

    “师师这么不要脸的话,你也有脸当嫂子面前说!嫂子,你别听她的,就当他不要脸吧!”谢铁军笑着奚落道。

    听到他俩一口一句嫂子,叫的孙萌萌心又开始犯疼,不过他俩对话后,却又让她不由笑了起来。

    没接触他们以前,孙萌萌对军人的影响,觉得应该是一板一眼,一切服从上级指挥的那种人,结果个个都风趣幽默,真是一帮可爱的人。

    三人不好堵在洗手间门口,边聊边走。

    “嫂子,你也在这吃饭!”谢铁军转过头笑着询问。

    “恩,晚上被我同学拉到这吃饭,你们认识的,叶子青!”孙萌萌嘴角含着淡淡的微笑回复道。

    即使此刻内心的情绪还有些复杂,但面对谢铁军和师达树的时候,她还是掩饰的很好,看不出一丝伤神的痕迹。

    “哦,就是那个非常有个性又漂亮的叶子青啊!”师达树想起叶子青的容貌和豁达的性情,不由笑着回味起来。

    “师师,结婚报告都递上去了,现在还想别的女人,找揍啊!”谢铁军见师达树一脸淫荡样,立马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想了,真是的,谢铁军你谈恋爱后,发觉你这思想开始不纯洁啦!”师达树趁势反击。

    孙萌萌听了轻笑不已,跟这两人在一块,那简直比看小品,说相声来的精彩。

    师达树看到孙萌萌嘴角微弯噙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恬静温柔,一双清澈的眸子宛转如翦水,端庄却又不失妩媚。

    “嫂子,中队长大概不知道你也在这吃饭,走,吓他一下,给他惊喜”师达树眼底掠过一抹的促狭。。

    “对,我们包厢就在最里边,嫂子要是去了,大伙一定都很惊喜”谢铁军紧跟着附和。

    孙萌萌听到这句,心咯噔一下:别啊!你们两个千万别这么吓人,别说什么惊喜啊,你们先把我给惊吓了!

    刚才才碰面,现在的她哪敢再出现在许烨磊面前啊!

    而且看这两人的架势,别说她已经和许烨磊分手了,就是还没有分手也不敢进他们的包厢,还没进去就能感受被酒精浸泡得飘忽的感觉了。

    “哈哈,嫂子,这可由不得你了”两个男人说完,立马行动,就这么挟持这孙萌萌,连拖带拽地拉着她进了包厢。

    门一开,孙萌萌真想昏过去。

    天哪!还以为就她认识的的几个男人,没想到黑压压的两大桌。

    这是搞什么聚会啊!

    更恐怖的是她大伯孙耀武也在,此刻孙萌萌脑海唯一的想法就是逃,可是门一开,谢铁军就嚷嚷开了:“大家快看,我把中队长的老婆都带来了,惊喜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