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六章 分道扬镳
    谢铁军心里很急,但又不敢贸然打扰许烨磊,在他的门外徘徊了许会,最后还是离开了,一切还是等他出来,看看脸色后,再进行探问。

    许烨磊看着天花板,回想着上午他和孙萌萌的谈话。

    其实没谈什么,就是简短的几句话,但更多的是沉默,她没说理由,他也没多问,就因为那句话,他搭在她肩上的手缓缓滑落,就这么分道扬镳了。

    他知道孙萌萌经历了父亲的病,心性变了很多,对生命多了敬畏,对生活少了安全感。那些他都能理解。

    他失去父亲的时候,也曾有过一段很失落的岁月,自己也在那个时候突然变成了大人,从调皮捣蛋小男孩变成寡言懂事的少年。

    他能理解她的不安,他爱她,心疼她,愿意陪着她,帮她度过这样低迷的心理历程。

    可是她却不给他机会,她的那句话直接掐中了他的软肋。

    最后,他只能放手

    明明相爱,却要这么放手,这样的爱情最是痛苦。

    他想,她对他的爱,也许还没有妈妈对爸爸那么情深,所以,才会在守望中感到不安,才会在他们的爱里徘徊。

    而自己,也许,也爱得不够深吧!

    身上的这套军装,从穿上的那一刻,就已经和他的血肉连在一块,要脱下,那近乎是扒他的皮。所以,他不是不爱她,但真的还做不到为她脱下这一身的军装。

    所以,他选择了沉默,随后默然地离开她。

    可是离开她,却也是那么艰难。

    回到部队,抽了一天的烟,想了很多,想着他们曾经的甜蜜,想着她给他的美好,想她的时候,心里憋闷着,很难受。

    还想到了向南的爸爸,他为了家庭的维系,最后还是脱下了军装。

    许烨磊觉得自己做不到。

    他是为了继承父亲的遗愿,扛起了钢枪,守卫着这一方热土。

    不是不爱她,而是,他做不到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自己事业。

    也许有很多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为了爱人放弃自己的追求,但许烨磊举得自己的事业是特殊的,军人的职业是神圣的,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

    想了很久,想了很多,最后,他想起一句诗,死后元知万事空,人都是**裸地来然后**裸地回去,人世的七情六欲都万般皆空,没有不可抛弃的。

    他不能放弃自己的事业,也许对她还不够爱吧。也许他只能用另一种方式爱她,认真地守卫着这一方净土,保卫着国家的平安,让她太平盛世里过着安心的生活。

    他们都能感受对方的爱,却还没爱到生死相依,为了对方不顾一切,所以,才有了无言的结局。

    许烨磊深深地吸了一口烟,然后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青烟从他的腹腔慢慢腾升,溢出他的口腔,把他狠狠地呛了一下,呛得眼泪都出来了,连声咳了几下。

    把烟丢进已经装得满满烟灰和烟头的玻璃缸,狠狠地摁了下去,烟卷上的火星终于被他摁灭,那一瞬,感觉摁灭的不是香烟,而是痴缠了他近一年的感情生活,他甚至听到了心被摁碎的声音,很疼,但他咬咬牙挺直了脊梁。

    他是军人,有着超人的意志,没有他跨不过的砍,放不下的情。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晚上,临近9点孙萌萌才回到家,眼睛有些红肿,一看就知道哭过。

    “回来了!”坐在客厅看电视的李笑梅,抬起头看向刚回来孙萌萌。

    “恩,爸呢?”孙萌萌低着头,不敢看李笑梅,轻声的应着。

    “睡觉了,你怎么啦?”李笑梅已经看到孙萌萌红肿的眼睛,有些担心的问。

    “没什么,妈,我去洗澡了!”孙萌萌的声音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恩,去吧,晚上早点睡!”李笑梅点了点头,淡淡道。

    孙萌萌转身回房间,李笑梅轻轻的摇了摇头,估计这丫头舍不得许烨磊离开哭了吧!

    唉,选择军人,哪有那么好呢,许烨磊能每周回来一次已经算是够好的!是她自己选择的男人,李笑梅也不好说什么。

    李笑梅把电视关掉,回屋睡觉了,孙萌萌拿着睡衣,默默走进了浴室。

    心里犹如被压了一块千斤巨石,令她无法喘息。

    孙萌萌伸手拉开花洒的开关,冰凉的冷水从头顶喷洒下来,打在肌肤上有些疼,冰凉的水从脸上蜿蜒而下,混杂着温热的液体渐渐滴落地下,最终汇集成一条心痛的小河,停而不歇的缓缓流淌。

    “给我理由”电到就也。

    “没有理由,我们我们不合适”。

    “萌萌,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安心的跟着我”

    “除非你脱下军装”

    当许烨磊的手,缓缓的从她肩上滑落,眼底的宠溺瞬间化成灰烬,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着他离去背影,心似乎被人掏空般疼得钻心,心痛、伤心、甚至绝望,一一接踵而来,冰冷的水浇淋在孙萌萌那光洁精瘦的身上,令浑身毛孔一阵紧缩,温热的眼泪沿着她的脸,滑落到她的肩,她的胸前,她的脚跟,最终消散无踪。

    洗完澡后,孙萌萌回到房间,她没有立刻去睡觉,而是打开电脑,手指敲着键盘,眼泪随之滴滴而落。

    空寂的房间里,只听到噼里啪啦的打字声,和嘤嘤的哭泣声,一声声打在孙萌萌的心上,一字字刻在她的心头,就像被尖利地冰锥反复穿刺,留下满身的疼。

    时间一点点流逝去,呜咽声减小,只是那难以抑制地抽泣声,

    当敲下最后一个字的时候,虚弱感,悲痛感滚滚袭来,她现在只想就此沉沉睡去,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想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第二天,孙萌萌无力的睁开眼,瞬间室内明亮的光线刺疼了双眼,皱着眉眨了眨眼才适应了些。

    床头柜放的手机紧跟着响了起来。

    孙萌萌伸手拿过手机,是叶子青。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叶子青那火急火燎的声音:“萌萌,你和你们分手了?”

    一阵沉默——

    “萌萌”叶子青轻声的叫唤一声。

    又是一阵沉默——

    渐渐的,叶子青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抽泣声,有些心慌:“萌萌.”

    “子青,我妈叫我了,改天聊”孙萌萌没有做正面回应,匆匆的把电话挂掉。

    听到耳边传来嘟嘟嘟的挂断声,叶子青不由长叹一声,幽幽的,带着一抹伤感,吐出一句话:相爱,却不能相守。

    孙萌萌的qq空间是设密的,只有两个人可以看见,叶子青和刘焉。今早叶子青一上qq的时候,看到孙萌萌写的那篇私密日记,立马拨电话过来。

    没想到这丫头经历她爸爸的生病后,心性大变,看完她的日志后,叶子青知道她心底的所有想法,却是爱莫能助。

    有种爱叫做放手,也许,这些如烟的往事,如水的情怀,如梦呓语的情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心头如烟花般的消散吧!

    日子一天天的滑过,转眼到了周六,孙耀文的身体和精神状态一天比一天更好,李笑梅满心欢喜,孙萌萌也很高兴。

    但谁也不知道,她强颜欢笑的面具后却是那么的痛苦不堪,那么的疼痛不已。

    叶子青至从周一早上看到孙萌萌写的日志后,知道她心里肯定很难过,很难受,天天给她打电话,叫她出来散散心,但每次都被孙萌萌拒绝。

    叶子青实在没办法,只好在周六下午直接杀到她家去,准备把她拽出去透透气。

    在孙萌萌的房间里,光从窗外照射进来,孙萌萌那单薄的身子斜靠着床边。

    “萌萌,你爸气色好很多了,这下你该放心了吧!”叶子青看着清瘦的孙萌萌,心疼不已,不由拉着孙萌萌的手,宽慰道。

    “恩,是啊!这段时间,真的很感谢你和刘焉时常来探望我爸!”孙萌萌的嘴角挤着一丝笑意。

    “说什么呢,这么见外!你爸也算是我半个亲人,再这么见外,跟你绝交啊!”叶子青摆着脸,佯装生气。

    “呵呵,谢谢你,子青!”孙萌萌淡淡的笑着,再次感谢。

    “你这丫头”叶子青轻怕了一下孙萌萌的手背。

    两人互看对方一眼,沉默了几秒,叶子青眉头微挑:“对了,告诉你一个开心的事情”

    孙萌萌只是笑,没回应。

    “你怎么不好奇呢?”叶子青不满道。

    “说吧,什么事?”孙萌萌淡淡的问道。

    “我公司来了一个新上司!是个帅哥哦!”一提及新上司,叶子青的眼底掠过一抹浑然不觉的兴奋。

    “你不会想泡他吧!”尽管心伤不已,但女孩子天性就是比较八卦,孙萌萌瞧叶子青那表情,猜测到几分。

    “哈哈哈,正有此意!”叶子青猖狂的笑了起来。

    额——她认识?孙萌萌怔了怔,好奇的看着她:“谁啊?”

    “嘿嘿”叶子青笑的极为神秘。

    “快说啊,搞什么神秘啊?”孙萌萌催促道。

    “嘿嘿,就是那个”叶子青话还没说完,口袋的手机响了起来,停止谈话,“等会,我先接电话”

    掏出手机看到手机屏幕显示的名字后,叶子青嘴角的笑容变得更加灿烂,对孙萌萌说:“说曹操,曹操就到!”说完,立马接起电话。

    半分钟后,叶子青挂掉电话,眉眼带笑的说:“我那帅哥上司说请我吃晚饭,时不可失,走,带你去会会!”

    “谁啊?”孙萌萌有些好奇。

    “去了就知道啦!快点换衣服,打扮一下!”叶子青把孙萌萌从床上拉了起来。

    孙萌萌本来没有出门的意向,不过还是被叶子青连拉带拽的拖出去吃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