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五章 爱情宝典
    “那你的钱怎么少的这么可怜,都花哪啦?”孙贝贝皱着眉头,嘟着嘴问。

    刚才看到账上就一万五都不到,孙贝贝着实被吓一跳,可能孙贝贝以前接触的男人绝大多数是有钱子弟,个个都是手持钻石卡,无限卡什么的,谢铁军这么一对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谢铁军取了一千块,随后离开了atm机,一边跟孙贝贝解释:“我的钱都寄回家了,我家在农村,风景很美,但穷乡僻壤的,地里刨食却挣不了多少钱。我每个月工资发下来,都寄回去给我父母”

    “虽然在部队包吃包住的,但那那也不可能全寄啊!”孙贝贝一时半会无法理解,将全部工资上交什么样的情况。

    “没办法啊,不是跟你说了吗?家里比较穷,不过现在好很多了,家里盖了一栋两层的小洋楼,我妹妹现在也在家养鸡,一年能赚个万把来块,在村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家庭了!”谢铁军诚实的把家里的情况告诉孙贝贝。

    “那你现在还一直往家里寄钱吗?”孙贝贝眨了眨眼睛,小心翼翼的问。

    “这个月回去,我爹说了以后不用再寄钱回去了,叫我自己存着,前两天刚发工资,我就”谢铁军憨憨的笑道。

    不是吧!这一万多还包括刚发的工资,这么一算这呆子身上就几千块!

    这这实在太恐怖了!

    自己每个月工资发下来,没两个星期就光了,还要老妈救助,而这呆子却都把钱寄回来,那要怎么过啊?怎么活啊?

    出生在生活条件优渥的军二代家庭里的孙贝贝,自然无法想象谢铁军平时是怎么过活的。

    “你的钱都寄回家了,那你平时花什么,吃什么啊?”孙贝贝一脸的诧异。

    “这个在部队供吃供喝供住,又管衣服,就偶尔抽抽烟,跟战友吃顿饭,身上留几百块够用了!”谢铁军憨笑着回她。

    孙贝贝依旧无法理解一个月身上揣几百块是什么感觉,换做她一天就花玩了,甚至有可能还不够花呢?

    看到孙贝贝那眼神,谢铁军心里立马有些忐忑起来,深知两人的差距是实实在在的,继续道:“我是农村出来的,在我们那出来打工的,大部分的人都是把赚来的钱都寄回家,我是个儿子,出来当兵后,几乎很少回家,爸妈都照顾不到,所以我自己省着点,把钱寄回去,就是希望他们过的好一点”

    听完谢铁军的这番话,孙贝贝沉思了许会。

    孙贝贝很清楚部队里面的内幕,一个农村出来的男孩子,没有任何的身世背景,奋斗到上尉,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名出色的助教军官,已经算非常优秀了,这得经过多少努力和多少汗水才能达成呢?

    “贝贝,我我是农村出身,没多少钱,真的,你要是要是觉得不行的话”反正话已经挑明,自己的条件就是这样,谢铁军吱唔着,忐忑不安的看着她。

    “什么农村出身的,什么不行啊?”孙贝贝见谢铁军一直强调自己是农村出生,立马瞪眼,噼里啪啦的数落道,“农村出身咋啦,我又不是现在才知道!真是的!”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你你要是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谢铁军的心悬在半空中,紧张的看着孙贝贝。

    “你这个死呆子,都都把我吻了,难道就不想负责啊!”孙贝贝伸手戳了戳谢铁军胸膛,小脸嫣红的娇嗔骂道。

    “不,我我肯定负责,就是怕你”谢铁军明显有些不自信。

    “就怕我什么?把你甩了是吗?”孙贝贝又狠戳了他一下,凶悍又霸道的说,“你敢不负责的话,小心我小心我揍你!”

    听完孙贝贝的话,谢铁军愣怔了一下,心里又忐忑又欣喜,连忙抓住孙贝贝的手:“我负责”

    孙贝贝的小脸貌若桃花,嫣红不已,抽回手:“谁要你负责啦!死呆子就知道占我便宜。”

    这丫头刚才还口口声声要他负责,可是自己一说负责,却又成了占她便宜。

    真是一个可爱又可人的小丫头。

    “嘿嘿,贝贝我们去吃饭吧!”谢铁军憨笑不已。

    “随便找家西餐厅吧!”刚才听谢铁军那么一说,孙贝贝自然不敢去no.1挥霍金钱,寻求浪漫,只好改口去西餐厅。

    “你刚才不是说去什么no.1吗?”谢铁军一时半会没反应过来。

    “呆子,就你那一千块,还不够点两个菜呢?”孙贝贝嘟囔道。

    1千块点两个菜!谢铁军的脸色微沉,心想:这个大小姐,平时的生活肯定很奢侈!怎么办,自己一个穷沟沟里出来的娃,以后哪供养得起她啊!

    孙贝贝见谢铁军脸色沉了下来,连忙道:“好了,有多钱就花多少咯,不去no.1了,我们就在这附近随便找家饭馆就好了!”

    额——刚才还说西餐厅,现在又改口去饭馆,这丫头变得也太快了些吧!

    “知道你饭量大,去西餐厅吃不饱,我们还是去吃饭吧!”孙贝贝一眼看穿谢铁军的想法,补充道。

    原来是这样!孙贝贝这丫头比自己想象还要贴心。

    “恩,听你的!”谢铁军下沉的心情,瞬间变好。

    两天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落坐的时候,谢铁军主动的帮孙贝贝拉椅子,待她坐下后,他才走到对面坐了下来。

    这个小细节还是被孙贝贝注意到了,想起上午坐的士的时候,他也是先下车随后帮自己开门,还有喝饮料的时候,也是他帮忙打开瓶盖的,想到这,孙贝贝不由似笑非笑的盯着他。

    一个农村出来当兵的娃,但行为处处表现的ntleman(绅士),肯定上爱情政治课的时候特别认真。

    “看我干吗?”谢铁军有些不好意思,憨笑的问。

    “呆子,你们的爱情宝典课是谁教的?”孙贝贝水水的眼睛里闪着熠熠的光芒。

    “什么爱情宝典课?”谢铁军有些不解。起我又时。

    “你这个死呆子”孙贝贝娇嗔的骂道,“就是谁跟你们上的爱情政治课啊?”

    谢铁军恍然大悟:“哦,这个啊,是军区的李少红指导员”

    在基层部队,政治部门会对军官们进行婚恋观的教育,帮助官兵们树立正确的婚恋观,教育的内容,就是传授一些恋爱的技巧比如:在日常生活中,军人应该多体贴自己的恋人,常给对方打打电话,让对方感到爱情的甜蜜,赢得恋人对他们事业的理解和支持。还有诸如,给女友买饮料要主动拧好瓶盖、坐车有位要先让她坐、初次见面要表现出绅士风度等等。

    孙贝贝虽是文艺兵,但也上过这样的课,当时的她觉得有些好笑,但今天谢铁军的表现,却又让她觉得特别的意外。这些政治课对于这些成天关在部队的大男人们,的确起到很大作用,跟他们约会,表现出来的绅士风度,还是很让女孩子喜欢的。

    “恩,看来你上课的时候还蛮认真的,改天我上系统给李指导打分去!”孙贝贝嬉笑道。

    “嘿嘿这课都上了好几年了,早就忘光了,我昨晚把笔记本拿出来,再看了一遍”谢铁军的黑脸有些红,很老实的跟孙贝贝交代。

    噗——孙贝贝听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哈哈哈,你这个呆子”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完午饭,孙贝贝挽着谢铁军的胳膊,在大街上晃荡。

    谢铁军不时转过头看着身边的女人,被她柔滑的小胳膊挽着,心里也滑溜溜地痒着。

    美眸皓齿,肌肤胜雪,幽香萦绕,身畔站着这样光鲜亮丽的女人,谢铁军的心美美的快飘上了天。

    “呆子,在想什么呢?”孙贝贝转过头,看向谢铁军。

    “没想什么。”谢铁军一脸开心,摇了摇头。

    “我才不信。看你一脸淫荡,一定想什么坏事”孙贝贝嘟着红唇,口无遮拦道。

    “你这个丫头,怎么说话这么直接”谢铁军被这话一激,脸立马红了起来。

    “知道就好,跟我在一起,有什么就说,你要藏在心里,我也有办法让你说出来”孙贝贝调皮道。

    “嘿嘿,我算服了你了”谢铁军对孙贝贝这丫头是又爱又怕。

    “说吧,在想什么呢?不说我可要用武力了”孙贝贝眉眼微瞪,威胁道。

    “真是野蛮的丫头。我没想什么,就是觉得和你站在一块,像做梦一样,很开心”谢铁军害羞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感受。

    “呵呵,那是必须的。跟我混当然开心啦。要用什么表示感谢?”孙贝贝扬起头,一脸的得意。

    “嘿嘿,真的要我说么?我怕说出来会被你揍。不敢说。”其实谢铁军脑海的想法的确有些不纯洁,憨憨的笑着。

    “说吧,动动嘴皮子,我还不至于揍你,再说了,看你皮糙肉厚的,揍几下也掉不了几斤肉。”孙贝贝循循善诱的询问。

    “那还是不说吧”谢铁军怕自己说出来,真会被孙贝贝揍一顿。

    “快说,你有什么要表示的?”孙贝贝催促道。

    谢铁军看着孙贝贝,挠着头憨憨地笑着:“嘿嘿,无以回报,我就以身相许吧”

    “死呆子,这么块就学坏了,想占我便宜”孙贝贝被说的小脸立马羞红,举起拳头就往谢铁军身上砸。

    谢铁军由着她揍,愣愣地看着她含羞嗔怒的样子,红红的唇噘着像个小樱桃,让人恨不能一口吞了。

    孙贝贝被他看得越发不好意思,在他腰上狠狠地掐了一把,“死呆子,还在发情啊,赶紧还魂”

    “嗷——很痛的,别这么用力。我早说了,说出来会被你揍,你偏要把人的话诱供出来。真是个邪恶的坏丫头”谢铁军抓着掐他的小手,笑着道。

    秋风徐徐,已经有了一丝凉意,谢铁军开始认真思考第一次送什么礼物给孙贝贝。

    这丫头,顽劣成性,该送什么好呢,这个还真得好好想想。

    谢铁军想起爱情宝典里的名言,谈恋爱要不时地给女朋友寄点小礼物,护肤品,围巾,小饰品什么的,女人用这些东西的时候就会想起男人,很管用的。

    谢铁军看着孙贝贝雪白的脖颈,长长的如天鹅一样美丽。

    冬天快到了,就送围巾吧,她围围巾的样子一定很俏。

    当然,他心里还有一个坏坏的小心思,让孙贝贝约会的时候带着他送的围巾,还可以,还可以遮掩一下他吃完小甜点时留下的证据。

    上周初吻,那是没有经验,让贝贝一直红着脖子,被中队长夫妇取笑着,心里挺不好意思的。当时窘死了,恨不能脱下衣服给她遮掩着。

    现在嘛,恋爱慢慢谈,该享受的福利还是要享受。

    “走,给你买条围巾去”谢铁军眼底掠过一抹邪恶,憨笑着说。

    “现在还不算冷啊,怎么会想到围围巾呢?”孙贝贝觉得一阵莫名。

    “嘿嘿,用围巾把你这个野猴子拴住了,就不会瞎蹦跶了”

    “死呆子,我真怀疑你以前泡过多少女人?还这么懂得手段”

    “我这是无师自通。走吧”

    两人一路斗嘴,嬉笑打闹地去买了一条围巾。

    孙贝贝人长得好看,身材又好,皮肤又白,不论什么围巾围在她如天鹅一般的脖颈上,都是锦上添花,美不胜收。

    谢铁军真想把饰品店里的所有围巾都买下来,孙贝贝知道他节省,就选了一条黄色的围巾。

    明黄艳丽的围巾,炫目夺人眼球,就像孙贝贝一样特别招摇,围在她的脖子上和她的气质很搭,两人都非常喜欢。

    两人走出饰品店,谢铁军笑着问:“下一个目标是哪?”

    “向电影院进军!”孙贝贝挽着谢铁军的胳膊,另一手扬起来欢呼着。

    哇咔咔,看电影!

    谢铁军意味深长地看着孙贝贝脖子上的围巾,傻呵呵地笑着,看来自己还真的很明智,围巾一买就派上用场。

    哇咔咔,电影院哪,黑灯瞎火的,最是干坏事的好地方!

    昨晚呆子非常用功地复习了爱情宝典,其中用红字标注的一条:女人都喜欢浪漫,又很感性。谈恋爱的时候一定不能错过爱情片,陪女朋友去看一场电影,看完一场风花雪月的故事,女人的心都会被别人的爱情感动,会渴望自己也被一个男人宠爱。

    呆子还记得教官讲课的时候还开玩笑道,电影院黑乎乎的,还可以搞点小动作。

    谢铁军尝了甜头,一个周都在想着那个小樱桃呢,终于有机会开吃了。

    这个野丫头,不要怪我色哈,你一定是故意放水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两人打车去了电影院。

    午后没什么人看电影,最佳的座位随便挑。

    谢呆子有预谋的,没有选择看电影的最佳座位,而是买了情侣座。

    孙贝贝看着呆子微微红的脸,随着他进入电影院,心又开始砰砰直跳。

    其实大可不必买情侣座,刚才吃完午饭,这个时候来看电影的都不是为了看电影,稀稀落落的几对鸳鸯,散落在各个角落,电影还没开始,现场已经开始上映电影。

    谢铁军和孙贝贝看了,都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却又蠢蠢欲动。

    走到自己的座位上,谢铁军先坐了下来,直接把孙贝贝拉到怀里,抱着她,毫不犹豫地吃起小樱桃。

    电影开始播放,蓝色的荧光铺在影院里,把黑暗的空间映成一汪蓝湖。湖里一对对鸳鸯正在演绎着比电影还更加精彩的戏目。

    一场电影结束,都不知道由谁扮演,发生了什么故事,但所有人都很开心地鱼贯而出。

    谢铁军拥着孙贝贝恋恋不舍地走出了这个大黑屋,没有人打扰饱饱地吃了一顿小甜点,真是**啊!

    孙贝贝的脸潮红着,把围巾捂得紧紧地,都不敢看谢铁军了。

    这个呆子,可真是生猛,一落座就把人给扑了,又啃又咬,那个谢氏吻法,都快把她的魂都给吸了去。

    但是,被自己喜欢的男人这样一顿狼啃,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激情的时候,那只滚烫的大手甚至不安分地伸到她的衣服里,情到浓时无法拒绝那样的亲昵,甚至,被他滚烫地揉捏着,全身都说不出的酥麻快意。

    两人吻得太忘情了,她甚至感觉到硬硬的某物顶着她腿,那时候,如果不是在影院,估计自己会把持不住地从了他,放纵地爱他。

    她就是这样,要么不爱,如果爱,一定是放纵地去爱一个人,纵情地燃烧自己的激情,让那种蚀骨的炙热将两人融化。

    而谢呆子,平常很呆,关键的时候从不含糊,她感觉自己和他真是绝配。

    “我我明天要上班,该回去了”孙贝贝回想起刚才昏天昏地的画面还脸红耳热,第一次在谢铁军面前说话不利索,多了几分羞涩,少了几分野蛮味,总算有几分女人味了。

    谢铁军看着她很有成就感,他总结出一条经验,要驯服野猴子就一招,直接把她按倒吻得她找不着北,看看她现在的样子,多么温柔可人哪!

    “我送你吧”谢铁军一脸春风得意地笑着。

    两人回到孙萌萌家,家里只有李笑梅夫妇,李笑梅说许烨磊和孙萌萌一早出去了,还没回来。

    谢铁军和孙贝贝相视一笑。

    孙贝贝提着自己的行李包,走出孙萌萌的家时,实在憋不住了还是大笑了一番。

    “老姐一定和姐夫在玉景豪园滚床单,这都滚了一天了还没结束,姐夫的战斗力可真猛啊!”谢铁军听着孙贝贝大言不惭的话,心里又是一番羡慕嫉妒。

    “有房真好!想干坏事,关着门爱怎么整就怎么整”谢铁军一脸的羡慕,感叹道。

    “死呆子,一天到晚就想着干坏事!”孙贝贝的孙氏流星拳毫不留情地洒落在谢铁军身上,只把呆子的心也锤得沉沉的。

    谢铁军一把抓住孙贝贝的小手,微睁眼,露出细长的眼眸,那像狼一般的眼眼睛冒着绿色的光芒,让人心里莫名的微颤。

    直勾勾的盯着孙贝贝几秒,谢铁军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坏笑,身体慢移向她靠过来。

    孙贝贝怯怯的瞪着他,坐电梯就这么会功夫,他想干嘛啊?

    谢铁军双手撑在她头两侧,把她锁在怀里,隔着一手的距离,低头怪怪地瞧着她。

    “那就再干点坏事吧!”谢铁军低喃一声,双手一收,紧圈她入怀。

    孙贝贝又羞又恼,哭笑不得地手抵他胸口,却隔不开他的拥抱:“死呆子,你快放开我啦”

    谢铁军低头嗅着她身上的馨香,孙贝贝真的好香啊,为什么她身上这么香呢?

    脸越贴越近,孙贝贝整个人被谢铁军抵在墙上,心头一慌,用脚踢他,可是脚被他的双腿格开,完全使不上劲。

    两人虽隔着几层衣服,但孙贝贝那柔软的身子完全紧密地贴在了他结实紧致的胸肌上。如此亲密的接触令肌肤敏感地抗议着,毛孔不自觉的贲张起来。

    羞人的感觉燃烧着她,浑身滚烫,眩晕冲击着呼吸都紊乱了,心跳犹如脱缰的野马在胸腔狂放地奔跑着,强烈起伏的胸腔更亲密地贴近他,产生微妙的摩擦。

    谢铁军一个低头,灵敏的攫住她的红唇,啃咬的唇齿,有力的拥抱,让孙贝贝明白男女之间的力量悬殊,纠缠不清的气息在两人之间穿流,在这密闭的空间中点燃一股股热浪,烤得人浑身燥热起来。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一天还没过去,两人就劳燕分飞,各自回家。

    孙贝贝得赶着回n市,自己也要回部队,两人在一起聚少离多,就是聚也是那么短暂。

    要是自己在市区有个房,两人相会的时候周六晚上过来,多了一夜,可以增加多少甜蜜时光啊。

    谢铁军知道父母都很省,盖了房后,他寄回去的钱都没怎么用了,都存起来给他娶媳妇准备着。

    可那点积蓄买房还远远不够,这么高的房价,以他那一个月的工资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买得起。

    孙贝贝看着谢铁军沉思的样子,又揍了他一拳:“呆子,又在胡思乱想着什么?”

    “没什么”谢铁军幽幽的摇了摇头。

    孙贝贝看他那副死样,刚才还神采飞扬,现在没了点喜色,让她看了心里不爽。忍不住踹了他一脚:“别蒙我,快说”

    “真没什么”谢铁军仍旧不肯说。

    孙贝贝看他的脸色一下就猜到他想什么,拍着他道:“就你那心思,你不说我也知道。不就个房子么?你好好表现,军衔再往上升升,打个结婚报告不就能分到房了。真是个死呆子”

    “嘿嘿”谢铁军一脸憨笑着。

    才开始恋爱,他还真没想到结婚,不敢想象长得跟天仙似的丫头愿意嫁给自己,自然想不到军区大院的房子。

    被孙贝贝这么一点,谢铁军心里又豁然开朗了。

    谢铁军真不敢想象这个女人还是当初特立独行的女魔头,说话没心没肺的她,竟然也有这么体贴人的一面。

    这个铁血男人被她感动得心都化成了一滩水,柔软,安心。

    送了孙贝贝去坐高铁,谢铁军也回了部队。

    谢铁军一回到宿舍,师达树就扑了过来。

    人逢喜事精神爽,师师可真是八婆啊,不过没关系,想八卦就给你透点风。

    谢铁军自然要在师达树面前炫耀一番,但是他听到的却不是师达树盘问他约会的细节:“螃蟹,中队长的岳父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没事啊!怎么了?”谢铁军一脸不解,心想下午才见孙耀文,他好好地没啥事啊!

    “那就奇怪了,以前中队长周末去约会都是周一才回来的,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师达树纳闷不已。。

    “是么?我不知道啊,发生什么事啦!”听到许烨磊一早就回驻地,谢铁军也跟着紧张起来。

    “中队长的宿舍都快着火了,冒着青烟,我想进去问问,又不敢。你真的不知道他发生了额什么事?”师达树再次确认。

    “出门的时候都还好好的啊!”谢铁军原来还以为中队长在自己的家里和嫂子亲热,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状况。

    谢铁军想起刚到孙萌萌家吃早饭的时候,气氛有点不对劲,不会吧!难道嫂子和中队长闹别扭了?

    这个事情还没确定前,谢铁军也不敢乱猜想,便对师达树说:“没事,师师,你别瞎想了。中队长可能接到了新的任务,他每次思考事情的时候都是烟枪,又不是第一次见他那么抽烟,别大惊小怪的”

    师达树将信将疑地走了,谢铁军也跑到许烨磊的宿舍门口,看着紧闭的门窗缝隙飘出丝丝青烟,不知情的还会以为里面着火了。

    此时的许烨磊,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烟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味弥漫,云雾缭绕,给人一种压抑又沉重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