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三章 多愁善感
    心情好,时间过得也快。

    有孙贝贝在病房里插诨打科,这一个周的日历一页页翻过,很快就翻到了周五。

    昨天李思琪医生巡查病房的时候,检查了孙耀文的头部,让孙耀文再做了一次头部ct,今天造影结果出来了,头脑部淤血已经散去。

    李思琪今天巡查的时候对孙耀文全身又细细检查一遍,确认孙耀文各项生命体都已经正常。

    孙耀文康复得很好,饮食恢复了正常的吞咽,能站立走几步。

    李思琪看了很满意,笑着对他说:“叔叔恢复得很好,手指的功能也会慢慢恢复,不要着急。现在头部已经基本康复,可以申请出院回家疗养,一个月后再回来检查。”

    孙萌萌在医院呆了两个月,恨不能早点回家。在家饮食起居比医院方便,现在听医生说没事了,自然开心不得了,眉开眼笑地对李思琪道谢:“谢谢,谢谢李医生,辛苦你了”

    医生走后,孙萌萌便把这个好消息打电话告诉了李笑梅,李笑梅也高兴地请假来医院。

    孙贝贝帮忙整理着出院的东西。

    一个人生病,真的把家都搬到了医院,光衣服,生活用品就打包了好几袋。还好李笑梅有备而来,买了几个超大的置物袋,一个个袋子都装得满满的,看看真的像大搬家。

    孙萌萌去办理出院手续,结了账单,取了药。

    回病房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阵哀嚎,凄厉悲切,紧接着又多了哭天喊地的哭声,还有小孩哀伤地叫着“爸爸,爸爸”

    孙萌萌的心被这突然而来哭断衷肠的声音狠狠地撞了一下,大脑有点昏昏噩噩。

    孙萌萌抬着灌了铅的脚步,踉踉跄跄地沿着声音走到6号病房,里面的情景让她看后,也悲从心来。

    这个病人是个空军,脑部受了重伤,比爸爸早两天住进医院,当时就是看到他做了气切,让孙萌萌母女都感到很恐惧。

    没想到他还是走了。

    医生正在撤呼吸机,氧气瓶,和监控器。

    一家老小都扑在病床上,撕心裂肺地痛哭着。

    那哭声,带着着无尽的哀伤和无边的沉痛,藤条一样的抽打在孙萌萌心头

    **岁的小孩已经懂事了,摇着父亲的手嚎嚎大哭。白发人送黑发人,年迈的夫妇更是哭得肝肠寸断。

    而那个军嫂,几天不见,一下竟然老去了几十岁,她已经哭得失声了。

    黯然**者,莫过于这样的一场生死别离。

    孙萌萌只看那军嫂一眼便觉得自己的心也被掏空一般。

    一个生命就这样无声无息地离去了,留下多少悲伤,多少未竟的路,多少哭不完的眼泪。孙萌萌感觉自己的呼吸都被那悲呛的哀鸣压抑得快要窒息,不忍再看,赶紧抬脚离开。

    大脑一直晃着军嫂孤苦伶仃的身影,从今以后,那个未老先衰的女人再也等不回她的丈夫,一个人挑着祀奉老人,抚养小孩的重担,从此过着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日子。

    孙萌萌似乎感同身受着她的艰辛,不知道思念丈夫的夜晚,那个军嫂将要如何度过?

    是谁说,人生最苦痛的莫过于中年丧偶。

    孙萌萌虽然还没有结婚,却已深切地感受到夫妻之间不同于其他亲人的亲近。父母子女之间血浓于水,是天生的亲近,但再亲也亲密不过枕畔的恩爱夫妻。

    当爸爸在手术室,迟迟未出来,自己还能坚强地挺着等爸爸。可妈妈却已经绝望地昏倒,那一幕还历历在目,现在想来更能深切地体会那个军嫂的悲恸。

    夫妻之间相濡以沫,结婚的那一刻都盼着白头偕老,中途有一个突然离去,留下的那一个情何以堪

    孙萌萌踉跄着脚步返回到3号病房。

    病房里的三个人看到她红着一双眼睛,泪流满面,都吓了一大跳。

    “老姐,你不是去办理出院手续么?怎么开开心心地去,哭着回来了?是不是心疼刷掉了那么多钱?”孙贝贝冲过来,打量着失魂落魄的孙萌萌,不明所以地问着。

    孙萌萌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被孙贝贝那么一说,才发现自己眼睛都被泪水糊住了,赶紧擦干眼泪,戳着孙贝贝道:“小丫头,瞎说什么。我又不是守财奴,哪里就为那几个钱心疼得这样了。爸爸终于能出院,我开心都来不及,钱算什么,挣挣就有了”

    “那你哭什么啊?”李笑梅也疑惑地问着。

    “没什么啦,出院手续都办好了,我们走吧”孙萌萌推着轮椅到病床前,和李笑梅一起扶着孙耀文做到轮椅上。

    “萌萌,你没事吧?”孙耀文看着女儿满脸心事的样子,不由担心地问着。

    “我没事。刚才回来时看到一个病人过世了,一家人都在哭,我听了有点难受。没事,大家不用胡思乱想。走吧,爸爸终于可以出院了,我们赶紧回家吧”孙萌萌急忙掩饰自己的情绪,推着轮椅往外走。

    孙萌萌害怕听到那个病房的哭声,太惨烈了,那样的生离死别,她觉得好残忍,无法承受不敢面对。

    “医院本来就是个生死场,迎新生,送离魂,大家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就不用来这受难”李笑梅听了心里也难过,还好自己的老公没事了。

    孙贝贝看看本来开开心心的一家子,一下子都心情沉重,便嚷嚷着:“生死有命,由不得人。叔叔福大命大,以后一定会过得安康幸福。走吧,走吧,赶紧离开这个愁闷的地方”

    孙萌萌推着孙耀文,李笑梅和孙贝贝提着大包小包,四人走出了病房,一起下楼。

    走廊上还回荡着一声声高高低低的悲悲切切的哭声,一声声直敲人的心魂。

    悲苦,痛怆,深恸欲绝,犹如铁水浇铸般深深地镌刻在孙萌萌的心坎里,突然间,那种惊惶的感觉又回来了!

    东西很多,李笑梅和孙贝贝下楼后,还重回病房提东西。

    李笑梅本来还想过去安慰几句的,但这样别离,自己是出院,他们却把人永远留在了医院。那似乎会更加刺激她们的悲伤,最后,还是没有踏进那个病房。

    回到家,有孙贝贝在活跃着气氛,大家很快又换了好心情,只有孙萌萌一直都提不起劲,软不拉他地。

    李笑梅还以为她中邪了,盘问着她,但她说话又很正常。

    唉,这丫头,在医院呆两个月,整个人都变了。人家的伤心事,她也能陪着一直这么伤心着,真是头疼。

    孙贝贝也搞不定孙萌萌,她觉得老姐真是无药可救了,都快变成林妹妹,这么多愁善感。

    大家也没放在心上,以为过几天就没事了。就是觉得孙萌萌这个心思沉重的毛病得改改,周六这一家都盼着周日的到来,只要许烨磊回来了,孙萌萌又欢天喜地,什么烦心事都会置之脑后。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星期天,初升的太阳从爬过山顶,照射在绿色的军营里,许烨磊本想周六晚上就冲回市区抱老婆,不过队里临时有事,只好周日清早开车回去,不过这次他不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回来。

    谢铁军6点准时起床,梳洗一番话,穿上他昨晚试了一身又一身,耗了一多小时,最后选定的一套衣服,还往寸头上抹了一些油光发亮的发蜡。

    其实他的衣服不多,也就五六套,但第一次跟孙贝贝约会,想穿的帅气一点,昨晚就那几套衣服,换上换下,来回折腾,可算是用心良苦啊!

    谢铁军往镜子里一站,一个魁梧彪壮,满面春风的男人映入眼帘,情不自禁的吹起了雀跃的口哨。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6点半了,谢铁军连忙拿起桌上的钱包往口袋里塞,迈着欢快的步伐出门了。

    在楼梯的拐角处,兴奋的谢铁军不小心撞到刚好从楼下上来的师达树。

    师达树直直往后倒,幸好反应迅速,连忙扶住旁边的扶梯,不然肯定在阶梯翻滚几周。

    “螃蟹,大清早的,想谋财害命啊!”师达树惊魂未定的抬起头,看着谢铁军。

    “师师,对不起啊,刚才没看到,对不起!”谢铁军连声道歉。

    师达树站直身体,眼眸闪过一丝惊奇,打量着谢铁军:“螃蟹你这是要去哪啊?还打扮上了!”

    “呵呵,帅气吗?”谢铁军憨憨的笑着,咨询师达树的意见。

    “去约会?”师达树暧昧的眨了眨眼睛。

    “恩”谢铁军有些不好意思的点头。爸铁自还。

    “唉,真帅气,羡慕死人啦!”师达树拍了拍谢铁军的肩膀,很是感慨道,“咦,不对啊,孙贝贝在市区吗?”

    “嘿嘿,她这周请假,来着帮忙照顾队长的岳父!”谢铁军嘿嘿一笑,老实跟师达树交代。

    “哦”师达树若有所思的点头,“呵呵,螃蟹看来你是太有魅力了。”

    “嘿嘿”谢铁军挠了挠头。

    “呵呵,好好约会啊,快点下去吧,我刚才看到队长往停车场走去!”师达树一脸和悦,拍了拍谢铁军的肩膀鼓励道。

    “好嘞,谢谢啊!”谢铁军憨憨的冲着师达树笑了笑。

    那天如果不是中队长站出来为他说话,估计谢铁军会因为办公室三八男的那些话,没自信和孙贝贝继续发展下去。

    谢铁军快步跑到停车场,许烨磊刚好把车倒好,示意他赶紧上车,‘两姨丈’各自怀着激动的心情,前往市区。

    “搞得还挺帅的吗?”许烨磊手握方向盘,转过头看了谢铁军一眼。

    “嘿嘿,贝贝那丫头叫我别穿军装,所以”谢铁军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呵呵,孙贝贝是不是跟她老姐学的这招啊!”许烨磊轻笑不已,“不过约会的时候,千万别穿军装!”

    这可是许烨磊的经验之谈。

    “为什么?”呆子有些不解。

    “这个你以后会慢慢的明白的,自己去领悟”许烨磊没挑明,神秘兮兮的回他。

    “是,队长——”谢铁军一本正经的回复。

    沉默许会后,谢铁军转过头,缓缓开口:“队长,那天谢谢你!”

    许烨磊嘴角勾着一抹笑意:“这个用不着谢我,和首长的亲戚或女儿谈恋爱,在背地里多少都会受到一些非议,心里多少会有压力,但只要你自己问心无愧就行,别管其他人的想法!”

    “队长,那那你压力吗?”谢铁军小心翼翼的试探。

    “有啊,不过喜欢上你嫂子后,就没了!”许烨磊直白的回他。

    许烨磊当时和孙萌萌相亲的时候,心里对此也别扭过,也在意过,不过爱情这东西是很微妙的,如果彼此没缘分,即使有心也无法达成。

    “呵呵,这点我得向队长学习才行!”谢铁军憨憨的笑了笑。

    “别啊,自行摸索!再说,这种事情男人都是不学自通的!你也不例外!哈哈哈”许烨磊想起上周包厢的事情,嘴角噎着一抹坏笑,打趣道。

    “队长”谢铁军的黑脸瞬间红了起来。

    许烨磊嬉笑不已,转过头瞥了谢铁军一眼,虽然不知道孙贝贝为何会喜欢上他,但有一点他对谢铁军是很认可的,这个朴实又上进的男人绝对值得很多女人托付终生。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和谢铁军到孙萌萌家里,刚好7点半,孙萌萌一家三口和孙贝贝正准备吃早饭,李笑梅开门见他俩,连忙招呼:“烨磊,小谢,快进屋,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回来了,应该还没吃早饭吧!”。

    “还没呢,就想赶回来吃伯母的亲手做的早餐”许烨磊边走进客厅边回道。

    “呵呵,那你们稍坐一下,伯母再去下点面条!”李笑梅说完,直接进厨房了。

    孙贝贝放下碗筷,蹦到见到谢铁军,不由满意的点头:“不错,真听话!”

    谢铁军嘿嘿一笑,有些脸红起来:“帅吗?”

    “恩恩”孙贝贝连连点头。

    孙萌萌也跟了过来,双眸定定看着许烨磊,声音却幽幽淡淡:“来了,快进来吃早餐吧!”

    许烨磊满心欢喜的看着孙萌萌,可是不知为何,心头却燃起一抹不好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