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二章 促膝而谈
    许烨磊和谢铁军走后,孙家两姐妹回到病房。

    “妈,你明天要上班,早点回家休息吧!”孙萌萌笑着对李笑梅说。

    “是啊,婶婶,晚上我和萌萌姐在这照顾叔叔就行了,你回家吧!”孙贝贝紧跟着附和道。

    “呵呵,好吧,我回去看看把那鸡怎么弄才好,贝贝晚上就辛苦了!”李笑梅没有推辞,想着谢铁军带过来的鸡,她的确要回家处理一下。

    “不辛苦,婶婶只要明天给我煲一锅你拿手的鸡汤过来给我喝就行了!”孙贝贝知道李笑梅的手艺,有些嘴馋呢。

    “没问题,那我先回去了,这里就交给你们两姐妹了!”李笑梅边说边去拿包,没过一会就离开了。

    晚上,孙耀文只要输一瓶药水,八点多就结束了。给孙耀文擦洗完身体,李笑梅便回家了。留下孙萌萌和孙贝贝一起看护着孙耀文。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陪着孙耀文聊会天,帮他打发在床上的冗长时间。

    孙耀文九点多便乏了,孙萌萌关了灯,让他舒适地入睡。等他睡着了,她和孙贝贝也洗了澡,躺在看护的病床上。

    两姐妹很久没挤在一块睡觉,自然有很多话说,两人躲在被窝里轻声地聊着。

    “贝贝,你什么时候跟谢铁军搞在一块了”这个是孙萌萌最关心的话题,上周孙贝贝来的时候就看出了她们之间的小暧昧,她都不敢置信,这个眼高于顶的丫头会看上一个老实憨厚的军人。

    没想到今天亲眼看到他们的激吻,看到她那么投入,那么享受谢铁军的啃咬,当时是非常震撼的,碍于两个男人不方便问,乘着没有外人自然要盘问一下。

    “姐,什么叫搞在一块。我们这是异性相吸,正儿八经地谈恋爱”孙贝贝有些不满道,姐姐真是八卦,怎么问人这么不好意思的好题呢。

    “哦,异性相吸,是什么时候开始相吸的?”孙萌萌不管孙贝贝岔开话,继续追问着。

    “我也不知道啊”孙贝贝一脸云淡风轻地说,心里却不由地想着和谢铁军相处的过程,那真叫一个抑扬顿挫,与泪同行,黑暗的尽头柳暗花明。

    她自己也问过谢铁军是从是很么时候开始打她的注意,谢呆子也回答不了。除非一见钟情,不然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对上眼了呢。

    她最初对谢铁军只有恨,哪想到有一天会喜欢那个呆子,那个她口口声声说的谢恶魔。

    “你不是说打死都不会嫁给啥当兵的么?当初说得信誓旦旦,到了最后怎么看上的还是军人呢?”

    孙萌萌觉得这两人的性格反差太大了,实在不明白这两个死敌怎么能融合,所以她还是要继续打破沙锅问到底。

    “那叫缘分。当初要不是我信誓旦旦地拒绝当军嫂,你和许烨磊还能有机会勾勾搭搭?我是你们的媒婆呢,你们两个要怎么谢我!”被老姐这么追问,孙贝贝有点窘了,不知道怎么回答,故意岔开话题。

    果然,孙萌萌的盘问的思路被岔开了。

    “什么叫勾勾搭搭,小学语文学得这么差,滥用词语。呵呵,我们能相遇确实拜托你的成全。你想我们怎么谢呢,要不,结婚的时候你给我当伴娘”孙萌萌眉眼带笑,低声的建议道。

    “哈哈,老姐,都谈婚论嫁啦。不错不错。这个伴娘我当定了,也让谢铁军给你们当伴郎吧,这个呆子有时候是比较害羞,但老姐的喜事,再害羞也要逼他上阵”孙贝贝的眼睛掠着一抹精光,有些憧憬道。

    “你这丫头,真是行啊,把长得那么彪悍的一个男人驯得那么服帖”孙萌萌轻笑不已。

    “那是必须的”孙贝贝特别的自信的说。

    “你跟谢铁军是来真的么?”孙萌萌被饶了一圈,还是回到原来的话题。

    “姐,什么意思啊。谈恋爱当然是真的啦,都贡献我的初吻了,这还不够真啊?”孙贝贝动了动身子,不满道。

    “我就觉得你还小孩心性,怕你觉得好玩,玩玩而已。我很好奇,你这么有个性的一个人,怎么会看上谢铁军这么憨厚的男人呢?”这个问题是孙萌萌很好奇的。

    “那叫缘分,缘分,知道不!”孙贝贝想起和谢铁军由恨到爱的过程,就像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

    她的个性,如果爱,一定是爱的轰轰烈烈,荡气回肠,让人难忘。果然,她的爱情仅一个开篇就已经折折曲曲令人乍舌惊天。

    “我就喜欢欺负他,喜欢捉弄他,看他憨憨傻笑的样子”

    “唉,你这丫头,真的跟小孩一样。军人谈恋爱不容易。如果爱他,还是真心地对待这份感情吧。你年轻又漂亮,所到之处一定有很多男人追,年轻玩玩感情也玩得起。但谢铁军是军人,他玩不起的”孙萌萌终于说出了自己此番谈话的目的,谢铁军要是知道她这么维护他,一定会感激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深沉了?”孙贝贝转过头看着孙萌萌。

    “你在军营也呆了那么久,应该体会比我更深。那些军营里的男人,特殊的职业让他们没多少机会认识女人,如果他们爱上一个女人,那感情一定是很强烈的。看看谢铁军吻你吻得那么生猛,你也应该能体会到他体内积蓄多少能量。许烨磊也是这样的,可能军人都是这样,难得有一个女人给他慰藉,一定是死心塌地宠着这个女人”孙萌萌语气淡淡的柔柔的回她。

    “被宠还不好啊,姐夫对你就挺好的,以前看你的幸福样,小小嫉妒呢!现在我也有呆子宠着啦!”孙贝贝一脸幸福,眉眼带笑的说。

    “你这丫头,就看到幸福的一面,没看到心酸的一面。当军嫂很不容易的,我是深有体会了。自从看了你的文艺汇演之后,我都大半年没有见到许烨磊了,他一忙起来,连个电话都没有。你不知道,当他杳无音讯的时候,日子会过得多煎熬。这还是好的,不是执行有危险的任务,只是思念他。但你要真的爱一个人了,即便是那样的思念是非常磨人心智的。说真的,我以前也知道当军嫂不容易,原以为已经有心里准备了,应该能坚持。可真的等那么长时间,等得心力交瘁,等得很疲惫。有时候看到别的情侣一对对,心里会很想他,很难受”孙萌萌的口气变得有些沉重起来。

    “我妈就是那么过来的,想想小时候的生活真的心酸,所以我以前有多讨厌军人你都不知道”孙贝贝也诧异,自己最后怎么也跟着‘从’军了。

    “或许你陪着你妈等你爸,你已经体会过那样的等待,心里的承受能力会比我好一点。这次许烨磊回来之前我已经打算和他分手,我把玉景豪园的东西都搬回家了,就是要逼自己离开他。唉没想到,最后还是放不下”孙萌萌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些难受,口气幽幽的说。

    “好好的,为什么要分手啊”

    “我爸病了,我感觉自己也变了。以前什么事情都不想,现在却很会胡思联想”

    “姐,你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这么坚强地挺了过来,你看现在多好啊,叔叔康复得很好,你也不要有那么多的顾虑了”这次见到孙萌萌,孙贝贝也明显感觉到老姐的变化。

    “恩。我知道的。只是经历了那么多,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以前跟你现在一样,什么都不想,想爱了就幸福地去爱。现在爱情对我来说只是生活的一部分,我会更加地关注身边的人,关心我的家人。你和大伯关系还会那么紧张么?”

    “就那样喽。他看我在文工团混的风生水起,对我的呵斥声是少了点”

    “不管怎么样,大伯的目的就是希望你上进点,过得好一点,或许他的方式很军阀让你无法接受,但他出发点都是为了你好。作为女儿,还是要体会父母的良苦用心。我劝你还是别再跟他怄气了,早一点跟他和好吧。就一个爸爸,还有机会叫爸爸的时候,就要多关心他,哪一天他老去了离开了的时候才不会后悔。你现在也许体会不到,我是深有体会的。爸爸就是一个家的顶梁柱,平常没觉得,当他倒下的时候,就会觉得整个世界天昏地暗,就像没了根的浮萍一样,四处茫然。当我在手术室外等爸爸出来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失去他,还好爸爸挺过来了”孙萌萌语重心长的说。

    “姐,你真的变了,好啰嗦啊,跟唐僧一样念紧箍咒”孙贝贝嘟着小嘴,幽幽的感叹道。

    “你这死丫头,人家跟你掏心掏肺,你竟然当耳边风”孙萌萌戳了她的脑门一下。

    “也不是啦,我就觉得你心思比较沉了,考虑问题可能会更成熟更周到一些,但也因此变得多虑,这样好累。我才懒得想那么多呢,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就行了”孙贝贝伸手揉了揉额头,撅着小嘴劝道。

    “唉,不说了,睡吧”孙萌萌轻叹一声,淡淡道。

    孙贝贝虽然没心没肺地听,但孙萌萌的这一番话对她还是起了影响。回去之后,她碰到孙耀武也不会像老鼠遇到猫一样四处躲避。能够主动和孙耀武打招呼,甚至拿自己的工资给孙耀武买了一件毛衣。

    当然这是后话,蝴蝶效应是渐变的,孙萌萌的促膝而谈还是成功地影响了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驻地。

    吃完早饭,许烨磊和师达树几人一同回到综合办公室。

    封闭训练几个月,外加去国外比赛,凯旋而归,终于得到一周的休假,大家多纷纷返回家,抱老婆的抱老婆,抱女朋友的抱女朋友,没女朋友就回去抱老妈吧!

    滋养一周回来,个个满面红光,春风得意,就许烨磊依旧一脸清瘦,有些疲倦。

    “队长,你休假回去,没好好补补吗?怎么还跟刚回来的时候一样啊,一脸疲倦!还是说,补过头了?”师达树看着对面的许烨磊,暧昧不已的问。

    “别胡说,队长女朋友的爸爸生病了,队长在医院帮忙照顾了一周!”没等许烨磊开口,谢铁军就已经为他‘验明正身’。

    “啊——”师达树有些吃惊,“什么病啊?住院一周?严重吗?”

    “很严重,脑部肿瘤,做了开颅手术!都住院一个多月了,你是没看到嫂子,瘦了一大圈,估计可把队长可心疼坏了!”谢铁军积极的充当解说员。

    “这么严重,队长那你不早说啊,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可以过去看看啊!”师达树抱怨道。

    “谢谢,你的心意我心领了!我岳父现在正在康复中,下周五就可以出院。”许烨磊看了师达树一眼,淡淡的说。

    “岳父?现在就改口称岳父啦!”从门口走进来的吴凯,迷糊的许烨磊说话,好奇的问,“你不会是趁这周休假,回去偷偷结婚,也不请我们喝酒啊!”

    “说什么呢?喝什么酒,我结婚难道还能少你们酒喝啊!”许烨磊扫了吴凯一眼,没好气的说。

    “那是,你要是少我们酒喝,找你一辈子麻烦!”吴凯笑呵呵的说。

    “参谋长,瞧你那眼神,你这次回来是油光满面,可你怎么没看到我们队长面黄肌瘦的?”师达树抬眼,歪着头,调侃起吴凯来。

    “哦,真的!老许,咋回事啊?不会不会是和女朋友分手了吧!”吴凯一脸疑惑的看着许烨磊。

    许烨磊抓起笔就往他身上扔:“你才分手呢?”

    “呵呵,那到底咋回事啊?休假一周,怎么看上去更憔悴了!”吴凯好奇的问。

    “队长的未来岳丈生病了,做大手术,队长去照顾了一周!”这次师达树抢先一步做出解答。

    “哎呦,这这怎么不早说啊,昨天我们大伙回来就去看望啦!”吴凯的反应跟师达树一样。

    “谢谢关心,我岳父现在没事啦,下周就出院了!”面对战友们的关心,许烨磊的心底还是很感动的。

    “唉,我们这么当兵的最怕的就是家人生病,自己又不在,劳累辛苦的就是家里的女人!”吴凯很感慨的说。

    “是啊,去年我老妈生病住院一周,我女朋友天天在医院照顾,把她累得够呛的!”师达树也有所感触。

    “呵呵,师师,你和女朋友都8年抗战了,什么时候结婚啊!”吴凯把话题转移到师达树的身上。。

    “嘿嘿,我这次回来正有此打算,准备这两天打报告上去,正式申请上岗证!”师达树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心情格外的开心。

    “噗——还上岗证呢?无证驾驶这么多年,早该办了!”吴凯笑着嗤了一句,转过头,“老许,你呢?什么时候申请上岗证啊?要不跟师师一块办,搞个集体婚礼,多热闹啊!”

    “我”许烨磊顿了一下,“再等一段时间吧,萌萌老爸刚出院,要是急着结婚,怕忙不过来!”

    “呵呵,也是”吴凯嬉笑着,目光投向谢铁军。

    “参谋长,你看着我干嘛啊?”谢铁军露着一口白牙,憨憨的笑着。

    “螃蟹啊,我们办公室就剩下你这个光棍啦!”吴凯调侃道。

    “嘿嘿”谢铁军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的笑了笑。

    谁说他没女朋友啊?上周就确立关系啦,而且昨天他们接吻了!

    “别嘿了,你也老大不小了,赶紧找个女朋友吧!你瞧周围的同事一回家个个春风满面的,一看都是回家吃了不少肉,你不羡慕啊!”吴凯又开始做思想工作了。

    “参谋长,彼此彼此啊!别尽拿我们说事啊!”师达树喷笑起来,回击一句。

    “那是必须的!”吴凯斩钉绝铁的说,“所以啊,螃蟹你得抓紧点,早点破处啊!”

    噗——大家一哄而笑,嘎嘎直乐。

    谢铁军一脸憋红,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

    许烨磊的嘴角勾着一抹淡笑,意味深长的看着谢铁军:“老吴,人家螃蟹的事用不着你替他操心!”

    “不是吧?有情况?”不愧是特种兵,个个的侦查能力都是一流的,大家的眼睛纷纷往谢铁军身上投去。

    “螃蟹,你不会是说回家跟你们家老母猪好上了吧!”师达树坏坏的戏虐道。

    “师师,你找抽啊,你才跟老母猪好呢!”谢铁军抓起笔直直往师达树的身上飞去。

    “螃蟹,你回家相亲了!”吴凯乐的不行,眼角的皱纹一览无遗,遮掩不住岁月留下的沧桑。

    “没有!”谢铁军摆着脸,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那是什么情况啊?难不成”师达树冲着谢铁军抖了抖眉猜测道,“难不成你你真的跟孙司令家的野马好上了!”

    师达树的智商不是盖的,竟然一下子就猜到谢铁军和孙贝贝的事情。

    一提孙贝贝,谢铁军的黑脸立马红了起来。

    “真的有情况啊!”师达树不由大叫起来。

    当就烨得。“嚷什么嚷,这是办公室!”吴凯一本正经的敲了敲桌子,随后却很八卦的凑了过去,“螃蟹,你不会是真的真的和孙贝贝交往了?”

    虽然不太确定,但看谢铁军的表情,却让他们心生怀疑。

    谢铁军一脸羞涩,憨憨的挠了挠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快说啊?别跟娘们似的!”师达树一脸期许的看着谢铁军,催促道。

    “快说!螃蟹你磨蹭什么啊!”吴凯也一脸的好奇。

    “恩”谢铁军招架不住这些三八男的逼供,点头承认了。

    谢铁军这个初谈恋爱的处男,心底止不住往上直冒的甜蜜,恨不得跟全世界分享自己此刻妙不可言的心情。

    “哇咔咔,你真的跟那匹野马交往了!”得知答案,师达树的脸上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什么野马啊,贝贝她有名字!”身为孙贝贝的男朋友,谢铁军立马为女友辩驳。

    “噗——不是吧,我没听错吧!贝贝,哎呦喂,肉麻死我了!”师达树哈哈大笑起来。

    “师师你找死啊!”谢铁军瞪了师达树一眼。

    吴凯倒是没立马开口说话,而是眯着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谢铁军。

    “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师达树实在太好奇,这两个冤家什么时候凑在一块的。

    “干嘛要告诉你啊!”谢铁军瞥了他一眼,横横的说。

    “拜托,办公室里每一个谈恋爱都要跟大家公布一下恋爱史,就连队长都不例外,你就老实点,自我交代吧!”师达树冲他挑了挑眉。

    “对,老实交代!”旁边另外一个军官附和道。

    谢铁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脸红的说:“上周!”

    “我滴个亲娘啊,你们俩唉,我此刻的心情真是无语言表啊!”师达树脸上的表情显得特别的夸张,拱手作揖道,“我只能说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没想到我们的螃蟹竟然这么有魅力,把司令家的女儿给搞定了,此乃我特种大队的荣幸也,此乃我综合办公室之福也”

    “滚——”谢铁军听到师达树在那念着一段酸溜溜的话,不由嗤了他一句。

    “呵呵”吴凯嘴角勾着一抹不明其意的笑意,“螃蟹,你真和孙贝贝在交往啊!”

    面对吴凯的再次确认,谢铁军有些尴尬起来。

    目前而言,他心里对自己和孙贝贝的恋爱也有些不自信,但他也确实很喜欢孙贝贝。

    “孙司令的女婿!螃蟹,那以后你可就飞黄腾达咯!”吴凯说这句话,看似在开玩笑,其实却带着一股淡淡的酸意。

    “是啊,螃蟹,以后发达了,得罩着我们这些同生死共患难的兄弟啊!”旁边的军官笑着附和道。

    “螃蟹,我就不用你罩着了,不过别把我忘了就行!”师达树一脸自信,不巴结,不奉承,尽显十足自信。

    “你们你们”被战友们这么一说,谢铁军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起初他的确不喜欢别人把他和孙贝贝扯在一块,包括现在也是,就是害怕别人对他说这种话,觉得他攀高枝,吃软饭,说他以后可以借着孙司令,仕途顺畅,平步青云。

    当然他肯定不是因为这个才想和孙贝贝在一块的,这半年来,那丫头的身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晃荡,对她的思念与日俱增,接到她的电话欣喜万分。

    就连他自己都很意外,孙贝贝竟然会喜欢她,休假一周,几乎每天都和孙贝贝煲电话粥,两人的关系就这么突飞猛进的发展起来。

    “唉唉唉,你们这些三八,少说两句行吗?怎么感觉都酸溜溜的,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啊!”许烨磊怕谢铁军被他们这些三八男这么一说,刚开始的爱情就给说夭折了,连忙开腔数落起办公室那几个‘三八男’们。

    “说吃不到葡萄啦!我家有提子,绝对不会惦记葡萄的!”师达树嬉皮笑脸的说。

    “就是,谁惦记啊!”吴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就你,老吴你儿子都快上小学了,还想着吃酸葡萄!德行!”大家熟的都快烂掉了,许烨磊还不知道吴凯那死德性,许烨磊一针见血的说。

    “呵呵,老许你这话啥意思啊?”吴凯不动声色的笑着。

    “没啥意思,只是觉得谢铁军好不容易谈恋爱,少打击人家,还有,你们这些个个有主的男人就别在这吃酸葡萄了!”许烨磊的话说的特别直白,直接为谢铁军撑腰。

    “呵呵,瞧瞧啊,这两姨丈开始同仇敌忾啦!”吴凯指着许烨磊戏说着。

    “哎呦,是啊,我们办公室出亲戚啦!两姨丈啊!”师达树暧昧的眨了一下眼睛。

    “师师——”谢铁军心底的自卑因子在作祟,口气有些不那么自信。

    “好了——”许烨磊低沉的嗓音喝道。

    师达树立马闭嘴,不敢在吭声,而吴凯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许烨磊看了谢铁军一眼,他对他太了解了,一个眼色许烨磊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谢铁军,你以后少理这些三八男,再说我的女朋友还是孙司令的侄女呢,你们怎么不来巴结我,奉承我,俗气!俗物!”许烨磊没好气的说,“还有,人家孙贝贝看上你,那就是你的魅力,这些人的话你全当嫉妒,全当放屁!”

    “中队长,你不带这么损人的吧!”师达树嬉笑的看着许烨磊,弱弱的回复。

    许烨磊犀利的目光扫了师达树一下,师达树立马改口:“中队长说的对,这的确是谢铁军的魅力,我等一致表示真心的祝福!”

    吴凯眼底掠过一丝异样,刚才许烨磊说的那番护犊子的话,的确有些冲。

    不过整个驻地也只有他敢拍着胸脯对大家说这样的话,因为他的确可以不靠任何人,凭着自己的实力,一步一步的往上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