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一章 年轻真好
    包厢的气氛突然变得尴尬、诡异起来。

    被抓包的谢铁军直接石化成名副其实的呆子。

    此刻,他的心里真是郁闷到家了,中队长怎么可以这么不厚道呢!你们是老夫老妻了,速战速决,可是我们第一次亲吻,没经验,得努力地攒经验啊!会这还都。

    不是发短信了么,干嘛这么快过来,不就吃个饭吗?饿一顿也无所谓!但这个,这个餐前甜点一定要吃够,这可是百年才一见的加餐啊,滋补营养,让人回味无穷的加餐,就这么被打断

    嗷嗷嗷真是伤不起啊!

    呆子忘了之前自己和孙贝贝是怎么调戏人家夫妻两的。要不是贝贝那丫头,临走前一句戏谑的话,惹得孙萌萌不好意思干坏事,中队长哪有这个闲心过来围观。

    半年哪!这对‘老夫老妻’半年才相会,闹了那么久的饥荒,好不容易私下相处了,谁不想滚床单吃大餐呢!

    比比谁更内伤啊!

    都是戏言惹得祸!谢铁军的短信更是火上浇油,直接让人放下甜点不吃,跑过来看好戏

    脖颈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孙贝贝被谢铁军那么激情地一个猛啃,又痛又痒,更是酥麻到了极致,那就像一个发电站,由谢铁军火力猛攻注入了超级能量,全身便齐刷刷地通电,真是舒服得快要飞天了。

    呆子真是不呆啊!无师自通,一下就把她啃得欲仙欲死,正是尽情贪欢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了下来。

    孙贝贝不满地嘤咛着:“呆子,不要停下,继续”

    但呆子早呆了,正羞得找地洞呢,听到孙贝贝的话,赶紧伸手捂住她的嘴巴,生怕她再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那可真要无脸见人了。

    “唔唔”孙贝贝被这么不和谐的捂着,终于张开了眼睛,然后看到谢铁军给她使眼色,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门口一脸坏笑的两人。

    “嗷嗷我的妈呀!”一声凄厉地尖叫。

    孙贝贝羞得无地自容,脸啊,脖子啊都凑热闹般火辣辣地滚烫着,一时之间手忙脚乱,一手遮脸,一手遮着脖子。

    脖子上传来火辣的酥麻痛痒,刚才是飘飘欲仙很享受。

    此刻却没法见人了。哎,死呆子,干嘛啃鸭脖子一样啃人的脖子呢,现在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这个脖子有多么壮观,这下被抓了个现行,叫人往哪躲啊!

    真是要命啊!老姐,怎么可以干这种事呢?

    中队长你真是个坏人啊!一点都不体恤下属,人家呆子的初吻啊,怎么可以跑来打断。

    恨死你们了!

    孙贝贝和谢铁军就像偷情的小情侣,被人逮到,这会两个人都羞赧得快要疯了。

    门边的观众,许烨磊和孙萌萌其实也很尴尬,很不好意思。

    刚才在路上还恶作剧地想过来吓一吓孙贝贝和谢铁军,看看他们两个会背着自己做什么好事。

    可真进了包厢看到那么火热的镜头,两人都后悔了。

    没想到两人真的有情况,真的对上眼了。

    抱得这么紧,亲得那么忘我,那么投入,连他们进门都浑然不觉。

    都是军人,许烨磊能体会谢铁军见到自己喜欢的女人时,释放的能量有多强大。

    看着他们那么激情地亲吻,看得脸红心跳,全身的血液都跟着沸腾,现场版的激情戏比成人片更能刺激人体内的**,不论是孙萌萌,还是许烨磊,都快控制不住要抱着对方也狠亲一把,像谢铁军和孙贝贝一样忘我地燃烧激情。

    军人和情人相会一次不容易,许烨磊和孙萌萌看着眼前这一对,后悔闯了进来。

    许烨磊推着孙萌萌准备离开,两人窃笑着,悄悄地开门,但孙萌萌一时没忍住,还是笑出了声。

    四个人就那么尴尬地相对着。

    这种时候,不论是观众,还是演员都很难堪。

    许烨磊看着谢铁军呆愣的样子很愧疚,孙萌萌也觉得玩得过火了。

    已经是这样了,没办法,她只好打哈哈去化解这一份尴尬。

    “贝贝,你个臭丫头,还笑话我们呢,看看你们小两口,亲的那么忘我,连我们来了都不知道。真把饭店当宾馆啊”孙萌萌对孙贝贝眨巴着眼睛,戏谑地说。

    “呵呵,铁军挺猛的啊,我们老夫老妻还得向人家学习学习”许烨磊也笑笑地看着谢铁军道。

    听到他们老夫老妻一唱一和地调戏,把尴尬彻底地暴露出来,谢铁军和孙贝贝都同时不满地大叫。

    “老姐!”

    “中队长!”

    “哈哈!”许烨磊和孙萌萌都哈哈大笑起来。

    说来也奇怪,本来羞得要死,都不知道要怎么破解那样一种尴尬境地,被他们两人彻底地笑话一下,谢铁军和孙贝贝愤怒了,气氛倒没刚才那么恐怖了。

    孙萌萌看着孙贝贝脖子上指缝间鲜亮的红颜,笑嘻嘻的,过来人一眼便知他们两个一定是初吻,不然,不会留着这么**的证据给人看的。

    她没忘记当初孙贝贝是怎么扒开自己的脖子看草莓的。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孙萌萌笑得花枝乱颤,看谢铁军都捂着脸了,才赶紧打住。

    “抱歉,抱歉,打扰你们的初吻了。你们继续,我和烨磊很自觉的,刚才就是要退出门外,没想到还是惊醒你们了”孙萌萌嬉笑着说,推着许烨磊继续往外走。

    “老姐,我恨你。回头再好好想想怎么报复你”孙贝贝羞得麻木了,索性不遮掩了,跑到孙萌萌身边,狠狠地掐着她。

    “哎呦,好痛啊!”孙萌萌看着孙贝贝波澜壮观的脖子,真的比以前自己被许烨磊啃的时候还恐怖。

    谢铁军可真是狼吻啊,不放过一寸皮肤,耳根,锁骨,露出的皮肤都鲜红透顶,估计得包一个星期的围巾。

    “哼,装什么装”孙贝贝被孙萌萌注视着脖子,愤愤地说“看什么看,我就不信你身上没有草莓,要不把衣服掀开比一比”

    孙萌萌听了赶紧抓住衣领,真是无语,这个丫头当着男人的面真是口没遮拦。

    这个这个,哪有比草莓的啊!

    孙萌萌心虚地瞪着孙贝贝。

    对于已经吃过大餐的人来说,亲吻这样的小甜点早不能解馋,如果不是怕被这个臭丫头取笑,这对‘老夫老妻’自然要大干几千个回合才能过瘾。

    今天大餐没吃成,但甜点还是吃够了的,孙萌萌身上,除了裸露的皮肤,都已经被许烨磊啃得也是体无完肤。“哼,别遮掩啊,让我瞧瞧啊!”孙贝贝不服气准备扯孙萌萌的领口,揪她的小辫子。

    “臭丫头,你再这么乱说话,小心我小心我你知道的”孙萌萌双手护着衣领,瞪着她,发出强烈警告。

    孙贝贝不惧警告,继续扯孙萌萌的领子。

    这个臭丫头,当着两个男人的面,跟自己拉拉扯扯,互看草莓,会羞死人的。

    “臭丫头,别闹了,你在闹,小心我叫你姐夫揍你!”孙萌萌连忙搬出许烨磊做靠山。

    “哼,我我也有帮手,谢铁军你帮我揍”孙贝贝还没说完,谢铁军立马将她的话打断,“我不敢”

    不管是揍中队长,还是揍孙萌萌,谢铁军都没这个胆。

    许烨磊和孙萌萌听完,再次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

    “谢铁军你”孙贝贝转过头,怒瞪着谢铁军。

    你这个呆子,你女朋友受欺负了,也不帮忙一下,还当众说不敢,真是让她没面子。

    “贝贝,中队长和嫂子都是自家人,怎么好动武呢?”谢铁军看到孙贝贝那眼神,连忙做出解释。

    “谁谁跟你是自家人啦!你这个呆子真是真是不要脸!”孙贝贝羞红着脸,别扭的骂道。

    “好了,你们就别再闹了,都坐下吧!老婆,你坐这”许烨磊嘴角噎着坏笑,边拉着孙萌萌坐下边说。

    “嘿嘿,贝贝,你你也坐吧!”谢铁军弱弱的看着孙贝贝。

    孙贝贝努着嘴,瞪了谢铁军一眼,谢铁军连忙帮她拉椅子,孙贝贝这才的坐了下来。

    “小谢,你别怕她,贝贝她就是一只纸老虎!以后要是她敢欺负你,你跟我说,我给你撑腰”见谢铁军这么弱势,孙萌萌嘴角噎着坏笑,调侃道。

    “老姐——”孙贝贝又羞又恼,冲着孙萌萌叫嚣起来,“哪有你这样的!”

    “呵呵,我怎样?”孙萌萌一脸坏笑的说。

    说实话,孙萌萌真没想到孙贝贝会看上谢铁军,在她的认知里,贝贝喜欢的男人应该是向南那种,结果世事难料,当初那个口口声声说不会嫁给傻当兵的小丫头,却喜欢上眼前这位憨厚耿直的谢铁军。

    “竟敢出卖我,小心我把你的事情全部抖给姐夫听!”孙贝贝毫不示弱的回道。

    “呵呵,我有什么事情好抖露的!”孙萌萌毫不忌讳顶了回去,“再说,你姐夫是信你还是信我呢?”孙萌萌转过头看着许烨磊,征求他的意见。

    “我无条件信任我老婆——孙萌萌同志!”许烨磊立马相应号召。

    “行了,行了,少在我们面前秀恩爱,德行!”孙贝贝不屑的嗤了一句。

    “呵呵,你现在当然不用羡慕我们啦,因为你也可以跟小谢那个,这个”孙萌萌坏坏的调侃道。

    “老姐——”孙贝贝有些羞恼成怒,音量紧跟着大声起来。

    “呵呵,我不说了,我不说了!”孙萌萌连忙闭上嘴,脸上却一脸灿烂的坏笑。

    服务员拿着菜单进来,孙贝贝看了看对面的孙萌萌,眼底掠过一抹促狭,跟服务员说:“来一份木瓜排骨煲,木瓜鲤鱼煲,木瓜炒牛肉片,猪尾莲子红枣汤”

    “等等,干嘛全是木瓜啊?”许烨磊听道菜名后,不解道。

    孙萌萌也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是特地为我老姐点的,给她补补身子!”孙贝贝朝孙萌萌挑了挑眉,随后稍稍的挺了挺胸,孙萌萌立马会意,瞪着她,心里暗骂:这个臭丫头,竟敢嫌她的胸缩水了!”

    许烨磊也立马领悟孙贝贝的所指,嘴角微扬,满意的点了点头:“恩,还是贝贝有心啊!”

    虽刚把初吻贡献出去的谢呆子,有了品尝女人的经验,但女人身体的某些部位还没亲眼见过,一时半会没明白过来。

    孙萌萌听到许烨磊说的那句话,不由伸手,掐了一下他的大腿。

    哼,许烨磊,我可是你老婆唉,你竟然也跟着凑热闹!

    不动声色的报复回去,让孙贝贝得瑟不已,忍着笑,给孙萌萌使眼色:看吧,连姐夫都觉得要给你补胸啦!

    许烨磊连忙捉住孙萌萌的手,有些欲盖弥彰的说道:“既然贝贝让你补补,你就补补呗!”

    噗——许烨磊,我回头再跟你算账!

    孙萌萌没好气的瞪了他俩一眼,嘟着嘴没再说话,想好谢铁军没明白他们说的话是啥意思,不然真是要羞煞死人啦!

    一顿饭下来,虽然是波涛暗涌,桌下的小动作很多,但四人却吃得非常开心。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完饭,四人回到医院,许烨磊和谢铁军和孙耀文夫妇道别,说晚上有会议要先归队。李笑梅一个劲的感谢谢铁军,临走的时候,还让谢铁军以后周末有空来家里吃饭。

    孙家姐妹送他俩到停车场,四人的心底都怀着不舍,各自站在一处道别。

    某队长站在车旁,深邃的眼眸里泛着柔情似水的波光,拉过孙萌萌的手,低沉着嗓音道:“萌萌”

    “恩”孙萌萌那双迷人的大眼睛闪烁依依不舍的光芒,一瞬不舜的望着许烨磊,轻声的应着。

    “我先回去了,我知道你心里舍不得,我也跟你一样,舍不得离开你!”许烨磊紧握着孙萌萌的手,深情的看着她,“伯父的身体康复的很好,你呢,就别老是苦着一张脸,开心点知道吗?”

    “少污蔑我,我哪有哪有苦着一张脸啦?”孙萌萌嘟着嘴不服气道。

    “还说没有,我刚回来的时候,你那脸沉的都跟黑炭似的!”许烨磊轻捏了一下孙萌萌的鼻子。

    “那是那是”孙萌萌想解释,却又说不出口,最后只好跟许烨磊再次道歉,“对不起啦,我为那句话道歉!”

    许烨磊知道‘那句话’的所指,嘴角扬起一抹淡笑:“小丫头,现在的你比以前敏感,多虑了一些,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没事的,以后还是要像以前那样开朗乐观一些,我喜欢那样的你!”

    “知道啦,发现你好啰嗦啊,都快成了小老头了!”孙萌萌嘟着嘴不服气的回他。

    “呵呵,你这丫头!”许烨磊伸手揉了揉孙萌萌的头发,宠溺道。

    比起站在车前这对经历多次惜别的老情侣,十米开外的那对刚确定关系的新情侣,倒是没这么浓情不舍。

    谢铁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看了看孙贝贝:“贝贝我回去了!”

    “恩,回去记得好好训练啊!训练之余有空的时候,可以想想我!”孙贝贝仰着头,一副领导架势对着谢铁军发话。

    “恩恩,肯定想,我会天天想,夜夜想!”谢铁军的脸色有些微红,看着眼前如天仙般的孙贝贝,看到她那一张一合红润诱人的小嘴,不由猛咽了一下口水。

    “你这个呆子,我就让你想想而已,你想那么多干嘛!思想真是不一般的邪恶啊!”孙贝贝斜眼看着黑脸透着红的谢铁军,摆着脸教训道。

    这个臭丫头,不是你叫我想的吗?还敢说我邪恶,你别老勾引我好不好,小心小心下次见了,直接把你办了!

    谢铁军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却不敢对孙贝贝忤逆,憨憨的笑着:“这这不是你叫我想的吗?”

    “真是呆子”孙贝贝娇媚的笑了起来。

    “贝贝,你什么什么时候回去啊?”谢铁军试探的问。

    “下周末,怎么啦?”孙贝贝没心没肺的回他。

    一听到孙贝贝下周末才回去,谢铁军的脑海立马窜出一个想法,咧着嘴,露出一口白牙:“那那下周末我上市区找你”

    “找我?找我干嘛?”孙贝贝瞥了谢铁军一眼,明知故问道。

    “我们我们约会一下啊!”谢铁军有些害羞的说。

    “谁要跟你约会啊?”孙贝贝的小脸微微红起,娇嗔道。

    还没等谢铁军回他,就听到许烨磊再喊:“你们两个,还没聊完吗?要是没完,那我先走了!”

    谢铁军和孙贝贝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向站在路虎车旁的许烨磊看去。

    “好了,队长,我马上过去!”谢铁军有些尴尬,连忙回复,随后转过头,“贝贝,那我先走了”。

    “恩,路上小心点”孙贝贝脸上的表情显露不易察觉的不舍,冲着谢铁军点了点头。

    “下周我上市区找你,你等我”说完,谢铁军趁孙贝贝不注意,低头猛啄了她红唇一口,撒腿就跑。

    “你这个呆子!”孙贝贝又害羞又气恼的冲着谢铁军大叫。

    孙萌萌和许烨磊见此,不由笑了起来,非常默契的说:“年轻真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