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十章 男人本色
    在孙萌萌家里。

    孙萌萌看着那已被关上的门,不由嘟起小嘴轻骂道:“这死丫头真是欠揍!”

    “别骂了,那丫头可说出我的心里话!”许烨磊深邃幽黑的眼眸转了转,折射出异样的光芒。

    孙萌萌闻言,转过头,猝防不及的就被许烨磊横抱了起来。

    “你要干嘛啊!”孙萌萌被吓了一跳,小手赶紧圈住许烨磊的脖子,害怕自己掉落在地似的。

    “办事”许烨磊利索的说出此刻自己心中最迫切的想法。

    “别啊”孙萌萌的心脏疯狂乱跳,又是心慌又是心动又是害羞。

    许烨磊开心地咧嘴一笑,暧昧不已道:“你中午在阳台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可是”孙萌萌一脸嫣红,身体被许烨磊结实的臂膀紧紧环抱住,将她整个人完全纳入他那温热的胸膛里。

    虽然,两人之间还隔着几层的衣服,但是此刻的许烨磊就像个热力惊人的大暖炉,暖意直直的侵入她的肌肤,在她身上造成了奇异的热浪狂流,流窜过血液和每一寸神经末梢。

    还没等孙萌萌抗议完,许烨磊已经直接将她抱进她的闺房,整个闺房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就像孙萌萌身上的味道一样,一袭米色的床单如波澜暗涌的深海,随着两道身影的陷入而扯出一道道温柔的褶皱。

    许烨磊将孙萌萌放上床,吻也随之落下,由细细浅啄到深情纠缠,霸道又温柔的攻势令孙萌萌毫无招架之力。

    对于孙萌萌来说,这是个折磨人的时刻。

    如果没有孙贝贝那坏丫头的那句话,孙萌萌可能真的会趁这个空档,和许烨磊好好重温美好又甜蜜的欢爱。

    房间的空气开始升温,气息也变得暧昧不堪。

    许烨磊沿着孙萌萌的耳廓缠绵细吻,温厚的大手四处游移,一步步敲开孙萌萌的**之门。

    随着孙萌萌身上衣服被许烨磊熟练的脱落,冷热的交替令孙萌萌情不自禁的往许烨磊的身上靠去。

    “老公,别啊”当理智还没被彻底吞没的时候,孙萌萌的嘴里发出低低的抗议。

    “都这个时候你还不要吗?”许烨磊的气息暖暖地吹拂在她敏感的耳畔,惹得孙萌萌全身起了一阵战傈。

    “别啦”孙萌萌声线不稳,细碎而低喘,“我我们我们下周好不好”

    “不,我现在就想”许烨磊火热柔软的唇,缓缓地在她粉颈上轻舔游栘撩拨起来。

    “别啦,贝贝那坏丫头都那样说了,我们要是真的在这干坏事,以后岂不是成了他们茶余饭后的话柄了!”孙萌萌猛吞了一下口水,小手捧住许烨磊的脸,阻止他的动作。

    “别管她,那个臭丫头就是欠抽!”此刻的许烨磊心里有些憎恨孙贝贝,要不是她的话,孙萌萌也不至于这么多虑。

    “就算不管她,可可还有一个小谢啊!”孙萌萌心里总觉得有个疙瘩,卡在那边,让自己有些难受。

    “谢铁军你就更不要管他了!”许烨磊有些郁闷起来,循循善诱的说。

    “下次见到他有多尴尬啊,你脸皮是厚,可我薄着呢?还是别了,下周回来再进行好吗?”孙萌萌的眼神像小狗似的看着许烨磊,哀求道。

    妹的,真的要疯了!

    足足半年没吃肉,现在肉到嘴边,还是吃不成!

    真的崩溃!

    许烨磊很想强行继续,但心里还是有所顾忌孙萌萌的感受,最后没在继续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却低下头对着孙萌萌的娇躯猛啃了一番。

    孙萌萌被他折腾的快喘不过气来,连声求饶。

    再这么下去,她会疯掉的,他也会疯掉。

    幸亏来了一条短信,挽救了临近崩溃边缘的两人。

    许烨磊从孙萌萌的身上爬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是谢铁军的短信,上面写着吃饭的地址,最后还顺带一句话:中队长,吃饭不急,先吃点餐前甜点,我们隐身了,真的不会催的,你懂的,哈哈

    “老婆,他们两个叫我们不要急,先吃点餐前甜点,我们就吃点吧!”许烨磊又扑了回去,压在孙萌萌的身上。

    “不要啦,真这样,还不被他们笑话死一辈子啊,我以后怎么见人家小谢啊!给我起来啦!”孙萌萌推了推许烨磊。

    “老婆”许烨磊故意用坚硬的武器磨蹭孙萌萌几下。

    “别啦,老公”孙萌萌心里有疙瘩,无法继续。

    “唉,真是恨死这两个人了!”许烨磊狠狠的咬起牙,骂道。

    孙萌萌隐忍的皱着眉,她心里何尝不想,可是这似乎真的不太妥当,只好安抚起许烨磊:“老公,下周回来一定好好补偿你!”

    “我现在就想!”许烨磊又故意的磨蹭了几下。

    “老公,我都说了,会好好补偿你的,我也很想你,可是你也知道的,求你了!”孙萌萌身体轻颤不已,哀求许烨磊。。

    “唉,小丫头,你还真能忍”许烨磊近是**的,轻叹一声。

    “都等你大半年了,难道还不能多等一个星期吗?”孙萌萌的手臂挂在许烨磊的脖子上,撒娇道。

    “好吧,既然你自己说补偿我的,那下周回来,你得跟我玉锦豪园住两个晚上!任我索取,不准反抗!”许烨磊邪恶对孙萌萌提出自己的条件。

    “恩,绝对不会反抗!”孙萌萌冲着他羞赧的点了点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在孙贝贝面前站着,就像一堵墙,堵得她心慌气短,心血澎湃。

    这个呆子,内心的情感像沉睡的雄狮醒了,那个威猛自是不可言说。

    孙贝贝看他那个架势,原以为他会很粗鲁地抱起自己,然后像野兽一样狂野地为所欲为,很害怕,却又很期待。

    被自己喜欢的男人野兽,一定很刺激的,孙贝贝羞怯地期待着。

    但预想中的粗暴生猛却没有发生,这个彪悍的呆子,虽然心里的**已经涨得快要爆炸了,还努力地控制着。

    面对他心里天仙一样美丽的女人,他不敢来太横的动作。

    谢铁军走到孙贝贝的身边,手微微抖着,目标却很明确,哆嗦着的手伸向面前的女人,拉起了孙贝贝的手,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怀里。

    第一次抱着女人,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人,温香软玉,轻盈柔滑,只那么轻轻一抱,全身都酥酥麻麻,那种感觉真是妙不可言。

    隔着薄薄的秋衫还能感觉孙贝贝全身肌肤的柔滑细腻,谢铁军抱着柔滑的她,感觉像抱着一个闭月羞花的美人鱼,稍微一不注意,她就滑溜溜地从指缝间游走了。

    谢铁军不由得加重了手中的力度,将娇软的身子紧紧的贴在怀里。

    嗷嗷嗷——

    馨香扑鼻,更有两团软软绵绵的球贴着胸膛,呆子只觉得大脑轰的一身,血液如地下的火山浆岩一样翻滚着,喷涌着。

    谢铁军终于控制不住了,也不管怀里的女人长得有多么仙姿玉色,在他怀里,那就是他看上的女人。

    而且这个女人竟然那么大胆地撩拨他的心,说他色,那他就要好好地表现一下男人本色。

    谢铁军看着紧贴着他身体的孙贝贝,这野丫头明媚的眼眸半羞半喜,像是一种邀请。

    这次他不再哆嗦,不再害羞。

    谢铁军的手轻轻捏起孙贝贝的下巴,孙贝贝害羞的想要挣脱,却被他捏的更紧,逼迫着她抬起头来。

    粗粝的手指划过孙贝贝那嫩滑如刚剥的鸡蛋的脸颊,谢铁军仿佛像只看到猎物的豹,眼中满是狩猎的光芒,一个低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扑向孙贝贝那嫣红的唇,温软甜润的唇犹如樱桃一般,带着清香,带着魅惑,只轻轻一触便没法再放开。

    第一次亲吻着女人,谢铁军没想到女人的唇竟是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美美地品尝着,痛快地吮吸着,啃咬着,甚至发出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哼哼声。

    孙贝贝被谢铁军紧紧地抱着一阵猛啃,就像被饿了几百年的野兽刚苏醒时看到猎物一样,她被他的唇包裹着被他欣喜若狂亲着吻着。

    这个呆子原来都是装的,没人的时候一点都不含糊。

    嘴巴忙得天昏地暗密不透风,手也不闲着,那滚烫的大手在她身上游移着,所到之处激起一团团的火花,串联着点燃了她内心的激情,让她不由自主地抱着谢铁军的脖子,配合着他,任由他狂暴的激情吞噬。

    孙贝贝感觉自己的意识都被这个彪悍的男人强有力的初吻吞噬了,要不是嘴巴突然传来的痛感,和一股血腥的味道,她都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空气都被他抽空,快要窒息了。

    呆子初尝女人甜美芳香的味道,自然威武生猛,直到唇里甜甜的唾液突然变得咸腥,才恋恋不舍地放开。

    孙贝贝从谢铁军的唇里释放出来,猛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还不餍足的呆子抱怨着说:“死呆子,你这是亲吻还是吃肉,哪有这么咬人的,看我的唇都被你咬破了”

    谢铁军抱着孙贝贝的手依旧没有松开,将她紧紧地桎梏在怀里,看着眼前的她吃痛地吹着气,闻着她带着馥芬芳的气息,全身的骨头都酥软了。

    “嘿嘿贝贝,对不起。我我这不是喜欢么?第一次接吻没经验,力度没把握好,多亲几次就熟能生巧有经验了”

    尝了女人如水一般温软的唇,谢铁军的心也跟着柔软,说出的话像梦中的呓语,也变得低沉而温柔,孙贝贝从没发现呆子说出这样的话是那么的动听,让她听得心醉。

    呆子有进步了啊!说话越来越大胆了啊!

    还想多亲几次积累经验,把自己的唇当试验品,想得可真美啊!

    孙贝贝瞪着谢铁军,撅着受伤的唇道:“我才不给你做实验”

    明明是拒绝的话,可是贴着谢铁军讲出来却是另一种味道,似带着羞怯的娇嗔,让呆子看了不觉又一阵心驰荡漾。

    “那要怎么补偿你呢?要不你也把我的唇咬破吧”谢铁军憨憨地笑着,也学着孙贝贝撅着唇,任她厮杀的样子。

    “去,我又不是某个动物爱咬人”孙贝贝推开谢铁军的唇,小脸已经被他的话羞得鲜红欲滴。

    死呆子,一点都不老实,尽说这么这么暧昧**的话,人家女孩子会害羞的。

    “说得好像你很有经验一样。我怎么感觉你也是第一次啊。不管了,这是谢氏吻法。咱们得抓紧时间练习,不然中队长他们来了可就没机会了”谢铁军捧着孙贝贝的脸,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谢氏‘超级啃咬的攻势吻法。

    孙贝贝忍着痛欲拒还迎,搂着谢铁军的脖子,被他气吞山河般的攻势吻得云里雾里,天昏地暗。

    女人的香甜,怎么尝也不腻。

    谢铁军紧紧地吸附着孙贝贝的唇,虽然谢氏啃咬吃得最爽,也还要照顾一下孙贝贝的伤口,于是,谢铁军主动放弃使用牙齿作战,改用舌头。

    从刚开始的笨拙,到渐渐的灵活,引领着孙贝贝在唇里,时而细细厮磨,时而缠绵悱恻,时而激狂起舞

    初吻总是那么的美好,那么强有力,积蓄了太长时间储备的能量,两人如**,啪叽啪叽的,狂热地燃烧起来。

    两人渐渐领悟了唇间甜蜜的真谛,吻得难舍难分,甚至忘记了这是吃饭的包厢。

    谢铁军不愧是上尉,很快掌握了要领,开始转移战场。

    从孙贝贝的唇渐渐转移到她雪白的脖颈,两人亲的如火如荼,伴着嘤咛的呻吟。

    包厢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和火热的亲吻声。

    突然,正亲的飘飘欲仙的谢铁军被一个不和谐的笑声给打断,这才感觉身上火辣辣地,猛地转头。

    手这唇也。天,这是幻觉么!

    谢铁军后背一凉,赶紧放开了孙贝贝,擦了擦眼睛,再次确定两个超级灯泡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立在了门边,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

    自己的敏感度什么时候降低了,连中队长和嫂子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谢铁军真想晕死过去,中队长和嫂子在这看戏看了多久啊?

    嗷嗷嗷——不带这样的!

    中队长,你不去吃餐前甜点,也不能让饿了28年的我吃点甜点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