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章 神魂颠倒
    “不是吧,那呆子想跟老姐做月子啊!带这么多鸡回来!”孙贝贝惊呼不已,口无遮拦起来。

    “这个死丫头,嘴巴真是没把门,还有别老是呆子呆子叫人家,没礼貌!”孙萌萌戳了孙贝贝的脑门一下。

    “姐,很痛唉”孙贝贝吃痛的叫了起来。

    “那谢铁军真是客气啊,带这么多东西回来,那是得先搬回家,萌萌要不你跟烨磊一起回去,记得把那鸡先放在厨房的阳台上!”李笑梅听到谢铁军带鸡过来,一脸和悦的让孙萌萌跟许烨磊一起去。

    “好的,妈那你和贝贝在这照顾爸爸!”孙萌萌说完,随后站起身来。

    “姐,我我也跟你们一起去吧!”孙贝贝支支吾吾的要求一起去。

    “不就搬个东西吗,用不了这么多人!”孙萌萌明知孙贝贝的用意,却故意这么一说。

    “姐,你千万别怀疑那呆子,等会你过去看后,肯定会吓一跳,包不准,连姐夫的车都塞不下!”孙贝贝是见识过谢铁军给她寄东西的容量,简直就是吓死人的那种。

    孙萌萌瞥了她一眼,对她的话有所怀疑,不过她也不是那种不识趣的人:“好吧,知道你醉翁之意不在酒!”

    “老姐”孙贝贝有些害羞起来。

    “呵呵,你们三个去吧,反正这里事情不多,我在这照顾你爸就行了!”李笑梅看着孙氏两姐妹和煦的笑说。

    当许烨磊和孙萌萌,孙贝贝到车站见到谢铁军的时候,着实被吓了一跳。

    看到地上放在的两大蛇皮袋,还有那鼓鼓囊囊的军绿色的作战背包,还有那一笼,快挤出鸡油的鸡笼。

    三人不约而同的给呆住了!

    这呆子是不是差一点把家都搬来了!

    “小谢,这么多东西,你怎么怎么搬上车的!”孙萌萌不可思议的看着谢铁军,心底一阵感动和感激。

    “呵呵,在家里是我爸和我妹送我去市里车站,这不一路运过来了!”谢铁军憨憨的笑着。

    “呆子,你带这么多鸡过来,准备给我老姐做月子啊!”孙贝贝见谢铁军,心里自然很开心,可是看到他背这么多东西回来,又有些心疼起来。

    “死丫头,说什么呢?再这么口无遮拦,小心我把你嘴巴缝上!”孙萌萌脸立马红了起来,有些羞赧的瞥了一下身旁的许烨磊,开口教训孙贝贝。

    “呵呵,等到嫂子做月子,我肯定不止带这些鸡,肯定会带上两茏才行!”谢铁军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孙贝贝,憨憨的挠了挠头。

    “呵呵,螃蟹,这话可是你说的,你嫂子做月子的鸡就你包了!”许烨磊伸手揽过孙萌萌,嘴角勾着一抹淡笑道。

    “你说什么啊!”孙萌萌小脸微红,用胳膊肘捅了捅许烨磊。

    “姐,你害羞什么啊,生儿育女纯可是人类正常的延续工程!”孙贝贝冲着孙萌萌眨了眨眼,一脸暧昧道。样铁都紧。

    谢铁军见中队长在自己面前,拥着孙萌萌,心底也跟着羡慕起来,眼睛偷偷的瞄了一下孙贝贝,脑海想象自己拥着孙贝贝的感觉,简直要乐开花,美上天了。

    “你这个臭丫头!”孙萌萌心底直冒蜜泉,却瞪着眼睛轻骂着孙贝贝。

    孙贝贝冲着孙萌萌做鬼脸,许烨磊见她这般,不由意味深长的看着孙贝贝和谢铁军,嘴角噎着坏笑,戏虐道“孙贝贝要是等你坐月子的话,估计谢铁军不止带两茏,估计把全村的鸡都给你搜刮回来咯!”

    “就是,到时候全村无鸡啊!”孙萌萌和许烨磊果真是夫妻一条心,紧跟着附和道。

    说完,两人默契的相视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

    “姐,姐夫,你们你们好讨厌哦!”这次轮到孙贝贝尴尬起来,冲着许烨磊大叫起来。

    虽然不是说他,但谢铁军也跟着一脸害臊起来,偷瞄着害羞不已的孙贝贝,心头痒痒的,脸红红的,反正就是一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四人把东西抬到车的后备箱去,真的就被孙贝贝给说中了,后备箱被塞得满满的。

    因为路上有点堵车,东西搬回孙萌萌家后,已经快4点了。

    许烨磊和谢铁军休假一周,晚上归队8点要开会,所以孙萌萌决定早一点吃晚饭,吃晚饭后再放两个男人归队。

    不过孙贝贝和谢铁军帮忙把东西搬到家,两人就非常自觉地自动闪人了。

    临走前孙贝贝笑着说:“老姐,我去订餐位。你和姐夫慢慢整理,不介意你们乘着没人干点坏事,不过要速战速决,别让我们等太久啊”下午来时看到两人在阳台上卿卿我我,估计两人是饥渴到极点,所以孙贝贝坏坏的说了一句。

    孙萌萌听到这话立马就涨红了脸,这丫头可真是坏透了,当着两个男人也能说出这话,真是欠揍:“死丫头,嘴没遮拦的,就是有男人了我也一样揍你”

    看孙萌萌要过来打人,孙贝贝赶紧冲出门外,谢铁军看了眼许烨磊,暧昧地眨了眨眼睛,然后笑着说:“中队长,嫂子,你们忙,我们不打扰了。选好了地,会发短信给你们”说完也赶紧逃了,随带关上了房门,把孙萌萌堵在了门里。

    孙贝贝在电梯口等着,脸微微涨红。

    刚才调戏老姐嘴巴没把门,现在面对谢铁军怕他想入非非,颇有点不好意思。

    谢铁军看孙贝贝一脸窘样,心里觉得好笑,这丫头真是可爱,还以为你脸皮比城墙厚,原来也会不好意思。

    两人走进了电梯,电梯门关上,谢铁军魁梧的身材这么一站,电梯的空间便显得狭小,孙贝贝站在他的身旁,甚至能感觉他身上散发的热量,气温在升高,她的脸被烫得更加火红。

    当两人之间的那一层纱掀开之后,爱情便像脱缰的野马跑得欢快,几天的电话让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刚才有许烨磊和孙萌萌,四人一起说笑时,只是偶尔互看一眼,心里甜丝丝喜滋滋的,可单独相处了,却又有些不知所措了。

    在电话里,孙贝贝总是谢呆子地吆喝着,一味地撒泼,谢铁军也憨憨地承接着,那么别扭的两人总有很多话题聊着。

    可真的走在一块,可以免费地畅所欲言了,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们互看了一眼,又匆匆别开脸。

    最后都把目光落在电梯门的玻璃镜子里,镜子里看人压力小,可以肆无忌顾地细看,就这样,随着电梯的下落,两人没有说话,只是对着镜子愣愣地看着。

    她看着他,他看着她

    雪白的脸颊一抹艳丽嫣红,眼里不是霸道的野蛮,带着几分羞涩,几分小女人的感觉,这样的孙贝贝似乎有了点女人味,让这个呆子看了忍不住地吞口水。

    谢铁军感觉浑身都燥热难受,电梯里稀薄的氧气让人快要窒息了。

    还好,电梯及时打开,两人赶紧冲出电梯,跑到一楼门厅外置换新鲜的空气。

    大脑冷却了些,孙贝贝很快又恢复了原样。

    孙贝贝看着窘迫的谢铁军笑着道:“呆子,你家的水可真养人啊,才回去几天啊,就把你养得胖了一圈”

    谢铁军憨憨地笑,挠着头道:“嘿嘿,难得回家一次,我妈变着法子整好吃的。嘿嘿好像每次回家都会被养胖”

    “你可真懂得享福啊,回家吃的都是山珍野味,什么时候也到你家打秋风去”

    “嘿嘿,我那旮旯地,哪能接收你这尊大佛啊”

    “死呆子,我要去,你敢拒绝!”孙贝贝转身瞪着谢铁军,一脸的凶神恶煞,谢铁军赶紧缴械投降。

    “不敢,不敢。穷乡辟岭的地方,就怕你看不上”谢铁军听孙贝贝想去他家,心里早就蹦跶欢了。

    这次临走前,他妈还给了他一个艰巨的任务,嘱咐他下次把司令的女儿带回家,没想到一回来就谈到这事,看来老妈给的任务可以顺利完成。

    谢铁军喜上眉梢,笑呵呵地说:“走吧,想去哪吃饭”

    孙贝贝想了想:“去吃肚煲**,给我老姐补补”

    “我倒知道有个餐馆有肚煲鸡,味道也还不错,离医院也不远”谢铁军建议道。

    “看你这么老实,原来也很有生活啊。你不是天天关在部队么,怎么哪里有好吃的你都知道”孙贝贝眯起眼睛,审视的看着谢铁军。

    “别把我们的生活想得跟苦行僧一样好不好。不是还有周末嘛,有时候战友几个邀着一起出来改善生活,我去得不多,但不至于一顿都没吃过”谢铁军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可心里又特别喜欢她这么看着他。

    “那也是”

    两人走出小区,在门口拦了一辆的士。

    刚才聊了几句,本来放松的心情,一进入的士,又开始别扭了。

    谢铁军把背脊挺得笔直,双手紧张地握着拳,和孙贝贝坐在后座中间却空着一个人的空位。

    孙贝贝的调节能力道比谢铁军来的好,也就最初会紧张,现在面对他已经轻松自如了。

    孙贝贝看着呆子离他远远地坐着,一本正经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又开始邪恶地想逗逗他。

    于是,故意往他的方向挪了挪,看到谢铁军黝黑的脸立马涨红。

    再挪挪,谢铁军紧张地握紧的拳头摊在膝盖上,又觉得不自在,又握了成拳头,手心都汗湿了,却一动不动地不敢看她。

    哈哈这个呆子,美女在旁,你还真把自己当柳下惠!

    孙贝贝一点一点地往谢铁军身边挪,等到的士到达餐厅,谢铁军已经被这个恐怖的女人撩拨得想把她给办了。

    终于停了车,谢铁军匆匆付了的士费,赶紧逃下车。

    前面的司机看着后面端坐的军人那么窘迫的样子,终于忍不住大笑着,开车离去。

    谢铁军瞪了眼孙贝贝,这丫头太邪恶了。

    如果不是穿着军装,要保留点军人的样子,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么?这样挑逗男人,也不怕引火**。。

    真是个坏丫头!

    可是,心里虽是这么埋怨,其实又有点沾沾自喜。

    他其实很喜欢她靠近,她身上的香味,沁人心脾。

    在的士上,他虽然一动不动,还是不动声色地偷偷猛吸了几口。

    谢铁军看着慢条斯理走过来的孙贝贝,这个野丫头长得真是修长好看,凌凌微步盈盈而来,带着点傲气,绝世而独立,风吹仙袂飘飘举,让人看了不禁神魂颠倒。

    孙贝贝被谢铁军灼热的眼神看得脸微微发热,于是,走到谢铁军的身边,轻轻咳了下,呆子才回神。

    瞬时,两人都不好意思,赶紧抬步走向餐厅的大门。

    谢铁军被孙贝贝迷得心驰神往,已经忍不住靠近她,两人挨着走,手臂晃着,偶尔摩擦着,激起阵阵电流,把两人都电得浑身舒畅。

    谢铁军目视着前方,大手却磨磨蹭蹭地晃着,似乎不经意,似乎又是故意地偶尔擦着孙贝贝的手背,蜻蜓点水般碰触了又赶紧闪开,像小孩偷吃糖一般,紧张,激动又甜蜜,偷偷舔了一口,有些害怕,赶紧闪了,看看没事,又忍不住再舔一口。

    这个处男这是第一次这么亲密地和女人接触,欣喜若狂,很想牵起她柔嫩的手,可是,可是她长得跟天仙一样,他怕自己的鲁莽亵渎了她的美,把她给吓跑了。

    就这么憋着偷偷摸摸,有意无意地挨着孙贝贝,两人在这样的暧昧里,像过家家一样,享受着情窦初开的懵懂喜悦,都故意放缓了脚步。

    这么拖拖拉拉直到走到了饭店门口,就那么五十米的距离也走了十来分钟。

    而谢铁军都到了饭店的门槛了,还没有牵起孙贝贝的手,这位孙大小姐感受了一下爱的初体验,美妙又激动,便希望谢铁军能勇敢地牵起她的手。

    可是这个呆子,真是呆的无可救药,呆的让人生气,让人很不满意。

    这个死呆子,磨磨蹭蹭这么久,给你手竟然不牵,真是欠骂!

    “呆子,你可真能装萌,看你脸红的跟什么似的,好像你很纯一样。不就牵手么?搞了那么多前奏,都还没牵上,要是办其他事呢?得费多少程序”孙贝贝非常不满意地瞪着谢铁军,小手一把抓着若即若离的大手。

    电光火石,十指交握的一刹那,谢铁军已经顾不得这个女人的抱怨了,被她手心的柔软包裹得心都要酥了,软软绵绵,飘飘欲仙。

    这丫头,真是大胆,什么话都能说。

    办其他事?是什么事呢?得好好想一下,真的好向往

    这可是你说的,小丫头,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是病猫啊,等会就让你感受一下男人不萌不纯的样子,一定不用前奏,一定不会有多余的程序。

    两人走进了餐厅,这里的装修还算有特色,入眼都是中国味,孙贝贝喜欢那一个个吊着的宫灯,古香古色,呆子选的地方还是蛮有情调的嘛。

    谢铁军给许烨磊发了条短信,告诉他地址,末尾还添加一句,中队长,吃饭不急,先吃点餐前甜点,我们隐身了,真的不会催的,你懂的,哈哈

    现在还不是饭口,人不多。孙贝贝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谢铁军发完短信,却拉起她。“呆子,你干嘛拉我走,不是在这吃么?”孙贝贝一脸疑惑地问着。

    “那个我们,我们去包厢吃吧”谢铁军吱唔道。

    老虎准备发威了,小丫头,准备接招吧。敢挑逗我,看看谁更厉害!

    谢铁军虽是个呆子,看看他的体魄,这么身强力壮的男人,面对喜欢的女人,除了拉拉小手,还想办很多事呢!希望中队长不要那么快来,多吃点餐前甜点,你好我也好。

    贝贝忘了,人家呆子可是上尉啊,真想搞点小动作又不影响军威,那还不是小菜一碟。

    “可是,现在没多少人吃饭啊,大厅不拥挤,感觉挺好的啊”孙贝贝的小手被谢铁军紧紧地拉着,脚步还是随着他,走到包厢门口,孙贝贝突然意识到什么,心砰砰直跳,“呆子,你不会想躲在包厢,好干坏事吧”

    谢铁军真的要仰天长啸了,这个臭丫头,真是笨死了,当着服务员的面说这样的话。给我留一点军人的伟岸形象好不好。

    谢铁军被孙贝贝说的从头红到脚,进了包厢,对紧跟着的服务员说:“人还没到齐,菜等会再点。肚煲鸡比较费时,先备好这道菜就行”

    服务生看着这个彪形大汉涨红的脸,心里偷偷地乐着,知趣地退出包厢,关了门。

    呆子终于要发威了!

    孙贝贝看着两眼比太阳还火热的谢铁军,心脏都快被他烧焦了。

    这一次,她终于不敢在他面前嬉笑怒骂了。

    孙贝贝怯怯地看着谢铁军,看着他走过来,哎呦喂,呆子,不要太生猛啊,就这个气势,都要把我的心脏吓破了。

    孙贝贝感觉心跳得没了规律,嘭嘭嘭,都紧张得快跳出来了,心里又是紧张,又有点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