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章 惺惺相惜
    许会,向南才缓缓开口,勾人的桃花眼看向远处,幽幽的说:“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那是因为照顾病人真的好辛苦,常年照顾病人没病的人都会身心疲惫。我小时候我爷爷一直卧病在床,为了照顾他,一个家过得很狼狈。我妈和奶奶都是轮着请假无日无夜地照顾爷爷,又要上班又要照顾病人,最后,她们两个都累倒了。后来实在不行了,我爸为了这个家能继续维系,不得不脱下军装。我那时候还很小,也学着在病床前伺候着。所以,特别能体会孙萌萌爸爸病倒时她的艰辛,所以有空会过来看看他爸”

    向南的语气虽然显得轻描淡写,但其实他的内心完全不像表面那样,因为包括他自己,包括许烨磊都不会相信,他只是因为同情孙萌萌才经常来医院。

    如果不是那次孙萌萌和师妮可去他家吃饭后,向阳抽空把他叫过去,父子俩为此事聊了许会,向阳对他的警告,叫他禁止追孙萌萌,破坏军人的感情是可耻的!也正是因为那次谈话无意间的提醒了他,他才知道自己心里其实已经喜欢上孙萌萌了。

    他也算是出生的军人家庭,虽然那是过去的事情,但他明白军人谈恋爱不容易,所以就是有那个心,他也尽可能地淡化它,不让那份爱继续生长。

    可是9月初,他去n市出差,给孙贝贝打电话的时候,得知孙萌萌父亲生病的事情,于是出差回来后,不管是因为爱慕也好,还是只是以朋友的身份也罢,匆匆赶去军区医院探望孙耀文。

    当他看到站在病床面前,满脸憔悴,束手无策的孙萌萌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疼起来,主动上前帮忙,之后便经常来探望孙耀文。

    “谢谢你这段时间帮我照顾萌萌”许烨磊冷静后表现得雍容大度,他知道感情的关键在于萌萌,只要萌萌坚定地跟着自己,即便向南再好,也不会变心。

    所以,向南的出现让他有危机感,但却不会敌对。

    听了向南的一席话后,许烨磊更是觉得向南表现得非常君子,没有乘人之危,在自己不在孙萌萌身边,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攻下她的心防。

    向南看着许烨磊那么淡定,心里有根刺般扎着难受,不由猛吸了口烟,说出了他没在孙萌萌面前说过的话:“萌萌是个非常好的女人。坚强有韧性,对爱情很执着,她是很传统的中国女人,看到她心里就会觉得很舒服,很想跟她靠近,如果我早一点遇到她,我不会放过她”

    向南意识到自己喜欢孙萌萌后,越发觉得自己喜欢的女性,就像他妈妈裴玉婷那样的传统女人,而孙萌萌身上完全具备这些东西。

    向南不知道孙萌萌已经搬回家住,天天去跑步,就想偶遇她一下,即使远远的看着她也行,可是他至从孙萌萌去她家吃饭后,就一直没能见到她,直到那天向南跟朋友去吃饭,无意间遇到孙萌萌和叶子青,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女性在一块吃饭,当时的他就坐在孙萌萌背后的那一桌,只是因为被大理石墙挡着,孙萌萌没看到他,虽然不是故意的,但孙萌萌和朋友说的那些话,她就是愿意独守空房,愿意在家等她的男人回来,这些全部被他听进耳中。

    听到那句话,向南心里尤为的羡慕,如果自己父亲没退伍,继续在部队的话,也许自己也会成为军二代,会不会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愿意为自己守候呢?

    向南在那天吃饭的时候,脑海一直在思索这个问题,为了不引起孙萌萌的反感,吃完饭向南没跟以前那样,上前跟她大招呼,而是走到收银台帮她买单就离开了。

    许烨磊没想到向南会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看来男人的直觉真的很准,还是听到他的心里话了。

    许烨磊深邃的眼眸,泛着一丝惊异的光芒,但不动声的淡淡回道:“她已经是我老婆了,她的好,我比你清楚,就不劳烦你记挂了”

    “我知道”向阳幽幽的回他,“说了这么多,你现在该放心了,我可以走了么?”向南说完,站起身,准备离开。

    跟一个充满杀气的军人坐一块,总觉得不够安全。

    向南还没离开石凳,便听到一句非常不可思议的话,许烨磊淡淡地说,“留一个电话吧!”

    “我没听错吧!你不会真的把我当情敌?如临大敌了吧?”向南双手撑在石桌上,打量着许烨磊,有些吃惊许烨磊怎么突然问起自己的电话。

    难道想用军事手段跟踪自己?

    那也太阴了吧!

    “刚开始是这样,现在我觉得你挺君子的,不管是萌萌还是我,要是有你这样的朋友会觉得很幸运”许烨磊一脸闲适地看着向南,沉着地说着,他断定向南不会拒绝。

    向南眼底闪过一丝意外,又坐了下来,看了看许烨磊,淡淡地说:“许烨磊,你的思维可真独特”

    许烨磊也淡淡地说:“你也很独特,像你这样的富二代应该是美女围绕,没想到你会默默地喜欢一个女人”

    虽然许烨磊说的是事实,但被别人说出来,心里总是不爽,向南没好气地说:“你是在炫耀你得到了她的爱么?”

    “没什么好炫耀的。爱情就像你说的,是一种缘分。有缘便在一起,无缘也强留不得。我的职业注定不能陪在女人的身边,如果萌萌经不住诱惑,迟早会离我而去。我不介意你关心她,去看她爸爸,我相信她对我的感情”许烨磊能说出这么豁达的话,还托向南的香烟的福,吸入了那么多尼古丁,许烨磊终于想通了,想开了。

    向南又掏出烟,最后剩下两根烟,给了递给许烨磊一根,他接了,两人又开始吞云吐雾。。

    向南吐了一个漂亮的烟圈,看着轻轻的烟雾裹成一团袅袅婷婷地向上飘。“你就那么放心我不会把她拐走”

    “如果能拐走,那一定是我们的感情出了问题”许烨磊也深吸了一口烟,淡淡地说。

    说完这句,两人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向南给了张名片给许烨磊,许烨磊看过后,嘴角勾起一抹淡笑:“希望没机会给你打电话”

    “你这话说得很奇怪”向南听得莫名其妙,跟人要电话,却不准备打电话。

    谁稀罕你的电话,我还不想你打电话来找我茬呢?

    “你爸以前也是军官,你可能知道,在军营,我们的床单是白色的。活着的时候躺在上面,死去的时候躺在下面。如果哪一天我们牺牲了,那个床单就是包裹我们身体的裹尸布。军人时刻准备战斗,枕戈待旦,只要一声令下,战场才是我们最终的目标。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而还!不论白天还是夜晚,不论是醒着还是睡着,我们都时刻准备着为国捐躯。我当然希望自己能好好地活着,能陪着爱人活到老。如果真有不测,我会打电话给你,叫你帮我照顾萌萌”许烨磊的眼底闪过一丝沉重的情愫,口气很郑重,很严肃,带着一抹淡淡的伤感。能许来烟。

    “算了,我还是离孙萌萌远一点吧”向南听到许烨磊说这一番话,听到军人很神圣却又很悲壮的献身精神,心里很感动,也很感伤。

    终于理解老头子所说,破坏军婚的感情是可耻的。

    许烨磊,你赢了,就凭这些话,我再也不敢靠近孙萌萌了。

    “以前我是希望你离萌萌远一点。现在不这么认为了。还庆幸,我不在的时候你曾帮我照顾萌萌。向南,还是要谢谢你”许烨磊向向南伸出了手。

    向南看着他,犹豫了一下,不过随后也伸出了手,两个男人因为喜欢同一个女人,竟然这样成了惺惺相惜的朋友。

    向南离开后,许烨磊也走回病房。

    孙萌萌在病房门口翘首以待,看许烨磊一脸平静地回来,还是忍不住问:“你们不会打起来吧?”

    “要打也是我赢,看你这么紧张,到底紧张谁啊?”许烨磊故作不满地问着。

    “我当然是紧张你,但是向南要被你揍趴下,那就那就太冤了。他也是一片好心,但我跟他真的没什么。你要相信我”孙萌萌微微嘟嘴小嘴,眨巴着眼睛说道。

    “真是个傻丫头,你就是这么看待你老公的?老公在你心里就是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么?”许烨磊伸手揉了揉孙萌萌的头发,摆着脸,但眼底的温柔却一览无遗。

    “呵呵,不是这样啦”孙萌萌看着他娇羞道。

    “放心吧,我们只是聊了一下,抽了几根烟,聊得比较投机才比较迟回来”许烨磊宠溺的冲她笑了笑。

    孙萌萌听了将信将疑,但确实闻到一股浓浓的烟味,许烨磊在她身边的时候从来都不带烟,很少能闻到烟味的。

    那一定是向南的烟了。

    男人之间的关系有时候真的很奇怪,很微妙,原以为剑拨弩张,可没想到抽根烟就成了哥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