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章 头号情敌
    孙萌萌足足斟酌了近十来分钟,最后选定海报上刊登的那对铂金钻戒,不为其他,就为那海报代言人是她喜欢的明星——李明浩。

    “就这个吧!”孙萌萌指着中间那对的铂金钻戒对销售员说,但眼睛还是十分不舍瞟了瞟其他两对。

    销售员速度极快的把孙萌萌选中的情侣对戒放到他们面前。

    许烨磊取出盒子里的戒指,托起孙萌萌的手,缓缓的把女戒带的那枚帮她带到节骨分明的无名指上,嘴角微扬,露出一抹幸福的笑容。

    看着许烨磊缓缓的将戒指戴在自己的无名指上,孙萌萌的心也燃起一丝异样。心底涌起一股股幸福的泉水。

    戒指稍稍大了一点点,要是几个月前,估计刚好合适,现在瘦了一圈,就连手指都变小了一些。

    “还有小一号的戒指吗?”孙萌萌转过头询问销售员。

    “不好意思,这是最小码呢?你要改尺寸的话,我可以让技术人员帮你调整一下!”销售员礼貌有加的回道。

    “别改了,过几月我就把你养胖了,到时候戒指就刚刚好,不大不小!”许烨磊连忙阻止道。

    “是啊,这个尺寸不用调也可以,人的体重变化一下就刚好了!”销售员笑笑的附和道。

    “哦”孙萌萌嘟着红唇哦了一声,抬眼看着许烨磊,“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没养胖找你算账!”

    “好,我保证把你养得跟小猪似的!”许烨磊一脸的自信,心底已经盘算好如何将老婆养胖的计划了。

    “呵呵,我等着!”孙萌萌脸上泛着淡淡的红晕,害羞的回他。

    许烨磊嘴角漾着一抹自信的笑容,把手伸了过去,示意孙萌萌帮他带着男戒。

    见此,孙萌萌的脸上呈现少女般的羞涩,伸手拿起男戒,把戒指缓缓的戴在许烨磊的无名指上,甜蜜又安心。

    为彼此戴上戒指,象征着这辈子套牢彼此。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两人中午在外面吃完饭,才赶回医院,回来的路上,许烨磊一手开车,一手和孙萌萌十指交握,戒指厮磨,两人一脸的甜蜜。

    经历了这样一番挫折,两人的心贴得更加的紧密,许烨磊更加疼爱老婆,孙萌萌的感受则更多。

    她有多爱这个男人,多想和他在一起,只有自己知道。想放弃时那样的揪心再也不想体会了。

    他对她那么好,为了这一份美好,即便以后的人生要在漫长的等待里等他回来,她也甘之如饴。

    回他多可。和他一起的感觉真好,安心又幸福,为了这一刻,和他在一起的时刻的到来,她愿意守候。

    两人迈着轻快的步伐,行走在充满消毒水味道的走廊上,心情好了,消毒水的味道似乎都熟悉得亲切了。

    还没到病房门口便听到里面传来欢快的笑声,不知识谁来探病。

    两人相视而笑,加紧了脚步。

    从玻璃窗看到里面的人,孙萌萌心头一震。

    天哪!向南来了!

    他最近不是很忙么?怎么有空过来?被许烨磊看到他和自己的父母谈笑风生,会不会误会什么啊?

    孙萌萌想到许烨磊周一回来的时候看到病房里的向南,无声无息地离去,她没忘记那时候他的背影是那么萧索,那么孤单,让她看了心头是那么疼。

    现在再看到向南,他会不会误会自己和向南有什么啊?

    孙萌萌抿着在唇,很想跟许烨磊解释,可是又不知道该解释什么。

    向南偶尔过来看她爸爸,帮了她很多忙,她一直都心怀感激。

    只是,向南是个男人啊,是许烨磊心里的头号情敌,以前都没怎么着,许烨磊就三令五申叫她不要接近向南,离他远一些。

    现在他再次看到向南,而且看到向南和父母处得那么融洽,一定会有更多想法。

    其实,向南只是像一般的朋友来探病,他没说什么,孙萌萌总不能以怨报德叫他不要来。

    只是他有空便来,次数多了,别说许烨磊,就是其他人包括自己也因为向南的好,有一些想法。

    在最需要的时候,她也曾希望向南是许烨磊,是许烨磊在陪着她走过最艰辛的那一段。

    她的家人,朋友,和亲人,有见过向南的,都会拿他和许烨磊做比较,都认为和向南这样的男人在一起,不会过得那么辛苦。

    就是自己的妈妈,虽然没有说出口,但李笑梅每次见到向南笑得那么欢快,孙萌萌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唉,这下可好!撞在一块,要打翻醋坛子了。

    孙萌萌偷偷看了眼身旁的男人,刚才的温柔笑容已经不见了,一脸的冷峻,如临大敌般。他该不会冲进去和向南厮杀吧!

    怎么办?怎么办?

    孙萌萌一脸纠结,不知如何是好。

    看到向南,许烨磊会怎么想自己啊?想自己和向南的关系啊?

    唉!好男人变成一枚炸弹,这次肯定死定了!

    好不容易甜蜜了一会,又要折腾人心。

    可是我真的对向南只是感激,从没想过离开你奔他而去啊!

    孙萌萌心里真急了,怕许烨磊生气,怕他误会,更怕他和向南大打出手。

    许烨磊明显感受到孙萌萌指尖传来的紧张,他看了眼皱着眉头的孙萌萌,没说什么,推开了病房门,牵着孙萌萌的手走了进去。

    “向南来了!”许烨磊对向南微微点头,放开了牵着孙萌萌的手,把另一只手上的饭菜放到柜子上,“伯母,饭菜打包回来了,你乘热吃吧”

    刚才还欢笑的病房,一下安静了下来,气氛微微尴尬。

    “许烨磊什么时候回来的?”向南微笑着问。

    “回来一周了”许烨磊看着情敌,淡淡地说。

    蓝色条纹衬衫陪着西裤,向南的穿着一向是高档有品位。和半年前见到的公子哥不一样,向南沉稳成熟了很多,这样一个风神俊朗,风度翩翩的男人,多金又帅气,是个女人都会被他迷惑。

    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是否被他感动,但很明显,不论是岳父还是岳母,都被他打动了。

    能够不嫌污秽地为别人的父亲端便盆,擦屁股,一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做这样的事,那一定是对这个女人动心了。

    这样的富二代情敌,真的太强悍,太强大了!

    许烨磊站在向南的面前,突然感觉自己的信心在一点一点的流失。

    许烨磊才是孙萌萌的正牌男朋友,向南即便再好也是外人。

    李笑梅和孙耀文看到许烨磊回来,也都有些微微发愣。

    李笑梅心想,要是自己有两个女儿就好了,这两个男人她都喜欢,都想抓来做女婿。

    可现在两人碰上,却有些麻烦了。

    最后还是孙萌萌打破了僵局,落落大方地对向南微笑着道:“向南,谢谢你来看我爸”

    “不客气,也是吃完午饭路过这,顺带进来看看。叔叔康复得很好,应该很快可以出院了”向南微笑着说,带着绅士的涵养。

    只是顺路过来,而不是特意来,礼貌而又客气的话让孙萌萌想说不麻烦你,却又找不到入口。

    “你那么忙还这么有心过来看我爸,帮了我们这么多,真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孙萌萌的语气充满了感激。

    “呵呵,别那么客气。我也没帮什么。许烨磊回来了,有他帮忙照顾,叔叔才好得这么快,你和阿姨的气色也好多了。呵呵,功劳是他的,我可不敢抢”向南感觉站在病房里面对着许烨磊不自在,虽然自己没什么想法,但被人误会,也挺不舒服的,于是看了看手腕上的表,随后笑道,“伯父伯母,萌萌,我还有事先走了”

    “向南,慢走,老婆你去送送向南吧!”孙耀文道。

    “不用,不用送”向南摆摆手,便转身离开了病房。

    “我去送送他吧”许烨磊对孙耀文说,随后也转身离开病房。

    孙萌萌这下可急了,赶紧追上,在门口拉住许烨磊,眼巴巴地看着他:“烨烨磊”

    “放心吧,我不会和他有冲突”许烨磊又恢复了笑容,摸了摸孙萌萌的头,温柔地说。

    孙萌萌只好放开他的手,看着他大步流星地走向电梯。

    “向南,等等!”许烨磊在楼下停车场叫住了向南。

    “什么事?”向南转过头,看着一脸冷峻的许烨磊,心里哆嗦了一下。

    这个男人要是把自己当情敌,会不会拔出枪把自己毙了呢?

    可是,我真的也很忙的,没空抢你的女朋友。

    破坏军人的感情是可耻的,向南还记得向阳的话。

    他没想破坏许烨磊的感情,只是看孙萌萌那么辛苦,偶尔去探病而已。

    虽然心里坦荡,可人家已经把自己设定成头号情敌,他就是想争辩也枉然。

    “有烟么?”许烨磊走到他身边,靠在他的悍马上问着向南。

    追着我就是为了借根烟么?可是我们好像很不熟啊!

    向南一脸疑惑,但还是掏出烟和打火机,自己点燃一根,然后把剩下的和打火机都给了许烨磊。

    许烨磊烟瘾不大,想事情的时候会抽几根,烦闷的时候抽得多一些。

    许烨磊接过向南的烟,便靠在悍马上一根接一根地吞吐着。

    晚秋午后的太阳还是有些**,阳光下,烟雾缭绕,两个男人被晒得微微出汗。

    沉闷了良久,热的都要窒息了,许烨磊才丢了烟头,拍着向南的肩郑重地道:“向南,谢谢你”

    “就这些么?”向南刚才陪着抽那么多烟,大脑都被呛着了。

    跟这个男人站一块,总感觉有一种萧杀的气息,似乎随时会被他结束性命。

    这么危险的人物,还是远离的好。。

    生活那么美好,事业正蒸蒸日上,他在向阳集团正大刀阔斧干的欢呢,要是因为自己有点喜欢的女人而被他干掉,还是觉得有点冤死的感觉。

    没想到耗了半天,许烨磊跟他说的话竟然是道谢,而不是诸如离我女朋友远一点之类的怒喝。

    “难不成你心虚了,要我揍你一顿?”许烨磊看着向南眯着的眼睛没好气地说。

    “看你刚刚的架势,似乎有那么一点。你是军人,我打不过你,自动认输”向南擦着汗,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被太阳晒的。

    “你的出现,确实让我如临大敌”许烨磊也擦着汗道。

    “别,千万别,进入你们军人的目标,做你们的敌人会死得很惨!”向南感觉刚擦完又冒了很多汗,这是什么事啊,两个大男人在这晒太阳,也太那个啥了!

    “你说话还真逗,一定很招女孩子喜欢。”许烨磊招呼着向南到不远处那棵树下石椅上坐,准备开始一番长谈的架势。

    “先说了,我可没有招惹你女朋友啊。别把我当预想情敌”向南坐下来,凉快了好多,今天真是不能来医院,碰到许烨磊被晒得这么惨。

    好端端一个玉树临风的帅哥,硬是被晒出一身臭汗。

    这不是自己找罪受嘛!

    “是有那个想法,但我现在是来感谢你的”许烨磊在险难对面的石椅上坐了下来,两人隔着一张石桌,颇有点谈判的架势。

    不过抽完烟,许烨磊恢复了冷静,想了很多,现在开始侃侃而谈,气氛也不似刚才那么僵硬了。

    “萌萌爸病倒对她来说是非常致命的打击,以前那么乐观开朗的一个人被生活压得多愁忧虑,让人看了好难过。谢谢你经常过来探望她爸。这个周一我刚回来的时候,在病房外看到你为伯父端便盆,那应该是我帮萌萌做的,你替我做了,当时心里确实有些负面的想法。这一周在医院陪着萌萌伺候她爸,才深切地体会到萌萌的艰辛。谢谢你,在我不在的时候,帮我照顾萌萌,照顾她一家,谢谢你给她们带来的欢笑声”

    向南听着许烨磊说着这么多道谢,听着他以孙萌萌的男人向外人客气地道谢,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

    向南抽出两只烟,递一根给许烨磊,许烨磊却拒绝了,他心里已经没有疙瘩了,就不用烟了。

    向南把烟放回烟盒,自己点燃一根,青烟飘渺,心思也跟着飘渺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