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章 和好如初
    “人生总要碰到很多挫折,但总会过去的,不要那么悲观。你还有其它亲人,朋友,还有我,有这么多人陪你,你不是一个人在苦行。不管我在不在你的身边,我都希望你能过得好,过得快乐”许烨磊的声音低低沉沉,如天籁一般,让人听得沉醉。

    孙萌萌的双手攀住许烨磊的脖颈,主动地亲着他的唇。

    贴上许烨磊的唇,迷恋入心的气息在唇边尽情肆扰,令她沉醉不已。

    这半年来,她是多么的想念着他的一切,想念他温暖的怀抱,想念他深情的吻,想念他温柔的话语,想念他灿烂的笑脸

    爸爸的病重,让她刻意与许烨磊保持着距离,现在似乎扫除了障碍,她的心里依旧是那么的,那么的爱他。

    孙萌萌的体内严重缺氧,头有点晕,无奈嘴被却被许烨磊堵住,怎么分也分不开。

    一次深过一次的纠缠,缠绵的情丝,濡湿的唇,许烨磊温热的舌滑过她口腔里每一个角落,恋恋不舍的眷恋,今晚终于不用再背负枷锁,终于可以安心的吻她。

    “老婆”许烨磊那挺立的鼻尖蹭着孙萌萌的鼻尖,声声呢喃,醉人心神。

    看着眼前的孙萌萌,双颊醉红,说不尽的温柔妩媚。

    许烨磊用手轻轻阖上她的眼睑,用温软嘴唇轻柔的啜着她唇,用舌头抚慰她,慢慢划转她的唇、她的舌,慢慢的,孙萌萌的身体里仿佛有电流通过,就像两人第一次吻她的时候,心慌,甜蜜,实在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

    许烨磊的心里像有把火在燃烧,不由收紧双臂,像是不许孙萌萌逃避似的,将她紧紧箍在自己怀里,温柔的唇覆上她的红唇上。

    孙萌萌觉得他像个饿坏了的孩子,执著而激烈的向她索取,舔噬、碾压她的嘴唇和舌尖,一遍一遍,那样子几乎是要吃了她。

    阳台上,回荡着他们的沉沉的喘息声,低低的呻吟声

    两人好久没有这么亲密地接触了,两个憋屈的人在这激动的时刻,也不管李笑梅会不会跑进阳台,紧紧地抱着,忘我地吻着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萌萌害羞的将头窝在许烨磊的怀里,不敢看他,也不敢回到病房。

    “我们再不进去的话,估计你妈真的要出来叫我们了!”许烨磊轻笑着,附在孙萌萌的耳旁低沉着嗓音道。

    “都怪你,谁谁让你吻我这么久的!”孙萌萌的声音低如蚊语,娇嗔道。

    “好,都怪我,大半年没品尝老婆的味道,自然贪吃一些!”许烨磊嘴角微扬,宠溺的说。

    “讨厌”孙萌萌的小脸埋在许烨磊温暖的怀里,似乎贪恋着他身上的体温和气息,一点都不想离开。

    “好了,老婆,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在一起接吻,拥抱,现在你爸妈在里面我们还是先进去吧!”许烨磊低声的劝说道。

    孙萌萌这才缓缓的退开许烨磊的怀抱,一脸娇羞,让许烨磊见了怜爱不已,心神荡漾。

    “走吧,我们进去”许烨磊拉着孙萌萌的手,离开阳台,回到病房。

    “伯父,伯母”许烨磊尽量装着往常那般,礼貌的叫着李笑梅和孙耀文。

    孙萌萌的爸妈早就猜到两人在阳台做什么,两老相视一下,会心的笑了起来。

    孙萌萌脸上的红晕还没褪去,不过看到床上躺着的孙耀文,于是扑了过去:“爸,谢谢你”

    “傻丫头,谢我什么?”上肢依旧没知觉的孙耀文,笑笑的问。

    “谢谢你这么快就好起来,谢谢你!”孙萌萌的心里对孙耀文的感激,何止是这些,她要感谢他为了她和她妈挺过来,如果如果他离去,自己和老妈以后的日子肯定暗无天日。

    “呵呵,你这丫头,这还不是你和烨磊的功劳啊,天天帮我按摩”孙耀文看了看许烨磊,对这个女婿越来越满意。

    久病无孝子,他只是女儿的男朋友,还没正式成为女婿却这么尽心尽力的照顾自己,换做其他男人,估计早就跑了。

    “是啊,烨磊这周辛苦了,明天我没上班,今晚你就回家休息吧!我和萌萌在这就行!”这一周许烨磊的所作所为都被李笑梅看在眼里,他对孙萌萌父女俩,都十分的贴心,有他在,萌萌这几天的脸色都红润不少。

    当然除了职业稍稍让她有点不满,其余她都很满意。

    “不用了,伯母,晚上你还是回家休息吧!”许烨磊推脱道。

    “那怎么能行,你都跟着萌萌熬了一个星期了,怪累的,还是回去休息吧!”李笑梅心里一直觉得对许烨磊有些过意不去。

    “没事的,我明天就归队了,就让我在这多照顾一晚吧!”许烨磊坚持道。

    “那萌萌你回家休息吧!我和烨磊留在这照顾就行了。”见劝说不动许烨磊,李笑梅只好叫孙萌萌回去休息,总不能三个人都在这熬着吧。

    孙萌萌看了看许烨磊,摇了摇头:“妈,还是你回去吧,我留在这就行了!”

    两人刚恢复甜蜜,孙萌萌自然想跟许烨磊呆在一块。

    “萌萌,烨磊你们回去休息,让你妈在这照顾我一晚没事的!”孙耀文倒是特别贴心,不像李笑梅一个一个安排,而是直接让他俩一起回家休息。想了都耀。

    孙萌萌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许烨磊也稍稍有些尴尬,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说:“还是我留下来照顾伯父(爸)吧!你和伯母(我妈)回去休息吧!”

    孙耀文一听,不由笑了起来:“老婆,你听听,这两人多有默契啊!看来还是你回去比较好!”。

    李笑梅也跟着笑了起来:“那好吧,我回去,你们留在这照看你爸爸!”

    其实孙萌萌和许烨磊,何尝不想回家躺在大床上,相拥而眠,重温甜蜜呢?但心里即使再想,这节骨眼上肯定不会,也不能表露出来。

    而作为父母,在女儿未出阁的时候,绝对不会说出让女儿跟许烨磊一起回家睡觉的话!

    待李笑梅走后,孙萌萌和许烨磊依旧边帮孙耀文安排手脚,边和他聊天。

    不到9点,孙耀文就熟睡了。

    两人依偎的坐在病床边上,孙萌萌的小脑袋靠在他的宽厚的肩膀上,小手被他那温暖的大手包裹着,心里升起丝丝暖意。

    孙萌萌的拇指在许烨磊的手背上细细的摩挲着,轻声的说:“烨磊,谢谢你,谢谢你这几天一直在这陪伴着我”

    “傻丫头,你还跟我客气啊!”许烨磊搂着她身子的大手不由紧了紧。

    “前面几天那样对你,真的对不起,可是如果你再不出现,我真的觉得自己快有些撑不住了!”孙萌萌谈及此事,顿时潸然泪下,嘴角却带着一丝笑意,在那喃喃自语。

    许烨磊不知道她是在哭,还在笑,心里一阵难过:“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没尽到男朋友的责任,让你独自承受这么多痛苦,对不起,萌萌”

    “不,烨磊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承受力太差了”孙萌萌在他怀里拼命的摇头。

    孙耀文生病后,她变没有以前的自信了,没自信牵着许烨磊的手,陪他一起看花落花开,潮涨潮汐,一起度过年年岁岁,相伴到老。

    她冷落她,纯属正常,他不会怪她的,以前她就是一只温室里的花朵,无忧无虑,而这次却自己一个人独自承受这么大的压力和痛苦,许烨磊对她已经另眼相看了,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请坚强。

    “一切都过去了,没事了,宝贝!”许烨磊的大手摩挲着孙萌萌的肩膀,低声的安抚她,“不管以后发生任何事情,你一定要记得跟我商量,让我帮你分担,别老是憋在心里好吗?”

    “恩”孙萌萌轻轻的点头。

    许烨磊将她紧紧搂进怀里,眼神和语气都无比的坚定:“萌萌,虽然我没办法时时刻刻在你身边陪伴你,帮你解决所有问题,但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跟你一起克服今后需要面对的所有困难,相信我!相信我好吗?”

    相信我!

    许烨磊那低沉切魅惑的声音在孙萌萌的耳边响起,在她心里缓缓的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

    听着他的声音就令自己心醉,像中了魔咒般沉沦不已。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十二点过后,孙耀文滴完药水后,两人挤在隔壁的看护病床上。

    喜欢被他的手握着,喜欢靠着他的肩膀,喜欢他温暖的怀抱

    许烨磊的怀抱实在太温暖,让孙萌萌情不自禁的往他怀里缩了缩。

    许烨磊轻轻的弯起嘴角,带着一点邪恶:“老婆,别再动了!”

    孙萌萌立马感觉到不对劲,他身下的坚硬正紧紧的顶着她,吓得身子一僵,不敢再动。

    两人有大半年没肌肤之亲了,这几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孙萌萌就觉得身下有东西抵着,但当时她对许烨磊有所闪躲,所以尽量当着视而不见。

    可是今晚不同,两人和好如初,压抑了半年的感情,好像正慢慢的在那酝酿,即将爆发开来。

    但,这里是病房,不容许他们为所欲为,所以,两人此刻都极度的压抑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