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章 袒露心声
    闻言,谢铁军愣了愣,暗想:不是吧,村长也来当媒人?还介绍自己女儿给他?

    一不留神自己就成了香饽饽,众人来抢啊!

    该怎么回答啊?上午一回到家就被那些婆娘婶姨的给烦死,村长这会又

    他和孙贝贝之间虽然已经暗生情愫,但还没正式确立关系,这算不算男女朋友呢?

    正在谢铁军还在思索怎么说的时候,谢翠红却在那搭话了:“好啊,春花可是我们村里的最漂亮的姑娘,而且还是我同学,又在乡政府上班,要是她做我的大嫂,我求之不得呢!”

    “呵呵,村长你怎么舍得把春花介绍给我家铁娃呢?”谢妈妈听到村长要把自家女儿许配给儿子,甭提有多开心了。

    “呵呵,铁军这么优秀,估计很多人都想跟你们家攀亲,这不,我也豁下老脸,亲自上门求亲不是吗?”村长笑呵呵的看着谢铁军。

    “呵呵,村长你过奖了,你家春花那才叫优秀啊,我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长的漂亮,性格又好,又礼貌,又懂事,而且工作还这么好,到哪找这么好的姑娘的!”谢妈妈眉开眼笑的说。

    “是啊,村长你家女儿可是个好姑娘啊!”老实巴交的谢大全也跟着夸道,一脸乐呵,心里在想,要是能跟村长结亲,那是多好的事啊,儿子是部队干部,儿媳妇也是吃公家粮的,那他们的下一代就不再是农民了。

    “就是,哥,春花真的很不错哦,你见了一定会喜欢的!”谢翠红对自己这个高中女同学也非常喜欢,可能是家境相似,所以即使谢翠红没考上大学,两人的关系还一直保持不错。

    “那明天就安排他俩见见面,要是对上眼就趁这次把亲定下来!”村长听完谢家人对自己女儿的好评后,态度更加积极起来。

    “呵呵,村长,我们家铁娃要是见了你家春花,那肯定对上眼的,你家春花可是我们村里的最漂亮的姑娘。”谢妈妈好像非常满意那个春花,恨不得立马叫她当自己儿媳妇似的。

    谢铁军听到桌上这些人的谈话,额前掠过三根黑线,这些人怎么感觉要帮他包办婚姻呢?

    “那个爸妈,我就回来几天,这么匆忙,还是先别整这事了”谢铁军有些头大的说。

    “什么叫别整这事啊,你今年都几岁了,28了,你以后还小啊,村里跟你这么大的男人,小孩都上小学了,你不急,我和你爸可都要愁白头了!”谢妈妈数落道。

    “可是”谢铁军一脸无语。

    “别可是,明天跟春花见见面,你肯定会喜欢的,要是成的话,这两天就把亲给定下来!”谢大全终于发话了。

    谢铁军直冒冷汗,看来家人真的打算给自己包办婚姻了,可可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最后,谢铁军只好打圆场:“爸妈,我就回来几天,这事先别急,来,村长,我们喝酒,喝酒”

    谢铁军连忙转移话题,可是心里想到明天要被安排相亲,头很大,非常大啊!

    吃完午饭后,谢铁军就帮妹妹打扫鸡圈,看到小妹这么上进,谢铁军心里由衷的开心,自己常年不在家,照顾父母的重担就落在她瘦弱的肩膀上,想想觉得自己对小妹很亏欠。

    忙到天黑,谢铁军和谢翠红从鸡圈回来,谢妈妈就已经把饭菜做好了,一家四口围在一块吃饭,真有过年团圆的气氛。

    谢铁军的饭量本来就大,回到家,吃着老妈煮的饭菜,那就更香了,连吃了四碗饭下去,谢妈妈见了,眉开眼笑的给儿子夹菜打汤。

    不过饭还吃完,就有人来串门了,谢妈妈放下碗筷去招呼,结果这一招呼就没在上桌吃饭了。

    一个接着一个来,等谢铁军吃完饭,去客厅的时候,不由吓了一跳。

    椅子上都坐满了婆娘婶姨,一扫过去,预估十六七个。

    大家一见高大坚实的谢铁军,就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夸奖他有能力有本事,和说谢妈妈有福气。

    谢妈妈看到这么多婆娘婶姨来自己家,心里自然高兴,也觉得倍有面子,自家儿子绝对是村里是最厉害,最有本事的男人,这些人上门无非想给儿子介绍姑娘。

    谢铁军打完招呼后,就连忙拿着水壶,从客厅逃了出来,跑去厨房烧开水。

    谢翠红正在洗碗,看到谢铁军,贼笑起来:“哥,这些婶娘可都是上门给你介绍姑娘的,感觉怎么样?会不会有种皇帝选妃的感觉呢?”

    “洗你的碗,多嘴!”谢铁军戳了谢翠红的额头一下。

    “哥,我觉得春花就不错,你要是明天见了肯定会喜欢的!”谢翠红轻笑不已,又开始帮忙推销村长的女儿。

    “少参合哥的事,你自己的事呢?”谢铁军瞪了谢翠红一眼。

    “我才22虽,还小,不急,倒是你嘿嘿,赶紧结婚吧,不然我要是被你熬成老姑娘了,看我不找你算账!”谢翠红调皮道。

    两兄妹相差6岁,但感情却特别的好,谢铁军没去当兵前,都很护着这个小妹,所以谢翠红在这个哥哥面前也时常没大没小。

    谢铁军伸手又戳了谢翠红的额头一下:“你啊,没大没小”

    客厅的说笑声特别大,即使站在厨房也听得一清二楚。

    “当兵的收入高,这栋房子都是铁娃寄回来的钱盖得,多有能耐啊,跟着铁娃过日子肯定是吃的好,穿的好”

    “是啊,当兵的人品又好,天天呆在部队,不会有外遇,嫁给这样男人,肯定不会担心他被别的女人抢跑”

    “没错,当兵的男人身体棒,天天锻炼,肌肉都很见识,要是跟铁娃结婚,来年谢嫂肯定能抱上一个大胖孙子”

    谢铁军听到这么媒婆众说纷纭,说完自己好,就开始说她们介绍的姑娘怎么好啦,怎么温柔啦,怎么贤惠啦

    不过听着听着,谢铁军有些不蛋定了,怎么感觉自己像只种猪啊,一回到家,这么多小母猪等着配种啊?

    崩溃啊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静静的秋夜,凉凉的秋风,秋虫在尽情地歌唱。夜深了,媒婆终于散去。

    谢铁军一家四口围做在一块。

    今天谢家的门槛都快被踏破了,谢大全夫妇看到儿子这么出息,这么受欢迎,心里自然乐开了花。

    儿子也不小了,早一点成亲早一点了却他们的心事。

    谢翠红拿着自己的相册给谢铁军,笑着道:“哥,你看这个就是春花,真的是人如其名,名副其实的村里一只花。今晚那群大婶说的女孩我都知道,不论是老师,还是护士都没有春花好看”

    谢妈妈也附和说:“我也觉得春花不错,脾气挺好的,每次见到我都叫得很甜,没有一点乡干部的架子。她的家里条件也不错,工作又轻松,结婚生孩子,都不用你操心”

    谢大全没有异议,村长跟他关系还不错,经常过来串门。要是让春花当自己的儿媳妇,儿子媳妇都是吃公家饭,那真是农民翻身了。

    谢铁军只憨憨笑着,谢大全这个家长就直接拿主意了:“铁娃啊,我看这次回来就直接把你的亲事给订下来”

    “对啊,春花那么漂亮,有很多人想和村长攀亲。过了这一村就没那一店。姑娘大了,都急着嫁人了,等不了”谢妈妈紧跟着说,深怕那春花被别人拐跑似的。

    “我也同意。我和春花上学的时候关系还不错,我养鸡就是她给我出的主意,要是她当我嫂子,挺好的”谢翠红一个劲的怂恿道。

    “小妹,你瞎起哄,凑什么热闹。爸,妈,这个结婚是大事,人家好歹也是干部,怎么可能家长说定下来就能答应订婚。这次回来太仓促,订婚的事不着急”谢铁军一脸无语,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你不着急,我着急啊。你看看你的同学,哪一个还没结婚啊,人家孩子都上幼儿园小学了,你还在这不着急。你要愁死我啊!我明天就去村长家,问问村花本人的意思。要是春花没意见,就先订婚,你回去打结婚报告,早点结婚,争取明年给我生个孙子”谢妈妈那个心急,直接给拿主意。

    “妈,你愁啥愁,我我又不是娶不到媳妇”谢铁军挠了挠头,憨憨的说。

    “哥,看你那么淡定,是不是有女朋友了”还是谢翠红聪明,一下子就听出谢铁军话里的潜藏词。

    “嘿嘿”谢铁军想到孙贝贝临别前那一个香吻,脸颊又开始红起来。他赶紧挠着头掩饰着。

    虽然没有直接表白,但两人都暧昧得这样了,谢铁军心里已经把孙贝贝当女朋友了。

    “呵呵,看看,哥都脸红了。那就一定是有预定的媳妇了,难怪看不上春花”谢翠红见谢铁军这般,果然被自己猜中,不由乐呵呵起来。

    “是真的么?你小子藏得真够深的,连妈都蒙着”谢妈妈也有些意外。

    “铁娃,你现在是军官,说话可要实诚点啊”谢大全虽然不像老婆女儿那么八卦,不过听到儿子外面找了个媳妇,心里也挺自豪的。

    “哥,快说。未来的嫂子有没有村花漂亮”谢翠红一脸好奇的看着谢铁军。

    “又还没结婚,不要瞎叫”谢铁军的脸有些微红,不好意思的说。

    “快说啊,是你女朋友漂亮,还是春花漂亮?”

    “春花也挺漂亮的,但跟她比差远了”谢铁军想到孙贝贝,雪白的皮肤,羞花闭月的容貌,再加上刁蛮和野性十足的个性,整个人那真是天仙一样超凡脱俗。

    春花和她比那真是村里的小花和天上的鲜花,有着云泥之别,都没法相提并论。

    “真的啊。铁娃真有出息啊,找了那么漂亮的媳妇”谢妈妈听了更是喜上眉梢,看着自己的儿子那是越看越得意啊。

    “你小子没说大话吧。人家那么漂亮的女孩子能看上你这个乡下土娃子?”谢大全心里也是挺高兴的,只是觉得村花已经够漂亮了,还能有更漂亮的姑娘看上自己的儿子,真是不敢相信。

    “你这老头子,怎么这样埋汰儿子。什么土娃子,铁娃现在是堂堂正正的上尉军官,你看铁娃穿上军装多威武,有漂亮的姑娘看上咱们的铁娃有什么稀奇。你看铁娃才回家,就有多少人想给他介绍婚事”谢妈妈听了谢大全的话就不乐意了,瞪着谢大全维护者谢铁军。

    “呵呵,哥真的很厉害哦。嫂子是做什么的”

    “是个文艺兵”

    “哇,文艺兵啊,那跟彭丽媛,宋祖英一样喽!文艺兵,了不得啊,以后就是个大明星呢。我相信哥说的,哥的女朋友一定很漂亮”

    “嘿嘿,她确实很会表演”谢铁军害羞的点了点头。

    “她父母是做啥的?”谢妈妈也跟着盘问着。

    “她她是是我司令的女儿”谢铁军最不愿意面对的就是孙贝贝是孙耀武的女儿,面对自己父母还好说,要其他人,估计都会认为他是吃软饭的。

    “哈哈,哥好厉害啊。连司令的女儿都搞到手了”一听到谢铁军的女朋友是司令的女人,谢翠红对谢铁军这个哥哥更是崇拜不已。

    “哎呦,咱们家真是祖坟冒青烟了,铁娃竟然找了一个大官的女儿当媳妇”谢妈妈乐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铁娃,你没说瞎话吧。司令的女儿,怎么会跟着你呢。结婚要门当户对,不要攀着太高的门槛”可是谢大全倒是很冷静。

    “哎,你个谢老头,又要打击儿子。司令的女儿跟着咱铁娃,说明咱家铁娃优秀,人家司令都没意见,你瞎说个啥。铁娃啊,什么时候把你女朋友带回来给我们瞧瞧,早点把你们的婚事张罗了,回头给我生个胖小子”

    谢铁军挠着头,有些后悔把话说得太早了。

    这这都才开始,老妈就赶着上炕了。要是把孙贝贝领回家,不被你们的热情劲给吓跑啊。

    谢铁军没有回答,只是憨憨地笑着。

    谢大全看着儿子,心里没有底,又想再打击一下,多套一点话出来,好让自己吃个定心丸。还没说出口,谢铁军的电话响了。

    谢翠红抢过谢铁军的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孙贝贝”三个字,笑着道:“孙贝贝,是个女人呀。看来哥说的不会假”

    谢铁军急了,赶紧要抢电话,谢翠红贼笑着按了接听键,还顺带按了免提,还给谢铁军。

    “谢呆子,在干嘛?回到家了么?怎么不给我打电话”谢铁军听了慌了手脚,赶紧按掉免提,拿着电话赶紧往楼上跑。

    “我记得铁娃提过司令好像叫孙耀武,孙贝贝,看来还真是和司令的女儿好上了”谢大全咋着嘴巴美滋滋地笑着,这下是真的确定了。

    “哇,未来嫂子的声音真好听啊”

    “铁娃和女朋友一定好了很久,你看都把电话追到家里来了,还怪铁娃不给她打电话。哎呦,铁娃真的出息啦。我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谢铁军的父母和妹妹你一言我一语地想象着谢铁军和女朋友的好事。

    这边谢铁军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下午谢妈妈把收起来的被子晒了晒,已经把他的房间整理好了。

    谢铁军靠在床头,脸和脖子都涨的通红,正傻呵呵地笑着听着孙贝贝刁蛮却很动听的声音。“回道家比较忙,所以,还没来得及给大小姐打电话”

    “忙什么呢?是喂你们家的老母猪么?”

    谢铁军听到老母猪真是要晕死,想到自己回家被大家当超级种猪一样选秀,今晚跟父母交底了,明天应该要耳根清净了。

    “也没忙什么,刚回来,很多人上门提亲,都是乡里乡亲的,我得帮忙招呼一下”

    真是呆子,连这事都老实交代,也不怕被孙贝贝收拾。

    “谢呆子,你不想活了,敢背着我回去相亲!还很多人,你当自己是种猪啊,回家给村里的女人配种”听到谢铁军回家相亲,孙贝贝的心里泛起一股酸意,劈头盖脸的开骂。

    “哎,贝贝,怎么怎么这么说话呢。我哪敢相亲啊!是人家找上来的。都知道我还没媳妇,就帮忙张罗我的婚事了”谢铁军连忙跟她解释。

    “你直接说你有女朋友了,谁还会那么八婆围着你们家转”

    谢铁军和孙贝贝只是朦朦胧胧,意会了那个意思,但两人都没有说出那句话。谢铁军已经在心里把她当女朋友,但孙贝贝没有承认他是她男朋友之前,他却不敢道破。

    这会听孙贝贝说你有女朋友了,那便是她也把自己当男朋友了,虽然这个女人说话的口气野蛮霸道,他听了心里依旧乐开了花。

    只是呆子有时候也会玄乎一下,故意说:“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了,谁啊,你见过?”

    “谢呆子,你敢跟我装傻。人家都被你亲了,你敢不承认,不怕我追到你家把你给揍傻!”孙贝贝嘟着红唇,骂道。

    这丫头可真会颠倒事实。明明是她自己亲人家,却反过来说他亲了她。真是个蛮不讲理的丫头。

    可是听她说这样歪曲事实的话,捅破了那层窗户纸,谢铁军心里比吃了蜜还甜,傻傻地乐着:“嘿嘿!”

    “笑什么,这么欠揍,说揍你还傻笑”孙贝贝没好气的说。

    “贝贝,别把自己形容得那么凶嘛。其实你有时候也是很可爱的。像像昨天上车前,偷亲我的时候。我我好开心”谢铁军心里早就乐开花了,吞吞吐吐的跟孙贝贝说自己的最真实的感受,其实也算是表白啦。

    电话突然沉默,刚才还弥漫的孙贝贝霸气的硝烟味片刻弥散。

    如果不是听到手机里传来深深浅浅的的呼吸声,还会以为孙贝贝已经挂了电话。

    夜很安静,只有秋虫的低语。

    “贝贝,还在听么?”

    “呆子,你想说什么?”孙贝贝听了谢铁军的话,挺不好意思的。但心里听到谢铁军说他很开心,她心里也很开心。

    毕竟是女孩子,再怎么野蛮,面对自己喜欢上的男人还是会害羞的。

    两人的呼吸里透着一股暧昧的情愫,让她想听听呆子说些什么好听的话,或许她正期待着呆子能说点情话。

    “没什么?”

    “是不是踹的太轻了?再说一遍!”真是个呆子,榆木疙瘩,老是破坏气氛。孙贝贝生气了,又开始提高了声音的分贝。

    “我我我喜欢你”谢铁军吞吞吐吐的跟孙贝贝告白。

    “这还差不多”孙贝贝听了谢铁军的话,开始翘着二郎腿盘问,“什么时候开始的”

    “怎么问这样的话?”谢铁军一脸通红,害羞的问道。

    “快说,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打我的主意的?”孙贝贝脸上洋溢着得意又开心的笑意。

    “我我也不知道”谢铁军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这丫头就就动心了。

    “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啊,你这个呆子太暴力了吧,看上了我就往死里惩罚我。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孙贝贝循循善诱的说,但依旧不忘跟谢铁军算旧账。

    “嘿嘿”谢铁军开始装傻充愣,那个时候他眼里只有清一色的新兵蛋子,没有女人。但面对这么霸道的孙贝贝,可不敢说出来。

    “还想说什么?”孙贝贝继续问。

    “没有了”谢铁军真不知道说啥好,吞了吞口水回道。

    “再说一遍,试试看!”孙贝贝的声音立马变冲起来。

    谢铁军有点头疼了,打电话就是为了凶人,这不是浪费电话费么!

    他隐隐知道她想听什么,只是,有些话一时好难说出口。

    “呆子!在想什么呢?”孙贝贝一脸坏笑,继续循循善诱。

    “没没有啊。已经晚了,你早点睡吧。我也要睡了”

    “还有呢?”孙贝贝继续作战中。

    谢铁军想说什么,脸都憋红了,又开始挠着头,最后,把头皮都快挠破了,才鼓着气说出了自己都快听不到的声音:“我我会想你的”

    “哈哈呆子,想不到你这么色,睡觉都想着我”计谋成功后,孙贝贝立马猖狂的大笑起来。

    谢铁军真的快要羞死了,赶紧把电话给挂了。

    孙贝贝你这丫头,明明是在诱供,让人家说出来了却笑得这么邪恶。

    孙贝贝,下次见到你,看我怎么收拾你!敢说我色,男人不色还是男人么,下次我就色给你看!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那天,听了叶子青的一席话,孙萌萌也觉得自己想得太多了,干脆不想了。只是一个念想,感情便发生了天翻地覆地变化。

    矛盾的天枰在感情和理智里开始失衡,慢慢地偏向感情。

    一个真实可触可摸疼她爱她的男人每天陪着自己守在病床前,即便是没有感情的人也会被那样的真情感动,何况,他是她心底依旧爱着的男人呢。

    许烨磊就像一棵大树,为她撑起了另一片晴空。孙萌萌渐渐地不在刻意地抗拒许烨磊对她的好。

    这一个星期,是孙耀文病倒后孙萌萌过得最开心的一周,原来憔悴的小脸渐渐恢复了气色,脸上的笑容也渐渐灿烂,许烨磊看着渐渐圆润的老婆,心里也踏实多了。

    李思琪医生除了早上例行会诊,每天下班前也会再来看孙耀文,也许醉翁之意只是想借着这个机会远远地看一眼许烨磊,但她真的用心地为孙耀文问诊,及时根据他的康复情况调换药,指导孙萌萌为孙耀文饮食和按摩的护理。

    到周六晚上,孙耀文突然曲起双腿,大家才意识到他的脚恢复了知觉。

    这真是天大的喜讯,头顶那一片黑压压的乌云终于被拨开了。

    人都是这样的,当生命受到威胁时,能捡一条命回来就已经很庆幸。当医生走出手术室说手术成功,孙耀文已经脱离生命危险,孙萌萌终于从冰冷的地狱走回人间,瘫软地坐在地上,看到了幸福的曙光。

    从无意识盼着有意识,从呼吸不畅到呼吸顺畅,从胡言乱语到盼着思维清晰,孙耀文的每一个康复进程,都让这一家三口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开我回话。。

    从肢体麻木到脚部有了知觉,就是医生也不能确定什么时候能恢复,只是对病人行心里上鼓励。

    不论是孙萌萌还是李笑梅都对李医生的话相信又不确定,原以为,李医生说会慢慢康复只是一个安慰,对她们的安慰,对孙耀文的安慰。

    没想到孙耀文的腿真的恢复了知觉,那意味着,他的后半生不用在病床上躺着过,意味着他的手脚都有可能恢复如初,终有一天能够生活自理。

    一家三口虽然没有道破,其实都为这事忧心如焚。

    终于,上天厚爱,还没出院便让她们看到了希望。

    李笑梅激动地抱着孙耀文痛哭着,终于憋不住了,终于可以放心地发泄出来了。

    孙萌萌也激动地跑进了阳台,喜极而泣。

    许烨磊在医院伺候了一周,能理解那种等待花开般的压抑。

    他也走出阳台,走到孙萌萌的身边,轻轻地将她搂进怀里,轻拍着她的肩背:“宝贝,现在终于可以安心了。你爸康复得这么好,很快就能全部恢复的”

    孙萌萌透了一口气,深深地呼吸一番,又笑着道:“是啊,今天好开心啊。我爸妈也一定高兴坏了”

    梨花带雨的面容笑得那么灿烂,此刻的孙萌萌让人看了我见犹怜,更加楚楚动人。

    许烨磊捧着她的脸,亲着她脸上的泪花,温声道:“你爸思维那么清楚,说话也很清晰,一定能全部康复的”

    亲完她脸上的泪水,两人相视而笑,孙萌萌扑进许烨磊的怀里,小手紧紧地抱着他,抱着结实伟岸的他,一颗飘摇的心渐渐平静下来。

    “你不知道每天呆在病房有多消磨人的意志,呆久了整个精神都变得愁苦不堪。每天努力地挤着微笑鼓励着我的爸爸妈妈,叫他们要乐观地面对生活,总会好起来的。可是,我自己心里没有一点底。你不知道我有多害怕。如果爸爸意志卧病在床,一直要我在身边护理,我真的不敢和你在一起。我想了很多,想了很远,如果以后有了孩子,要照顾我们的孩子,照顾卧病在床的我爸,还要照顾你的家人,我真的好怕自己对付不了。所以,所以,我只能选择放弃。对不起,烨磊,我的生活不能只有爱情,生活里有那么多无奈,我承担不了那么多,所以我不得不选择舍弃”孙萌萌在许烨磊的怀里幽幽地说,这是她第一次在许烨磊面前袒露着自己的心声。

    向生活低头,放弃自己的爱人,许烨磊听的心里好疼。

    人生总有那么多无奈,要做那么多选择,真是难为她了。

    回想起刚回来她处处逃避的眼神,他心里总会泛着疼,她需要多大的勇气拒绝自己啊,她内心的痛苦一定不比自己少。

    “唉,傻丫头。事情没有那么悲观,总会好起来的。你看现在不是挺好的嘛”许烨磊抱着她的双手紧了紧,带着宠溺的责备道,“真是狠心的女人,竟然就这么放弃我。”

    “对不起。经历了这么多,我不是以前那个无忧无虑的女孩了,我要学会为自己的人生负责,要学会照顾该照顾的亲人。我的肩膀不够宽,真的没有那么乐观,有时候甚至是悲观”孙萌萌仰着头,看着许烨磊,看着他眼里的深情,愧疚地说。

    两人额头相抵,轻声细语。

    “我知道。我能理解你的。不然早被你气跑了,哪还会留下来陪着你。你真的变了很多,很勇敢,很坚强,很独立”许烨磊轻啄着孙萌萌的唇,好久没有尝过她甜润的唇了,她全身上下都瘦了一圈,唯有唇依旧水润,让他总想一亲芳泽,却又怕她闪躲。

    终于,可以没有顾忌地亲老婆了。

    许烨磊浅尝了一下老婆唇里的芬芳,继续道:“但是,我不喜欢你把心事都藏在心里,像现在这样多好,把你的担心告诉我,我会试着和你一起分担。如果真的是我给不了你需要的,我也不会成为你的负担强求你跟着我”

    “谢谢你,烨磊,真的谢谢你。你对我的好,我一直都知道的,我爸妈也知道的”孙萌萌动情地说,碰到这样一个宽容的好男人,真是自己的幸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