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章 荣归故里
    这女人就是说情话也这么暴力!可是,再怎么被她威胁,却还是很喜欢呢?

    谢铁军看着孙贝贝发给他短信,心里流过一阵电流,酥酥麻麻,新奇的感觉真舒服。

    谢铁军觉得自己就是个受虐狂,上辈子一定是欠她的,所以这辈子不打不相识,然后被她欺负着。

    “是,大小姐。车上要注意安全!”谢铁军颤抖着双手回了短信,随后看着车厢的顶部傻傻地笑着,一脸春色。

    谢铁军爱情的春天悄然而来,而中队长爱情却处于冬天,他还要在老婆面前努力地表现。

    今天的病房特别热闹,才送走热闹欢腾的孙贝贝和谢铁军,又来了叶子青。

    叶子青和刘焉有空便会来探望孙耀文,两个人一般都错开时间,这样隔三差五地去探病,给孙萌萌打气。

    叶子青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孙耀文已经睡着了,病房里静悄悄地,孙萌萌坐在病床边,气色比前两天看到的好多了。

    看来上周五补完脑壳后,叔叔病情已经大为好转,萌萌才不会那么劳心劳神。

    叶子青推门进去,轻手轻脚地走到孙萌萌跟前。

    “怎么又提这么多水果,你看我都可以到大街上摆摊卖水果了。爸爸还不能吃水果,下次来就不要那么破费了”孙萌萌微笑着对叶子青轻声说。

    “呵呵,看见你气色好些了,我就知道叔叔也一定好多了。多吃水果,美容养颜。叔叔不能吃,你吃喽,看看,瘦得跟老太婆一样,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啊”叶子青心疼着说。孙萌萌在其他人面前都表现得很坚强,只有在她和刘焉面前,才吐露心声。

    “敢咒我嫁不出去,我一定会不客气地拖你下水,让你陪着我当剩女”孙萌萌笑着道。

    许烨磊从阳台走出来,手上拿着一盘切好的苹果丁,和叶子青打招呼:“叶子青来了”然后对孙萌萌笑着说,“你早被我预定当老婆了,你没机会当剩女啦”

    孙萌萌脸微微发红,听到他说这话,心里又是甜蜜又有几分不安。

    叶子青睁大了眼睛看着许烨磊:“帅哥,你怎么也在这?”

    难怪孙萌萌这丫头气色明显好转,原来这个男人回来了。叶子青看着又黑又瘦的许烨磊,他们可真是一家人,都瘦到一块了。

    可是萌萌这丫头不是说想放弃了么?怎么又和好了?

    要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她们爱情的罪人了?

    叶子青有点心虚地看着许烨磊。

    那时候叶子青和刘焉看到孙萌萌每天忧心如焚,不眠不休地照顾她爸,让她看得难受却又帮不上忙,心里只能跟着她盼着许烨磊赶紧回来帮忙。

    可每一次问孙萌萌许烨磊回来了没有,她都神色黯淡地摇着头,没说什么,最后叶子青不敢问了。

    当军嫂真是不容易,换做是她,早就把那男人骂一遍,赶紧另找一个。

    男朋友是什么?男朋友一定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能分享快乐分担痛苦的人。

    可是萌萌和许烨磊谈恋爱之后,她看到更多的是等待,看到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变成了一块望夫石。

    以前孙萌萌坚持,叶子青没说什么。

    但看到孙萌萌爸爸倒下之后,一个瘦弱的女人撑着一个家,叶子青作为朋友看得心疼。

    叶子青来探望孙耀文的时候,有几次也看到了向南。叶子青早就感觉向南对萌萌比较特别,看到向南在病房里帮忙,她真想劝孙萌萌结束军嫂形单影只的守候,开始新的一段感情。只是,任何人都是劝和不劝分,即使心里对孙萌萌的选择已经开始倒戈,但却不敢说出口。

    上个周孙萌萌万分疲惫地对她说,感觉很累,她想放弃了。

    叶子青虽然希望好友不要撑得那么辛苦,但真的看到孙萌萌做了决定,看到她脸上那么痛苦的表情,又有些不忍心了。

    “你确定?”

    “帮我个忙吧。帮我把东西都收回来。只能这样破釜沉舟地离开他的世界,才能逼着自己离开他”

    孙萌萌给了叶子青一张银行卡和一个钥匙,叶子青随后便和刘焉去了玉景豪园把她的东西洗劫一空。

    但是许烨磊还是回来了,看着孙萌萌默默地吃着他叉的水果,叶子青觉得自己十恶不赦。

    宁拆一座庙不破一门亲。

    以后见到许烨磊,自己还是得悠着点,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把他家搬空,一定要恨死自己的。

    许烨磊在病房,叶子青心虚不已,有些坐不住,连忙称有事,要先走。

    孙萌萌送她出病房,叶子青便把她拉下楼。

    “死丫头,我被你害惨了!”叶子青抱怨着。

    “怎么了?”孙萌萌一脸疑惑地问着。

    “你一定要守口如瓶,千万别告诉许烨磊,是我把你的东西搬回家的”叶子青非常认真地说。

    军人保家卫国,自己去破坏人家的感情,真心觉得可耻。

    “就这个事啊。那是我自己的意思,跟你无关。我不会说的”孙萌萌淡淡地说着,心里却在想,许烨磊回家看到空空的家一定很伤心吧,想到他伤心的情景,孙萌萌的心也跟着隐隐作痛起来。

    “那你现在是怎么想的,你们和好了?你能坚持继续爱下去?”叶子青试探的问。

    “我也不知道,感觉好矛盾。想放弃又舍不得”孙萌萌无力又无奈地说着。

    许烨磊回来之后,她感觉自己天空终于放晴了,她的心又开始沉沦在他密密匝匝地关心里。

    之前做的决定正在一点一点决堤

    “那你总要做个决定吧。要么对他好一些,不要说伤人的话,要么就彻底和他断了。感情里最忌讳拖拖拉拉,想断不断优柔寡断,那样耗着其实对两个人都是个伤害”叶子青一脸担忧的说。

    “我也知道,看到他我就下不了决心。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人生不仅仅只有爱情,亲情也很重要。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爱情只是一味调味剂。以前只想着他,想着他甜蜜的爱。没想那么多,没想以后一个人过日子的情景。我爸得病让我深刻认识到了生活。如果真的和他一起,以后要我一人抚养小孩,而且还要赡养双方的老人。子青,我真的有些害怕。真的害怕!现在就伺候我爸一个人,都让我忙得焦头烂耳,以后,我都不敢想以后的事,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担当那么重的担子”孙萌萌一脸暗淡,心里纠结又痛苦,矛盾不已。

    叶子青看孙萌萌一脸戚戚,唉,这女人是太爱许烨磊了,看样子是放不下,以后有的纠结了。

    “哎,人经历的多了,对事情就想得周到,但有时候也会想多了。和军人恋爱,家庭的担子都在女人身上,这个连小孩都知道。天下那么多军人,大家还不是一样结婚生子,哪有那么多意外的事啊。你是这段时间为你爸焦虑成疾了。先好好照顾你爸吧,他早点康复,你对人生就不会那么悲观了”叶子青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感叹道。

    “也许吧”孙萌萌轻柔的点头。

    “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需要打个电话,我随传随到”

    “好的。谢谢你了,子青”孙萌萌感激的看着叶子青。

    “你跟我还这么客气,欠骂啦!”叶子青瞪了孙萌萌一眼,很哥们义气的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谢铁军的老家位于安徽省的南部的一个小村庄里。

    只见一条小河象条绿色的玉带,蜿蜒着从山脚下流过,环绕着村庄,周围是葱葱郁郁的大山,算得上山清水秀。

    整个村庄沐浴在秋日的阳光下,却显得格外宁静,惬意。

    田地象一些绿色的、褐色的小块块一样,遍布整个山村,一幢幢民房,散落在各处,村头有个大场坝。

    身着军装的谢铁军,后背背着一个大包,边走边冲盯着自己看着小孩子微笑着。

    终于看到一个妇人,见到谢铁军,愣了愣,随后大叫起来:“是铁娃,铁娃你回来了!”

    谢铁军憨憨一笑,冲着那妇人喊道:“三婶”

    “老谢,谢嫂,你们家铁娃回来了,你们家铁娃回来了!”那个被谢铁军称为三婶的妇女扯着嗓门大喊。

    没过几秒,一堆人从各个旮旯角落冒了出来,围着谢铁军。

    “铁娃回来了,老谢你家铁娃回来了!”谢铁军在大家簇拥中,叫喊声中回到一栋两层楼的小洋房的铁门口。

    平日在特种部队以憨厚耿直著称的谢铁军心里不禁燃起一股荣归故里的感觉!

    谢铁军的老妈围着围裙快步的跑到门口,看到谢铁军的时候,激动的有些说不出话。

    “妈”看到母亲,谢铁军一脸憨笑的叫着。

    “铁娃,你回来了,快进屋,快进屋”谢妈妈高兴的拉着谢铁军的手,跨进大门。

    其他村民也跟着涌了进去。

    “你这孩子,要回来也不事先往家里打个电话,你爸和你妹拉鸡去镇上买了,我赶紧给他们打个电话才行!”谢妈妈激动不已,连忙去给谢铁军的爸爸打电话。

    谢铁军把包放下后,从包里拿了一堆糖果出来,分给大家吃。

    “还是铁娃出息啊,每次回来都能吃到你的出门糖啊”一个老奶奶笑呵呵说。

    “就是,瞧咱们村除了村长家,就属谢家房子盖得漂亮,像栋小洋楼似的,当兵就是有出息啊!”

    “是啊,铁娃真有出息啊!”

    赞美声,夸奖声,充斥耳旁,把谢铁军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一脸高兴,像是结婚娶老婆似的,发糖发的更勤快起来:“婶,叔,婆婆,嫂子,大哥,你们吃糖”

    谢妈妈打完电话后,笑呵呵的走到谢铁军身旁:“你爸马上就回来了!”

    “妈,你也吃糖”谢铁军也捧了一把糖塞到谢妈妈手中。

    “谢婶还是你有福啊,生了一个这么有出息的铁娃!”。

    “是啊,谢嫂,真有福气”爸子道想。

    大家纷纷羡慕起谢妈妈有福气,生了谢铁军这么有出息的儿子。

    分完糖,大家也陆陆续续离开了,不过还有几个八卦的婆娘赖着没离开。

    谢妈妈还没好好看看儿子,谢铁军却又被这些婆娘给缠上了。

    “铁娃,有没有对象啦?”其中一婆娘一脸谄媚的询问。

    谢铁军看了那婆娘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回她,最后只好冲着她憨憨一笑:“李婶,你不会想跟我介绍姑娘吧?”

    “和,要是没对象,李婶这里到有一个好姑娘介绍给你!”那个李婶笑的起了一脸的皱纹褶子。

    “铁娃,你要是没对象,三婶也有个好姑娘介绍给你!”身旁的三婶也跟着说。

    “我这也有”又有一个妇女积极的响应着。

    “我这也有”

    看着眼前的婆娘婶姨,你一言我一语的要跟谢铁军介绍对象,像是早就有备而来似的。

    谢铁军额头微微冒汗起来,后悔死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肠子都快悔青了。

    最后还是谢妈妈出来打圆场:“各位婶娘嫂子们好意我先心领了,我家铁娃刚回来,先让他休息一下吧,有事晚上再过来聊,还有你们不赶着出工干活吗?”

    “哦,忘了,我得去帮老谷家割稻谷,晚上回来再来你家”

    “我也是,得先回去晒谷子,晚上再来”

    .

    几个‘媒婆’走后,耳根总算清净一些,谢铁军转过头看着谢妈妈,憨笑的叫道:“妈”

    “儿子,让妈好好瞧瞧”谢妈妈拉着谢铁军的手,端详着他。

    “比去年瘦了,部队伙食变差了吗?”谢妈妈看着眼前的谢铁军,心疼道。

    “嘿嘿,妈,我刚执行回来,现在是瘦点,但过不了几天就会胖回了,再说部队伙食好着呢?你就别心疼了,倒是你,一年多不见,头发长了不少白头发!”常年不在母亲身旁的谢铁军,看到一年比一年苍老的妈妈,心里顿生愧疚。

    “呵呵,那是我忘了染头发了,明儿就叫你妹妹帮我染头发!”谢妈妈轻轻的拍了拍谢铁军的手,一脸慈祥的宽慰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