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 二 百 章 欣慰不已
    病房里多了一个许烨磊,感觉等待滴液的时间不会那么冗长愁闷,一晃一个上午就过去了。

    李笑梅虽挂念着工作,心思还是在孙耀文身上,早早把要做的事做完,跟领导打个招呼便来医院。

    她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孙耀文拉完大便,许烨磊给他清理,看着动作生疏的许烨磊,李笑梅的心里感慨万千。

    抛开他是军人的身份,这样的女婿不论是人品,还是他的家人对萌萌的关心那真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

    孙耀文躺在病床上,每天都有亲朋好友来探望,给她们打气。

    但拉屎拉尿这些入微的护理工作都只能由母女两人来做,毕竟来探望的女人占多数,不方便帮忙。

    能不嫌弃污秽为孙耀文做这样的事,帮忙端过便盆的就向南和许烨磊,不管女儿以后跟谁过,这两个男人都会让他们孙家感激一辈子。

    “烨磊,怎么让你做这事呢。还是我来吧”李笑梅推门而入,把包和她的午餐放在柜子上,走到病床前客气地说。

    “伯母下班啦。已经弄好了”许烨磊弄完给孙耀文穿好裤子,孙萌萌端起便盆进了卫生间清洗。

    许烨磊也进了卫生间。

    许烨磊洗手,孙萌萌冲洗便盆。

    两人都洗完,却没有马上离开卫生间。

    孙萌萌抬头看着许烨磊,眼里泛着柔波,她轻声说:“烨磊,谢谢你,不嫌弃那些异味”

    “傻丫头,怎么会说这样的话。我们小时候也是父母一把屎一把尿地带大的。他们从没嫌弃自己的孩子,我们怎么能嫌弃他们的屎尿”许烨磊靠近孙萌萌,忍不住伸手亲昵地刮着她的鼻子,微笑着说。

    孙萌萌听了微微一愣,这话似曾听过,向南也跟她这么说过。

    那是孙耀文手术后没恢复意识前最让人心惊胆战的的日子。因为有痰卡在喉咙上不上下不下,堵塞了气管,造成呼吸不畅。医生会诊后担心那块痰致使呼吸衰竭,会诊后出现了争议,所有的医生都建议做气切,唯独主治医生李思琪说再观察。她们母女看过一列做气切的患者在喉咙开一个洞,呼吸器都从那里穿进,患者除了有生命气息基本就是植物人。

    那一幕对她们母女来说真是毁灭性的打击。

    李笑梅被医生叫去做决定,孙萌萌则在病床前面如土色地看着孙耀文。

    眼睁睁地看着爸爸捡回了一条命,却又要把他推向地狱的深渊,孙萌萌那时候感觉又走到了地狱之门,世界再天旋地转,她只能紧紧地握着孙耀文的手,真怕自己一放手,便放走了疼爱她的爸爸。

    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接着呕一声,那块命悬一痰终于吐出来了。

    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顽强,孙耀文快被窒息之时,求生的**让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咳出了那块痰,甚至挤出了一身粪便。

    当时孙萌萌看到那抹恶心的痰,像见了宝一样,万分惊喜地把它擦掉,心里欢呼,终于不用做气切了。

    但随之而来又犯难了。

    这是孙耀文术后第一次大便,孙萌萌看着被污秽染脏的床单有点不知所措。

    虽然她和男人有过亲密接触,但面对自己的父亲,要清理他的私处,第一次却犯难了。

    向南正是那个时候来探望孙耀文的,看到孙萌萌束手无策,只是淡淡的跟她说一句:去准备衣服,他来帮忙清理。

    孙萌萌站在一旁,脸别过一旁,用余光看着向南非常熟练的帮孙耀文清理大便,帮他清洗,随后穿上裤子。

    这是孙萌萌万万没想到,向南这位公子哥做那样的事,竟然动作非常娴熟。

    事后孙萌萌一个劲对向南表示感激时,他跟她说了和许烨磊一样的话:我们小时候也是父母一把屎一把尿地带大的。他们从没嫌弃自己的孩子,我们怎么能嫌弃他们的屎尿

    孙萌萌在那时候也知道,原来在向南很小的时候,爷爷就瘫痪在床,一直由他妈妈和奶奶照顾,他长大一些后,也慢慢的跟着帮忙,所以算是轻车熟路。

    不过也正是向南的那句话,让孙萌萌用一种反哺之心伺候病床前的爸爸,之后也能坦然地伺候着孙耀文的大小便。

    孙萌萌觉得自己很不幸却又很幸运。遭遇这样的不幸,却幸运地遇到好男人,而且是两个绝品好男人。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呢?”孙萌萌看着许烨磊,眼里又止不住泪珠旋转,闪着晶莹剔透的光。

    “你是我老婆,不对你好对谁好?”许烨磊温柔地看着孙萌萌,温声地说着。

    许烨磊的手宠爱地抚摸着孙萌萌干瘦的小脸,孙萌萌没有闪躲,却流出了无声的泪。

    他对她的情,对她的好,她都明了。

    她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放手,为了断绝后路,甚至叫叶子青和刘焉帮她把所有的东西从玉景豪园搬离。

    她没空去做那么残忍的事,即便去了,一定是下不了手的。

    但是,现实真的很残酷,她必须理性地对待生活,不得不那样做。

    可是做了那么多,最后见到许烨磊,所有伪装的理性总是被他轻而易举地撕去。

    他似乎有一种魔力,总是让她贪恋着此刻和他在一起的时光。

    有他在身边,她安心却又恐惧着。

    在人生的路口,她徘徊着,茫然着

    “谢谢”孙萌萌轻声道谢。

    不管以后将如何结束,她都会记得曾经有这样一个男人给她的爱让她无与伦比的感动。

    “该给你爸喂午餐了,出去吧”许烨磊温暖的大手轻拍着孙萌萌的肩,两人出了卫生间。李笑梅从阳台上进来,端着孙耀文的食物。

    许烨磊接过,对她说:“伯母,我来喂吧。你先吃饭。等会喂完,我和萌萌一起去外面吃”

    李笑梅本来还要客气一番的,但看着许烨磊把她们当做自己的父母,客气的话最后还是说不出口,便笑着道:“好吧”

    许烨磊给孙耀文喂食,孙萌萌则在一旁给他按摩手。

    孙贝贝来到医院站在病房门口,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因为演出直到现在才来看叔叔,在动车上想到妈妈把叔叔的病情形容得那么惊险,一路还流了几次眼泪。

    此刻站在门口看到这一屋子都瘦了一圈的人,眼泪更是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孙贝贝看着孙萌萌那瘦小的身影,心里真是又疼又佩服。

    妈妈说叔叔送进手术室,从上午十点到下午三点,在外面等待的三个女人心脏都快吓出来了,最后听到大出血,那时候听到医生说这三个字跟听到噩耗没什么区别。婶婶晕倒了,妈妈也腿软快虚脱,只有萌萌一直坚强地等到了叔叔出来。

    都是娇养着长大的两姐妹,可老姐在灾难来临的时候却表现得那么坚强,幸好有她的坚强,否极泰来,一切都慢慢好转了。

    孙贝贝看着病房里和谐的一幕,赶紧擦干了眼泪,推开房门,拎着林爱英准备的各种补品,走了进去。

    “叔叔,婶婶,老姐,中队长!”孙萌萌一进门就嚷嚷着和大家打招呼,随后放下手中的大包小包,走到病床前对孙耀文说,“叔叔福大命大,碰到这么凶险的病都能逃过一劫,以后一定很有福气”

    “贝贝来啦!这么久没见,长得越发漂亮了”李笑梅放下饭盒,走到孙贝贝身旁微笑着说。

    “都怪我们江团长把我的工作安排得那么满,叔叔住院这么久现在才来。抱歉抱歉。我就罚我自己把上个月的薪水都掏出来,凑了一个吉利数字6666,给叔叔压压惊”孙贝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大红包塞给李笑梅。

    “呵呵,哪能让你这么破费”李笑梅推辞着。

    孙耀文这一病花了二十来万,还好家里不缺钱,还有医保可以报销。

    来探望的亲友有包红包的,李笑梅都给推辞了。

    没想到孙贝贝这个小丫头竟然也搞来这么么鼓鼓的一个红包,很有喜气,把大家都逗乐了。

    孙萌萌抢过李笑梅手中的红包,笑着道:“不要白不要。这丫头现在才来是很欠揍,看在你下个月吃西北风的份上,我就饶了你了”

    “老姐,注意点形象好不。在姐夫面前表现得这么财迷,小心人家嫌弃你”孙贝贝看着一脸温良地喂饭的许烨磊打趣着孙萌萌。

    一句话把大家都说得笑了,只有孙萌萌看了眼许烨磊,脸微微发红。

    孙贝贝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虽然看到这一家子感觉很伤感,却还是努力地说点笑话,让病房多一些笑声,少一些苦闷。

    说笑捧逗可是演员的拿手好戏,孙贝贝进了病房之后,便笑声不断。

    孙耀文被侄女逗得开怀了,连吞咽都顺畅了很多,这一顿吃得特别快。

    吃完饭,孙耀文笑着说:“贝贝真是个笑星,等叔叔出院了,一定要去看你的演出”

    “哈哈,那是。由我出品,绝对精彩。叔叔赶紧康复,就可以来给我捧场啦”孙贝贝笑着道,看到所有人脸上绽放的笑容,心里欣慰不已。

    “都快过了午饭时间了,你们三个去吃饭吧”李笑梅笑着道。刚才还口若悬河的孙贝贝却有些踌躇了,小脸微微发红,呐呐地说:“不急,再等一会吧,等”

    病房门吱的一声,打开,从门口进来一个彪形大汉。

    手上拎着满满当当的水果,背上还背着一个超级大包袱,这样带着满头大汗出场,怎么感觉有点像逃难,不,更像储备好食物私奔。

    “原来是等谢铁军啊,你们邀着来的?小样,有情况哦!”孙萌萌凑到孙贝贝的耳边戏谑着说。

    “叔叔阿姨好,中队长好,嫂子好,贝贝”谢铁军一进门也是刷刷刷地打招呼。

    “谢铁军,你这是从哪里来啊。”孙萌萌接过她的水果笑着道。

    “从部队啊,下午要回老家,知道嫂子爸爸住院,就过来看看”谢铁军憨憨地笑着,看着昔日在特种兵营食堂清新俊逸的孙萌萌形容干瘦,心里也酸酸涩涩的。已经开始想女人的螃蟹,看了看中队长,估计他看到老婆变成这样更是要心疼死了。

    “你的消息可真灵通啊!”许烨磊看了看孙贝贝笑着对谢铁军道。

    “呵呵,嫂子的事就是中队长的大事,做属下的当然得灵通点!”谢铁军摸着头憨憨地笑着,瞥了眼孙贝贝,这丫头几个月不见怎么变得这么朴素了,不过,这样的她真漂亮,越来越漂亮了。

    孙耀文笑着道:“谢谢你来看我。谢铁军下午要赶车,你们赶紧去吃饭吧”

    李笑梅也看出孙贝贝和谢铁军之间那一点小暧昧,笑着道:“人都到齐了,你们都去吃饭吧”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李笑梅的再三坚持下,四个人只好出去吃饭,留她在病房照看孙耀文。

    前往餐厅的路上,孙贝贝一直牵着孙萌萌的手,原本柔软又细滑的小手变得节骨分明,有些粗糙起来。

    孙贝贝的心微微犯疼,握着孙萌萌的手不由紧了紧。

    谢铁军和许烨磊走在后面,看着前面两个女人的身影,特别是孙萌萌的,两个大男人也不由一阵心酸。

    “队长那你几天都在这,不回家了是吗?”谢铁军转过头询问许烨磊。

    许烨磊点了点头:“恩,暂时不回去,在这帮萌萌和她妈妈照顾一下伯父!”

    “恩,嫂子照顾病人这么久,瘦的只剩下皮包骨了,看得让人心疼!”谢铁军感慨道。下了是出。

    闻言,许烨磊的心开始抽痛起来,目光紧紧的盯着孙萌萌瘦弱的后背,心里的愧疚又多了一层。

    现在自己回来了,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养胖才行,许烨磊的心里默默的下着决心。

    “铁军,你有一年多没回家了吧?”许烨磊不想让心情过于沉重,影响等会吃饭的气氛,连忙转移话题。

    “恩,是啊,时间过得可真快,记得去年五一的时候回去一趟,晃一下一年半了!”谢铁军憨憨的笑道。

    时间的确过的飞快,就这么半年,他回来,一切就变得如此物是人非了!

    “恩,队长有什么需要让我带回来给你的吗?”见许烨磊沉默,谢铁军追问道。

    “呵呵,不用,代我向你爸妈问好就行!”许烨磊摇了摇头,轻笑的说。

    “恩,谢谢队长”

    到了餐厅,孙贝贝和孙萌萌坐一块,谢铁军和许烨磊坐在她们的对面。

    “小谢,你来点菜吧!”孙萌萌主动把菜单递给谢铁军。

    “呵呵,还是嫂子点吧,我就一粗人,有吃就行!”谢铁军憨憨的笑道。

    “没关系,你就挑你喜欢吃的就行!”中午见谢铁军这么有心来看望她爸爸,孙萌萌心里还是开心的。

    “不用,不用,嫂子你点吧!”谢铁军依旧在那推脱。

    “唉,姐,菜单给我得了,我猜他就只懂得部队的食堂里的那几样菜,我来点!”孙贝贝瞥了谢铁军一眼,拿过孙萌萌手中的菜单。

    谢铁军看了看孙贝贝,没说什么,主动给大家倒茶水。

    孙贝贝看了看孙萌萌,又看了看对面两个男人,四人当中,就自己的体重平稳的保持着,其他三个都瘦了一圈,看了都让人心疼。

    于是孙贝贝拿着菜单看着大家说,调侃道:“今天我请客,帮你们三好好补补,瞧你们瘦的,让我现在看到自己身上长着的肉都觉得是一种罪过!”

    “贝贝和小谢你们是客人,还是我请吧!”孙萌萌轻声道。

    “还是我请吧!”许烨磊也加入‘请客买单’行业。

    “这么说来,还是我请吧!”谢铁军也跟着参一脚。

    “争什么争,你们三个要是嫌口袋钱多的话,那就各拿一千给我!好救济一下,下个月准备喝西北风的我”看到三人争着请客,孙贝贝有些哭笑不得。

    “那还是你请吧!”三人不约而同,非常默契的回她。

    “唉,无语啊,都是一群无良的人”孙贝贝笑着直摇头,对服务员说,“小母鸡炖党参汤,花生米大枣烧猪蹄,五香牛肉,虾仁鱼皮,荔枝肉,醋溜白菜,蒜蓉娃娃菜”

    点完后,孙贝贝看了其他三个:“我的点完了,你们自行补充!”

    “烨磊,小谢,你们看看还要点什么菜!”孙萌萌轻声的问道。

    “不用了,六菜一汤够了!”许烨磊摇头道。

    “你呢?呆子,想吃什么,自己点!”谢铁军还没张口,孙贝贝就已经抢先了。

    “不用点了,这些够了!”谢铁军也摇了摇头。

    孙萌萌稍稍的转过头去,这丫头一句一个呆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啊?

    “好吧,先点这些,记得快点给我上菜!“孙贝贝把菜单还给服务员。

    五分钟不到,菜陆续上桌。

    孙贝贝帮孙萌萌打了一碗汤后,还一个劲的往孙萌萌碗里夹菜:“老姐,你多吃一点”

    “太多了,贝贝别夹了,你自己快点吃!”孙萌萌的声音特别的轻柔。

    经历这场浩劫后,她的内心变得坚强无比,但声音和外形却变得格外的柔弱起来。

    “姐夫,谢呆子,你们也多吃一点,瞧你俩瘦的,黑的,我还以为你们去非洲流浪半年呢?来,多吃一点”孙贝贝一边招呼着,一边个许烨磊和谢铁军夹菜。

    似乎贝贝一来,不管是病房的气氛,还是在餐桌上的气氛,都变得活跃起来,至少表面上不再那么沉闷了。

    孙萌萌被孙贝贝的话给逗乐了,食欲也比前些天好了一些,把孙贝贝给她打的汤全喝光了。

    许烨磊见此,又帮她打了一碗,轻笑的说:“萌萌,这汤比较补,你多喝一点”。

    孙萌萌抬眼看了看对面的许烨磊,见他满眼的柔情看着自己,似乎又要深陷下去,有些无法自拔。

    “是啊,嫂子,小母鸡很补的,你一定要多喝一点”谢铁军附和道。

    “谢铁军,你家除了核桃和红枣外,还有什么补得东西吗?趁这次回去,给我老姐带点回来!”孙贝贝冲着谢铁军说。

    提及核桃和红枣,谢铁军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故作思索道,随后说了一句让大家喷饭的话,“额——我想想啊好像还有一头老母猪”

    噗——

    果然,孙萌萌听到这句话,刚喝进嘴里的汤瞬间喷了出来,被呛到了。

    许烨磊心疼不已,连忙抽纸巾递给孙萌萌,还快步走到她身旁帮她拍背,瞪了孙贝贝和谢铁军一眼,责怪道:“你们两个真是的,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少说几句啊”

    “都怪你这个呆子,提什么老母猪啊!害我老姐被呛到!”孙贝贝毫不犹豫的把责任全部推倒谢铁军身上,责骂道。

    谢铁军立马闭嘴,不跟吭声。

    孙萌萌咳嗽几声,依旧有些忍禁不俊,用纸巾擦完嘴巴和鼻子后,冲着身旁的许烨磊摆了摆手:“烨磊,你坐回去吧!”

    “呵呵,还是姐夫疼人啊!”孙贝贝看到许烨磊这番动作,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孙萌萌调整气息后,转过头看着孙贝贝,好奇的问:“你怎么知道谢铁军家有核桃和红枣?”

    “这个”孙贝贝瞄了正对面的谢铁军一眼,有些吞吞吐吐起来,赶忙转移话题,“老姐,这汤快凉了,你赶紧喝!”

    “小谢,你家有核桃和红枣?”见孙贝贝逃避问题,孙萌萌只好询问另外一个当事人,要是谢铁军家里有这些东西,刚好她也想买点给她老妈李笑梅补补身体。

    “有”谢铁军倒是老实,直接点头说有,“我家后面中了几十颗老核桃树和枣树,每年结很多果,上次孙贝贝说编写小品,用脑过度,我就让我爸给她寄了一点!”

    噗——

    这下轮到孙贝贝喷饭了。

    他哪是寄了一点啊,当时林爱英收到包裹时都被吓了一大跳,一麻袋核桃,一麻袋红枣,简直够吃几年了!

    “这样啊,太好了,你这次回家,能不能帮我带一点,我到时候给你钱!”孙萌萌真诚的说,自家种的肯定比外面卖的要好。

    “嫂子,给啥钱啊?都是家里种的东西,不值钱,嫂子你别跟我这么见外!我回去给你带些回来”谢铁军义气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