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心怀愧疚
    许烨磊给孙耀文盖好薄毯,看他睡的安详,转过身来到另一个床边。

    孙萌萌正安安静静地对着墙躺着,似乎也睡着了。许烨磊也帮她盖毯子,手触到她的肩膀时,感觉那细微地颤动。

    “萌萌,还没睡着么?”许烨磊挨近她悄声地问着。

    孙萌萌没有回答,但鼻头酸涩已经有些失控了,她怕许烨磊知道她又哭了,只能努力地放轻呼吸,不让带着鼻涕的呼吸声引来他的注意。

    但许烨磊是中校啊,对她的身体是那么熟悉,她无声地落泪,只一个细微的颤抖便让他察觉了。

    许烨磊绕过病床,走到另一侧,看到孙萌萌还来不及擦拭的泪花。

    许烨磊的心立马就疼起来,俯下身轻轻地为她擦着泪水,谁知他这一擦像开了水龙头一样,越擦越多,擦得他有些手足无措。

    最后只能他爬上床,将孙萌萌搂在怀里,柔声安慰着:“宝贝,别伤心了。一切都会过去的。未来还很长,会越来越好的”

    孙萌萌没有说话,只是伏在他的肩头流着眼泪。

    她不知道为什么有他在身边,她就不能坚强了。

    或许,她撑得太累了,即便是现在,还是要一边照顾爸爸,一边安慰爸爸妈妈,让他们乐观点接受着爸爸以后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不能生活自理的现实。

    她只是一个女人,从小到大没有经历风霜的女人,要承受那么多,有时候真的好希望有个人可以帮她分担,好希望有个坚硬的背可以靠靠。

    靠在许烨磊的身上,躲在他温暖的胸膛里,似乎把风雨也关在了外面。

    她发现自己原来是那么渴望他的怀抱,真想能一直都有这么坚硬的胸膛为自己挡住一切的风风雨雨。

    这一次,孙萌萌没有推开许烨磊。她在他的怀里,像一个被惊涛骇浪打得遍体鳞伤的小鸟终于找到了家,委屈地落泪。

    哭得累了,哭得倦了,梨花带雨地睡着了。

    许烨磊轻轻地把她放在床上,俯下身亲着她脸庞上的泪花。

    舌尖传来咸涩心酸,正如她的心情,他亲着她,感同身受着她的艰辛。

    为她盖好薄毯,许烨磊深情地凝视着孙萌萌,心里默默念着:老婆,好好睡吧,希望你能挺过这关,变得真正地勇敢和坚强,希望我们的爱也能坚强地逃过这一劫。

    看看药瓶里的药水即将滴完,许烨磊按了床头的按铃,很快护士便进来换药。

    护士认识许烨磊,微笑着道:“你好,中队长。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瓶药水。左手已经有点肿,挂完这瓶要拔掉针头,明天换右手打针”

    “好的,谢谢”许烨磊轻声的回应着。

    护士换了药,便走了。

    许烨磊看着孙耀文乌青的手背,不论是左手还是右手都布满了针孔,这一天到晚打针,也不知打了多少。

    生命有时候那么脆弱,那么卑微,让人好感伤。

    他想起了自己的家,想起他的父亲。

    一个家里有没有男人那是天差地别。

    父亲就是那个家的天,天还在,家才能保存。

    没了父亲,那就是天塌了,家在风雨飘摇中还能有多少机会残存

    如果不是妈妈对爸爸那么深情的爱,努力地维持他的家,他真难想象这一家老老小小会过着怎样狼狈的生活。

    还好,不管怎么样,动了这么大的手术,萌萌的爸爸还是挺了过来,只要他好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

    许烨磊坐在两个病床的中间,守护着这一对父女。

    药水一滴滴地下落,时间也一滴滴地流淌着,接近十二点,药水终于滴完,许烨磊按了铃呼来了护士。

    护士拔枕头的时候,血被抽出了一点,孙耀文被疼醒了:“打完针啦?烨磊辛苦了”

    “恩,我没事。伯父会不会想拉尿”许烨磊低沉的声音在静谧的病房响起。

    打这么多针水,尿会比较多,孙耀文确实想拉尿了,只是每一次有尿感都会不好意思难以启齿。一个意识清晰的正常人,都会羞于让别人伺候他方便。老婆是最亲密的人,由她帮忙还能接受。孙耀文从最初的痛苦到现在慢慢地适应,心里其实还是灰暗。

    或许是看到许烨磊对萌萌那么好,孙耀文一直都把他当女婿看待,那也算半个儿子了。面对许烨磊细微的体贴,孙耀文是很感动的,很自然地接受他为自己持尿壶。

    许烨磊洗完尿壶,又给孙耀文盖好毛毯,轻声道:“伯父,睡吧。多休息康复的快些。想拉尿的时候叫我”

    孙耀文看了看对面病床上的孙萌萌,对许烨磊说:“好。烨磊,谢谢你。萌萌和她妈为我操碎了心,都好久没睡过安稳觉了。谢谢你帮忙”

    “伯父,别说见外的话。萌萌是我爱的女人,她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照看您是应该的”

    “烨磊你是一个好男人,萌萌交给你,我一直都放心。谢谢你,萌萌累坏了,她要是说什么话没有以前那么中听,你要多体谅她”孙耀文看到女儿这次没有像上次回家那样粘着许烨磊,隐约的猜到她的想法,所以代孙萌萌跟许烨磊表示道歉。

    “我知道。放心吧,伯父,你快睡吧,休息好了康复得快些”许烨磊的声音依旧是那么的低沉。

    “好,你也睡吧。打完针下半夜你也放心地睡吧。你看要是能挤得下就和萌萌挤挤,坐着睡比较难睡着”孙耀文看许烨磊也是很疲惫,也催着他睡觉。

    “恩。等你睡着,我会睡的”许烨磊说完,走到一旁,关了头顶的大灯,病房一下暗了,只剩下走廊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进来,这样病房不会太亮睡眠会好些。

    直到听到孙耀文均匀的呼吸声,许烨磊才走到另一个病床。在暗淡的光线里,看着孙萌萌蜷缩着身子睡觉,大概连梦里也是不安的,他看到她的肩膀抖了一下。

    许烨磊爬上了床,侧躺在孙萌萌的身边,从后面抱着孙萌萌睡。

    怀里瘦小的身体微微动了动,似乎找到一个安全的港湾,孙萌萌的腿慢慢地伸直,而后翻了个身,直直地往许烨磊地怀里钻。

    “老婆,安心睡吧”许烨磊在孙萌萌的耳边悄声说着,睡梦中的孙萌萌似乎特别乖,听了他的话不再挪动,沉沉地睡去。

    多久没有抱着心爱的老婆入睡了,没想到隔了五个月是在这样的情境下抱着她入眠。

    时过境迁,世事沧桑

    什么时候才能像以前一样,在家里的大床上,幸福地抱着老婆入梦

    伸手触到的皮肤都是突突的骨头,没有以前那般柔软,许烨磊心里酸酸的。

    这一夜,在许烨磊的怀里,孙萌萌终于踏实地睡了一觉。

    黑夜终于过去,新的一天又来临。

    许烨磊6点准时醒来,看到孙萌萌搭在自己腰上的小手,轻轻地笑了。

    看着身边的女人抱着自己时睡得那么沉,似乎有几个世纪没睡了,一次睡个够。看着她脸上的表情是满足地安详,他能确定,她依旧爱着自己,她的身体依旧留恋着自己。

    这样就够了,这样他就有信心继续好好地疼她,爱她。

    许烨磊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走到孙耀文床边,帮他把有些滑落的毛毯盖好。

    “啊,天都这么亮了!怎么就睡过头了”孙萌萌一骨碌坐起来,喃喃自语。

    许烨磊又走到孙萌萌的床边,轻声对她说:“时间还早,萌萌,你再睡一会吧”

    “不能睡了。我要去超市买东西,给爸爸做早餐”孙萌萌下了床,就走到柜子里拿钱包。

    “要买什么东西,我去买吧,你再躺会”许烨磊按住了孙萌萌,柔声对她说。

    “我没事,已经习惯了。我自己去买就行”孙萌萌拿着钱包,站起身就要往外走。

    许烨磊听她说道习惯两字,心又刺拉拉地疼。

    他知道她一向都是慵懒的,自己不再的时候经常都睡到九点十点,就是他叫她晨练,她最早也要七点才起床,而她最后也没能坚持晨练。

    这样一个习惯了安逸的女人,在生活遭遇不测后,每天都那么早起床上超市,开始新的一天的奔波和忙碌。

    想着就心疼不已。

    许烨磊拉住她的手,温声说:“萌萌,还是我去吧,让我为你做点事”

    但孙萌萌却抽着手,幽幽地说:“我还是自己去吧,你现在替我做,你走后,我怕自己会不习惯,会变得手忙脚乱。我怕这样被打乱节奏的生活”。

    许烨磊听了微微一愣,放开了手,孙萌萌挺着瘦弱的脊背走出了病房。

    就在刚才,在病床上,她是那么地信任他,和他亲昵地抱着睡。可是一醒来,她却离他很远了。

    孙萌萌的话轻轻柔柔,却掐住了许烨磊的软肋,掐得的心生生地疼。

    心一点点地往下沉

    “烨磊,帮我拿便盆,我想方便”孙耀文醒来,刚才他也听到了孙萌萌离去前的话,看到呆呆站着的许烨磊,打断了他的思绪。

    “哦,好的”许烨磊拿了便盆,拖起孙耀文的屁股,把便盆放在他的身下。

    孙耀文虽然也瘦了一圈,但要拖起他的屁股还是要花不少力气的,不知道平常萌萌这个时候是怎么办,她能有这么大的力气么?

    许烨磊刚才还暗沉的心,立马被这个小细节给释怀了。

    每天在病床前伺候人,真是好辛苦。

    多一个人帮忙自然轻松很多。这几天他在这帮忙,萌萌是可以多休息,可他走后呢,她妈妈去上班了,一天到晚都是一个人在这守着,只怕会更辛苦。

    唉,如果自己不是军人就能每天都为她分担着

    许烨磊感觉孙萌萌正从自己的心里一步一步离去,他想抓住,却感到无力。

    孙萌萌提着东西回来时,许烨磊已经给孙耀文洗完脸,正拿着热毛巾帮他敷着针口。

    阳台上也算是个简易的小厨房,可以用饭煲在这煲汤给病人吃。

    孙萌萌进去的时候已经闻到了饭香。

    许烨磊询问了孙耀文平日里他的饮食,于是先去帮忙煲了一点浓粥。

    孙萌萌看着冒着热气的饭煲,心想自己是不是太自私太残忍了,早上起来对许烨磊说那样的话。

    可是他还是若无其事地为自己做事,那么体贴入微,让她感动的同时,又心怀愧疚。

    心,真的好矛盾

    许烨磊真的是一个好男人,很好很好的男人,自己是那么的爱他,可是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该多好

    弄好孙耀文的早餐,李笑梅也来了,提着保温杯,还买了孙萌萌和许烨磊的早餐。

    看着孙耀文和孙萌萌气色都比昨天好些,李笑梅便放心地去上班了。

    许烨磊主动给孙耀文喂食完才去吃早餐。

    刚吃完,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就看到六七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忙碌了一个早上,不知不觉就就到了医生上班巡查病房的时间。

    当许烨磊看到第一个踏进病房的人,不由一愣,这女人的相貌他太熟悉了,这么多年没见,她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李医生你们来了!”孙萌萌没注意到许烨磊的眼神,轻柔的跟李思琪打招呼。

    李思琪看到许烨磊的时候,第一眼也是愣住了,过了几秒才认出他来。没想到多年后会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再相见。

    他瘦了,成熟了,更有男人味了。

    他为什么会在这?

    孙耀文不是军人却能享受军医院的干部病房,李思琪对这个特殊的病人还是了解得比较详细的。

    这个对谁都冷酷的男人在这病房里却那么温柔,只看一眼,便能猜到几分。

    他没有结婚,但恐怕心有所属了。

    李思琪对着许烨磊微笑道:“烨磊,好久不见了。”

    “恩,思琪,这是我女朋友的爸爸。没想到你做他的主治医生。谢谢。”

    李思琪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和熟人打过招呼,开始工作。

    李思琪走到病床,查看这孙耀文的气色笑着道:“今天的精神状态还不错,先量一下血压!”

    后面的一声便拿着仪器给孙耀文量血压,量完血压后,李思琪笑着对孙耀文说:“血压稳定,今天头部和手脚感觉怎么样?”

    “头还有点痛,手脚依旧没法动!”孙耀文说出自己的感受。

    李思琪捏着孙耀文的胳膊,拉他的手指,又按着他的腿部和脚,一边做一边问孙耀文是什么感觉。

    “恢复得很好。手脚的知觉会慢慢恢复,不要心急。萌萌有空多给你爸按摩”

    “好。”孙萌萌应着。

    “喉咙感觉怎么样?”李思琪继续问着。

    “呼吸都畅通了,吃饭比前几天好了些!”孙耀文答道。

    李思琪点了点头,转头询问孙萌萌,“昨天到今天大小便怎么样?”

    “拉尿正常,有一次大便!”。

    “很好,刚补完脑壳,还是需要平躺,以免颅压增高。”李思琪看起来很年轻,但问诊的态度和蔼,让人觉得很沉稳。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许烨磊真没法想象这个还是当年那个毛毛躁躁的丫头。

    “谢谢李医生!”孙萌萌感激道。

    询诊完后,李思琪转头看向许烨磊:“烨磊,我忙完,再过来找你!”

    许烨磊冲着的微微的点了点头:“好的!”

    闻言,孙萌萌的目光追随过去,见两人看着彼此的眼神,像是一对很熟悉的朋友。

    李思琪?孙萌萌思索了几秒,想起这个名字自己曾经听许烨磊提起过。

    李思琪和一众医生走出干部病房后,孙萌萌还看着大门思索着什么,许烨磊轻声的叫她:“萌萌”

    孙萌萌转过头:“我去洗衣服”孙萌萌匆匆走进阳台洗衣服,而许烨磊在外面和孙耀文聊天。

    孙萌萌晾完衣服,走进病房。李思琪也兴冲冲的走了进来:“烨磊”

    许烨磊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思”

    “李医生,你跟烨磊,你们认识啊?”孙萌萌没看许烨磊,而是看着李思琪,明知故问道。

    “呵呵,是啊,我和烨磊认识,我们都是b市的,从小一块长大,萌萌能否将他借用我几分钟!”在许烨磊妈妈和爷爷奶奶来看孙耀文的时候,李思琪就已经知道孙萌萌就是许烨磊的女朋友,当时的心里,的确还蛮失落的。

    “呵呵,李医生客气了,你们出去好好叙叙旧吧!”孙萌萌的眼睛始终没看许烨磊,嘴角扯着笑淡淡道。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

    李思琪的眼睛像小鹿般纯净的看着眼前的许烨磊,阳光下,他周身都环绕着一种淳厚非凡又无比威严的气质,犀利的眼神,性感的薄唇,修长墨黑的眉梢,挺直细长的鼻梁,尽管瘦了,在她眼里依旧是那么的迷人。

    他应该是出现在她梦里的,没想到能这么真实地出现在她的面前。

    “呵呵,没想到在这遇到你!”许烨磊早上见到李思琪的时候,满眼都是讶异,很好奇她怎么会在s市的军区医院。

    “回来将近一年了,看着这里的军区医院招聘神经外科医生,就过来了。”笑容可掬,身段高挑的李思琪轻描淡写的笑说。

    轻轻地吹拂在李思琪的脸上,嘴角的笑容特别温淡,尽显成熟的魅韵。

    其实她是因为许烨磊才来这里,回国后,李思琪就问她老爸,许烨磊有没有结婚,她老爸直接回了一句,许大雷没发请柬给他。

    听到这句话,李思琪的内心又开始期许,甚至蠢蠢欲动起来,不顾老爸的反对,直接自己做主来到s市的军区医院上班,目的就是为了自己能更靠近他,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能远远地看着他也行。

    李思琪在国外进修是神经外科,肿瘤科,而且曾经在国外一家有名的医院担任过主治医生,别看她年纪不到30岁,但肿瘤切除手术的技术非常精湛,简历一投到军区医院,立马破格被录用,而她也是给孙萌萌老爸手术的主刀医生。

    不过在这之前还闹了一丝小小的插曲,可能是因为她太年轻了,当时说由她来主刀,孙萌萌的妈妈李笑梅同志持着怀疑的眼光看待,幸好在院长的调和下,才勉强接受。

    这事要是换做别的医生,肯定会记恨着,甚至拒绝为病患动手术,但李思琪却不以为然,因为在美国她也经常遇到这样的情况,而且她又是华人,被有色眼镜看多了,免疫力非常的高。

    “呵呵,回国发展好啊!欢迎你荣归故里!”许烨磊轻笑道。

    “呵呵,哪来的荣归啊!”李思琪嫣然一笑,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像是蝴蝶至为美丽的翅膀,宛如有光芒在睫毛上流转般,映衬得她温润的目光,好似一泓青碧的泉水.

    刚才孙萌萌去洗衣服的时候,许烨磊已从孙耀文的口中得知李思琪就是他手术的主刀医生,没想到,当年毛毛躁躁,黏黏糊糊的丫头,现在却成了主宰人生命的主治医师。

    “我昨天刚从外地回来,才得知我女朋友爸爸生病了,那个肿瘤是不是很大,有没有彻底切除?会不会有很多后遗症?”因为不好询问孙萌萌他爸的病情,而孙萌萌又不肯说,所以许烨磊只能从李思琪口中知道孙耀文的病情。

    “这病由他的颈椎和腰部引发的供氧不足,导致颅内病变所引起的!脑部肿瘤很大,已经压制着血管,还好及时动手术,没有捅破血管。肿瘤已经顺利切除,术后曾大面积出血,造成了脑梗塞,会影响四肢的行动。”两人没聊上几句,许烨磊就迫不及待的跟她询问孙萌萌爸爸的病情,李思琪的心里有些小小的失落,不过还是非常有涵养的回复着许烨磊,“现在已经在慢慢康复中,不过近一两年四肢行动比较不方便,有可能生活不能自理!”

    许烨磊听完,不由皱起眉头:“哦,谢谢!”

    “呵呵,跟我还这么客气啊!”李思琪听到许烨磊这句道谢的话,不由伸手轻捶了一下他的手臂。

    “你这丫头,怎么还跟以前,老是动手动脚”许烨磊嘴角微微弯起。

    “怎样?难道不能动你啦?”李思琪的笑容蔓延到眼底,伸手又捶了他一下。

    “唉,年纪一大把了,还在那卖萌啊,我可是有老婆的男人了,别让我老婆看到误会啊!”许烨磊英气的眉宇间的褶皱缓缓的舒展开来.

    “你啊,还是跟以前一样讨厌!”李思琪没在捶他,却努着嘴骂道。

    许烨磊轻笑出声:“好了,大医生,见到你很高兴,以后还请多多关照我的未来岳父!”

    点孙是生。“这还用你说,师阿姨都跟我交代好几遍了!”李思琪嗤了一句,

    “呵呵,那多谢你了!”许烨磊感激道。

    “唉,你要是再这么客气的话,小心我”李思琪眯起眼睛,话留一半的威胁道。

    “呵呵,那我还是少客气点,我未来岳父就拜托你了成吧!改天请你吃饭!”许烨磊笑着妥协道。

    “这还差不多!”李思琪眨了眨浓密而纤秀的睫毛,温婉的笑了笑。

    许烨磊看了看时间:“出来有一会了,我得先回病房看看!”

    “恩”听见许烨磊要走,李思琪眼底掠过一丝失落,不过还是笑着对他点头。

    “有空联系”许烨磊扔下这句,抬脚就想走,却被李思琪给拉住了。

    “干嘛?”许烨磊一脸不解。

    “既然要联系,电话号码总得给一个吧!你的手机呢,给我!”李思琪伸手跟许烨磊要手机。

    “哦,我差点给忘了”许烨磊抱歉的笑了笑,掏出手机递给她。

    李思琪快速的将自己的号码输进许烨磊的手机里,随后将手机还他,还不忘加一句:“我可记得你说的请客哦!”

    “恩,没问题,我先走了!有事电话!”许烨磊说完,转身离开了。

    看着许烨磊挺俊的背影,李思琪的心中还是有种说不出来的萌动,心底的失落又深了一层。

    站在阳台上的孙萌萌,看到楼下许烨磊返回的身影,连忙回到病房内。

    刚才她还是忍不住,跑到阳台四处张望,搜寻着许烨磊和李思琪的身影,当看到他俩在楼下的花园里,有说有笑,看似亲密的聊天,孙萌萌的心底止不住泛起一股酸意。

    许烨磊回到病房后,看到孙萌萌正帮孙耀文按摩身体,连忙过去帮忙,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病床边,帮孙耀文按手按脚。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n市前往s市的动车上,孙贝贝紧闭着双目,嘴唇嫣红,淡淡的眼影,恍若有光芒。她穿着紧身的t恤,,配了一件简约的水洗牛仔裤,白色的运动鞋。

    在文工团洗礼了半年之久,孙贝贝在思想上有了很大的转变,穿着上跟她以前的夸张打扮相比,真是天差地别,现在的她变得更朴实一些,当然个性依旧那样我行我素。

    因为她的编排的节目新兵,在这半年之内,在军区文艺演出迅速蹿红,而且还有望入围全国‘五个一工程’奖,这对于孙贝贝来说,的确是个很大的鼓舞。当然也成了受到更多同事挤兑的原因之一。

    不过孙贝贝不想做‘万精油’,绝然不管他人对自己各种羡慕嫉妒恨,在文工团独来独往的过着得意又无聊的生活。

    前段时间一直忙着排练,十一的慰问演出的节目,直至在前天才全部结束,孙贝贝立马跟江团长请假,前往s市探望生病的叔叔孙耀文。

    孙贝贝微微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又赶紧闭上眼睛,许会才缓缓的再睁开。

    揉了揉眼睛后,孙贝贝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11点了,还有半个小时就到s市。

    正要把手机塞回去的时候,脑海蹦出一个人来,于是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正在房间收拾东西,准备坐下午三点火车回老家的谢铁军,听到手机响起,赶忙放下手中的衣服,拿起手机。

    看到是孙贝贝,谢铁军不由憨憨的笑了起来,连忙接起电话。

    孙贝贝见电话这么快就被接通,嘴角自然向上弯起:“呆子,今天怎么这么快就接电话了!”

    “上次不是被你骂惨了,哪敢不不接啊!”谢铁军憨笑着挠了挠头。

    其实在这近半年的时间里,尽管这是两人的第二次通电话,但谢铁军心底对孙贝贝的感觉已经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呆子,终于懂得什么叫想女人了。

    “呵呵,算你识相”孙贝贝一脸得意的说。

    “你你现在在哪?”谢铁军试探的问。

    “半个小时候到s市!”

    “啊——,你你来s市做什么?”谢铁军以为这丫头要杀到驻地找自己,瞬时有些慌乱起来,但好像又有那么一点期待。

    “呆子,你不会以为我要去找你吧?未免太自作多情了吧?”孙贝贝一下子就猜出谢铁军话里的潜藏词,不屑的回了一句。

    “那那你来这做什么?”谢铁军弱弱的问道,心里在想,你都跟我打电话了,不来找我,找谁呢?

    “我姐的老爸生病了,我来s市看他,就是你们中队长女朋友的老爸,懂不,你这个呆子!”孙贝贝一口一个呆子,似乎这个是她对谢铁军的专用名称。

    “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家医院,我等会要去市区坐火车,顺道去看看他!”听到中队长女朋友的老爸生病,谢铁军也跟着紧张起来。

    “坐火车?你要去哪?”孙贝贝没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倒是好奇谢铁军去哪。

    “我休假一周,下午坐火车回老家一趟。”谢铁军嘴角露出一口白牙,憨憨的回答。

    “哦”孙贝贝哦了一句。

    “那个你叔叔住哪个医院,我等会提前出发,去看望他一下!”谢铁军知道这会中队长肯定在医院,自己对孙萌萌也挺有好感的,就想着去一趟,表表心意。

    “在军区医院,8楼3号病房”孙贝贝如实告之。

    “好的,谢谢了!见面再聊!”

    “哦”孙贝贝又哦了一句。

    两人之间不知不觉中多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