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人世沧桑
    “是,都怪我。以后再算总账,怎么罚我都行。我没能在你需要的时候陪着你,总是我的错。现在,让我开始弥补好吗?”许烨磊伸手轻轻的将孙萌萌眼角的泪花给抹去,心疼又自责的说。

    孙萌萌听着他道歉讨好的话,心里也跟着愧疚。

    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他是军人,注定不能时刻陪伴着爱人。她以前排斥做军嫂也就是怕自己一个人独自挑着一个家庭的担子,怕过那么辛苦的人生。

    她们还没有结婚她便尝尽了辛苦,在突发的灾难面前,她重新审视自己的感情,开始退怯了。

    可是面对他的深情,她却又找不到退路。

    孙萌萌满腹心事,拿着筷子却迟迟未动。

    许烨磊看着曾经没心没肺的吃货面对着喜欢的美食,却没一点食欲,他也吃不下饭。

    两人就这么拿着筷子看着干巴巴的米饭,和失去了热气的菜。

    “怎么不吃?”孙萌萌终于发现许烨磊也和她一样发着呆,放下了筷子,给他打了碗汤,轻声说,“赶紧吃吧。一个大男人一天都没吃点饭,你妈要是看到你这么瘦不知道会有多心疼”

    “你也很心疼我,是吧,老婆?”许烨磊期待地问着。

    孙萌萌没有回答,但许烨磊还是看到她眼里闪过的疼惜,只要一个眼神的肯定,他便知足了。

    许烨磊端起她打的汤,一口就喝光了。

    “都饿成这样了,还不吃饭。你是三岁小孩啊,这么不懂得珍惜身体”孙萌萌看着空空的碗,责备着,又给他打了一碗汤,然后一个劲地往他碗里夹菜。

    许烨磊是真饿了,吃着老婆打的饭菜,狼吞虎咽的,哪还有以前那个优雅从容的帅哥样。

    孙萌萌看着他没有吃相地吃饭,心里自然心疼,自己也不吃,尽往他碗里塞。当她看到他嘴角的饭粒时,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男人哪还有中队长的神威啊,看看那吃相,真的跟三岁孩子一样。和他相处那么久,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有趣的吃相。

    孙萌萌轻笑着拿了张纸巾,给许烨磊擦着嘴角的饭粒:“你到底几天没吃饭了?你们跑国外去立战功,怎么连饭都没人不啊?”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带着泪花的笑容,终于看到她笑了,她的笑容没有以前那么甜美,却依旧楚楚动人,看得人心醉。

    “终于看到你笑了,还是笑的时候好看,”许烨磊也咧着嘴笑着,“我吃饱了,你也吃点吧”

    似乎一个微笑,就云开见日,两人的心情都没有那么压抑沉重。

    看他吃得那么香,孙萌萌也拿起汤勺打着汤,慢慢地喝。

    许烨磊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她吃饭,她还是那么善良,对自己甚至都没有一句怨言。也许就是她努力地坚忍着,太压抑了,所以才想逃离,一定要想办法让她疏解心里的情绪。

    两人回到医院,关系似乎不会那么僵硬了。

    “伯母,你回家休息吧,晚上我在这照顾伯父就行”许烨磊看着也憔悴不少的李笑梅,劝说道。

    “不用了,烨磊你回去吧,瞧你眼睛都是红血丝,这么久没休息,回去好好休息,晚上我在这就好了!”李笑梅客气的说。

    “伯母,你就回去吧,看你这么憔悴,明天还要上班,就回去休息吧,这由我就行!”许烨磊坚持着。

    在她们母女俩最艰难的时候,自己却不在,现在回来了,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让她们好好休息。

    “烨磊”

    “伯母”

    两人还在僵持着

    孙耀文见此,开口为他们做出决定:“笑梅,还是你回去吧,熬了这么久,明天又要上班,早点回去休息吧!烨磊留下来就行!”

    “这”李笑梅犹豫不决。

    “伯母,你就回去吧!”许烨磊的语气很坚决。

    而站在一旁的孙萌萌一直没开口说话,她的心里很复杂,她想许烨磊留下,却又不想他留下。

    矛盾中

    纠结中

    “好吧,那我回去了,烨磊这边就麻烦你了!”最后李笑梅松口了,他毕竟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虽然对他的职业自己心里有所不满,但他的家人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也让她没话可说,没地挑刺。

    李笑梅收拾了一下,将要洗的衣服装进包里,提着保温桶离开了病房。

    “萌萌你站在那干吗,快坐啊!”李笑梅走后,孙萌萌依旧在一旁站在,许烨磊连忙将她拉过来,让她坐下。

    待孙萌萌坐下后,许烨磊也拉过一条椅子坐在她身旁,和孙耀文聊天。

    “烨磊,你瘦了好多啊!”孙耀文看着许烨磊关心道。

    “没事,过段时间就会养回来的!”许烨磊轻笑的回他,眼睛看了身旁的孙萌萌,心疼的说,“倒是萌萌和伯母瘦了一大圈!我实在对你们太愧疚了!”

    “唉,你别这么说,生病这种事谁能预料的到,唉,不过他们母女俩这段时间为了受了不少罪!”孙耀文轻叹一口气。

    “爸,你要你好好的,受再多罪都值得!”孙萌萌轻声的安慰着。

    “呵呵,还是我家宝贝女儿懂事、贴心,是吧,烨磊!”孙耀文笑笑的说。

    孙耀文知道自己的病不能过于伤感,而且自己病倒后,她们母女虽没在他面前表现出伤感,但他心里知道自己是她们最坚强的后盾,如果他真的倒下,这个家也会跟着倒下,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放宽心,快点康复起来。

    “是啊,萌萌是最贴心最懂事的女孩!”许烨磊眼底溢满了柔情,淡淡的笑着,伸手握住孙萌萌的小手,温声的回道。

    掌心的温暖,直直的传递到心头。

    孙萌萌想抽回手,心里却那么的眷恋不舍,她不敢看许烨磊,只好微微低下头,看着两人紧握着的手。

    静静的聆听着,许烨磊和孙耀文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偶尔她也会搭上几句话,但她能够感觉到,许烨磊一直在努力的逗她和他爸爸开心。

    他越是这样,她的心就越是难受,五味杂陈,不知如何是好

    孙耀文毕竟是康复中的病人,没聊多久,就觉得疲倦了。

    “伯父,看你也累了,早点睡吧,会不会想拉尿”许烨磊体贴询问一句。

    “恩,我想小便一下”孙耀文一脸疲倦的说。

    孙萌萌连忙站起身,要去拿尿壶,却被许烨磊给拉住了:“我来就行,你坐着吧!”

    孙萌萌顿了一下,看了看他,许烨磊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摁回位置上,去洗手间拿尿壶。

    帮孙耀文接完尿后,许烨磊将尿倒掉,把尿盆一起冲洗干净。

    等他从卫生间走出来的时候,孙耀文已经闭上眼睛休息了。

    病房顿时静悄悄的,许烨磊走到孙萌萌的身旁,坐了下来,两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病床上的孙耀文。

    半个小时后,许烨磊转过头,低声的说:“萌萌你也去休息吧!”

    孙萌萌摇了摇头。

    “那我给你削水果吃!”

    孙萌萌依旧摇了摇头。

    又是一阵沉寂——

    “萌萌,你还是早点去休息,我会看着药水滴完!”许烨磊的语气特别的温柔,似乎让人难以拒绝。

    孙萌萌原想坚持,但看到许烨磊眼底的柔情,心瞬时软了,这才点了点头,轻轻的挪开椅子,站了起来,去对面的衣柜拿了一套衣服,去洗手间洗澡。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坐在椅子上,而孙萌萌则躺在旁边的看护床上,她闭着眼睛,满脑子全是这一多月来的事情。

    这一个月过得有多艰难,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最艰难的不是每天的不眠不休的护理,而是守在手术室门口看着别的病人进去了又出来,只有她爸爸最早进去,却迟迟都没有出来。

    十个小时啊!从上午7点到下午5点,除了三次去交输血费外,她一步都没离开手术等候室。

    最她烨们。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手术都出来了,唯独最早进去的爸爸还没出来。

    原计划下午两三点结束的,可是等来的结果是手术当中大出血。三点到四点这段时间是她人生中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刻,老妈在那个时候已经绝望地晕倒,她无力地呼唤着妈妈把她送到病床上,让伯母林爱英帮忙照看着,自己继续回去面对那紧闭的大门后守候着。

    时间似乎停止了,她的世界彻底灰暗冰冷,没有见到爸爸,她一直都强忍着眼泪不敢流,怕那泪水不吉利。

    地狱与天堂只有一门之隔,那一扇生死之门让她顷刻间领悟了人生,感受了人世的沧桑。

    那时候大伯在部队,贝贝也去慰问演出了,病房门口只有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等待。

    那一刻的她,多么希望许烨磊在她身边,用他的肩膀,让她依靠

    可是,没有人让她依靠,她只能自己坚强的撑着,咬着牙,忍着泪,坚强的撑到爸爸从手术室出来的那一刻。

    想到这,躺在看护病床,闭着眼睛的孙萌萌,心头一酸,晶莹的眼泪从眼角缓缓的滑落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