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尽情哭泣
    “我和我妈打过电话了,家里人都好。伯母,就让我照顾伯父吧,我没有在最艰难的时候陪伴着萌萌帮忙照顾伯父,心里愧疚不安”许烨磊真诚地说着,下午的那个恶梦,太真实了,让他现在还心有余惧,担心孙萌萌真的离开自己。

    病房门又被推开,进来两个护士,一个护士换了一瓶药水就走了,另一个拿着登记本询问孙耀文饮食,大便,体温,而后量了孙耀文的血压,记录了数据才走。

    “你吃饭了么?”孙萌萌一直埋头吃饭,吃了那么久,面前的饭菜也没见减少。

    原以为许烨磊就那么走了,下午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心是那么地疼痛,却又狠绝地想那样走了也好。

    没想到他又回来了,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看到他进门的一瞬间,她没想到自己竟然那么欣喜,甚至差点快要激动地站起来投入他的怀抱。

    可是,他怎么可以这样若无其事地返回来呢?

    孙萌萌不敢看他的眼睛,她怕看到他眼里的受伤,她怕自己好不容易下的决心会被他一个眼神否定。

    “还没”许烨磊温柔地看着孙萌萌,她真吃不下了,盖上了饭盒,扔进了垃圾桶。

    “这医院食堂的饭菜都吃得很腻味了。萌萌,你都没怎么吃就不吃了。烨磊还没吃饭,你陪他到外面吃饭吧”孙耀文看着两人总觉得有些生分,便赶着他们走。

    “你们都去吃饭吧”李笑梅也看着他们两个别扭,但也不便说什么。

    许烨磊的家人来看望几次,不再同一个省,能那么做已经算是很关心了,虽然她就是对许烨磊的职业再有微词,也不会说出破坏两人感情的话。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眼里充满了期待。

    孙萌萌真是好为难,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不吃饭,然后又可以把自己拉出去单独谈话。可是能谈什么呢,伤人的话她说不出口。

    她现在怕面对他的深情,怕和他单独相处。

    许烨磊看孙萌萌低着头默默不语,他被这样的疏离堵得心里好难受,要怎么做才能让她打开心结。他宁肯她在他面前骂也好,打也好,哭也好,那样至少知道她想什么,自己才不会束手无策。

    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不言不语。

    当爱情走到路口,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沉默其实比任何话都更加伤人。

    还好他是中队长,心里的受挫能力很强,虽然心里沉沉地难受,表面上却依旧含着温柔的微笑,若无其事地走到她的身边,手搭在她的肩上,温声说:“萌萌走吧。医院的盒饭沾了消毒水的味道,出去吃点别的吧”

    真了不就。孙萌萌终于抬起头看着他,他穿着自己给他买的夏装,虽然瘦了一圈,衣服松了,再加上他眼里的红丝,没有选衣服时那般风华绝代地帅气,却多了几分成熟,几分沧桑。

    也就几个月,却感觉隔了几亿光年。

    她不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懵懂女孩,经历了那么多,她的世界再不像当初那么单纯,单纯得以为只要自己爱他,便可以守住寂寞等着他回来。

    在她心中的大树没有倒下的时候,她可以满心满眼都是自己的恋人,她爱的男人占着心里的第一个位置,为了守候他的回归,有家可回的时候她却不想回父母的家。

    但那多舛的命运,却让她深刻地领会了人生。

    当她在手术室门外一个人无助地等待时,她的人生观受到了彻底的颠覆。

    对生命产生了敬畏,对她的家庭和爱情有了很多忧虑。

    她想停下来,给她们的感情先画上一个休止符。

    可是许烨磊,在电话里,我费了多大的勇气才说出的话,你却当没听到般,依旧像从前一样待我。

    我该拿你怎么办?

    孙萌萌看着许烨磊眼里的深情,心里痛痛地,赶紧移开眼低着头。

    许烨磊回头对孙萌萌的父母说:“伯父,伯母,我们去吃饭,一会就回来”而后不管孙萌萌愿不愿意,强行拥着她的肩膀走出了病房。

    孙萌萌依旧低着头,许烨磊转到她的前面,捧着她的脸,眼里透着焦虑和恐慌,干哑着嗓音说:“萌萌,不要这样沉默好么?看到你这样子,我心里真的好抓狂,不知道要怎么办?你说句话,怨我恨我的话尽管说,这样憋着心事不说话,让我感到好无力”

    孙萌萌被迫着看着许烨磊的双眸,他还是受伤了

    爱情开始之初,当她开始爱他的时候,她只想给他带来快乐,可是有一天她想放手的时候看到他眼里的痛,自己的心竟然也是生生地疼。

    她终究还是没法看下去,又移开眼睛,低声地说:“烨磊,你不要想那么多,我没有怨你。先去吃饭吧。等我想好了怎么说的时候再说好吗?”

    你想说什么呢?要想那么多措辞,那么难开口,还是想着离开我,拒绝这份感情的理由么?

    许烨磊叹了口气,仰头看了眼天花板,被那一抹白花花堵得心里更愁闷,医院走廊充斥的消毒水味道快让他窒息了。

    “走吧”他的声音透着几分哀伤,真想把她狠狠地抱过来狠狠地咬一番,问她真的舍得么?但他没有这么做,看着瘦弱的她那么憔悴的面庞,不管她心里有多苦,他也只能这么干巴巴地等着,陪着一起难受。。

    如果,她真的喜欢向南,对自己没有一点感情了,他会放手的。

    可是现在,她照顾父亲自己也累得那么疲倦,不管她心里想什么,他都想陪着她,只想陪着她走过艰难的这一程。

    许烨磊牵起她的手。

    以前牵着她的手走过了多少让人难忘的甜蜜。

    现在他要牵着她的手走过风风雨雨,走过他们感情的沼泽地。

    希望这一段路不要太长,但真的要是很长,他也会鼓起勇气牵着她的手。

    除非她眼里彻底没有自己的身影,他就会放手了。

    他的手温暖又干燥,还是那么舒服,孙萌萌被他牵着,心也不由自主地被牵着,去了医院附近的一个中餐馆。

    许烨磊先落座,孙萌萌没有挨着他坐在他身边。

    许烨磊看了看她,有点赌气地站起身,挤在她的身边。那样霸道近乎野蛮地挤在她的腿边,身体猛烈的摩擦,让孙萌萌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只要被他碰触,便像磁铁一样,想粘着他不放。那样暖暖的碰触,甚至暖进了她的心头,让她凉凉的心更加不懂得要怎么对待他。

    孙萌萌只好往里挪挪,让他挨着她坐。

    许烨磊点了的都是孙萌萌爱吃的菜。

    饭菜上来,许烨磊帮着孙萌萌打了一碗鸡汤,帮她夹菜。

    “赶紧吃吧,都瘦成这样,看了让我好心疼。现在我回来了,一定要把你养成白白胖胖的老婆”许烨磊看着孙萌萌干瘦的小脸,忍不住伸手轻轻地抚摸,指尖的温柔和怜爱让孙萌萌心头又甜又是酸涩,想拒绝却又那么不舍。

    终于,她还是没有控制住,滚烫的泪水在眼窝里打转,最后还是从眼角溢出来。

    从她爸突然昏厥到动手术再到现在,她从最初的恐慌,在手术门口等得近乎绝望,却一直挺着,坚强地走了过来。有泪也是内流着,她要安慰她妈妈,不能让所有人都倒下,面对铺天而来的病魔,她努力地撑着这个家。

    直到今天,听到她最贴心的人说这样的窝心的话,她终于让自己软弱了一回。

    看着心爱的女人啪嗒啪嗒地落泪,无声的泪水从她的眼里流出流进了许烨磊的心里,有多少辛酸和艰涩,即便没有道破,他也能感受得到,心口沉闷地痛着。

    许烨磊拿着纸巾为她擦拭着泪水,孙萌萌终于发泄了一些积郁一个多月的愁绪,再看许烨磊时,对上他关切的眼眸,心里又有些不忍。

    “我没事啦。好好的,怎么就哭了,都怪你,怎么说话的,赶紧吃饭吧”

    孙萌萌的语气带着几分责怪,却不像之前那么疏离,许烨磊听了心里反而舒服些,微笑着说:“难受的时候想哭就哭吧。从回来到现在只感觉你变得坚强了,没听你抱怨诉苦,我心里真的好担心。这么弱小的肩膀要撑着一个家,你是怎么过来的啊!我想想就好心疼,好内疚”

    “还说,别说了”孙萌萌刚止住的泪水被许烨磊这么煽情的话诱发,又哗啦啦地流了出来。

    许烨磊也不管这是吃饭的地方,他一把搂过孙萌萌的肩膀,将他的头搂进怀里,让她靠在他身上尽情地哭泣。

    餐厅正是客人最多的时候,他们两个又是抱着,又是哭,惹来了很多目光。

    孙萌萌感觉身上火辣辣地被注视着,终于用手擦着眼泪,离开他的胸膛,低着头,不敢看许烨磊。

    “现在心里舒服一些了么?吃饭吧”许烨磊温声的哄着她。

    “都怪你,吃个饭都惹来这么多目光”也许是因为许烨磊的怀里太温暖了,让孙萌萌觉得自己又回到过往的时光里,自己是那么的贪恋他的怀抱,含着泪,低着头娇嗔的骂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