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五章 直直坠落
    许烨磊从病房走到停车场的那段路时,思维一直处于空洞,白茫茫的一片。

    虽然他不相信孙萌萌对自己变心,但两人之间已经产生了距离,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像是一不留神她就会从她的指缝中溜走

    这种感觉真的很糟,很糟,比打败仗,比被处分,比被记过,糟糕的千倍万倍。

    他太害怕这种感觉了,而且深深的恐惧着,或许自己太爱这个女人了!

    虽然不知道那个向南为什么总是出现在这,但他已经成为自己真正的情敌了,他要准备打一场硬战,把自己离开的这几个月所错过的东西一点一点的找回来。

    许烨磊坐上车,坚实的手臂有些无力的启动车子,离开军区医院。

    回到家中,许烨磊去冲了一个澡,回到床上,满脑子全是孙萌萌和自己在这个家发生的点点滴滴,温馨,甜蜜,浓情的时光。

    许烨磊拿过手机给师文茹拨了一个过去。

    “妈”许烨磊的声音略显疲倦的叫唤着师文茹。

    “烨磊你回来是吧?”接到儿子电话的师文茹,满眼的开心。

    “恩,昨晚回到的”许烨磊淡淡的回应着。

    “很辛苦吧,回来好好休息一下!”师文茹也听出儿子声音的疲惫。

    “恩,你还有爷爷奶奶最近身体怎么样?”许烨磊关心的询问,孙萌萌的爸爸这么一病,对家里的老人的身体不由更加关心起来。打一也孙。

    “都挺好的,你爷爷和奶奶天天都出去锻炼,身体都硬朗着”师文茹笑笑的回道。

    “恩,身体好就行!秋天了,妈你自己多注意一下身体,出门多穿点衣服”许烨磊温声的提醒道。

    “恩,会的,你自己也多注意身体!”师文茹特意交代一句,“还有,萌萌的爸爸生病了你知道吗?”

    “我上午知道的,已经去医院看望他了!”许烨磊没跟师文茹提及自己和孙萌萌之间的关系悄然无声的发生变化了。

    “唉,萌萌他爸这次生病,她受累了,应该特别辛苦,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多过去帮忙,这段日子她也怪不容易的!上次过去就见到她瘦了一圈!”师文茹的语气里泛着一丝心疼,她是医生自然知道伺候病人的苦楚。

    “恩,我这几天休假中,会过去帮忙照顾的!”提及孙萌萌瘦了,许烨磊的心立马疼痛起来。

    “好,你自己也多注意休息,有空给家里打电话!”师文茹嘱咐一句。

    “恩,我会的!”许烨磊轻声的应着。

    挂完电话,许烨磊看到手机的电量只剩下一格,不由低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充手机电器。

    当许烨磊看到里面放着的银行卡,立马给愣住了。

    这是三月份的时候,他给孙萌萌的银行卡,可此刻却放在这里。

    这意味着什么?许烨磊的心里瞬间变得凌乱不已,伸手拿起银行卡,心开始阵阵的抽痛起来。

    看来老婆是真的想跟自己分手,把所有的东西都搬走了,就连这卡也留下了。

    许烨磊不敢让自己再想象下去,承受再多,再累的训练,他都能他克服,唯独分手,似乎有些承受不住,一时之间,浑身无力,高大的身躯顿时瘫坐在床上。

    疼痛蔓延至自己的整颗心,没有比这更绝望的事情了!

    在昨晚回到驻地,他一直以为,老婆在家乖乖的等他回来,依旧一副漂亮灿烂的容貌,依旧那么爱他,依旧在盼着他,她还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可是,现在自己之前的所想,通通都被推翻,剩下却是全是恐慌

    过好几分钟,许烨磊才慢慢的恢复思绪,不管如何,他都不会轻易跟孙萌萌分手,他要努力,积极的把老婆给追回来。

    先睡一觉吧!等睡醒后,一切重新来过。

    许烨磊掀开被子,躺倒床上,此刻的他心事太重了,满脑子都是孙萌萌的身影,可是他也太累了,连续四个多月,他都没好好休息过。

    闭上眼,没几秒,就沉沉的入睡了。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转眼到了傍晚。

    睡梦中的许烨磊,额头上冒着一丝细汗,嘴里一直念着:“老婆,老婆,不要,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别离开我”

    这样的叫喊着持续了几分钟,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随着额角滑落到枕头上,最后许烨磊大叫一声:“不要不要”

    随后,许烨磊猛的睁开眼睛,一头是汗,脸上的表情极度的恐慌。

    原来是梦!

    可是梦里的场景似乎太真实了,让他害怕的心脏都快要麻痹了!

    在梦里,他和孙萌萌站在悬崖边上,孙萌萌的身体直直往后倒去,他来不及拉住,就看着她在自己眼前直直坠落而下,渐行渐远,最后自己看不到她一丝一毫的身影

    许烨磊猛的坐起身来,伸手将脸上的汗水抹去,心脏跳动的频率明显加快加速,目光透过暗色的窗户,望向了远方.

    此时,正是夕阳出现的前一刻,白云犹如热浪滚滚,放眼望去都是白花花一片,叫人透不过气。。

    许烨磊看了看时间,已经快5点半了,掀开被子,又去浴室洗了一个澡,刚才那个梦,让吓得浑身都被汗给湿透了。

    几分钟后,许烨磊从浴室出来后,快速的换上一套衣服,随带拿了一个袋子装了两套衣服进去,包括洗漱用品,随后匆匆出门了。

    许烨磊有住院的经验,知道一人生病全家住院,带上衣服就是为了驻扎在病房,帮孙萌萌分担几天的劳累。

    上午去的太匆忙,连水果都没提就直奔去医院,所以这次去医院,许烨磊在路过百果园的时候,买了很多进口的水果,顺带买了一篮鲜花。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万家灯火,一个个忙碌的男男女女如候鸟归巢时,许烨磊提着东西前往孙耀文的病房。

    许烨磊进病房之前刚好听到李笑梅女士的争辩声:“我这不是没办法么?一个萝卜一个坑,我那个位置以前我还嫌弃,你不知道多少人在惦记。前面你爸病成那样我没心思工作也就算了。现在病情稳定,早上李医生说再观察10天左右就可以出院了,我当然要回去看看我的屁股有没有挪位”

    “妈,工作和身体哪个更重要?你到现在还不懂么?我们是担心你的身体,你可不能病倒,不然我可顶不住了。我还没嫁人啊,伺候这么多病号,看看以后谁敢娶我”

    “你瞎胡说什么!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现在你爸病情稳定了,晚上到12点打完针也没多少事一样可以休息,我白天去上班就是瞌睡也可以打打盹。就是你这个丫头,看看,都快熬成皮包骨了。吃医院里的盒饭,感觉饭里都有消毒水的味道。耀文,你快点好起来,早点搬回家,在家给你们弄吃的方便些”

    两个女人边吃着盒饭边笑谈着,气氛并不是一团愁云惨雾。

    本来就是一个温馨的小家庭,经历过风雨的袭击,更加地关心彼此。

    许烨磊拎着满满的一袋水果和一篮鲜花走进病房。

    “伯父,伯母,萌萌”许烨磊微笑着打着招呼。

    “烨磊来啦,也不多休息一会,吃晚饭了么?”孙耀文还还在打针,微笑着跟他打招呼。

    “我睡了一个下午,现在有精神了。伯母,晚上你回家睡吧。这几天我休假,在这帮忙照顾伯父”许烨磊把水果放进柜子里,看药水即将滴完,按了床头的按铃,招呼护士换药。

    “那怎么行,你也是累了大半年才得了一次休假,就是有空也得回去看看你的爷爷奶奶”李笑梅下班来医院便听孙耀文提到许烨磊回来了,她虽然笑脸相迎,但内心对许烨磊的看法又多了一层。

    刚动完手术那一周,母女每天都担惊受怕不眠不休的时候,就连李笑梅也盼着许烨磊能出现,可是许烨磊却远在国外,连电话都打不通。

    她不怪许烨磊,但心里对女儿的这段感情还是多了几分担忧。

    或许,人总是在经历了一些大事后,很多观念都会改变。

    以前,李笑梅对许烨磊个人都还算满意,又很喜欢他的家境。现在,她的想法变得又更现实更实在了些。和家境相比,她更希望女儿找一个能一直陪伴她的男人,不要再一个人面对人生的困难。

    那真是太苦了!

    就是女儿的朋友向南,没有许烨磊那么显赫的家境,但一个普通朋友有空的时候都能来看望一下,甚至还能帮个忙。李笑梅宁肯女儿跟着向南那样的男人过着简单的小日子,也不要贪图别人的家世。

    当然,李笑梅还不知道向南的家世,如果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又担心他家太有钱了,女儿跟着他混可能要跟很多女人共享男人,那岂不更是头疼了。

    做父母的为儿女的精打细算或许是自私了点,但可怜天下父母心,所有的想法不过是希望子女过得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