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失魂落魄
    孙萌萌拉过一张椅子坐在旁边,听着许烨磊和老爸孙耀文,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聊天。

    “烨磊这次军官大比武怎么样?”孙耀文笑笑的询问道。

    “挺好的。我们的战队载誉而归”许烨磊的眼眉见充满着获胜的喜悦和绝对的自信。

    每年天朝派兵征战国际侦察兵大比武的时候,他国的军官们都只是尽力,而天朝则是拼命,虽然不能每次都赢得比赛,但大家跟玩命似的,为赢得最终胜利而拼尽全力。

    “恩,真好!我哥来看我的时候提到你,也说你一定不会辜负众望”孙耀文为许烨磊取得胜利表示由衷的高兴。

    “工作上的事,都没问题。就是您生病了,没有和萌萌一起伺候您,我心里很愧疚”许烨磊抱歉的说,自己身为孙萌萌的男朋友,却一点都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害她这么辛苦,瘦的这么厉害。

    “别这么想,你是一个军人,你的时间注定是很少陪家人的。我们都能理解。我真是对不起大家啊。怎么就得了这病。唉,让几个家庭都忙得团团转。你爷爷奶奶你妈一有空都来看我,隔着一个城市来来回回跑,也好累,我很感激,心里真是过意不去,所以你不要心里有太多负担”孙耀文安抚他,叫他别想太多,毕竟生病这种事是任何人无法预料和阻止的。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地喂食,终于伺候孙耀文吃完了。

    许烨磊在岳父病床前伺候了一会,心里的内疚没有减少,只有更多。

    孙耀文意识很清楚,说话也很清晰,但吃饭的时候吞咽却比较艰难,一碗汤喂下来用了半个多小时。

    之前她每天都这样伺候她爸,可见有多辛苦,难怪瘦的那么厉害。

    终于吃完了。

    孙耀文意识到一直都是他和许烨磊在聊天,而孙萌萌只是坐在一边,没有搭腔,也没有像以前一样粘腻地搭拉在许烨磊的身上。

    自己这一病,老婆女儿都全部心思都围着自己,一个人生病把全家人都折腾得很疲惫,萌萌甚至见了阔别几个月的男友,都提不起劲。

    孙耀文心里暗暗自责起来。“萌萌,我有点困了,想睡一会,你和烨磊好长时间没见面了,应该有很多话说,你们去外面聊聊吧。

    哦,差点忘了,烨磊还没吃饭,你先陪他去吃饭。

    我睡一会,没事的”孙耀文微笑着看了看孙萌萌,又看了看许烨磊,闭上了眼睛。

    “好吧,爸爸多休息。我一会就回来”孙萌萌轻声的应着,边说边给孙耀文盖上薄毯。

    “伯父,你好好休息!我和萌萌很快就回来!”许烨磊有好多话要跟老婆说,孙耀文善意地支开他们,让他真是感动。

    孙萌萌拿着柜子上的蛋糕,看了眼许烨磊轻声说:“烨磊,我们出去吧!”

    “好”许烨磊的大手伸过来,抓住了孙萌萌的小手。

    有多久没有牵过手了,十指相触的瞬间,两人都微微一颤,有股电流从指间直达心底,心里都泛起一阵暖意。

    许烨磊紧了紧手中的力度,紧紧地牵着她,看着她的疲惫,真想把她搂在怀里,让她好好睡一觉。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两人一起往外走,孙萌萌低着头,却不敢看许烨磊。才刚跟他说了分手,又牵了她的手。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心里好矛盾。

    只是一个牵手,就让她好不容易做的决定快被他的体温融化否决。

    潜意识里她还是那么贪恋他的体温。不,不能这样。

    关了病房的门,孙萌萌的小手开始从许烨磊的指缝里往外抽,而许烨磊却仅仅地抓着不放,两人在病房门口一拉一扯,最后抽得手指都痛了,孙萌萌的脸上又飘过一丝痛楚。

    许烨磊看得揪心,最后还是放了她的手。每次和她在一块,都是亲密地拥着,牵着,现在突然放了手,站在一起,明明站得那么近,却感觉两人之间横着一汪银河。

    你在这头,我在那头

    明明眼里又遮不住的浓情,却要那样遮着掩着,许烨磊心里憋得好难受,却没说什么。

    孙萌萌把蛋糕塞到他的手上:“先吃点东西吧。工作再重要,也抵不上身体。身体要是跨了,你不心疼,却会有很多人为你担心”

    “老婆,你还是担心我的,还是爱我的,是不是?”许烨磊充满期待地问着,希望她点点头,不要让他的心高高地悬着。

    可孙萌萌依旧低着头,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幽幽地说:“走廊好凉,我们到外面晒晒太阳吧”他们来到医院的花园里,两人坐在一张靠背椅上。午后的阳光透过斑驳的绿叶洒落在孙萌萌那清瘦的脸上,泛着浓浓的疲倦,看了让人心疼。

    “萌萌对不起,我不知道伯父病得这么厉害!让你一个人这么辛苦,在你需要我的时候没有陪着你,真的很对不起!看到你这么憔悴,我好心疼!”许烨磊看着眼前的不再顾盼生姿的孙萌萌心疼不已,真想伸手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给她片刻的依靠。

    “赶紧吃吧”孙萌萌靠在椅子背上,没有回应他的话,只是看着他手里的蛋糕催他吃。

    “好,我听你的”许烨磊拆开了包装纸,咬了一口蛋糕,松软的蛋糕入口,明明很甜,可味觉的感觉却是咸涩的,一如他此刻的心。

    “你爸得了什么病?”许烨磊看着孙萌萌轻声的询问。

    “脑部肿瘤,已经顺利切除了。现在没事了,只是还在康复中,活动不方便”孙萌萌用春秋笔法轻描淡写地说着,在她淡淡地话里,其实有多少担惊受怕,又多少不眠之夜。

    可是一切都过去了,孙耀文走了一次鬼门关,孙萌萌的心也下了一次地狱,走过来,让孙萌萌整个人彻底的洗礼一遍。

    许烨磊看着身边的女人,感觉她已经跟以前很不一样了,干涩的眼里多了几分坚强,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东西。看到那些东西,他却心惶惶。

    他更希望她是柔弱的,在他出现的时候,投入他的怀抱,靠在他身上,他能给予她生活的能量。

    “萌萌!”许烨磊伸手抚摸着孙萌萌的脸,她的小脸承受了太多的风雨,充满了疲惫,让他的手触到的时候都微微颤抖。孙萌萌伸手拿开了他的手。

    “烨磊,我想眯一会”孙萌萌靠在椅子背上,闭上了眼睛。

    许烨磊只好收了手,吃着干涩的蛋糕。

    孙萌萌许是太累了,只一闭上眼睛,竟然就那么睡着了。

    风徐徐地吹,柔柔的发丝拂拭着她的脸颊,她眉头紧皱,不适地转了转头。

    许烨磊轻轻地靠近她,将她瘦小的身子抱在怀里,轻轻地抚着她紧皱的眉头。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睡梦都带着微笑的老婆,被生活偷走了笑容。

    许烨磊突然觉得自己离开的日子错过了太多东西。

    终于把老婆搂在怀里,许烨磊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了,心里像是吊着一块沉甸甸的石头。

    什么时候才能让她恢复从前的无忧无虑

    许烨磊温柔地看着她,只有入眠的时候,她才没有表现得那么疏离。

    也不知道是太疲惫了,还是在熟悉的怀抱里睡得比较安稳,孙萌萌终于睡了一个沉沉的午觉。

    醒来,发现自己不是在病房,而是在许烨磊的怀里,不由吓了一跳。

    孙萌萌赶紧推开许烨磊,站起身说:“哎呀,怎么就睡着了!我要回去照顾爸爸”

    许烨磊拉住她的手说:“我和你一起照顾你爸”

    孙萌萌抽着手道:“烨磊,你很久没睡了,这么疲倦,先回去休息吧。我爸病情已经稳定了,也没什么事,我一个人能照顾”

    许烨磊听着她叫他烨磊,从回来之后再没听到她亲昵地叫老公,称呼的疏离,让他感觉她已经走远了,而他还在原地张望着。

    他要追上她的步伐,许烨磊坚持要和她一起回去。

    孙萌萌不敢看他的眼,只是低着头道:“看你也很累,回去吧。这边没事。回去给家人打个电话,都半年没有见过你,一定也很想你了”

    不管她多么刻意地疏离着他,许烨磊还是能在她低低沉沉干涩的嗓音里听出她对他的关心。

    他怎么可能这样放手离去,他真怕自己转身之后,再也看不到她的柔情,她的爱意了!

    这一次,许烨磊终于不管这是医院,旁边有很多人走动,依然拉着孙萌萌的手,一把将她抱进怀里。

    “萌萌,让我抱抱你好么?”许烨磊的声音带着疲惫,带着恳求,甚至带一种恐慌,让孙萌萌刻意的伪装一下卸了下来。

    她真是太累了,好想有一个肩膀刻意依靠。

    裹在他的怀里,温暖萦绕,在想在这样的依靠里到达岁月的尽头。

    孙萌萌闭着眼睛,贪恋着这一刻的温暖。

    可是,只有一会

    她又动摇了

    生活五味繁杂,除了甜蜜的爱情,她还要承担很多

    孙萌萌很快又推开许烨磊的怀抱说:“我现在真的很累,不要在给我负担。好么?”

    ‘负担’听到这个词许烨磊的心揪着疼,她们的爱不再是甜蜜的幸福,而是此刻她心头的一种负担。

    顿时,陷入一阵沉默

    孙萌萌转过身往楼梯走,没有回头,就这样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许烨磊看着消失的老婆,心慌慌地,真怕她就这么走出他的视线,走出他的世界。

    许烨磊赶紧追了上去。许烨磊走出八楼的电梯,看到孙萌萌站在病房门口,闭着眼睛靠在墙上,脸上的表情透着难于表达的苦楚。

    那样狠心地对昔日的恋人,其实她的内心也受着万分的煎熬。想跟他说拜拜,却难开口。她希望他生气了,然后自己走了,留下她慢慢地淡忘。耀萌头那。

    她怕面对他,怕看到他深情的目光,更怕看到他眼里的受伤。

    可是她必须这么做。

    长痛不如短痛

    说分手的是她,想要远离的是她。

    为什么此刻的心却痛的这么难受,就好像是自己被深爱的人抛弃了一样。

    孙萌萌几近失魂落魄,没有察觉许烨磊又跟了回来。

    许烨磊经过病房门看了一眼,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了病房里的一幕,才知道为什么孙萌萌没有进去。

    病房里,向南正取出孙耀文的便盆,为他擦拭屁股。

    他的动作那么娴熟,孙耀文也没有一丝难堪。似乎已经习惯了向南这样为他端便盆,两人还有说有笑,相处得很融洽。

    许烨磊彻底地震惊了

    站在里面为岳父端便盆的应该是以女婿自居的他,怎么会是他的头号情敌向南?

    萌萌那些未说出的话,是不是因为向南?

    许烨磊看着闭着眼睛的孙萌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真想钻进她的肚子里看看她的真实想法,可是看着她紧皱的眉头,他还是于心不忍。

    看到爱笑的老婆总是挂着这么忧郁的愁容,他看得好难受,止不住地愧疚。

    许烨磊看看孙萌萌再看看病房里的两人,突然感觉好累。

    他太累了,接下来要打一场硬战,要面对如此强大的一个对手,他真的该回去休息,

    许烨磊悄无声息的离开,没有根孙萌萌打招呼,就那么走了。

    孙萌萌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了他在走廊尽头的背影,那样孤单,那样疲惫,没有初见时那样的昂扬挺拔英气勃勃。

    他是不是看到向南,认为自己已经移情别恋了?所以他终于放下她,走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滚,孙萌萌咬着唇,努力地撑着,不让它落下来

    或许,这样也好。

    他要这么想,也许觉得自己是一个朝三暮四的女人,看不起自己,然后就放手了。

    这就是她所需要的啊!

    只是,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心却是那么痛。

    分手是一把双刃剑,刺伤着相爱的彼此,都鲜血淋淋地痛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