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三章 沧海桑田
    听到分手两字,许烨磊的心如被重磅狠狠地垂了一下,大脑也瞬间窒息了。

    不,一定是听错了,他不相信老婆会跟他说这句话。

    他不能相信,也不愿相信。

    “萌萌,对不起,我让你等得辛苦了。你是不是生我的气才这样说的”许烨磊急促地辩解着,可是电话那端孙萌萌一说完立马就挂了,只剩下一阵忙音,如惊雷一般劈着忧心如焚的许烨磊。

    许烨磊赶紧再打孙萌萌的手机,电话那端传来温柔的嗓音:“对不起,你所拨的电话已经关机。”

    许烨磊万分惊恐地拨这孙萌萌的号码,拨了一遍又一遍,似乎知道他会追问似的,孙萌萌的手机却再也打不通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老婆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样的话。

    许烨磊颓唐地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这一切太出乎他的想象了,纵然是战场上指挥若定的中校,面对感情里的滑铁卢,一时真难以消化,大脑很混乱。

    许烨磊疲倦地倒在床上,不知多久没有睡一个好觉,真想就这么睡过去,醒来,一切恢复原样。萌萌还是爱他粘他的老婆,家里还是充满着女人气息的温馨。

    可是躺在这张床上,大脑里随即出现的是老婆或嗔或羞或甜蜜的神情,那般可爱,那般让人陶醉。

    好想见到她!

    或许老婆只是对自己的杳无音讯生气了,跟自己捉迷藏。

    他一定要找到她,只有找到她,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有机会挽救他岌岌可危的爱情。

    他们曾那么甜蜜,那么相爱,那么缠绵

    他爱她,他想她,她是他用心去爱的女人,他不能这么放手,他一定要找到他的老婆。

    许烨磊慢慢地冷静下来,凝了凝心神。

    开始分析着要怎么才能找到老婆。

    有了!许烨磊赶紧坐起身,翻阅着孙贝贝的电话,匆匆拨了出去。

    没想到孙贝贝竟然这么懂事,电话已响就接起来了。

    “姐夫,你们回来了,情况怎么样?”孙贝贝的声音特别的欣喜,许烨磊没想到这丫头接到自己的电话会这么开心,说话比自己还更急切。

    这个样子真像自己的老婆,以前老婆也是急切地接起自己的电话,带着欢快的嗓音问候着他。

    这样的情景让许烨磊有一阵错觉,真希望现在和他说话的是老婆。

    “谢铁军表现怎么样?”

    许烨磊被这一句话换回了神,正事要紧,“很好,谢铁军也回来了,你可以打电话问他。我老婆呢?我回来到处都找不到她,你应该知道她在哪吧?”得了上电。

    “哦,我叔叔生病了一直住医院,姐姐在医院照顾他”孙贝贝刚才的欢快声音一下子消失贻尽。

    许烨磊一听老婆在医院,立马往门口走,边走边急切地问“哪个医院?”

    孙贝贝似乎能闻到许烨磊粗重的气息,知道他一定急了,赶紧说:“军医院”

    “孙贝贝你是不是欠揍,有话不一次快点讲清楚。我要详细地址,快说!”

    孙贝贝被许烨磊怒吼吓了一跳,手机都差点掉地上,赶紧报上地址:“军医院8楼3号病房”

    许烨磊飞奔着冲进电梯,下楼,又开着路虎飞奔到医院。

    岳父之前不是好好的么?仅有的几次电话,他每次问及岳父的身体,老婆都说脊椎病就是富贵病,只有不工作才能养好,还说她爸因病得福被李笑梅照顾的胖了一大圈。

    不是好好的么,怎么病的那么严重,都住院了,到底生了什么病?

    许烨磊回想起刚才跟孙萌萌的电话,仅有的那么两句话,他却听到了她的疲惫。

    是因为岳父生病了,她照顾得太累,自己不但没能帮忙,连个问候都没有,所以,老婆失望了,才提出的分手么?

    路虎往军医院的方向一路飞驰

    许烨磊对这里很熟,经常有战友受伤他来探望他们,他自己也在这住过。介于他英俊的外貌和魔鬼中队长的名头,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很多都认识他。

    一路直冲八楼,沿途碰到不少护士,跟他打招呼,他都没空回应。

    终于冲到八楼的三号病房门口,他的心开始砰砰直跳。

    终于看到那个让自己魂牵梦萦的身影了,只是怎么感觉那个身影缩小了很多。

    她的头发长了,他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留了头发,甚至都能扎在脑后,有了一个马尾。

    孙萌萌背对着门坐在床前,给躺在病床上的孙耀文喂午餐。

    “爸,慢点喝,喉咙别卡了”

    “恩,没事。现在我感觉挺好的”

    “你妈真的去上班了?唉,叫她别那么累,白天上班,晚上照顾我,这样下去,就是我好了,她也病倒了”

    “妈妈说不是在私人企业,有事请多长假都行,大不了不干了。她已经请了一个月的假,现在你的病情稳定了,我一个人能照顾,她怎么也得回去看看。爸,你只管好好养病,其他的我来处理。老妈那边我会再给她做思想工作的”

    “萌萌,这一阵让你受苦了。你看看,这个家都让你撑着,做爸爸的真是心疼”

    “呵呵,爸,说什么呢?只要你好好的,我就很开心”

    许烨磊在门口看到老婆恨不能立马冲进去,但真的见到她了,他却停了下来。听到他们父女的谈话,他的心瞬间变得很沉重起来。

    岳父竟然病了一个月,岳母和老婆都过得那么辛苦,而自己却远在万里之外。

    许烨磊心生愧疚,隔着一层玻璃,看见孙萌萌那瘦了一大圈的身影,心刺拉拉地疼着。

    许烨磊伸手,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伯父,对不起,我来迟了,您病了这么久现在才来看您,真对不起”许烨磊看着孙耀文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声音充满了愧疚。

    他真是太着急了,岳父病了姗姗来迟,甚至连水果都没提就冲到了医院。

    “呵呵烨磊回来啦。什么时候到的,比赛怎样?吃午饭了么?”孙耀文看到许烨磊,两眼立马放着光,非常开心地问着,招呼着。

    孙耀文的精神还算好,如果不是头上裹着的一层纱布,没有血色的脸,还有孙萌萌碗里的流质食物,真的不能想象他是重症病房里的病人。

    而他的老婆,孙萌萌只是身体颤了一下,却没有回头看他。

    许烨磊看着她孤绝的背影,心一分一分地往下沉,似有万斤的包袱埋在心窝,让他快负荷不住。

    “恩,吃了”许烨磊艰涩地说着。

    其实许烨磊为了赶紧回来见孙萌萌,凌晨回到部队,忙着整理着工作总结,一大早向领导汇报,早饭都还不曾吃。

    执行任务的时候饿几顿也是正常的,回来没有见到老婆,他早慌乱了,忘了饥饿。

    看着老婆的弱小的背,没有期待中的亲昵地扑过来,他的心酸酸的痛着。

    他不怨老婆,她过得那么辛苦,他却不曾陪伴,甚至对她说一句鼓励的话。

    她怨他是应该的,当她瘦小的肩撑着一个家的时候,他没能给她依靠,没能和她一起分担,也许她对自己真的失望透了。

    她可以怨他,甚至可以恨他。

    而他只有疼她,爱她,却没法怨她,包括她说分手的话,他也没法责问她。

    可是他好想她能转过头看他一眼。

    为了让孙萌萌回头看他一眼,许烨磊甚至动了点心思,连忙改口道:“昨晚凌晨回部队,忙着总结工作。为了早一点回来,早饭都没空吃。汇报完工作就赶紧冲回来了。好像真的很饿了”

    直到此时孙萌萌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

    只是一眼,看得许烨磊心都碎了。

    不过五个月的时间,老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瘦成这样!这样憔悴!

    她的黑眸不在水灵灵,干涩的眼睛甚至有几丝红丝,下眼圈甚至乌青着。

    可以想象这一个多月她有多辛苦。。

    “萌萌!”许烨磊痛心地叫着,他的手伸到她的肩上,立马感受到了她微微的颤抖。

    孙萌萌抿着唇看着许烨磊,没想到他也瘦了那么一大圈,又黑又瘦,他的双眼血红血红的,眉头掩不住疲倦,感觉整个人都苍老了好多,看得她的心都在颤抖着疼。

    两人那么一对视,似乎已经是沧海桑田,都沧桑得让人心碎。

    “这里还有两块蛋糕,你先吃点吧”孙萌萌拉开柜子里的抽屉,拿出两块蛋糕,递给许烨磊。

    只是一瞬间,她眼里的疼惜和柔情消失了,只是疲惫地看着他。

    许烨磊接过蛋糕,却没有立马吃。他那么说只想博得老婆的心疼,他还是看到了她的心疼。

    这样,他就放心了。

    许烨磊把蛋糕放在一边,却拿过孙萌萌手里的碗,柔声说:“我来喂伯父吧,你的气色也好差,休息一下”

    孙萌萌皱了皱眉,看了看老爸,最后还是把碗给了他。

    上午手机冲完电开机,看到他的来电,她是在病房外接的电话。

    爸爸还不知道她的决定,她不想让爸爸以为,是他的病让她放弃了爱情而内疚。

    在爸爸面前,孙萌萌只能由着许烨磊。

    看着许烨磊细心的给她爸喂食,让孙萌萌好不容易骨气的勇气又要濒于绝提的边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