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漫无止境
    “对了,谢呆子,听说你这次军演表现的非常出色,是不是真的?”孙贝贝好奇的问。

    其实昨晚她老爹孙耀武回到家后,满嘴谈论都是许烨磊和谢铁军,得知他们这次不仅赢得演习胜利,而且获得了去参加国际军官大比武的入场券!

    “当然是真的啦!由我们出马,一个顶一个顶百!”谢铁军在预估数字的时候,本想说‘顶十’却觉得太少,连忙改口。

    “你就吹吧!小心牛皮吹破啊!”虽然谢铁军他们演习胜利,不关孙贝贝半毛钱的事,但她其实心里还是为他们赢得胜利而开心不已,不管怎么样,都是隶属一个集团军的,当然要为这份荣耀而感到自豪!

    “事实已经得到证明,我吹啥吹啊!”谢铁军不服气道。

    “行了,别在我面前得瑟,我挂了,还有,以后你敢不接我电话,我真的会冲到s市揍你的!”孙贝贝要挂掉电话之前还不忘警告谢铁军,“至于,你怎么补偿我,我得好好想想!”

    “你还是赶紧挂电话吧!”谢铁军听到补偿两字,就有些腿软,弱弱的催促道。

    “死呆子!”孙贝贝轻骂一句,随后毫不留情的把电话挂掉。

    紧接着,谢铁军听到嘟嘟嘟的声响,猛的拍了几下结实的胸脯,这个臭丫头,每次都让他这么紧张,在这样下去会得精神病的,随带心脏也会出有问题的!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六月天,知了在树上聒噪地鸣叫着。

    夏天热热闹闹来临了,时间似乎拉得特别漫长。

    一天天一夜夜。

    换下了长衫,穿上了夏装。

    等待的时光好难挨。

    每天孙萌萌都在期盼着许烨磊军演结束了回来和她相聚。

    她思念着他,思念成荒,思念成殇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总是呆坐在电脑前,对着屏幕发呆。思念便如影随形,抛开对任何事物的感念,一心一意的只是想他,想着他

    想念着他,想念着他一个微笑,一声温柔的低语,想念他的吻,他的拥抱,想念他身上的味道

    想起他的时候,总是情难自已。

    那心房里就象长满了衰草,即使是微风轻微的拂过,也能引起哗哗的颤响,脑海里回荡着全是许烨磊的名字,全是许烨磊的声音,全是许烨磊的笑语,全是许烨磊所有的一切。

    她放下自己所有的矜持,听风起舞,任她的思绪飘向他。

    看见天空中飞翔的鸟儿,多么希望自己能够插上翅膀,飞到他的身边。

    那种想念的滋味已经深深的深入到她的灵魂里,刻骨铭心。连梦里,她也是窝在他的怀里,深闻着你的气息,和他痴缠。

    醒来,万分惆怅,因为他不在她的身边。

    窗外,雨一直下。

    潮潮的雨水,潮湿了心

    今年的雨水似乎特别多,从春天的淅淅沥沥绵绵不绝,进入夏天下的更加磅礴肆意,像谁家姑娘思念着恋人,思念渐浓时流不尽的泪水,从春流到夏。

    好不容易掰着手指过了一个月,望眼欲穿中,想着可以和心爱的人见面了,沉闷一个月的孙萌萌终于活跃起来了。

    可是,昨晚当电话响起时,看见来电显示时是那熟悉的号码时,她兴奋得差点拿不住手机,满身的血液似乎在一瞬间涌上了脑海,千盼万盼终于把他盼回来了。

    这一夜,孙萌萌失眠了。

    在日日夜夜地期待里,终于听到他有如天籁般的声音,她从最初的甜蜜,变成了淡淡的酸涩。

    这一个月的等待时光过得尚且艰难,好不容易等来了他的电话,谁想,等待着她的是更长的等待。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疲惫,她听得好心疼。

    听他诉说着这一个月跋山涉水,餐饮露水,夜宿荒山,甚至几日几夜不眠不休地赶路,终于获得了全胜。她分享了他的成就,却更心疼他的辛苦。累了一个月,本来有三天的休整时间,他却放弃了。他要投入新的工作,开始准备三个月的魔鬼训练计划,准备把他的兵带到国际军官比武的大舞台,为国家赢得荣耀。那是他的梦想,是他作为军人的至高荣耀,他要抓住这个机会奋力地拼搏。

    为了这个荣誉,他放弃了自己的时间,放弃了和心爱的人相聚的时光。

    作为男人,他的血性,他的上进让孙萌萌深为佩服。

    可作为情人,面对相聚的落空,面对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她却开始伤感。

    三个月啊!

    一个月的思念尚且如痴如狂。

    三个月的等待,她怕自己会想念他会想得疯掉。

    这一夜又变得那么漫长。

    漫长的夏夜,听着窗外的雷鸣闪电,孙萌萌辗转难眠。

    躺在床上,在漆黑的夜里,睁开眼睛闭上眼睛,他都晃在眼前,明明那么近,想要触摸的时候他又消失了。

    她想他,想得心痛,想得流了一夜的泪,却又不能告诉他,怕他担忧。

    第二天早上,李笑梅催她起来吃早饭,她装睡装死,任老妈在门口数落着就是不起床。

    她不能让父母看到她的失魂落魄。

    中午,感觉好多了,在李笑梅的再次炮轰中,孙萌萌才慢吞吞地起床,在镜中看看自己,竟然花容憔悴,为了不让父母察觉自己的异样,她洗漱的时候特意化了妆遮掩着干涩的眼睛。

    整个人都没了心魂似的,没力气,浑身没劲。

    孙萌萌强打着精神敷衍着父母,但吃饭的时候还是有些艰难。

    虽然是李笑梅的主厨,她心情很差,看了饭菜没有一点食欲,只是应付着胡乱扒完了米饭,说读者催更,要赶紧码字,又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其实,刚开的新文,不管有没有推荐,她的更新都和她的心情一样慵懒,每天就一更。

    大脑里都是许烨磊的身影,让她每每想着他,思念成疾了。

    她要驱赶那样的心绪,放任着思念,太伤情。

    于是,孙萌萌打开电脑,放了音乐,开得很大声,她想用高声的喧哗充斥大脑,挤走那萦绕在心头的思绪。

    然而,入耳的歌声,不管是欢快幸福的,还是伤心凄凄的,总让她感同身受,更加无休无止地想着他。

    唉!等待,思念,缘何是个长!

    最后,孙萌萌砸着脑门关了音乐,关了电脑。

    躺在床上,听着窗外伴着蛙鸣的雨声,打发着漫长且无聊的时光。

    “萌萌,在干嘛?”孙耀文敲着孙萌萌的门,和蔼地问着。

    即便孙萌萌极力地掩饰,还是逃不过父母的目光。

    孙耀文的药早就吃完了,但李笑梅对他的滋补却源源不断。每天吃着老婆换着花样做出的美食,孙耀文又享受了一把蜜月时光。

    这一个多月,他明显胖了一圈,倒是女儿这一个月来天天宅家里,整日闭门不出,瘦了一圈。

    做父母的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都是过来人,能猜到女儿衣带渐宽是为了谁。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是她自己爱上当军人的许烨磊。人生路那么漫长,军嫂注定要一个人空守着家。现在还没结婚,这样的分离只是一个开始,或许,也是一种考验。

    还好没有急着结婚,不然,坚持不下去,想要放弃的时候,更加难办。

    不管自己如何喜欢许烨磊,孙耀文最后还是尊重女儿的感情。

    她要是就此放弃,他也不会责备她。

    如果还坚持等待,他还是会鼓励她。

    “准备午睡”孙萌萌疲惫地回答。

    “可以进来么?”

    “什么事啊?爸”孙萌萌真不想面对老爸,和他多呆一秒,肯定会露出一点蛛丝马迹。

    孙萌萌不想让父母看到自己等待中的辛苦,害怕听到父母对她感情的否定。

    “看你写文熬夜熬得眼睛都红了,你妈煮了绿豆汤,给你下下火”孙耀文温和地说着。

    “谢谢爸爸”孙萌萌赶紧爬起来,又打开电脑。

    刚才说回来码字,还是得做做样子,别露馅了。

    开了门,孙耀文文笑着端着绿豆汤进了孙萌萌的闺房,孙萌萌接过绿豆汤,慢慢地打着喝。

    孙耀文坐在床上,看着女儿疲惫的样子,关切地说:“萌萌,咱们家虽然不富裕,也不缺你那点稿费。女孩子,不要老熬夜,你看看你,写文写得都瘦了一大圈。再这样下去,你妈估计又要嘀咕你了”

    孙耀文故意把孙萌萌这个月的萎靡不振说成是写文的艰辛,他想和孙萌萌聊聊天,帮她疏导一下心情。

    只是,感情的事,孙萌萌都是自己一个人幸福的时候独自享受,愁闷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暗自伤春。

    她在不是那个从小到大和爸爸分享心事的小女孩了。

    孙耀文想走近她的小世界,都得曲曲折折地探路。

    “爸,我没事。只是你最近工作都那么忙,你的腰椎和劲椎还酸痛么?上次开的药都吃完了,要不要再去复查”

    孙萌萌听到孙耀文的关切之声,心里挺感动的。

    有这样一个慈父真是幸运!

    前一段时间,她接到孙贝贝的电话,又在数抱怨着孙耀武对他的炮火。

    老妈贤惠,老爸温和。孙萌萌觉得现在的家庭生活其实已经是很幸福了,再加上一个万分宠爱她的许烨磊,她应该要满足的。

    只是一直不能见到他,还是感到几分苦闷和失落。

    她又想再别人面前表现出来,只能强颜欢笑。

    即便面对贴心的爸爸,她也不想诉说她等待中的难受。(就爱网)

    孙萌萌不想让爸爸发现自己的异样,把话题转移到孙耀文的身上。

    “我自己的身体心里有数。我的工作就是这样,忙的时候很忙,闲的时候很闲,今年任务是比较重,到年底就轻松了”

    “恩,那也要多注意,多休息”孙萌萌努力地喝着绿豆汤,明明是放了糖的甜水,不知道为什么喝到嘴里却有几分苦涩。

    爱情原来不总是甜蜜的,太长的思念,甘甜也会转变为青涩。

    “呵呵,别说我。你也要注意身体。别一整天都闷在家里。没事出去溜溜,找你的朋友玩玩。年轻人不都是喜欢玩么?我看你在家关了这么久,都快关成呆鹅了”孙耀文看着女儿的神色,担心道。

    “天天下雨啊,看着都心情不好”孙萌萌随口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你看外面不是放晴了么?”

    孙萌萌抬眼看窗外,雨还真的停了。

    夏天的雨虽然大,还好不会像春天一样整日整夜滴滴答答个没完没了。

    孙萌萌看着外面的阳光,心里的阴郁似乎也被晒得蒸发了。

    孙萌萌心情一下好了起来,刚才还萎靡不振软不拉几的一会变神采奕奕起来:“真的出太阳了,我听老爸的,出去晒晒太阳”

    “恩,出去吧,晚点回来都没关系!”孙耀文嘱咐道。

    “呵呵,好的,我去逛逛,顺便帮老爸买几套衣服去!”孙萌萌扯着嘴角冲着孙耀文笑道。

    “好,那老爸在这先谢谢宝贝女儿了!”孙耀文一脸慈祥的点头。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到楼下后,孙萌萌给叶子青打了一个电话,不过叶子青正在忙,说晚上见面再聊,孙萌萌只好独自前往刘焉的店里。

    一进门,孙萌萌就见一位帅哥迎了上来。

    咦——看着眼生啊!刘焉店里什么时候招了这么一个帅哥做销售员啦!

    孙萌萌不由多瞧了两眼,正在收银台坐着的刘焉看到孙萌萌,立马站了起来,笑道:“哎呦,贵客临门啊!”

    孙萌萌走进刘焉,瞪了她一眼,小声的赐了她一个字:“滚——”

    “小样,今天终于舍得出门了,这么有空来我店里啊!”刘焉也将近快一个多月没见到孙萌萌,只知道这丫头天天窝在家里不出门。

    “我来给我老爸挑几件衣服,够意思吧!”孙萌萌挑了挑眉头,跟刘焉说。

    “哎呦,太够意思了,来来来,大主顾你这边请,小的给你切杯茶,衣服等会慢慢挑!”刘焉小的花枝灿烂,说完拉着孙萌萌去泡茶。

    没过几分钟,刘递了一杯茶给孙萌萌:“你爸需要什么款式的,这里全是新货,随你挑,批发价!”说完,刘焉指了指右边的衣服陈列柜。

    唉,真是一个财奴!喝茶还不忘给自己推销!

    “能不能免费啊!”孙萌萌端着茶杯看向陈列对,眉眼带笑的说。

    “好吧,既然都是老主顾,五件送一件!”刘焉给孙萌萌开玩笑的说。

    “真抠门,买一送一!”孙萌萌直接跟她砍价。。

    “呵呵,好吧,买一件衬衣,送一双袜子!”刘焉大方道。

    “唉,无语啊,抠门的黄世仁!”孙萌萌笑着冲她摇头,不过眼睛无意间瞟到那帅哥正给其他客人介绍衣服,孙萌萌眼底立马掠过一抹意味深长,“你什么时候招了这么一位帅哥啊!”

    刘焉的目光也像那帅哥看去:“哦,上个月,等会叫他过来跟你打下招呼!”

    “哦有猫腻哦?”孙萌萌眼底冒出一丝暧昧出来。

    “猫腻你个头,别乱想!”刘焉瞥了她一眼,制止道。

    “呵呵,我的预感向来很准的哦!”孙萌萌坏坏的笑着,戏虐道。

    “小声点,别让人家听到了!”刘焉再剐她一眼,提醒道。

    “哈哈哈,不会真的被我猜中了吧!”孙萌萌挑着眉头,邪恶的笑着。

    “你这女人,是不是最近你男人没回来,在那发春啊!”刘焉瞪着孙萌萌,没好气的说。

    不提还好,一提许烨磊,孙萌萌的心情瞬时暗淡下来,孙耀文叫她出门,就是为了让她透透气,别闷坏自己。

    生意场打滚多年的刘焉,一眼就看出孙萌萌的失落:“不是吧,你男人还没回来啊!”

    孙萌萌无力的点了点头:“他最近很忙,估计还得过个三四个月才能回来!”

    “去哪啊?难道出国啊?这么久!”刘焉一听到三四个月,立马头大起来。

    “唉,别说了,我去挑衣服!”孙萌萌不想再讨论这个问题,徒增自己的思愁。

    孙萌萌为孙耀文挑了2件衬衣,2件t恤,还有三条裤子,结账的时候,刘焉慷慨的给孙萌萌折扣后,还多赠送了一条裤子。

    大家姐妹一场,对方的父母都很熟悉,所以就当自己对长辈的一点心意,而且孙萌萌原来在银行工作时,也非常够朋友,时常给她介绍客户过来,现在都成了这里的老主顾,就当回扣吧!

    “唉,每次来都占你便宜,真不好意思啊!”孙萌萌得了便宜,立马卖乖起来。

    “滚,在跟我客套,全部收起来!”刘焉笑着威胁道。

    “呵呵,算了,晚上我请你吃饭吧,叶子青等会也会过来!”孙萌萌笑笑的说。

    “好啊,那我们先去定位置,等会再通知子青!”刘焉没有拒绝,大方一口答应下来。

    哦哦哦——不得了啊!小财迷周末也开始溜班啊!不在店里数钱了!

    “张威,我去吃饭了,店里你照看一下”刘焉对着帅哥嘱咐道。

    “是,老板娘!”那个叫张威的帅哥一脸微笑的点头。

    哎呦喂,帅哥的笑容果然迷死人!

    孙萌萌瞅了瞅刘焉,总觉得她和这帅哥有种说不定道不明的关心。

    唉,自己的事情都快顾暇不上,还是少去参合别人吧!

    两人没去她们几个老根据地,而是选了一家新开不久,口碑却很不错的餐厅吃饭。

    孙萌萌点菜,刘焉在那打电话催叶子青。

    没过多久,叶子青匆匆赶来,一落座就灌了一杯水下肚,嗷嗷直叫:“唉,渴死我了!“

    “干嘛啦,像是干枯几百年的老井似的!”孙萌萌打趣道。

    “唉,甭提了,下午被一个客户纠缠了老半天啊,我滴亲娘喂,我跟他解释了不下十来遍,还是缠我继续解释,妹的,要不是他是医生,我真的以为他是智障呢?”叶子青噼里啪啦的倒苦水。

    “呵呵,不会是那男人看上你了吧!不然干嘛缠着你啊!”刘焉扯了眉头,意味深长的说。

    “就是啊,不然干嘛缠着你!”孙萌萌附和道。

    “呵呵,你要是真的看到那男人,肯定会想吐的,三十岁不到就开始秃顶,一脸的猥琐,我要不是看到他时主治医生,老娘才不想鸟他呢!唉,天天跟这些臭男人接触,你们说老娘我容易吗?”叶子青一脸嫌弃的表情,外加恶心作呕的动作,让孙萌萌和刘焉看的格格大笑了起来。

    “唉,不提那个猥琐男了,不然等会会吃不下饭的,你们点菜没!”叶子青就此打住。

    孙萌萌点了点头:“恩,点了,都是你爱吃的!”

    “嘿嘿,谢谢啊,晚上谁买单!”叶子青两眼发亮的询问。

    “你啊!”孙萌萌和刘焉异口同声道。

    “滚——,要我买单,我现在就回家了!我最近可穷啊!”叶子青在那哭穷。

    “唉,真恶心,爱吃不吃,要走就走吧,我和刘焉自个吃!”孙萌萌嗤了一句。

    “嘿嘿,原来是孙大款买单啊!那我今晚得好好大吃一顿!”叶子青笑嘻嘻的说。

    就三个女人在一块吃饭,却点了近7个菜一个汤,真是够大吃的。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叶子青突然想起今天是周末,看着孙萌萌道:“你家男人呢?”

    刘焉一听,立马用胳膊肘捅了一下身旁的叶子青,示意他别问。刚才在店里她那么一问,孙萌萌的情绪就开始不对劲!

    “还在部队忙呢!”孙萌萌见她俩的小动作,不由幽幽的回道。

    “你上个月不是跟我说你男人月中会回来吗?”叶子青眨巴着眼睛,问道。

    “他最近好像很忙,可能还要过三四个月才会回来!”孙萌萌皱着眉头道。

    “唉,军嫂真的不易当啊!我最近是有那么一点崇拜特种兵,但要我成为真正军嫂,我看还是算了!当不起啊!”叶子青连连摇头。

    “滚,我就要当军嫂!”孙萌萌没好气的瞪叶子青一眼,“你们两个没男人的女人,不就对我羡慕嫉妒恨吗?没必要在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呵呵,我和嫣儿是没男人,但你有男人,不也跟我们一样成天独守空房啊!长夜漫漫啊!”叶子青坏坏的嬉笑道。

    “滚,死女人,我愿意,我就是愿意独守空房,愿意在家等待我男人回家!”孙萌萌剐了叶子青一眼,愤愤道。

    “好了,子青你就被在刺激萌萌了,瞧她都快要哭了!”刘焉笑着制止叶子青。

    “对哦,好像是快要哭了!”叶子青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孙萌萌,坏坏的继续嘲弄她。

    “你们两个,吃饭还塞不住你们的嘴是吧!”孙萌萌的确被他们刺激一下,心底更加难受了,不由骂道。

    “呵呵,不说了,吃饭吃饭!”叶子青连忙打住,因为她知道孙萌萌已经有些生气了。

    三个女人开始聊其他话题,有时候大笑不止,有时候窃窃私语,有时候掩嘴偷笑,时间不知不觉的滑过,到了九点三个女人才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起身离开餐桌。

    孙萌萌走到收银台结账:“18号桌多少钱!”

    收银员查看了一下单子,抬起头,面带微笑,礼貌的说:“小姐,你的账单已经有人帮你结过了!”

    额——什么意思?谁帮我结账啊?

    孙萌萌眨巴着明媚的眼眸:“谁帮我结账的!”

    “是一位帅哥,长的非常帅气的男人帮你结账的!”收银员的口气好像特别的肯定。

    “不会是搞错了吧!”孙萌萌有些不可置信。

    “没搞错,你的账单确实已结过!”收银员肯定的说。

    “哦谢谢啊!”孙萌萌收起钱包,往包里塞,莫名其妙的往出口处走去。

    “花了多少钱啊?看你一脸心疼样!”叶子青看孙萌萌的表情有些怪,以为这里菜价很高,让她心疼了。

    “没花一分钱,你们信吗?”孙萌萌依旧一脸疑惑,在思索到底是谁帮她买单的。

    “不是吧,你开玩笑的吧!”刘焉一点都不相信。

    “真的,不信你去问收银员,我正纳闷呢,到底谁帮我们结账的?”

    “不会是,别桌的男人看到我们三个女人漂亮,吃完饭顺带帮我买单了!”叶子青妖娆的甩了一下秀发,眨着眉眼道。

    “呸,要是这样的话,肯定上了搭讪了,谁会做这种没好处的事情啊!”孙萌萌理智的做出分析反驳道。

    “呵呵,也是,不过那收银员怎么说?”刘焉赞同孙萌萌的说法。

    “收银员就说是个超级大帅哥帮我买单的!”孙萌萌眨着眼睛继续思索着。

    “帅哥?不会是.”叶子青的脑海立马闪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不会是什么?难道你认识的!”孙萌萌好奇的问。

    “不会是不会是向南吧!“叶子青说出自己猜想的答案。

    “切,鬼扯!”孙萌萌嗤了一句,她刚才好像没见到他出没的身影。

    “那还有谁啊?你我都认识的超级帅哥,就两个,一个是你家男人,一个是向南!”叶子青分析道。

    “不可能啦!怎么可能是他!”孙萌萌打死都不相信,不过她心里也有些担心,要是真的是他的话,那向南也太阴险了,不会又在那个角落偷听他们说话!

    这事绝对不能再发!不然自己真心要把他当成过街老鼠处置!

    “唉,你也别纠结了,反正有人帮忙买单是好事,没想到这年头开始流行,帅哥做好事,不留名啊!”叶子青自嘲的笑了起来。

    “呵呵,是哦,帅哥做好事,不留名啊!等会发条微博表示致谢!”刘焉笑嘻嘻的附和道。

    孙萌萌瞧了她们俩一眼:“好了,我要回家了,有空电话联系!”说完,往路边走去,伸手拦的士。

    “不要我送你吗?”叶子青好心道。

    “不用,你送刘焉回店里吧!我先走了!”刚好拦到一辆的士,孙萌萌转过头冲他们说完,提着大包小包直接钻进车里。

    回去的一路上,孙萌萌又开始陷入,漫无止境的思念中,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一晃眼,燥热难安的夏天已经过去。

    金秋十月,秋风飒爽,果实飘香。

    许烨磊带着他的赫赫战绩从国外凯旋而归,回到部队,汇报完工作,终于有了假期。

    终于完成了任务,他的大脑一放松,老婆婀娜多姿的身影便出现在眼前。

    之前为了国际军官大比武,每天紧绷着心弦。除了出国前给孙萌萌打了个电话,这几个月,他都没能和老婆联系。现在,他终于有时间想老婆了,终于可以和她见面了。

    这些日子,她一定过得很难受吧,最后一次电话里,她说她想他都快想疯了,等了三个月,她想见他,再不见就要疯了。

    而他却不能满足她满眼满心的期待。

    他只能向她道歉,只能给她期许,再给他一个月的时间,一定会回去好好地疼她。

    她没有抱怨,但他能猜到她听了一定很难受很失落。

    终于可以和老婆团聚了!

    许烨磊想到孙萌萌,心底的浓厚的思念终于蓬勃而发,像海啸一样,扑山倒海地袭来。

    老婆,我也想死你了!

    归心似箭,许烨磊开着路虎朝着市区飞驰而去

    要怎样疼她爱她才能弥补这一段时间,他没能陪她让她寂寞的日日夜夜。

    许烨磊不知道,心里激动,又紧张,又期待

    没有事先打电话给孙萌萌,他要飞奔到她的眼前,给她一个惊喜。

    一个小时的路程,许烨磊用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孙萌萌家。

    都没来得及买些水果,许烨磊就直接冲到了孙萌萌家门口,迫不及待地按着门铃。

    但和他的急切不同,门铃慢条斯理地响着,屋里却没有一点动静。

    许烨磊没想到一直在家码字的老婆,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宅在家里。

    太想见到老婆了,偏偏见不到。

    之前他很忙没空想老婆,现在是深切体会老婆等待自己想见自己的焦心。

    他拨打了孙萌萌的电话,没想到是关机。

    这都十点了,难道老婆还在睡觉?

    许烨磊又按了门铃,但门还是不开

    他太想见老婆了,恨不能用自己的特殊技能,直接闯入大门,把睡懒觉的老婆抱起来狠狠地亲一把。再按几次,门还是纹丝不动。

    许烨磊终于气馁了。

    或许,老婆出门买东西了。

    或许,老婆不在家,还是住在玉景豪园他们的爱巢里,等待着他的回归。

    这么想着,许烨磊又开始兴奋起来,匆匆下了楼,一路向爱巢飞驰。

    终于回来了,阔别了近五个月,终于回到他的家,她们相亲相爱的地方。月的许回。

    许烨磊激动得开房门的手都有些哆嗦了,谁能把此刻的他和在国际军官大比武里,运筹帷幄沉着镇定的中校相提并论。

    终于打开了房门,许烨磊走进了家门。

    可是入眼的一切却恍如隔世。

    家还是那个家,家里的布置都没有改变,却又发生了翻天覆地地变化。

    许烨磊一进入玄关,心里便震了一下。

    玄关处,被打劫了般,原来满满当当摆放着老婆琳琅满目的鞋子,此刻却空空如也,只剩下他的鞋孤零零地几双。就是情侣拖鞋,也只有他的那一双。

    家里,上上下下都蒙了一层灰,没有一丝人气,更没有女人的气息。

    相爱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却如黄粱一梦。

    找不到当初幸福的味道,这个房子如一座空城,空荡荡地让他心慌了。

    许烨磊有些难以接受,跑到主卧。

    主卧更是让他有些不可置信,衣柜里没有一件孙萌萌的衣服,屋里,孙萌萌添置的小摆设,她买的床上用品都搬空了。

    整个家,竟然没有一丝她的踪迹,似乎她不曾在这生活过,似乎他们相爱的那些美好时光只是一场春梦,梦醒,他只是一个军人,他的房子还是在市区里空着。

    不,不是这样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老婆怎么了,怎么可以在他的家里消失得这么彻底!

    许烨磊看着床头柜上的钥匙,她唯一留下的东西,是他给她的钥匙。

    许烨磊看到那个钥匙,大脑突然猛地一震,像意识到什么,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

    许烨磊快速拿起手机拨通孙萌萌的号码。

    连拨了几十个,拨得他快疯了。

    心里不停地念着,老婆,快点接电话!再不接我就要抓狂了。

    不管你在哪里,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

    就在许烨磊拨电话拨的快要崩溃时,电话终于有了信号,嘟嘟地响着,却没有马上接起。

    许烨磊耐心地等着,只要不是关机就好。

    电话终于接通了

    没等孙萌萌开口,许烨磊便迫不及待地说:“老婆,我回来了!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想你,想死你了。你在哪?我要见你”

    许烨磊一口气说完,等待着孙萌萌的回答。

    “你回来了,真好!比赛怎么样?”孙萌萌的声音没有之前的甜润,似乎有些疲惫,她没有如他所愿地告诉他在哪。

    “我获胜了,老婆,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快告诉我你在哪,我要见你”许烨磊的语气充满了急迫,甚至是极度渴望见到孙萌萌。

    可电话那头却突然沉默了

    半响,许烨磊才听到一丝幽幽的声音:“烨磊,我想我们不合适,我们分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