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九十章 片甲不留
    “受个处分就哭得这么伤心啊!”谢铁军眨了一下眼睛,看着孙贝贝问。

    “才不是!你个呆子知道什么?”孙贝贝擦完鼻涕,扔了谢铁军的衣袖,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嘴上却说,“死呆子,我恨死你了!”

    “恨我揭发你么?”

    孙贝贝沉默,没有回答。

    当谢铁军抢过她的手机时,她已经呆了,在那时候大脑也醒悟过来,自己犯了天大的错。

    当时的她非常忐忑,不知道要怎么办?自己自然没有勇气去坦白错误。

    谢铁军当时也灰了脸,最后冷冷地说,好好去承认错误吧。

    当她大脑已经一片浆糊,他替她做了决定,所以她就老老实实地把自己交代了。

    现在恨不恨他,她也不清楚,但心里多少会有些怨吧!

    自己的手机隐藏得很好,打的两个电话也与军队无关,出了这个军大门,这事就那么悄无声息地翻过了。如果没有谢铁军,她就不会被请到黑屋,不会被处分,不用回去看孙耀武的脸色。

    不回答就是默认,谢铁军看着默默不语的孙贝贝,觉得这个女人实在是蛮横惯了,一点都不懂得自我反省。看来得给她的大脑灌灌水,浇浇汤。

    “不就犯个错么?没什么大不了的。军人不是天生的。你所看到的士兵都是经过艰苦的训练,才磨练成为合格的士兵。他们中也有一部人的档案里也有大大小小的错误,但是,你看他们依旧继续扛着枪守护者边疆。军人的天职是守护者国家和人民的安全,所以对军人的要求会比较高,纪律必须严明。犯了错受处罚,是为了作为一个深刻的教训,为了以后更少地犯错”

    “入了军营你就不是一个普通人,你必须以军人的身份看待自己。就要对自己严格要求,不能做的事坚决不要做,不要存侥幸心理。”

    “大队长同意你进入特种军官的办公室打扫卫生,是因为你是孙司令的女儿,对你特别的信任。但你真的让人失望了。这是特种部队,这里的所有信息都是封锁的。你私藏的手机,对于我们的军队来说,真比核武器还可怕”

    “对你的处分算很轻了,没有通报批评,已经是对你个人**最大的保护了。孙贝贝,不管你恨不恨我,作为军官,我都必须那样做,必须让你去坦诚错误。作为军人,一个合格的军人,穿上那一身绿军装,就要体现出一身的正气,才能这个社会对你产生信任。你要值得这个国家和人民的托付,就要严于律己,为自己的一言一行负责。不论在军营,还是在外面,只要你是军人,你所做的一切,都不仅仅代表着你个人的品行。种什么菜收什么果,就是作为普通人,做事之前也要三思而行,不然迟早还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昨天你的表演之所以能打动全体士兵,不仅仅是因为你编的台词幽默,而是你剧本的灵魂触动了大家的心灵。这里的每一个士兵都是从一个普通人成长起来的。你展现的正是他们曾经走过的路,让他们知道自己来军营了成熟了,想起以前会有一股成就感对军营有归属感。你对小品的情感把握得很好,你应该明白文艺兵的使命是什么。如果你自己本人的思想都不能融入军队,你觉得以后还能再出优秀的作品么?作为文艺兵,首先是一个兵,而且必须是一个合格的兵,你才能施展你文艺的方面的才华。你才能走入战士的心灵,才能表现出真正的军人风采的作品,才能衷心地歌颂这些默默守卫祖国的人,才能用你的才能你的作品讴歌军人,鼓励军人,做他们寂寞的驱赶者和安慰者”

    孙贝贝和谢铁军的关系就是这么奇特,平常谢铁军见到野蛮的孙贝贝,既怕她损他,也怕旁人取笑他攀着孙司令的女儿,能躲就躲。

    但在暗夜里,在看到孙贝贝哭泣之后,谢铁军很奇怪心里没了杂念,面对孙贝贝就像面对他训练的士兵,他思维正常了说话也利索了,他的言行有了特种兵上尉的魄力。

    谢铁军不知不觉做了一番慷慨陈词的演讲,就像他对新兵上课一样。待他讲完,被狠狠洗了一遍大脑的孙贝贝不由对他刮目相看。

    这个还是平时见到自己时说话都不利索的呆子么?

    没想到这个呆子口才这么好!

    被他讲一下,自己似乎就那么轻飘飘地原谅他了。

    孙贝贝当兵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进来的,对文艺兵的认识,她真没有谢铁军想得那么深刻,她就知道文艺,是她的专长她的梦想,还真没好好想,文艺兵,首先是一个兵,首先要当好兵。

    为自己行为买单的论断,让孙贝贝暗淡的心灵亮起了一盏明灯,指引着她如何前行。

    应该说谢铁军的思想工作还是做得非常成功的,或许是这一刻,孙贝贝看他的眼光也不一样了。

    不再是当他好玩,无聊的时候,可以拿来欺负一下的谢呆子了。

    在黑黑的夜色里,谢铁军看不到孙贝贝内心深处慢慢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待他。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已经到了5月中旬,天气开始炎热起来,演习属于军事行动,虽然没到保密的级别,但是许烨磊却没有向孙萌萌过多的提起,只是跟她说自己最近会很忙,手机将长期处于关机状态,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因为每次军演最少要在深山老林中待十天半个月,有的时候甚至一个来月,而演习期间绝对禁止携带私人通讯工具,因为一旦开机,敌军雷达会迅速搜索到他们的驻扎位置,倒时候不要说,派坦克过来,甚至能把飞机给招来。

    在军事演习去,一架又一架飞机从上空越过

    天际越来越暗,星星蹦跶出来在空中闪烁,许烨磊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离军演开始还有6个小时。

    “这次任务艰巨,大家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必须争取圆满完全任务!”许烨磊扫了身旁待命的两个小分队,一脸威严下达命令。

    “是,时刻准备着!”身穿迷彩服的战士们,气势如虹的吼着。

    “出发!”

    许烨磊带着两个分队,乘着飞机悄悄潜入蓝军阵地,因为在演习开始前,有飞机来往是很正常的,所以他们趁着这个时候过来是个绝好时机。

    蓝军对红军的特种大队的防卫太森严,没办法直接经过陆路进攻,只能选飞机,而红军的雷达会扫描到他们的飞机,所以接下来才是最最重要的。

    其实每个特种大队都有一批主修高级计算机的军官,他们复制红军的电台电波到这架飞机,当被蓝军的雷达发现时,可以通过对讲机讲明自己红军的身份。

    而这些特种兵都是经验丰富的战士,虽然红军指挥中心没这么容易上钩,但也无法确认是否是自己军区的飞机,而且演习还没开始,一般来说双方绝不可能提前飞入对方领地,顺利被放行。

    虽然这招有些冒险,万一被发现的话,飞机就会直接被击落,但许烨磊玩的就是这种心理战术,结果赌赢了!

    许烨磊低头看了看时间,坐正面对大家说:“时间差不多了,大家开始准备,我带a组,b组跟着谢铁军,落地之后要尽快确定位置,先从最近的目标开始,分头行动”说到这许烨磊停顿了一下,环视的看着大家,个个脸上都抹着油彩,虽看不出表情,但眼睛都闪着摩拳擦掌,坚定必胜的光芒。

    许烨磊伸出握成拳头的手,大家起齐齐伸出拳头,似是要把喉咙扯破一样,齐声高喊:“时刻准备着,必胜必胜必胜!”

    直升机打开舱门,一个接着一个背着跳伞,往下跳。

    这次红军特种大队派出这两个突击小分队的目标就是直接深入敌后,严重打击蓝军的各部队驻扎根据地,让前方作战部队失去主心骨,方寸大乱,这将对蓝军的正面攻击非常有利。

    但是进入敌后作战,一切高端作战设备必须全部杜绝,只能采取最原始的作战方案,要徒步行军,用指北针辨别方向,用山地地图等等,以避免红军无孔不入的侦查。

    敌后作战不仅考验战士们的作战能力,也考验着他们的身体和精神的耐力,可能未来的数十天之内没有办法睡觉,只能以作战粮食充饥,还要时刻保持警惕躲避侦查。

    许烨磊带队的a组在着陆后10分钟迅速集合完毕,许烨磊看了看大家的精神状态和装备,让师达树带着5个人一路向北,先行探路,其他人随后。

    半个小时后,师达树的眼眸闪着异彩:“队长,前方十里,蓝军蓝军侦查团,十五公里导弹旅”

    许烨磊听完,嘴角挑起一抹邪恶的微笑:“侦察团,这么快就狭路相逢?”

    “嘿嘿,我们绝对是勇者”师达树第一个响应。

    “对,我们绝对是勇者”

    既然大家意见一致,如果不干掉这个侦查团,他们接下来的行径就会十分困难。

    许烨磊满意的点头,不过还是需要保持冷静,这场战争才刚开始,他要确保完胜,于是利落的从地上站起来,戴好头盔,宣布道:“徒步行军,目标前方10里,蓝军侦查团,随后,导弹旅,大家行动利索点,快”

    接近凌晨,许烨磊带着小分队到达蓝军侦查团,每个人身上披这草编的伪装斗篷,匍匐在侦查团外的草丛里用狙击枪的远望镜观察着前方的动静。

    许烨磊看准放哨换岗时机,对后面挥了挥手,师达树和另一个战士领命,像兔子般轻盈的蹿出草丛。

    两个人迈着无声的步子小心移到站岗的两个战士身后,伸手将捂着抹着迷药的布包往他们嘴上一睹,没过几秒,瞬间瘫软在地。

    师达树将他们拖到隐蔽处,脱下他们的军装,穿在自己身上,再次潜入。

    许烨磊再次挥手,开始鱼贯进入红军侦查团驻扎营地,和师达树分头行动。

    不出五分钟,蓝军军区的侦察团顿时一片鸡飞狗跳,蓝烟四起,片甲不留。

    蓝军侦察团的上校恼怒不由,扯着嗓子大吼:“干什么?干什么?演习还没开始呢!“

    许烨磊嘴角噎着一抹邪恶的微笑,向蓝军上校走去走过去,敬了一个军礼,随后一本正经的吼着宣布:“首长好,这是战争,没有所谓的开始,你们阵亡了”

    蓝军上校的脸色非常难看,纵是一肚子火,却也无话可说,无奈的撕掉了上校的袖章。

    早闻n集团军的特种大队的中队长许烨磊中校是只狡猾的狐狸,上次和c军区的特种大队长高连成碰到的时候,就一直在讨论这小子,当时他心里还挺同情高连城的,可没想到自己也栽在他的手里,见识到他的厉害。

    真的是老兵不死,只会逐渐消亡,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超越他们,成为中国现在国防的主力军。

    师达树在指挥室的计算机里发现了好东西,整个红军阵地的军事分布图,包括各各部队的驻扎位置,甚至还有各各关卡的设立地点和巡逻时间等等。

    看到这些东西,师达树嘴都快笑歪了,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可以在红军的阵地里来去自如。

    师达树顺手画下简要图,美滋滋的把简要图交给许烨磊,临走之前,看到桌子上放着的几个苹果和几盒牛奶,也随手牵羊的给塞进背后的包里,充当自己的战备干粮。

    谁也没想到,蓝军的侦察团在演习开始的前几分钟,被红军特种大队的突击小分队给端了。(就爱网)

    当然蓝军派出的突击小分队也正在端他们红军的侦察团,要知道,大家都不是省油的灯。

    在黑漆漆的夜幕中,许烨磊带领着分队继续行军下一个目标。

    演习正式开始了,不出半个小时,蓝军损失了一个侦查团、导弹旅,一夕间有些损失惨重。

    演习进入第8天,许烨磊带领着特种突击分队,不分白天黑夜的行军,累了就轮流趴在草丛中轮流休息,每每都是凌晨突袭,屡屡让蓝军措手不及,像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神仙一些,挥挥衣袖带走一场又一场的胜利。

    为了不让蓝军的雷达追踪到他们的踪迹,许烨磊命令掐断所有电台和通讯设备,彻底和谢铁军的b组失去联系,不过谢铁军那边也不负众望,纷纷端掉蓝军的后勤物流中心和雷达站,炮旅,防化团等等。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许烨磊他们就越兴奋,战士们的嘴角都挂着喜不胜喜的笑容,因为有蓝军的军事部署图,就算对方设立再多的假目标做障碍,他们都不会上当受骗,而且大大的提高进攻的速度和效率。

    许烨磊看了一下时间,凌晨三点,收起手上的地图揣进怀里,靠在大树边闭起眼睛,准备入睡。

    不过,他没有立刻睡着,和孙萌萌谈恋爱后,许烨磊似乎就养成了一种习惯,无法像以前那样,累了一整天倒头就睡,每次闭上眼睛,脑海全是她的身影,和她一起吃饭,一起约会,一起滚床单的场景,嘴角自然浮起一抹幸福的笑容

    清晨,天微微亮起,一夜酣眠的队员们个个精神抖擞,精神头十足,脸上涂的油彩在初升的太阳照射下,泛着五颜六色的光彩。

    许烨磊下令继续行军,他们今天的目标是——蓝军特种大队。

    真正的较量才刚刚开始,师达树和其他战士都兴奋不已,这些天虽然灭掉蓝军的很多常规部队,但那都不叫本事,要是能干掉蓝军特种大队,才算是真正的牛叉,巅峰对决!

    许烨磊看了看地图,地图标示着前方五公里处就是蓝军的坦克旅,而这个坦克旅距离蓝军特种大队不过十多公里之远,坦克旅进进出出的坦克颇多,所以他们可是趁机劫持一辆坦克,直接开到特种部队大营。

    要知道即使他们是特种兵,但想要灭坦克旅那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可以用他们的坦克来灭他们的特种大队驻地。

    而且演习进行到现在,双方的特种大队的大多数人马都在前方作战,驻留地的人不多,留下就是指挥官,端掉蓝军特种大队老窝,就会造成群龙无首的局面,那就跟灭门差不了多少。

    之前袭击侦查团地时候,搜刮了10套蓝军迷彩,这回全派上了用场。

    师达树和其中一队员,大大方方的穿着蓝军军装,公然去劫了一辆蓝军坦克,蓝军的坦克兵,被他俩撕下臂章,用皮带捆住双手,扔进了路边的丛林中。

    于是,师达树和其中一队员优哉游哉的驾驶着坦克前进,许烨磊带着其他人继续行军。

    坦克直接开到特种大队的门口,放哨的战士以为他们走错了地方,毕竟两个部队驻地相拒不远,挥手示意他们停下,可是坦克却不停。

    坦克的舱门被打开,师达树爬出半截身体,举着抢哒哒哒扫射,哨兵意识到自己牺牲了,只好撕下臂章,木头障碍在装甲车面前形同虚设,压过障碍将坦克开至驻地中央。

    而此时,带着其他8名队员徒步行军的许烨磊,也趁其不备从密林中偷偷进入特种大队的驻地外围。

    坦克直接来了一个360度旋转射击,帐篷里的军官和战士纷纷逃窜出来,被隐藏在旁边的许烨磊一行人迅速扑上,机关枪哒哒哒的扫射,杀个片甲不留

    最后,个个撕掉袖章宣布阵亡。

    许烨磊让通讯兵打开通讯设备,将胜利的消息迅速传回给红军总部,得到捷报的孙耀武和路赢大队长开心的合不拢嘴。

    这次n集团军派出的突击分队、狙击组和其他各组,功绩卓越,孙耀武对他们此次演习的战绩表现赞不绝口。

    在这次军演中许烨磊的表现尤为出色,一举夺得为n集团军赢得为国争光的国际侦察兵大比武的入场券。

    为此,举队欢庆,开心不已。

    但这只是开始,为了能为国争光,赢得比赛,紧接而来是三个月的封闭式的残酷训练。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许烨磊刚带着他的队员才回到部队的办公室,就听到接线员喊他:“中队长接电话”

    接起电话,许烨磊还没报名字,就听到格格的笑声。

    “你好,姐夫。我是孙贝贝”耳边传来孙贝贝银铃般清脆的声音。

    额——孙贝贝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真是奇了。

    “找我有什么事?”许烨磊的口气显得特别的公事公办,完全没理会孙贝贝的套近乎。

    “给我谢铁军的电话号码”孙贝贝也没拐弯抹角,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

    “你用军线电话找我就为了要个号码?”许烨磊微微眯起眼睛。

    “是啊,不然找你谈情说爱啊?不过那是我老姐的事。快说,谢铁军的号码是多少”孙贝贝催促道,她知道演习结束,估摸他们也回到驻地,于是掐着点,打电话过来找许烨磊。

    “你找他干嘛?”

    “要你管?”以的自中。

    “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要他的电话就找他要呗,顺便可以跟他谈谈情说说爱”许烨磊嘴角噎着意味深长的笑意,这次赢得胜利,这会心情特别高兴,不由打趣着孙贝贝。

    “许烨磊,你不要胡扯。我才不会喜欢他呢?最近很闲啊,没事做,吓吓那个呆子”坐在文工团演出大堂坐席上的孙贝贝,左手缠绕着发丝,嘟着红唇说。

    “他可不是什么呆子,是我的得力助手。你能找到我接电话,就没有本事叫他来接电话要个号码么?”许烨磊嘴角微扬,坏坏的戏虐道。

    “那个死呆子不肯告诉我”孙贝贝却依旧一口一个呆子的回他。。

    “哈哈他是特种军官,资料不外泄,联系方式更不能给闲杂人”许烨磊故意这么说,试探孙贝贝的反应。

    “我不是闲杂人啊,姐夫!”孙贝贝跟许烨磊套近乎,那声‘姐夫’叫的可甜呢?

    “条件”许烨磊乘机打劫。

    “你要什么条件?”

    “这样吧,我最近都很忙,没空打电话给你姐姐,你负责给我打电话陪她聊聊天”其实许烨磊的条件很简单,无非就像让孙贝贝多和孙萌萌打电话聊天,以解自己不在她身边的烦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