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从轻发落
    许烨磊看着这两个男人一唱一和,再看看猛不吭声的谢铁军,也再想,孙贝贝这么皮猴,要怎么样的男人才能把她制服。

    “好了,别笑了,该干嘛干嘛去。谢铁军手稿给我,我去找大队长商量怎么处罚!”许烨磊拿了审核记录,走出了办公室,前往大队长办公室。

    面对路赢,许烨磊真是很不好意思,这事怎么就跟自己的私人感情扯上了关系!等会还得被大队长笑话一番,真的恨死孙贝贝那死丫头了。

    果然,路赢看完没有直接批评孙贝贝,也跟所有人的反应一样,大笑不已:“哈哈,烨磊啊,你摊上这样的小姨子,可真麻烦啊。昨天看到你的女朋友,那么漂亮,还是得看紧点,有空多跟她联系联系!别被这个叫向南的抢跑了!”

    许烨磊的额角掠过三根黑线,他虽然很信任孙萌萌,自己对两人之间的感情也很有着十足的把握,那个向南可是高富帅啊,自己长期不在家,时常去骚扰漂亮老婆,自己还是不免有些担心。

    孙贝贝回头再跟你算这个帐,许烨磊心里暗暗的骂着,却非常自信的回复路赢:“大队长请放心,我对自己,和对我女朋友有十足的信心!”

    “呵呵,有信心就好,不过还是得多上点心,赶紧结婚,确保无后顾之忧!”路赢笑笑的说。

    “谢谢大队长的支持,我也很想早点结婚,不过最近好像都没时间”许烨磊憨憨的挠了挠头。

    “是啊,马上要军演了,而且这次军演事关重要,前几天总部刚下文件,这次军演直接当做国际侦察兵大比武的选拔赛,获胜的特种大队将代表祖国参加比赛!这事明天我会特此召开会议,让你事先知道一下。”路赢那眼眸泛着苍劲锐利的光芒。

    许烨磊一听,两眼闪烁着渴望的光芒和十足的信心,他是前年破格提升为n集团军的特种部队的中队长,在这两年期间的表现,在七大军区有目共睹,但是还没亲自带队代表国家参加过国际侦察兵大比武,为了这个他已经卧薪尝胆两年,势必要在今年赢得此次机会。

    “呵呵,想拿下?”路赢看到许烨磊那眼神,明白他的心思。

    “必须拿下”许烨磊信心十足的说。

    “好,必须拿下,”路赢拍了拍许烨磊的肩膀,鼓励道,“这事明天开会重点说。”

    许烨磊点了点头,随后将话题绕回孙贝贝这边,一本正经的询问路赢:“大队长,孙贝贝这事你看该怎么处理?”

    路赢思索了一下:“打个电话,去叫他们文工团的江团长过来一下!”

    “是.”许烨磊利索的回应,走到桌旁,拿起座机,拨了内线电话。

    没过几分钟,江团长匆匆赶来,可谓是一头是汗啊!

    明天就要离开这会被路大队长召见,肯定是自己文工团的人出了纰漏,找他秋后算账呢?

    江团长一进门,就笑呵呵跟路赢打招呼:“路大队长,许中队,你们好,有事找我?”

    “呵呵,江团长,请坐请坐”路赢满脸带笑的招呼着。

    江团长和许烨磊并排坐在路赢办公桌旁,随后路赢将对孙贝贝的审讯笔录递给江团长看:“江团长,你先看看这个”

    江团长疑惑的接过笔录,心中也泛着一丝忐忑,不知道是那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给自己捅娄子。

    当江团长浏览完笔录后,得知是孙大司令的宝贝女儿孙贝贝闯祸,心中不由哀嚎起来,这丫头竟敢私藏手机,这这明显严重触犯纪律!

    昨天还为她的改变感到由衷的高兴,结果今天却成了被研究处罚的对象。

    江团长抬头看着路赢,主动承认错误:“路大队,真的很抱歉,作为团长没管理好下属,是我失职了!”

    “唉,江团长别这么说!”路赢笑笑的说。

    “路大队,你看这事怎么处理?”江团长小心翼翼的看着路赢,其实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怎么处置孙贝贝全看路赢的态度。(就爱网)

    给真还路。路赢看了江团长一眼,把他心中的那点小九九全看尽眼底,这事要论处的确可大可小。

    “许中队这事你觉得该怎么处理!”路赢把皮球踢给许烨磊,咨询他的意见。

    江团长见此,不由觉得路赢真是一个狡猾的老狐狸,现在就看许烨磊的意思,心里不由默默为孙贝贝祈祷,希望从轻处理。

    许烨磊此时心中的想法跟江团长一样,但是球已经踢给自己了,也不好再推回去,于是公事公办的说:“孙贝贝私藏手机一事,直接触犯部队保密守则,为此必须做出相应的处罚,给她”

    许烨磊话还没说完,坐在一旁紧张的江团长急忙插话:“路大队,许中队,这是可大可小,虽然孙贝贝的是犯部队的保密守则,的确该处罚,但她的行为没给部队造成损失,你们看能不能从轻发落!”

    不管是因为孙贝贝的身份特殊,还是出于护犊子,江团长都不太愿意把这事整大。

    路赢轻笑出声:“江团长很会护犊子吗?”

    “嘿嘿,刚才我看了笔录,这电话是孙贝贝刚来的时候打的,后面就再也没动过,可见她在部队呆久后,还慢慢的成长一些,昨晚她表演的节目不就在是在说她自己的吗?所以啊,恳求路大队给她一次机会,从轻发落”江团长憨憨的笑着,跟路赢解释着。

    路赢意味深长的看了江团长一眼,思考了几秒:“虽然孙贝贝没造成直接损失,但这样的行为在部队是绝对是不允许的,鉴于她平日表现还不错,给她记过一次,下不为例!”

    听到只是记过,而不是记大过,也不是全军通报批评,江团长顿时松了一口气,连忙感谢道:“谢谢路大队,我回去一定好好批评孙贝贝,让她做深刻的检讨,还有严抓纪律,保证文工团内绝对不再发生这种事情!”

    “呵呵,那就辛苦江团长了!这么护犊子!”路赢笑着打趣道。

    “呵呵,辛苦谈不上,谢谢路大队”江团长再三表示感情,随后道,“不过路大队护犊子的事情也干过不少吧!”

    “哈哈哈,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事我可是看在你面子上!”路赢爽朗的笑起来。

    许烨磊的心底也为孙贝贝松了一口气,不过这丫头的确该好好反省反省,记过虽轻,但对于已成为军人的她来说,那就是一个不可磨灭的污点。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孙贝贝在宿舍慢条斯理地整理东西。

    昨天表演成功,证明了不是一无是处,孙贝贝恨不能马上回家跟老妈报喜,气气孙耀武。

    只是,没想到啊,在最后关头还是栽跟头了,接下来等着处分,对于处分严厉不严厉,她倒不在乎。

    有了违纪事件,自己这三个月的努力都功亏一篑,想要证明给孙耀武看看的斗志,瞬间崩塌!

    她心里真的要郁闷死了,把旅行箱用力一盖,去了洗手间,要把心里浊气排掉。

    “你们听说了么?孙贝贝上午被请进黑屋了?”

    “啊,是么?为什么啊?”

    “不知道啊,听说违反了纪律才会被关进黑屋的。”

    “她是司令的女儿,被关进黑屋又怎么样?谁敢处分她?”

    “是啊,我就看不惯她自以为是孙司令的女儿,张扬跋扈,没一点军人样”

    “就是,你看她昨晚表演完小品时的得瑟劲,看了都让人恶心。不就一个小品么?有什么了不起。要是我们也天天没事做研究文艺演出的节目,别说一个小品,是十个八个小品都能搬上台捧笑观众。昨晚你们没见她在江团长面前的得瑟劲。还非常自以为是地说由她出品,绝对精彩。没想到尾巴还没翘一天,就关黑屋了。高兴得太早了吧,不知道她现在在黑屋里过得怎么样。我好期待她早点出来,我倒要看看她现在还能不能在我们面前炫耀”

    孙贝贝知道自己在这特别没人缘,即使知道,她不会刻意讨好那些同事,不过但这段时间,她们有需要帮忙的自己还是会尽力地租帮忙。

    听到大家对她的赞誉,她还以为自己和她们的关系应该改善了很多。

    没想到,背后,还是听到她们这样地中伤自己。

    为什么?

    孙贝贝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干嘛要在意她们的看法。

    听听她们的谈话,孙贝贝觉得自己之前对她们的友善简直就是自贬身价。

    女人堆里是非多!

    她们对自己那么怨恨,说来说去都离不开孙耀武,大概是嫉妒吧!

    那你们就嫉妒吧,有能耐的认孙耀武做爸爸去。

    孙贝贝按了马桶的开关,水咕噜噜地流出,污浊被彻底清掉。

    孙贝贝洗了手,打开了宿舍门,在所有舍友的惊恐不安的目光中走了出来。

    “贝贝,你怎么在这?”大家看到孙贝贝,脸不约而同的灰了下来。

    “不在这,难道要在黑屋里么?”孙贝贝嘴角带着一抹不明深意的笑容,反问道。

    “你你都听到了?”其中一个女兵,弱弱的问。

    “我没兴趣偷听,你们继续!”孙贝贝高傲地看了她们一眼,然后挺着胸袅袅婷婷地走出了宿舍。

    在这些八婆面前,就是要自信,高傲地走过她们,让她们自卑,任她们说三道四。

    对孙贝贝来说,最坏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已经不在乎她们怎么看待自己。既燃不是同类人,她就不委屈自己和她们交好。

    幸灾乐祸也罢,笑里藏刀也罢,尽管放马过来。

    孙贝贝离开了宿舍,却又不知道去哪比较好。

    因为心里烦闷,想找一个清净的地方静一静,于是漫无目的地晃荡着,想起了下午江团长跟自己的谈话。

    “贝贝,昨晚看了你的小品,你把一个新兵的成长路展现给大家,新兵对军人的使命对军队的归属感,都表现得很好。那个小品其实就是你的自传,我觉得在思想上你已经是个合格的文艺兵了”

    “这三个月来,大家都看到你的进步,我也很欣喜。没想到你会私藏手机,真让我恨意外,当我也有责任。处罚结果出来了算是一个教训吧,给你记过处分。这事孙司令迟早会知道,你知道孙司令刚正不阿的脾气,所以处罚不能太轻。你是一个好苗子,我看好你,争取了不通报批评。这事文工团只有我知道,也是为了保护你,以后放掉包袱,争取多立功,多出好的文艺节目,将功抵过。”

    江团长还叫孙贝贝写一份检讨,思想要深刻点。

    孙贝贝知道作为军人,受了处罚,档案里就有了一个污点。江团长是看在孙耀武的面子上对她算很好了。

    犯错了写检讨也是常规,她还没写,心情糟糕透了,不想写。

    本来想证明自己的,孙贝贝发现自己绕老绕去,还是像孙悟空一样没有逃脱孙耀武的五指山。

    不论是处罚,还是江团长,他们都是掂量着孙耀武行事。

    而自己的坏心情,也和孙耀武有关。

    想排除孙耀武的影响,靠自己站起来,原来是那么难?

    真是沮丧,孙贝贝突然感觉自己误闯进了魔圈,越是挣扎被缠得越透不过气来。

    可以申请退役么?只要不当兵,孙耀武就不能把着自己脉搏,她相信以自己实力和努力能闯出一片天空。

    可是想到含辛茹苦生养她的老妈,她又没了那个勇气。

    郁闷啊!w。

    孙贝贝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越想心里越发灰暗,抬眼发现天空也跟她的心情一样沉重,黑压压的一片。

    不知什么时候天黑了下来。

    孙贝贝竟然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驻地旁边的一个小山岗上,四下无人,四周一片漆黑。

    孙贝贝突然心里一慌,赶紧往回走,终于看到远处的一个哨岗。

    看到那个哨岗,心里安心了些,刚才的恐惧慢慢消去,这茫茫无光的夜色也不那么可怕了。只是,自己的人生路,却还陷在泥藻中,前程一片迷茫。

    孙贝贝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办,真不想回去面对孙耀武,想着他再次对自己怒吼,孙贝贝有些心酸,最后竟然止不住地流了眼泪。

    周围没有人,静悄悄的山岗上,孙贝贝索性放声哭了出来。

    孙贝贝伏在一个大树边,在自己的小委屈里,哭得稀里哗啦。

    哭着哭着,孙萌萌又觉得很没趣,觉得很丢脸。

    自从当了兵,都哭过好几次了,还好没人看见。

    谁想得到那么张扬的孙大小姐,也有那么脆弱的一面,她一向以自信示人,在外人面前,可以孤傲,但绝不软弱。

    唉,不哭了,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还是赶紧回去吧。

    孙贝贝抬起头,转过身,准备继续下山。

    “啊!”随之而来却是一声尖叫,声音是孙贝贝发出的。

    孙贝贝吓了一跳又转过身面对着大树,准备撞树。怎么每次偷哭都被这个呆子撞到!你跟我有仇啊!总是阴魂不散!

    “怎么跟小孩一样躲在这哭?”谢铁军的声音一向都很粗野,在这样黑乎乎的夜里,却让人感觉有点像大哥哥带着关切的温和。

    “你怎么神出鬼没地站在我身后,想吓死人啊!”孙贝贝狠狠的瞪着谢铁军。

    “看你哭的那么认真,我不敢打扰啊!”这次谢铁军有备而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团纸巾,戳了戳孙贝贝的肩背,“孙贝贝,给你这个”

    “滚!”

    孙贝贝转过了身,真想踹这个呆子几下,隐隐约约的看到他手上的一团白,这家伙把用剩的厕纸给我擦鼻涕,死呆子,这么不讲卫生!

    “我才不用你擦屁股的草纸,老规矩,把你的袖子给我!”孙贝贝又恢复了以往的蛮横。

    谢铁军真有些哭笑不得,这位大小姐可真是知道你会哭,特意为你准备了面巾纸,你竟然看不上。

    这丫头,真是坏心啊,就是喜欢把鼻涕糊人家的军装。

    真是个野丫头,臭丫头!

    谢铁军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看她。

    傍晚吃完晚饭看一个失魂落魄地身影往山岗上走,本来想叫住她,身边有战友,又不方便。后来忙了一些事情,想到山岗上的孙贝贝,也不知道她回去没有。

    知道孙贝贝今天被处分,估计这丫头是躲在山岗上哭。

    于是乎,谢铁军也抹黑爬上来,果然看到孙贝贝趴在树干上哭,看了真是好笑,这么大一个人,怎么越看越像个小孩。

    只是,听她忘我地哭泣,谢铁军这个冷硬的男人,竟也生了一种凄凄切切的悲伤。

    如果不是自己发现她的手机,也许她就逃过一劫,明天开开心心地离队,风风光光地回家。但作为一个军人,他觉得自己必须那么做,他不会可怜她,帮她包庇。

    谢铁军看着黑夜里孙贝贝闪着水光的双眸,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他还是抬起衣袖伸到孙贝贝的面前,任她擦拭着黏黏糊糊的鼻涕眼泪。

    这样的情景,怎么看怎么像邻家调皮的小妹妹伤心了哭一把,然后哥哥给她擦眼泪。

    孙贝贝没觉得什么,可谢铁军心里却泛起一片片的淋漓微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