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乐极生悲
    新兵文艺会演圆满成功,刚才还热闹蒸腾的舞台,转眼繁华落尽。士兵已经有秩序地回宿舍,留下几个受命帮忙拆卸舞台。

    三个月的军训时光似沙漏般,弹指间,流在昨天。在这哭过痛过笑过,跌倒了再爬起来,孙贝贝对这个军营从最初的痛恨到后来的探索,发生了极大地逆转,对人生的认识也有了很大的变化。

    在户外受训最少的她,其实是这批文艺兵里受训最深刻的。她的体能测试或许没有其他人那么标准,但她对军人这个神圣职业的认识绝对比其他文艺兵来得更加深刻。

    离别前,看着这寂寥的夜空,想到一群群为了保护人民守护国家坚守着寂寞的士兵,她对军营突然有些不舍了。

    看着被拆卸得残败的舞台,大家忙前忙后的收拾,孙贝贝也主动上前帮忙。

    正在现场指挥的江团长看着默默做事的孙贝贝,非常的诧异。

    这个还是三个月前那个眼高于顶的大小姐么?

    江团长是对孙贝贝的转变真是又惊有喜。

    最初听到有关孙贝贝的传闻,江团长就觉得孙司令扔了一个烫手山芋给自己,接手一个那么有个性的女兵,想想都头皮发麻。

    可他没想到孙贝贝这么有演艺的天赋,今天看了她自编自演的小品,可以预见这个长得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以后的演艺生涯一定前程似锦。

    更没想到区区三个月,孙贝贝真的如孙司令的期许,变得懂事多了,总算是可以跟孙司令交差了。

    江团长走到孙贝贝身边,笑着道:“贝贝,今天的表演很精彩!剧本写得好,演技也很精湛!连军区首长那么严肃的一个人都hold不住笑喷了,不错!不错!看来你这三个月没有在这虚度”

    “谢谢江团长的肯定,我保证以后一定再接再厉,争取更好的成绩!”孙贝贝敬了一个军礼,而后义正言辞地说。w。

    “好,我看好你!”江团长笑着道。

    一旁有个女兵看到江团长和孙贝贝和颜悦色地聊,也凑过来捧场:“我也觉得贝贝的演出是今晚最出彩的,贝贝真是厉害!”

    面对同事,孙贝贝就有些得瑟了,笑着道:“那是,由我自导自演的作品,从来都是精彩的”孙贝贝确实很有才艺,这番话也不夸大,以前的校园生活,只要她在舞台上,一定是非常炫目的。

    或许,在特种兵营栽了一个跟头,大部分士兵对她的印象都截止于她是司令的女儿,特立独行蛮狠跋扈。

    今晚的演出算是给惨淡的前科度了一层金光,她心里自然开心极了,可她就是那种没心没肺的人,得意的时候也不懂得收敛。

    江团长意味深长地看了看面前的两个女孩,对孙贝贝笑了笑:“贝贝确实很自信!”

    孙贝贝听了觉得江团长看人真准,自己确实天生地自信。

    当着同事的面被领导赞赏未必是件好事,这个傻丫头浑然不觉同事转变的脸色。

    江团长把这些都看在眼里,却不道破。

    人生路很长,只有自己去实践,走过了泥泞,才能磨掉一些棱角,走得更顺畅一些。

    或许,不用磨掉棱角!

    或许就是那一些坚韧的棱角,在人生里散发着最耀眼的光彩。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回到招待所,某男因为某处有异样,让他先进房间,孙萌萌伸手刚把门关上,在转身之际蓦然落入许烨磊的怀里。

    许烨磊直接把她压在门上,头一低,精准的寻找到她的唇,将那芳香和甜蜜纳入口中,肆意吮吻着。

    孙萌萌整个身子完全被他提了起来,脚尖无法触及地面,两只胳膊死死的圈住他的颈子,热切的回应他的吻。

    许烨磊好像急需一些慰藉,用力啃咬着孙萌萌粉嫩的唇,汲取着只属于他的香甜。这个味道,他好想好想,想了好久好久,似是有一个世纪那样久远,即使中午浅尝过,但依旧觉得不够,远远不够。

    “嗯”

    一阵呻吟溢出喉咙。

    许烨磊的吻越来越深,大手紧紧的搂孙萌萌,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至细微,似乎连空气也无法穿过。

    孙萌萌觉得自己快要缺氧了,推了推她,许烨磊也知道自己快要把持不住,直接边吻边搂着她往浴室走去。

    孙萌萌紧紧的揽着他脖子,全身软绵的像是一潭水一样柔软。

    天知道,许烨磊要有多大的耐力才能忍住,从刚才回来的路上就想她,想的几乎要发疯了。

    两人的身体紧紧的贴着,更是把他撩拨的难忍难耐,早已隐忍的满头是汗,所以抱着她的大手很紧,似乎用了好大的力气几乎快把她的腰勒断。

    唇舌纠缠,吻又深又重,带着无法抗拒的气势,耳边全是压抑的呼吸,还有彼此狂乱的心跳。

    孙萌萌弥蒙的半睁开眼,借着光线看着许烨磊,心里开出一朵朵的美丽花骨朵。

    浴室里白雾袅袅,彼此快速的褪下身上最后的衣物

    “老婆想我吗?”边冲洗,两人边接吻,间隙中喘息着断断续续的,许烨磊低沉的询问孙萌萌。

    “你说呢?”孙萌萌小脸红红的,眼神迷蒙,别有风韵。

    “我也很想你,非常想你!”许烨磊似要将俩人嵌为一体般的用力揉着她的身子,待吻激烈转为缠绵,舔着她的唇瓣嗓音沙哑的低语。

    孙萌萌细细的手臂圈在许烨磊的腰间上,万分的依赖:“老公,我也想你,非常想你”

    “老婆,我想死你了”许烨磊收紧手臂,把她更紧的以占有性的姿态抱在怀里。

    孙萌萌咬着他的唇,低喃又羞涩的开口:“老公yao我”

    许烨磊狂吼一声,紧紧抱住她,顺利进入,跟她一起同享鱼水之欢

    (此次省略n个字,携手共创和谐社会,啦啦啦你们懂滴)

    孙萌萌无力的喘息着,一遍又一遍,某男的精力却依旧那么的充沛,让她意乱情迷,无力招架

    星星害羞的躲进了云层,轻风拂过,皎洁的月色俯瞰着大地,留下一片香艳涟漪的光辉。

    闻着孙萌萌身上独有的体香,许烨磊一阵心神荡漾,像醉了一般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慢慢的合上眼,沉沉睡去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清晨的第一屡阳光招照进来的时候,许烨磊就已经睁开了眼,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她应该是累坏了,看着她小猫似的腻在他怀里,一脸娴静的睡容,长长的睫毛覆盖住双眸,她的柔软是如此坚挺,如此的饱满;腰肢是如此纤细,如此的柔美;臀部是如此丰润,如此的性感;**是如此修长,如此的挺直,全身上下似乎没有一个地方不在诱惑着他,让他渴望至极

    昨夜的激情历历在目,明明已经要得够多了,可是依旧渴望,非常渴望,有些难以自持。

    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一次又一次的水乳交融,却让他一次比一次迷恋,越来越迷恋,恨不得时时刻刻的相伴在她身旁。

    直到日上三竿,孙萌萌才醒过来,在床上滚了滚,很困,很累,总觉得没有了他的怀抱,怎么躺都不舒服。

    而许烨磊刚好出操回来,今天是五一,放假一天,但是不能离开部队。

    许烨磊推门而入,就看还在床上的孙萌萌,优美的颈脖曝露在空气中侧睡着。

    许烨磊放下手中的早餐,把被子拉了拉,盖住她光洁的肩颈,这一举动,似乎很难,很难,才把体内又开始活跃起来的**给憋回去。

    许烨磊就着被子,将孙萌萌抱进自己怀里,轻啄她的粉唇:“懒虫,起床了”

    孙萌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几点了?”

    “快9点了”

    “哦”孙萌萌哦了一句,丝毫没有起床的意向。

    “起来吃早饭吧”知道她起不来,许烨磊特意去食堂打包了一份早餐。

    当时炊事班的班长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那灼热的目光看得他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老婆毕竟是第一次来探亲,常年以一脸威严面对士兵的许烨磊,多多少少还有些不太习惯。

    “我好困,我想再睡一会”孙萌萌依旧不想动。

    “老婆,这里可是部队哦!你要是一直赖着不起床,其他人会有很多想法的!”许烨磊勾着嘴角,暧昧道。

    听到这句话,孙萌萌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立马爬了起来。

    可是她却往自己身上,啥都没穿,玉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许烨磊的面前。

    嗷嗷嗷——完了,又被色诱!

    某男没克制住自己,又饿虎般的扑了上去。

    直到十点半,两人才从床上爬了起来。

    孙萌萌满脸晕红,轻捶了一下许烨磊,娇嗔的骂道:“都怪你,等会我出去,怎么见人啊!别人会什么想啊!”

    “呵呵,人之常情吗!正常正常!在招待所住的人都是过来人!”饱食一顿的许烨磊,一脸的满足,嘴角噎着邪恶的笑容,宽慰着孙萌萌。

    “都怪你啦!”孙萌萌娇瞪了他一眼。

    “好,好,好,都怪我,老婆肚子应该很饿了,赶紧穿衣服,起来吃早餐吧?”许烨磊一边哄着孙萌萌,一边催促她穿衣吃早餐。

    被他一提醒,孙萌萌真的觉肚子好饿啊,不由吞了吞口水,快速的穿好衣服,走到靠窗的茶几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拿起一个鸡蛋迅速的把壳剥了,正要往嘴里塞,却被许烨磊低沉地声音制止。

    “等等,先喝点热牛奶暖暖胃”许烨磊已经把刚才盒装牛奶放进口杯,倒了一些热水进去。

    孙萌萌“哦”了一声,拿着蛋,等了好几分钟,直到许烨磊将牛奶递给她。

    孙萌萌端起微温的牛奶喝了两口,空荡荡地胃里瞬间被温暖填满,舒缓了难受的空洞感。

    “老公,等会我们去干嘛?”孙萌萌见他从早上到现在一直跟自己呆在招待所,还以为他五一有放假,等会就跟她一起回市区。

    来探亲,顺带接老公回家,孙萌萌心里美美的想着,可是下一秒却——

    许烨磊看着孙萌萌,看到她眼底那期许的目光,不由顿了顿,随后缓缓开口:“等会送你去坐车”

    额——孙萌萌愣了愣:“什么什么意思?”

    “我们今天放假一天,不过还有一些事情要做,不能直接送你回家!”许烨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孙萌萌脸上的表情,语气清淡的说。

    孙萌萌怔了几秒,随后脸色扬起一抹淡淡的笑容:“没关系,工作要紧!”

    其实刚才听到许烨磊不能跟自己回家,孙萌萌的心里立马有些失落起来。

    “谢谢老婆体谅”许烨磊伸手摸了摸孙萌萌的脸颊,满眼宠溺道。

    孙萌萌吃完早餐后,许烨磊准备送她出去坐车。

    其实两人的心情都显得有些沉重,刚相见又要分开,不过孙萌萌为了不让许烨磊觉察自己的情绪,一直都是笑笑的。

    出门前,孙萌萌特意为许烨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

    许烨磊真的很帅,精致的五官,精壮健硕的身材,绝对是女人心中完美的白马王子。

    “老公,你真帅!”为了掩饰自己的心底的低落,孙萌萌冲许烨磊眨巴着媚眼,语气尽显调皮的赞美道。

    许烨磊的眼睛对上孙萌萌闪亮的眸子,那里面是最纯的喜悦,最真的开心,还有深深的眷恋,一切都是因为他。

    看着这样的她,许烨磊的心间充斥着是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许烨磊捧着她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老婆,你真好”许烨磊声音沙哑,有些呢喃,那语气就像在床上,意乱情迷时的低喃,随后,一下一下的吻着她,似乎在倾诉。

    “呵呵,知道我好就行”孙萌萌抿唇而笑,依在他怀中,仿佛这里就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栖息地。

    爱情可以让人成长,从今以后自己要追随着他的脚步,即使要面对的是日日夜夜的近是煎熬的等待及无止境的思念,她也毫无怨言,在所不惜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过午饭,孙贝贝找了机会走到了谢铁军的身边,看到四下无人,孙贝贝把纸条直接塞到谢铁军手里。

    谢铁军被她温温柔柔的手指一触摸,浑身便有些燥热不适。

    “这这是什么啊?”谢铁军看着纸条上的一串号码,有些不明所以地问着。

    “阿拉伯数字啊,你不识字么?”孙贝贝站在谢铁军面前,一脸天真无邪地问着。

    谢铁军不敢和她对视,只是不明天她拿纸条给自己有什么用,于是非常认真地讨教:“干嘛给我?”

    “作为交换的条件啊。把我的号码告诉你,你也要把我的号码给我”孙贝贝一脸期待地说,眼角滑过一丝狡黠。

    “为什么?”谢呆子继续呆呆地问。

    猫和老鼠是天敌啊!从前他是猫,天天逮着这只干坏事的小老鼠,后来他自己却变成了老鼠,成天躲着调戏他的这只猫。

    但是,不管是当猫还是老鼠,这对天敌除了死磕还是死磕,要这些数字来有什么用!

    “想起我的时候可以给我打电话啊!”孙贝贝满含柔情地看了眼谢铁军,然后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

    说完孙贝贝便开始看好戏,果然,谢铁军撑不住了,连连咳嗽。

    不管这句话是演戏的台词还是调戏的对白,孙贝贝要的效果出现了。

    咳咳,谢铁军被孙贝贝这么火辣的一句话烧得喉咙都生烟了。

    很那萌上。这女人未免太自恋了,你以为你是谁啊,一个女魔头,野猴子,谁会想起你!

    谢铁军咳完了,笑着道:“哈哈,你真想多了,我一定不会想起你的。放心吧。这个我用不上,还给你!”

    “谢处男,试试看!你敢把我的纸条扔掉?”谢铁军说的这么直率,立马把孙贝贝激怒了,又用上她的杀手锏威胁着。

    “你都要走了,干嘛还来祸害我!今天这个威胁已经过了保鲜期,我才不怕你!”谢铁军故作轻松地说。孙贝贝立马清了清喉咙,然后扯开嗓门:“谢——”

    谢铁军被孙贝贝叫得有些头晕了,赶紧妥协:“好吧,我不还给你,但肯定不会给你打电话的。姑奶奶,我都怕了你了”

    “你的号码呢?”孙贝贝继续追问。

    “干嘛要给你!这个想都别想”谢铁军一口回绝。

    “当然要给我啦,我想你的时候,可以打电话给你啊!”孙贝贝清澈的眸像一条小溪,说出的话像个小女孩,嗓音温柔甜润,特别显得真诚。

    这还是谢铁军第一次听到女人对他说这么露骨的话,感觉自己被雷劈过了,全身竟然有那么一瞬间挂了天线,有电流从头流到脚底,浑身说不出的**酥麻。

    “哈,脸红了,耳朵都红了,呆子的脸可以开个染坊了。哈哈,谢上尉,你真的想多了!你害我的肚子留了块疤,以后要是有什么后遗症,你可逃不了责任。谢上尉,即便你不跟我打电话,我也要经常提醒你对伤患的士兵负责。说吧号码多少?我记一下”

    谢铁军被孙贝贝说得浑身更加燥热,脸更是滚烫滚烫地发热。

    这个坏丫头,本性难移,竟然公然调戏军官。

    自己的脸也真是丢大发了!怎么会听到她的话想入非非呢?

    “你那是什么歪门邪道,我才不吃你这套”谢铁军被孙贝贝调戏得又羞又脑,也不管孙贝贝还要说什么,赶紧撒腿就跑。

    看着谢铁军落荒而逃,孙贝贝乐得哈哈大笑。

    还没笑完,没想到谢处男竟然一晃,又跑回她的跟前,直接抽走了她刚才准备记录号码的手机。

    当孙贝贝见到被抽走的手机,顿时脸都灰了下来。

    上午整理东西的时候,顺手就把手机揣口袋了,而且还傻傻的带手机来记录谢铁军的号码,想着以后调谐谢铁军的乐趣,竟然忘了,此刻这个手机却是一枚炸弹。

    不,是原子弹!

    呜呜乐极生悲,炸弹爆炸了!

    私藏手机,违反军规,孙贝贝感觉世界一片黑暗,人生一片迷茫,自己正行走在通往地狱的激流中

    呜呜真的要死翘翘了!而且是死得很惨,永世不得翻身!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于是,孙贝贝非常凄惨地被请进了‘黑屋’,接受审讯,审讯她的人是师达树。

    “孙贝贝,你为什么要私藏手机?”师达树看了孙贝贝一眼,心底直摇头,昨晚还觉得这丫头演的话剧非常不错,对她另眼相看,结果现在却又因私藏手机被逮个正着。

    “当时当时刚进部队不懂事,就想着关在部队会很无聊,然后就备用了两个手机”孙贝贝自知这事很严重,不敢隐瞒,直接的坦白从宽。

    “你把手机藏在哪?”师达树见她态度这么配合,口气也变得缓和一些。

    “内衣里面”孙贝贝如实回答。(就爱网)

    “这两个手机有使用过么?”因为特种部队属于绝对的保密场所,在这除了军官可以有私人手机,特种士官都一律禁用,而孙贝贝这个普通列兵,竟敢在这等重地私藏手机,直接触犯钢铁般的纪律,必须严肃追查她对这电话的所有使用情况。

    “有,不过我使用过一个,打了两通电话”

    “什么时候,打给谁,说了什么?”

    孙贝贝其实已经深刻认识到自己犯的错,所以,师达树问什么,她都非常乖地回答。

    但面对这个问题,孙贝贝可就有些为难起来。

    “当初只是一时意气用事,跟朋友发泄一下心情,真的跟部队没有一毛钱关系”孙贝贝含含糊糊地说着,她实在不敢回想当时说过的话,要是让某中队长知道她当时的用意,一定还要再彻底底再死一次。

    “孙贝贝,你知道这事的严重性么?如果不说出来,我们将要把违纪事件报告给上一级的领导,由上一级的领导对你审查”师达树一脸严肃的跟孙贝贝说明这事的严重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