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娇喘连连
    孙贝贝揉了揉被掐的手臂,努着嘴巴:“许姐夫,一天到晚在你耳边吹了什么枕边风啊?莫名其妙的!竟然把我和谢铁军扯到一块,晕倒!”

    “无风不起浪啊,小样的,我可从来没见你对哪个男人搭理的,刚才在饭桌上,是咋回事啊?”孙萌萌见她死鸭子嘴硬,嘴角噎着一抹坏笑幽幽道。

    “大惊小怪!”孙贝贝的口气特别不屑,“我不就觉得谢呆子好玩呗,想逗逗他而已,你们还想的真多!”

    “呵呵,真的是这样吗?”孙萌萌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爱信不信,反正我对他可没那意思!我只是觉得在这无聊的军营里,总得自己找点乐子吧,刚好他就是我的乐子!”提及谢铁军,孙贝贝的眉宇间立马绽放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当初来这的时候,两人可是势不两立,没想到现在却是这般有趣,不过那呆子最近见自己就躲,害她想调戏他都找不到机会。

    “呵呵,别乐着,乐着就把心给搭上咯!”孙萌萌的眼底掠过一丝狡黠,邪恶的笑道。

    “老姐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的品味没这么差!”孙贝贝拍着胸脯打包票。

    孙萌萌淡淡一笑:“话别说太早,对了,你几号回去,回去之前到家里吃顿饭吧!”

    “估计后天吧!唉,捡铺盖走人的感觉真好!后天我就可以回归地球,回归人类啦!”孙贝贝深吸一口气,好像迫不及待的想离开这里似的。

    “晕,这不是地球吗?”孙萌萌捏了她的鼻子一下。

    “不,这不是地球,这是火星!”孙贝贝嘿嘿一笑,调皮道。

    不过孙贝贝的眼睛突然看到站在不远处,一直看着自己和孙萌萌的许烨磊,孙萌萌因为是背对着,所以她没看到他在那等她。

    许中校,我不就跟我姐叙旧吗?用得着盯的这么紧吗?敢情我会把你老婆拐跑似的。

    孙贝贝心里嘀咕着,眼底掠过一抹坏坏的想法:哼,就让站在那多晒会太阳,补补钙!

    “老姐,你最近可是发福不少啊!不会是不会是有了吧?”孙贝贝的确感觉到孙萌萌胖了一点,脸色红润,尽显丰韵。

    “小丫头,胡说什么呢?”孙萌萌的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伸手捶了孙贝贝一下。w。

    “呵呵,有了也正常吗?”孙贝贝不怕死的添加一句。

    “欠抽了是吧?”孙萌萌摆着脸,端起老姐的架势,一副要教训的摸样。

    “呵呵,老姐,千万别动武,千万别动武,我这不也是在担心你吗?”孙贝贝嬉皮笑脸道,“你被许烨磊吃干抹净了,不小心怀孕也正常!嘿嘿”

    “孙贝贝,看你真的是欠抽了!”孙萌萌一个铁砂掌盖在孙贝贝的后背上。

    “啊——,老姐,好痛啊!我不说,我不说了!”孙贝贝连忙求饶。

    站在不远处的许烨磊,见两姐妹在那打打闹闹,说说笑笑,恨不得跑过来听听她俩到说了啥。

    “老姐,你至于吗?每次见面都要被你揍,你现在是军营,注意形象,让别人看到印象可不好啊?”孙贝贝真有点像流氓兔,贱贱的,欠抽型的那种。

    不过经她那么一提醒,孙萌萌才想起自己此刻在军营,没错,一定要保持良好的形象才对,连忙理了理被风吹散的头发,一脸带笑,优雅的站着,嘴上却轻骂道:“这个臭丫头,每次见到都要惹我,要是被那个官兵看到了,还以为我很暴力呢?过两天到家里吃饭再好好教训你一顿”

    “老姐,你好虚伪哦!本来就暴力,还装淑女!”孙贝贝见此,不由乐了起来。

    “再说一句试试”孙萌萌嘴角扯着笑,从牙缝里蹦出威胁的六个字。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不说了!”孙贝贝怕自己再撩拨下去,到时候真的没好果子吃,眼睛掠过孙萌萌的脑袋,看向许烨磊,话锋一转,“老姐,你什么时候让许烨磊把你去回家啊!”

    额——这句话被孙萌萌给问蒙了?

    她还没跟许烨磊讨论过这个问题呢?不对,上次自己例假没来,闹乌龙的时候,有听他提过,许烨磊当时说第二天打电话给爷爷,叫他快点上门提亲,可是过了二十几天,好像没什么动静,爸妈那边也没说什么?

    “这事不是你要管的,你只要记得到时候给我包个大红包就行!”孙萌萌心有些异样起来,和许烨磊在一起后,她可是不知不觉的怀着一颗恨嫁之心,只是这事她好像不好开口,于是口气很横冲孙贝贝吼。

    “好吧,等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保证给你一个大红包!”孙贝贝笑嘻嘻的说。

    “这还差不多!”孙萌萌满意的点头。

    孙贝贝看许烨磊在那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时间,好像有些不耐烦了,本来还想让他再晒会太阳,不过又有些于心不忍:“好了,老姐,你的心上人在那快等的不耐烦了,我就不耽搁你和他的你侬我侬的时间了,去你家吃饭的时候再聊!,”

    孙萌萌闻言,转过头,看到不远处站在的许烨磊,脸上立马飘起一朵红云。

    孙贝贝暧昧的笑了起来,推着孙萌萌往许烨磊走去:“老姐走吧,我先回宿舍了,晚上见!”

    孙萌萌和许烨磊两人肩碰肩挨着走,明明宽敞的大路却觉得有些拥挤起来,身体像触电般有奇妙的感觉,心也跟着莫名的狂跳起来。

    间真了上。身后摇曳两人的影子,孙萌萌一脸含羞,偶尔回过头看许烨磊,她都清楚地能看到他鼻翼投射的淡淡阴影,古铜色的脸上有层细汗。

    “老公,你的脸好红哦”孙萌萌轻声的笑道。

    “你的不也是”许烨磊嘴角微扬,深邃的眼眸看向她的脸,那白皙的脸蛋好似涂了层胭脂,粉嫩得让人想咬一口。

    孙萌萌一听,脸上的温度更烫几分,甚至连耳朵都有些发烫,略微偏开脸:“我我这是晒的!”

    “呵呵,我也是晒得”许烨磊含着笑,温柔地轻声道。

    “鹦鹉学舌,没个性”孙萌萌娇羞的看着前方,晶莹的眸里盛满甜腻,回了他一句。

    “小丫头”许烨磊的眉宇间流转着一抹浓情,富有磁性的声音如念咒般在孙萌萌耳边飘起。

    两人沉默几秒,许烨磊亲启薄唇:“刚才和孙贝贝聊什么啊!”

    “秘密”孙萌萌娇媚的眼眸看了许烨磊一下,拒绝回答。

    “老婆你就告诉我吗?”许烨磊的眼眸聚满了柔情,循循善诱道。

    其实他并不好奇孙贝贝和她说了什么,只是跟孙萌萌在一起就像跟她说说话,斗斗嘴。(就爱网)

    “呵呵,就是不告诉你!”孙萌萌坚持道。

    “不告诉我是吧,回房间看我怎么惩罚你!”许烨磊邪笑着威胁道。

    “呵呵,好啊,你想怎么惩罚就怎么惩罚!”孙萌萌一点都不畏惧他的惩罚,娇媚的笑道。

    二十几天没见,孙萌萌的心和身每天都思念着他,渴望着他,都恨不得惩罚来的猛烈些呢!

    “小妖精”见孙萌萌这般勾引他,许烨磊似乎有些不太淡定了。

    果真,一回到招待谁,门一关,立马将孙萌萌往床上抱去,高大的身躯伏在她那柔软的身子上。

    猛虎吃食,一顿乱啃

    许烨磊舌头直接窜入孙萌萌的口腔,勾住她的舌,忽而用力吮吸,忽而轻柔甜尝,唇舌疯狂地纠缠着,很激烈,很霸道,却有恨温柔。

    孙萌萌被他吻的浑身瘫软,娇喘连连,几乎窒息,连声求饶

    不过许烨磊下午还有训练,也不敢过于贪恋老婆的唇,浅尝辄止后,又匆匆离开了招待所。

    孙萌萌没想到他会这么忙,就是来军队,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也不是自己想象的可以多看他一眼,更别说和他黏在一块。

    春风化雨,春天正是春情萌动之时。

    看到一片新抽的嫩芽,新开的一朵鲜花,孙萌萌每看到生活里的一份美好,便想着什么时候才能和他一起在花前月下分享。看到听到一首情歌,看到路上一对对的身影,都会让她想着她的爱情,想着她爱的他。

    在爱得难舍难分之时,分别这么长的时间,二十来天啊,日日夜夜的思念,是一种美丽的忧伤。

    思念他的心,在一天天一夜夜一分一秒地沉淀中,变得那么狂热!

    正如孙贝贝所说,她想男人想疯了,他没空回家,她便每天晚上都在向许烨磊申请探亲,最后才来到了军营。

    只是,到了这,还是那么想他。

    昨晚就兴奋地睡不着了,早上一大早去搭班车,到现在还没有困意,孙萌萌躺在招待所的简朴的床上,期盼着时间快点过,期盼着着夜的到来。

    在她的期待里,时间被拉得好漫长。

    感觉过了很久,看了好几次时间,也才过去一个小时。

    孙萌萌想睡又睡不着,一个下午的时光比起之前的二十来天还难熬。

    偏偏军区又不是公园可以瞎逛,窝在这个只有电视的房间里,真不知道要怎么打发这样的下午。

    最后孙萌萌只好拿出手机,百无聊赖地玩着斗地主,可是还没打完一局便听到了敲门声。

    孙萌萌以为许烨磊忙完来陪她了,兴奋地扔了手机,直扑门外,欣喜地喊着:“老公”说完,一把抱住了门口的人。

    但下一秒,孙萌萌紧接着‘啊’的一声大叫,连忙放开了怀中的人。

    孙萌萌非常不好意思地看着眼前的女人,真是把脸丢到家了。

    自己这是怎么回事啊,做事这么不稳重,这是在老公的地盘,让人家知道中队长的女朋友,做事没大脑,太跌他的份了。

    呜呜太丢人了!

    吴凯的老婆柳清丽笑着道:“呵呵,萌萌把我当中队长扑了,要是让中队长知道了,会不会吃醋啊!”

    孙萌萌小脸已经涨得通红,恨不能钻入地洞,呐呐地叫着:“嫂子”

    柳清丽听着孙萌萌细若蚊蝇的声音知道孙萌萌快要羞死了,也不想让他太难堪,毕竟自己是不速之客不请自来,换了谁也想不到。

    这个在妇联上班的女人似乎特别通情达理,笑着道:“呵呵,没什么害羞的。我见了吴凯也跟你一样,不是被他扑就是我扑他。军嫂嘛,男人关在部队,几百年没见一次面,谁不想男人,不想男人哪还千山万水地赶来部队探亲。你就别不好意思了”

    孙萌萌抬眼看下柳清丽热情洋溢的脸,瞥到她脖子上隐隐的红莓,看得人脸红耳热,心里暗叹:结过婚的女人真是爽快,虽然那时事实,可是,这样的掏心窝的话跟男人私下说说也就罢了,还能在不熟的外人面前也能说得这么顺畅,说得脸不红心兔跳,真是厉害。

    柳清丽也注意到孙萌萌看到她的脖子上的某物,觉得理所当然,她没怎么在意。

    孙萌萌倒看得脸红,却加地更难为情,只能干干地笑着。

    “嫂子怎么知道我再这间啊?”

    “问一下就知道了呗。也不知道你是不是在休息,没听到里面有声音,就试着敲下门。打扰你休息了”

    “没有,我也是睡不着,在玩手机呢”

    “哈哈,就猜你睡不着。走吧,去我那坐坐。一个人在屋子里关一个下午,鲜花都要闷得枯萎”柳清丽豪爽又热情,就那么拉着孙萌萌去了4楼她的房间。

    孙萌萌没想到推开门,里面竟然坐了一屋子的女人,个个在磕着瓜子拉呱着,有几个孙萌萌在饭桌上认识了。

    “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这个是中队长的老婆孙萌萌。看看多么水嫩的女人啊,跟中队长站一块真是般配”

    柳清丽一进门便嚷嚷开了,屋里的女人都停下手中的零食,忙着起身给她让座。

    官大一级压死人,部队上下级之间的等级是非常鲜明的,下级军官必须无条件服从上级军官。军官的老婆自然也是跟着老公的军衔守着不同等级的尊重。

    特种兵里除了路赢大队长的老婆,就要数许烨磊的老婆位份最高了。

    孙萌萌看一眼这些女人,一个个都比自己大,有些身材比较凸的,看一眼便知是孩子她妈。自己年龄最小,自然不敢居大,甜甜的笑着和大家打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