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四章 抓狂不已
    许烨磊把孙萌萌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心里不由乐了起来。

    这一对姐妹花,性格差了老远,一个刁蛮,一个温婉,看似不同,其实骨子里都一样说话大大咧咧,俏皮可爱。

    两人凑在一块,一个倔傲不逊,一个清晰俊逸,美丽不可方物,都非常招人眼。

    “看你们两个小丫头,搞得这么热络,跟几百年没见似的。孙贝贝,你站着太招风了,坐下来吧,陪萌萌吃饭”许烨磊主动开口让孙贝贝一起坐下来吃饭。

    “哈哈,算了,这桌都是军嫂成双成对的,我可不想做第三者插足你们的甜蜜”孙贝贝笑着道。

    “孙贝贝,要不到我们这桌吧,刚好还有一个空位”隔壁的师达树不知道是出于何种目的招呼着孙贝贝一起吃饭。

    孙贝贝看了眼那一桌,清一色的男人,大家都向他微笑着,只有一个人埋头使劲地扒饭。

    谢处男,有那么怕我么?吃得那么猛,小心噎死!

    孙贝贝斜睨了眼谢铁军,不知道是被她心里咒的还是,她的眼神让某呆子气息不畅,谢铁军一阵狼吞虎咽,真的被噎了。

    谢铁军猛地打着汤才把喉咙的饭送下去,吃完,非常不淡定地咳了几声,使劲地跟师达树使眼色。

    可是师达树那厮却一脸看好戏地继续继续用期待的眼神热情地招呼孙贝贝:“孙贝贝同志,快坐下,快坐下!”

    其他军官非常自觉的给孙贝贝腾出座位。

    谢铁军见此,差一点要气昏过去。

    这帮家伙,还让不让人吃饭啊!

    孙贝贝你还是回去跟文工团的女孩子吃饭吧,别再这凑热闹了。

    谢铁军盼着这位大佛赶紧走人,偏偏孙贝贝看到他的局促,觉得有意思,便笑着对师达树道:“好啊”

    说完,孙贝贝挣脱孙萌萌的手笑着道,“老姐你先体验军中伙食,等会吃完饭再跟你密聊!”

    孙贝贝刚来军区就是一个特立独行的野猴子,人又长得这么漂亮,几乎没人不认识她。

    她和孙萌萌不同,孙贝贝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或许学艺术的都是这样,她们站在舞台上,需要的就是观众的注目。

    孙贝贝袅袅婷婷地走过去,谢铁军瞬时全身僵硬起来,局促的不知道往哪缩。

    这近一个月来,至从那次送手套后,被办公室那般三八男说他想追孙贝贝时,谢铁军一见孙贝贝,就跟老鼠见到猫似的,不对,比着更严重。见了就躲,躲了再躲,唯恐不及。

    一阵清香飘来,谢铁军黑色的脸立马被熏红。

    谢铁军几乎不敢看身旁的孙贝贝,眼睛鼻子都对着碗里的白米饭,非常专注地埋头苦干。

    明天这尊大佛终于要走了,自己也可以挺着腰板不用担心被师达树他们胡侃。还指望着这一天能风平浪静地飘过。

    没想到,这没心没肺的丫头,这么不懂看人眼色,你脸皮比城墙厚不怕别人嘀咕,但别拉我下水啊!

    美女加入,秀色可餐,旁边的士兵看到孙贝贝过来,都是热情地招呼着,大家吃得很开心。

    只有,谢铁军第一次和孙贝贝坐在一起吃饭,明明多了一道开胃菜,可他却非常恐慌,非常有压力。深怕这个坏丫头在饭桌上又出什么幺蛾子,说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话。私下被她使坏恶搞也就算了,在自己的战友面前,他可真丢不起这张老脸。

    为了躲避灾祸,谢铁军决定速战速决,赶紧吃完闪人,于是胡乱地扒着米饭,吃得一片凌乱,桌上洒下不少饭粒,连嘴边都有白白的好几粒。

    “螃蟹,别只顾着吃饭,看看,这是你最爱吃的红烧肉,今天怎么不吃了”师达树看着谢铁军这么不淡定地扒拉着米饭,非常邪恶地夹了几块肉到他的碗里。

    谢铁军终于抬起头,憨憨地说:“今天的米饭好吃啊!”

    孙贝贝看到谢处男吃得满嘴都是米饭,不由哈哈大笑:“那个谢上尉你的吃相真是哈哈,怎么感觉像猪拱食!”

    孙贝贝的声音只是正常的音量,可到了谢铁军身上那就跟雷劈差不多,本来充满血色的脸更是红到脖子。

    “哈哈”

    “哈哈”

    “哈哈,谢铁军在女兵面前不要这么没吃相嘛!”

    同桌的战友都齐齐像谢铁军行注目礼,看着他嘴上、桌上的饭粒都乐得捧腹大笑。

    孙贝贝更是笑得肆意,笑得花枝乱颤。

    这一桌的笑声引来临近几桌的侧目,原来在孙萌萌身上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滑移到谢铁军身上。

    孙萌萌心里顿觉轻松了不少,目光也跟着看了过去,当看到谢铁军涨红了脸,非常不淡定地擦着嘴角的饭粒,不由也跟着乐了起来。

    这个谢铁军可真有意思,长得这么彪悍吃饭怎么像个小孩!

    孙萌萌大脑放松了,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孙贝贝的行为很怪异啊,这么嫉恶如仇的丫头,怎么会坐在她口中的谢恶魔身边呢?

    难道,这一段时间的军人生涯,发生了很多趣事?老公你后面怎么都没跟我汇报汇报,八卦一下!

    孙萌萌推了推身边的许烨磊,悄声说:“你是不是忘记告诉我贝贝这丫头在部队的奇闻异事?贝贝什么时候和谢铁军化敌为友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要问你吃完饭自己问她吧”许烨磊毕竟是中队长,虽然也很八卦,但基本都是眼看耳听,从来都不多嘴,特别是在战友面前,一直都保持着那份威严。

    孙萌萌没想到这个男人虽然很爱自己,但嘴巴却那么牢,每天都打电话,除了那次跟她说孙贝贝和谢铁军的事情后,后面就只提到她改变了很多,再也没提及她和谢铁军关系的缓和程度。

    看来这里面一定有很多文章!

    女人嘛,天生八卦,孙萌萌突然对孙贝贝的军队生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吃完饭是要好好地采访一下。

    这一桌吃饭斯斯文文,军人军嫂都客气有加。

    但隔壁那桌却依旧热闹非凡,笑声不断。w。

    谢铁军在孙贝贝的身边本来就是如坐针毡,再添大家关注的目光更是全身发热汗蹭蹭直下。刚擦了嘴角的饭粒,又忙着擦额头的大汗,一时真是手忙脚乱。偏偏师达树就一副看好戏地说:“螃蟹,看你吃得满头大汗的。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好桌一就。谢铁军真是郁闷,面对着众人无邪的笑,心里真是恨死身边的一男一女。

    此仇不报非君子,师师,我很记仇的!

    谢铁军非常幽怨地瞪了眼师达树,不理会他,把碗里的红烧肉和剩下的米饭,三两口就扒进嘴里,都没怎么咀嚼就那么么生拉硬吞地塞下喉咙,然后大手一抹,对大家憨憨笑着说:“我吃饱了,你们慢用”说完,赶紧站起身,准备逃之夭夭,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师达树手快,看见谢铁军应付了事准备逃跑,赶紧拉住了谢铁军,然后笑着道:“螃蟹,不是吧,才吃一碗饭,菜都没吃,你就吃饱了?我记得你平常吃了三四碗都还嚷嚷着饿,今天怎么这么斯文,要瘦身么?你身材挺好的啊!”

    谢铁军被师达树搞得抓狂不已了,恶狠狠地瞪着师达树,心里默默地嘶喊着:师师,我恨你!

    这个时候偏偏孙贝贝又来凑趣,这个坏丫头,竟然帮他打了一碗饭,还使劲地往他碗里添菜,最后一脸天真无邪地笑着说:“就是,就吃一碗饭还像个男人么?这食堂的菜一般般,至少还是管饱的。谢上尉不用为国家节约粮食嘛!”

    “美女打饭,碗有余香。螃蟹,我们都羡慕呢,你就别这么矫情了”师达树不管谢铁军又多么怨恨他,依旧以德报怨地对着谢铁军热情地拉拉扯扯。

    谢铁军真要仰天长啸了,孙贝贝,我是前世欠你的么?要不是你坐在这,我能吃得这么狼狈么?

    死丫头,竟然还跟着起哄!

    时间快点过吧,赶紧翻过今天,让这个女魔头滚出军营,自己就能耳根清净了。

    谢铁军心不甘情不愿地坐下来,心惊肉跳地陪着众人吃饭。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吃完午饭,孙贝贝拉着孙萌萌叙旧聊天,离上次见面时快两个来月。

    孙萌萌看着眼前的孙贝贝,这丫头瘦了,也黑了一点,不过比起刚才看到的其他文艺兵,这皮肤还是白的出众。

    “恭喜你啊,减肥成功!”孙萌萌捏了捏孙贝贝的脸蛋笑道。

    “唉”孙贝贝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总算是熬出头了,等今晚演出结束,明天就可以打包行李远离这个这个地方了!”孙贝贝原本想说远离这个鬼地方,不过不知为何却不知不觉的改口了。(就爱网)

    “呵呵,难道你心中没有不舍?”孙萌萌想起许烨磊跟她提及孙贝贝和谢铁军的事情,刚才在食堂吃饭的时候,那丫头故意坐到谢铁军那桌,谢铁军被她折腾的还没吃饱就跑人了,心里就在猜想这里面应该有文章。

    “去,哪来的不舍啊?”孙贝贝嗤了一句,但说实话,她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舍,来到这里三个月,不管是在外表,还是行为,甚至是内心深处,对这个军营有了一丝的感情,虽然不算太深,但至少在她心底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哦”孙萌萌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那语调‘哦’的别有一番风情。

    “哦什么哦,这这地方我有什么好留恋的,真是的!”孙贝贝见老姐那语气,不由瞪了她一下。

    “这我就不知道了!”孙萌萌口气幽幽的打趣着。

    “老姐,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奇怪啊?”孙贝贝眯着眼睛瞅着孙萌萌不解道。

    “奇怪吗?一点都不奇怪啊!”孙萌萌扬起头,墨黑的秀发在阳光下泛着亮眼的光泽,飘逸的裙摆随风扬着。

    “有话直说,别跟我绕弯子!”孙贝贝哼了一声,直白道。

    “呵呵”孙萌萌嬉笑起来,伸手捧住孙贝贝的脸蛋,一本正经道,“眉如清川,目如流水,面如樱桃,嘴如血色,一看就是犯桃花之兆啊!”

    孙贝贝苦笑不得,拨开孙萌萌的手:“老姐,你什么时候学会算命了?”

    “嘿嘿,刚学不久,恰好给你算算!哇,不得了不得了,你在这里遇到了你的意中人了!”孙萌萌其实就是想试探孙贝贝,看这丫头大大咧咧的样子,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欢上那个谢铁军了。

    “切,哪有什么意中人,都是一群傻当兵”孙贝贝不屑的嗤了一声,死要面子的跟孙萌萌说着她以前的口头禅。

    “哦,是吗?那个谢铁军”孙萌萌那明媚的眼睛,扑扇扑扇的眨巴着,一脸暧昧的说。

    孙贝贝终于明白过来老姐为何阴阳怪调,不过脸色立马晴转多云,看着孙萌萌:“没想到许烨磊也这么三八啊?看来我以后得叫他许三八才行!”

    “什么许烨磊,什么许三八,叫姐夫!”孙萌萌立马纠正孙贝贝的对许烨磊的称呼。

    “不叫!许三八!”孙贝贝仰着头,一口拒绝。

    “你这个死丫头!”孙萌萌伸手掐了孙贝贝的手臂一下。

    “哎呦,好痛啊!”孙贝贝立马吃痛的叫了起来,十分夸张的说,“你还是我老姐吗?我可是你的亲妹唉,不就一个称呼,为了许三八,你竟然对我下这么狠的手!”

    “再叫一句许三八试试”孙萌萌再次伸手揪了孙贝贝的手臂。

    “啊——”孙贝贝这下真的被就疼了,连忙求饶,“老姐,你快放手,我不敢了,我真的不敢了,我叫他姐夫,叫他姐夫还不成吗?”

    “这还差不多!”孙萌萌得意的抽回手,对付孙贝贝,从小到大都是直接动武。

    可是越是这样,孙贝贝却越粘她,两姐妹虽然不在同一城市,但感情却好的出奇。

    “跟我老实交代,你是不是看上谢铁军了!”孙萌萌眯着眼睛瞅着她,直白的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