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温柔有加
    当孙萌萌的眼睛瞟到师妮可时,手上的动作立马僵住,向南似乎跟她玩的正起劲,见她突然停了下来,冲着她嬉皮笑脸的说:“怎么不继续了?”

    孙萌萌瞪了他一眼,冲着师妮可说:“妮可,过来洗手”

    向南回头一看,师妮可站在五米开外,海风吹拂,她身上的裙摆随风飘逸,尽显轻扬。

    刚才师妮可见到孙萌萌和向南两人打闹时,心里一阵起疑,联想到向南在公司从来不主动勾搭其他女生,但惟独对表嫂孙萌萌特别,上次在酒吧相遇,还有刚才在门口遇到时,向南的态度明显有所不同。

    他和她之间好像有些奇怪?

    师妮可这么想着,心里的疑惑不禁加重,难道向南喜欢表嫂?

    “妮可”孙萌萌再次叫唤道。

    师妮可顿时回神,冲着孙萌萌笑了笑,盈盈的朝她走去:“呵呵,你们刚才在过泼水节吗?”

    一句表嫂叫得孙萌萌迷糊灌顶,她看着师妮可淡淡的笑容,心里开始有些别扭。

    这丫头不会误会吧?不会以为自己对向南泼水和他打情骂俏玩暧昧吧?

    呜呜千万别想太多啊!

    刚才只是想恶搞一下向南,谁让这厮动不动就调戏自己,真心没有跟他玩闹的意思。

    自己和向南真没什么,小丫头,你喜欢他,还是你和他玩泼水吧。

    孙萌萌把水瓢递给师妮可,笑着道:“向南是被虐狂,泼他一瓢水,他还笑得那么欢。你来泼吧”

    “呵呵,好啊!”师妮可欢快地说。

    刚她还正羡慕孙萌萌可以和向南打闹,也借着这个机会多和帅哥玩玩。

    师妮可把水瓢伸到水池打了一小瓢水,看着旁边的向南湿漉漉的裤子,欢笑着:“向南看招!”

    师妮可高高地举起水瓢,水花飞泻到向南的脚边,冲着他的大脚,却没有让一丝水花溅到他的衣服。

    或许向南真的太迷人了,面对那样一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实在不忍心把他泼成一个落汤鸡。和孙萌萌的凶悍比,师妮可对向南真是手下留情温柔有加。

    但向南从小到大接触了太多的富家女和官二代,对她们故作的矜持和修养早就无感了。他就是喜欢孙萌萌那样的自然随性,即便刚才瞪他,恶意地泼他一身,他还喜欢她那样的率真。

    看孙萌萌走到门边的木椅上穿鞋袜,向南自然没了兴致,也立马想撤,跟师妮可打着哈哈:“啊——好冷啊。你们慢慢玩,我回去换衣服了”说完一溜烟跑了。

    向奶奶这时候也忙完了,提着一篮子的豆角走过来。刚才看到孙子浑身湿湿地跑,再看这一地的水花,便猜到刚才三人跟小孩一样玩水。

    等向奶奶把手脚清洗干净了,便和孙萌萌和师妮可回到客厅。当她们走入客厅的时候,向南正从楼上走下来。

    他的动作倒是挺快捷的,这么短时间又换了一套装备。格子衬衫配一条浅色的西裤,悠闲地从古雅的旋转楼梯走下来,长身玉立,风姿翩翩。

    孙萌萌暗叹,向南真的有做牛郎的资本。长得这么帅,随便穿件衣服都好看。要是早两年见到这样的帅哥,估计自己会忍不住扑上去。

    向那你还真是个妖孽啊!这人天生就是来祸害女人的!

    孙萌萌没忘记自己是有男人的,即便看得赏心悦目,经过刚才泼水时的暧昧,心里有些慌乱,不敢多看。

    想里着师。孙萌萌赶紧晃了晃眼睛,收回视力,看看身边的师妮可。

    哈哈,这丫头比自己还更惨!看来这丫头真的是喜欢上向南了。

    师妮可已经被向南迷得移不开眼,她似乎看到一个从远古社会走来的王子,清新俊逸,绝世而独立。

    向南真是男人中的绝品啊!

    这次来实习真是太正确了,竟然遭遇到这么帅气有才的男人。以后,一定要想办法把他弄到手!

    向奶奶看看这两个小女孩再看看孙子,笑了笑,拿着豆角钻进了厨房。

    厨房里,保姆何姨再打下手,今天向阳在家,由向南的妈妈裴玉婷掌勺。

    “妈,饭菜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就不用进来帮忙了”

    “恩,再添个豆角吧!”

    “好”何姨接过豆角拿去清洗处理,向奶奶便走出了厨房。

    裴玉婷和向阳几十年的夫妻了,感情却很好,大概和他军人出身也有些关系吧。随着身价的高涨,每天的应酬中也要面对很多如花似玉的诱惑。裴玉婷要栓住老公也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都说要勾住男人的心就得勾住男人的胃。向阳每天都很晚回来,但每晚都会回家。他的早餐便由裴玉婷亲自掌勺。

    这么多年过去了,裴玉婷虽是个美贵妇,却因为每天精心地为老公准备早餐,手艺是有增无减。

    当孙萌萌看到裴玉婷围着围裙招呼着她们吃饭时,是非常吃惊的。这样一个中年美妇,皮肤保养得丝毫看不出岁月的痕迹,如果在另外一个场合看到,还以为跟自己是同龄人呢。

    没想到富婆还能亲自下厨,可可的面子还真大啊!

    向南及时向裴玉婷介绍了孙萌萌和师妮可。

    “妈,这位是萌萌,这位是师妮可”

    孙萌萌听到向南跟她妈这样介绍自己,脸上又一阵发烫。向南,你干什么啊,我跟你很熟么,叫得这么亲切,不怕你妈误会啊!

    “阿姨,您好!我叫孙萌萌”孙萌萌心里很别扭,嘴上却乖巧地打着招呼。

    “阿姨,你好。看到向南就能猜到阿姨一定长得很漂亮,没想到阿姨不仅风华绝代还这么年轻!”师妮可见到向南妈妈,巧笑嫣然,小嘴立马甜的跟蜜一样。

    师妮可不像孙萌萌有几分局促,从小家庭环境的浸润,和高官贵妇打交道是家庭便饭,自然学得怎么不动声色地夸人,把人夸得轻飘飘而不厌烦。

    以前她可是很吝啬的,从来不屑去拍别人马屁,今天当然不一样,看到那样迷人的向南,自然要在他妈妈面前博点好感。(就爱网)

    果然,裴玉婷被师妮可的话甜得心花怒放,笑着道:“师市长很会培养女儿啊,这么漂亮这么礼貌,小嘴这么甜。听你说句话都年轻了十岁。呵呵,来来来,可可,萌萌,饿了吧,吃饭吃饭。南南,你爸还在书房么?叫他也一起吃饭”

    “哈哈,来啦。老婆烧的菜真香,不用叫都把我招来了”向阳总是人未到声先来。

    孙萌萌和师妮可听了,有点愣,随后互视一笑。

    当着小辈的面叫老婆,两个女人听了都感觉有些耳热,向阳夫妇,向奶奶倒司空见惯了没感觉有什么不妥。

    没想到向南的父母感情这么好!

    向南察觉了两个女人暧昧地笑,再看看父母,也笑着嚷嚷:“饿死了,吃饭吃饭。好久没有吃老妈煮的饭了。你们两个别笑,裴女士只对老公好,我爸不在家,我们是吃不到她煮的饭菜的”

    孙萌萌还是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师妮可的控制力好些,还能优雅地笑着。

    “哈哈,向叔叔和阿姨真是夫妻情深,让人羡慕”孙萌萌笑得花枝乱颤,好不容易平息了气息才由衷地赞了一句。

    大家入座,向南有意挨着孙萌萌坐,而师妮可又想坐向南隔壁。

    向南就那么左拥右抱,美女萦绕地坐下来。向奶奶看着坐在两个女孩中间的孙子,爬满皱纹的脸也笑开了花。。

    气氛很好,向阳瞪了眼向南,笑着道:“你们别听这臭小子胡扯。你问问他一年到头,有几天住家里。请你回来吃一顿饭都得打烂电话”

    “南南,哪里都乖,就是不爱管束。还没结婚,身边没有女人照顾,没有应酬的话还是要多回家,家里的饭菜吃得健康些。也顺便陪陪我这个老太婆”

    向奶奶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对面的三个小年轻,师妮可小脸已经微微发红,向南则装傻地笑着不接话。

    “呵呵,可可,萌萌,你尝尝阿姨的手艺,看看合不合口味”裴女士端来最后一盘豆角,也坐了下来,忙着给孙萌萌和师妮可夹菜,招呼着两人吃饭。

    孙萌萌吃了块糖醋排骨,吃得滋滋有味,吃完笑着道:“恩,好吃,真好吃。难怪向南嫉妒向叔叔,阿姨煮的菜真好吃”

    不愧是吃货,碰到可口的美食,便没有节操。

    在这样轻松的氛围里吃饭,浑然忘记了向阳的身份,没有压迫感,孙萌萌吃得特别香。甚至周围的人看她吃饭都觉得很有胃口。大家一起动了筷子。

    师妮可从小家教的严,在饭桌上则表现得比较斯文优雅,再加上吃遍了山珍海味,对于家常的饭食,倒没有孙萌萌吃得那么香。不过,出于礼貌她也笑着附和:“是啊,阿姨的手艺真的好棒!”

    听两个女孩子这么夸,裴玉婷自然很开心,又帮着她们打菜。

    师妮可笑着道:“阿姨,辛苦你了。我自己打就行”

    孙萌萌则来者不拒,放开了肚皮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