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八十章 波涛暗涌
    一直在非常认真参观房子的师妮可,没有察觉到身旁两人的波涛暗涌,眼睛往楼下的花园四周巡视,当看到后花园一垄垄的泥土上不知名的“绿草”,不由眼前一亮,手一指,连声问向南:“哇,这是什么地方啊,种了什么草?好奇特哦!”

    孙萌萌也往下一看,瞬时觉得有点替师妮可丢脸。

    大小姐,那个是菜好不好,在你喜欢的人面前最好慎言。

    你是大小姐不懂得菜没关系,但不要指着菜说成草,会让人笑你白痴的。

    我真替你着急啊,这样追向南还有希望么?

    孙萌萌刚想替她遮掩,却见向南的眼睛朝她指的方向看去,嘴角勒出一抹好看的弧度,眼底闪过一丝云波诡谲的光芒:“看到那个拔草的老太太了么?那个是我奶奶,这个地方时她的锻炼场所”

    “你奶奶喜欢种菜?”孙萌萌赶紧接过话。

    师妮可再定睛一看,嗷嗷,真是丢大脸了。

    那一片片形状各异的菜叶和草长得差不多,让自己看走眼也就算了,但那个用树枝缠着的藤蔓上悬挂的豆角,她是认识的。

    “走,一起去菜地看看”向南知道师妮可师高官的女儿,不然也不会让向老头花心思地邀请来家做客。

    看到师妮可微微发红的脸,知道自己刚才笑得过分了,他可不敢得罪老爸的贵客。便赶紧带着两个女人下楼去菜地。

    三人一起从后门走到菜地,看到向南的奶奶光着脚弯着腰在小白菜苗里拔着草。

    “奶奶!”向南亲热地叫着。

    孙萌萌和师妮可也一起对向南的奶奶打招呼:“奶奶好!”

    向奶奶站起身,看到突然出现的三个年轻人,笑着道:“南南,你带朋友来啦”

    向奶奶看到两个青春靓丽的女人,是真心高兴。

    这个孙子其实还是很懂事的,就是偶尔调皮,喜欢跟儿子对着干,本质是好的。但最让她不满意的只有一个,这么大人了还没带个女朋友回来,让她抱曾孙的愿望一直落空。

    和吃看来。今天天气好啊,孙子终于带女人回家了,没想到一带便带一双,呵呵,左拥右抱,有竞争才有生产力,看来自己在有生之年还是有可能抱一抱曾孙的。

    “奶奶,这位是萌萌,这位是妮可,是老爸中午宴请的客人!”向南主动给奶奶介绍身旁的两位美女。

    “呵呵,两位小姑娘你们好。这里比较脏,南南你带她们到屋里转转吧”向奶奶一脸和煦,笑呵呵的说。

    “奶奶,你在拔草是吧,我来帮你一起拔吧!”师妮可看着黑黝黝潮润润的泥土便觉得新鲜,看向奶奶拔了一小堆草,觉得有趣,不由想加入劳动行列。

    “不用不用,别弄脏衣服了!”向奶奶连忙道。

    “呵呵,挺好玩的!”没等向奶奶的阻止,师妮可就在田埂边对着一丛小菜苗欢快地拔着。

    见师妮可这么积极,孙萌萌心里不由暗笑,看来这丫头还真想嫁入向家,现在就开始对向奶奶献殷勤了。

    不过孙萌萌自己也很想加入这田间劳动,于是,脱了鞋袜,露出白白嫩嫩的小脚丫,随后跳入田里。

    “呵呵,好凉”再看刚才还白白的脚丫子已经沾满了湿润的泥土。“泥土真软,踩着冰凉冰凉的,真有意思”

    “小姑娘,看看,把脚弄脏啦。赶紧去洗干净”向南奶奶看着孙萌萌沾满黑泥的小,笑着道。

    “没事,奶奶,您看起来好精神啊,在这干活真不错。奶奶,你还要做什么事,我也一起做,跟您一起锻炼锻炼?”孙萌萌那纯润的眼眸宛如秋日里一湾明净澄澈的湖泊,闪烁着盈盈波光。

    “呵呵,我还要摘点豆角”向奶奶和蔼的笑道。

    孙萌萌听完,踩着松软的泥巴走到豆角的田埂里,开始摘豆角。

    “我也一起摘”向南也脱了鞋袜,挽起裤腿,加入了摘豆角的劳动队伍中。

    “奶奶真厉害,把菜种得这么漂亮。看这豆角多漂亮啊,我最喜欢吃都交了。”孙萌萌看着自己手中长长的嫩嫩的豆角由衷地赞着。

    “呵呵,中午烧了豆角,你可要多吃哦!”向奶奶笑呵呵道。

    “这个菜园子这么大,要照顾这么多菜,奶奶能忙得过来么?”

    “这个你就不知道了吧。又不是每天都要把所有菜都伺候一遍。我奶奶今天给这个菜拔草,明天给那个菜除虫。科学安排,适量劳动,既锻炼了身体,又供应了全家的饮食”向南适时的插话进来。

    “真羡慕你们啊。有自己的自留地真好,吃自己种的菜安全放心。我妈买菜回来,都要放水盆泡很久才敢煮来吃”孙萌萌一脸羡慕道。

    “以前我们家也是那样啊!这里原来就是草地,和整个别墅是一体的设计。奶奶每天闲着没事做,天天就到草地拔草,把漂亮的草皮拔秃了。后来干脆除了草皮,运了黑泥,任奶奶玩,没想到就玩出了菜地。我们家只要在家吃饭,都是吃自留地里出产的菜”向南边摘豆角边跟孙萌萌细说这块别墅里的独特风景地的来源。

    “面对大海,春暖花开,还有一份自留地。这里真是个天堂啊!”孙萌萌啧啧称羡,欢快道。

    有钱真好,能构造这么美好的家居。

    有小资情结的孙萌萌边摘着豆角边赞美着。

    不知不觉没有推脱向南,和他聊天,摘着豆角。

    向南更是卖力地摘着,也不分长的短的,看到豆角就摘下来。他就是喜欢看着孙萌萌无邪的笑容,站在她身边,即便不舒活也感觉放松又舒适。

    看孙萌萌摘了一小撮便接过来放在菜篮子里。

    不知不觉把所有的豆角藤蔓上垂着的豆角都摘光了。。

    “啊,怎么都摘光了,摘了这么多,都能吃好几顿了!中午那需要吃这么多啊。抱歉抱歉!浪费奶奶的劳动成果了!”孙萌萌这时候才看一眼菜篮子,向南这呆子,摘了那么多也不提醒。

    “没事,你刚说很爱吃,剩下的给你带回家啊!”向南笑着道。

    孙萌萌简直无语。

    我的脸皮有那么厚么?吃饱了还兜着走!向南,一碰到你就没好事,不会出丑都要把我整出丑!我跟你有仇么?

    孙萌萌瞪了眼向南,向南却嬉笑着提着满满一篮子菜走出菜地。

    师妮可在田埂上拔了几棵草就没再继续了,站在一旁看着向南和孙萌萌在那摘着豆角聊天,看着向南迷人的笑容,听着他欢快的声音。真想代替表嫂站在那,站在和向南比肩的地方,即便踩着淤泥她也愿意。

    但她终究还是没有踏出那一步。她的想法很大胆,行动却很矜持。

    这地里的春秋,大概只有孙萌萌的心思是最简单的,本来因为许烨磊没回来,心里空荡荡地。在阳光下,被海风徐徐吹着,第一次这么靠近自然采摘着豆角,便开始投入道享受这样的田园风光来。

    向南奶奶很快就被孙萌萌这个老年杀手给收服了,这老太太就是喜欢像孙萌萌这样勤劳愿意亲近土地的女孩,不娇柔做作,感觉看的比较顺眼。

    “南南,你带萌萌去洗脚”向奶奶和蔼的吩咐向南。

    “好嘞”向南得令后,转身跟孙萌萌说,“走,洗脚去!”

    孙萌萌跟着向南走到屋后的一个小水池旁,看到旁边放着的葫芦瓢,孙萌萌伸手拿了过来:“哇,你家还有这东西,真稀奇!”

    “这是我奶奶前年种的葫芦!”向南立马做出解答。

    “真羡慕家里有自留地的娃啊!”孙萌萌脸上扬起一抹羡慕的笑容,像是一朵灿灿的栀子花在那徐徐绽放。

    向南拍了拍身上的污渍转过头来,看到站在身旁的孙萌萌脸上那娇艳如花的笑容,微微楞了一下,俊美的脸上顿时又挂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眼前的孙萌萌的确很漂亮,很迷人。(就爱网)

    闪着幽幽波光的眼神,从一双瞳眸里射进另外一双瞳眸里。

    再次和向南四目相对,孙萌萌心底不由紧张起来,不过却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

    闻言,向南眉眼带笑,那双深邃的眸子闪亮如星,靠近她低低的说:“就是觉得好看才看啊!”

    声音像是地狱使者的低语,低沉而魅惑,令人毫不犹豫的放松警惕。

    如果不是孙萌萌对他心存戒心,恐怕已经被他给迷晕了。

    这厮每次见到,不捉弄自己,像是活不了似的。

    孙萌萌瞪了向南一眼,用葫芦瓢打了一瓢水往他身上泼去。

    “嗷——孙萌萌,你干嘛啊?”向南闪躲不及,身上的裤子立马一片湿漉漉起来。

    “谁让你看我的,我就要泼你!”孙萌萌再次打起一瓢水,往他泼去。

    “别泼了,我的大小姐”向南连忙闪躲,求饶道。

    孙萌萌似乎泼起劲了,一瓢接着一瓢,向南只好左一闪,右一躲,两人打闹的情形,一览无遗的落在闻声而来的师妮可的眼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