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蛊惑人心
    坐在的士里孙萌萌有点骑虎难下,想下车,又没那个勇气,毕竟向阳曾经那么帮她,不论把他当大客户还是当长辈,都是盛情难却。

    可是,她真的不想见到向许烨磊的假想情敌向南,特别是在许烨磊常年不在家的时候,为了不引发他的醋意,能躲则躲。

    也不知道向南会不会回家吃饭,真心希望向南今天在玉景豪园睡懒觉,或者跟着他的朋友去逍遥了。

    孙萌萌闭着眼睛在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自己不会那么悲催。

    师妮可看了眼身边的孙萌萌,她正闭目养神,薄施脂粉的脸颊秀美恬静。

    此刻孙萌萌心里乱着呢,又是担心又是祈祷的纠结着,但脸上却依旧是和煦的春风。

    没办法,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一贯爱笑,只要不是哭,她脸上的表情也依旧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师妮可毕竟没有跟她很深入地交往,看着孙萌萌淡淡的笑颜,还以为表嫂昨晚没睡,一上车就睡着了,梦里也在想念表哥呢。

    心里暗叹,表哥真是火眼金睛,能找到表嫂这样一个绝世情种。

    这个小丫头心里甚至暗乐,今天把表嫂拉着一块去吃饭,帮表嫂打发了寂寞的时光,下一次要跟表哥请功。

    很多时候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孙萌萌和师妮可两人来到向阳的海边别墅花园门口,孙萌萌还在付钱给的士,就听到师妮可突然激动地拉着她的衣角,近乎颤抖地叫着:“表嫂,今天是什么日子啊!快扶住我,我快要幸福得晕倒了!”

    额——这小丫头一向都表现得非常优雅处惊不变啊,真慢突然这么不淡定了。

    孙萌萌找回零钱,的士开走了,抚着师妮可,抬头的瞬间,也快要晕倒。

    刚才下车前,她确定旁边没有这么拉风的悍马。

    这车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凭空而降么?

    向南是巫婆么?知道我怕你,却偏偏跟我对着干,一晃眼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孙萌萌的身体和她的上衣在徐徐的海风里飘摇着,此刻真不知道是她扶着师妮可,还是她借着师妮可的身体才没华丽丽地倒下。

    长得帅不是你的错,屡次三番地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

    孙萌萌心里哀怨着,万分窘迫兼紧张地掩着脸,在指缝里偷偷看着那个男人,希望他这是准备出门,一晃又消失了。。

    但她这次真的要失望了。

    向南一身简单的白衬衣加黑色的西裤,款式简单,却衬得他面如冠玉,仪表堂堂。这个本来就帅气得让人没法呼吸的男人,只是在悍马旁边一站,便魅力无限。

    刚开始向南还以为自己看花了眼,下了车,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掩着脸,不是孙萌萌么?见到超级帅哥能有这个动作的,普天之下再找不到第二个了。

    看到师妮可那张精致又充满朝气的脸,粉樱的唇角洋溢着灿烂的笑颜,眸光璀璨,似幽然闪着纤尘不染的明净,又似几不可察地隐隐流动一抹深湖沉渊的波色,极其迷妙,层次感极强的黑发亮泽如缎,一丝丝垂在她的微则脸颊,身上穿着由几层紫色薄纱缝成的长袖连身裙,方形的蕾丝领口绣有中式古典精致的花纹,领口内露出性感细致的锁骨,打扮的十分的得体、庄重、甚至高贵。

    而孙萌萌上衣是件休闲的粉色韩版的长衫,下身配一套浅色的牛仔裤,腰链闪着银紫色泽,修饰出完美的身材弧度,衬得皮肤越发的白皙无暇,浅色的紧身牛仔裤尽显线条优美的长腿,脚上穿着一双绣紫色菱花缎面的平底鞋,身子有些僵硬的站在那。

    向南看到孙萌萌捂脸不敢见自己的样子,心里便乐开了,嘴角荡漾着一抹迷人的微笑,眼眸涤荡着勾魂摄魄潋滟波光,跟孙萌萌和师妮可打招呼:“两位美女,上午好!”

    见到向南,师妮可的小心肝扑通扑通直跳。

    孙萌萌不知道往哪躲,白皙晶莹的肌肤上在阳光的照射下,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泽,睫毛流光溢彩,投下一层淡淡的阴影。

    师妮可没想到来这还能见到自己暗恋的男人,早开心得忘乎所以了,丝毫没有察觉孙萌萌的异样。

    “向南,你怎么在这?”可能是因为太过激动了,师妮可此刻的大脑完全处于呆滞状态。

    “这是我家啊!”向南那斜长的桃花眼,闪着灼灼的光华,嘴角微扬道。

    听到向南那富有磁性的嗓音,师妮可才回神,发出疑问:“这是这是你家?”

    “是啊,欢迎两位美女光临我家!走吧,一起进去”向南招呼她俩进去。

    向南有一个周没见孙萌萌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晨练的时候,总是存着一份念想,希望再某一棵花下能和她不期而遇。这个周下了一周的雨,直到周五才放晴,没有下楼跑几圈,感觉骨头都快被潮湿得长霉了,今天还特别在小区里多跑了几圈,还是没有邂逅那一抹清新的身影,当时还有些失望。

    今天早上九点,向老头打电话叫他回来吃饭,向南还很烦躁地推脱着,最后还是受不了向阳的威胁,心不甘情不愿地回来。

    没想到,在家门口见到了孙萌萌,虽然不知道孙萌萌怎么会出现在自家门口,但看到她后,向南满心的烦躁似乎就被海风吹走了。

    “向南,向阳,向氏集团,原来你们是一家啊!表嫂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师妮可恍然大悟,一脸幽怨地看着孙萌萌。

    师妮可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帅的男人,背景原来这么强大!

    难怪天生一副领袖的样子!

    师妮可终于明白为什么向南有那么大的胆子在进公司的第一天闯进会议室一鸣惊人,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有卓尔不群领导才能了。

    “你又没问我”孙萌萌小声的回她。

    这丫头平时看去听聪明的,怎么对这事这么后知后觉呢?还暗恋人家来着,连家底也不查一下!孙萌萌心里嘀咕着。

    “可是我天天在你面前提他啊,你至少知会我一声啊!”师妮可小声的抱怨道。

    “好吧,算我错了还不成吗?”孙萌萌见她这么在意,连忙认错。

    “两位美女,在后面讨论什么呢?不会是在讨论我吧!”向南见她俩在那小声的嘀咕,不由自主的插话进去。

    孙萌萌立马闭上嘴巴,不敢吭声,师妮可抬眼看向南:“呵呵,不是啦,我和我表嫂觉得这环境挺漂亮的,不免赞美几句!”

    “呵呵,几乎来我家的人都这么说,走吧!”向南笑得清雅淡然,绅士的比了一个有请的动作。

    孙萌萌和师妮可踩着平整的石阶,跟在向南的身后。

    “孙萌萌你最近跑去哪了?好久没见到你了!”走在前面的向南突然冒出一句话来。(就爱网)

    那语气好像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似的,孙萌萌心里嘀咕道:我们上周不是才见吗?

    孙萌萌扁了扁嘴:“我一直都在家啊!咋啦,找我有事?”

    “呵呵,没有!问问而已!”向南似乎听出孙萌萌语气中的敌意,真的无法猜透这丫头为何对自己的态度总是这般冷漠。

    向南没再问,直接把孙萌萌和师妮可带进了茶室。

    擅长茶道的孙萌萌一进入茶室便深深地被吸引了,她心里感叹,向南的家人真会享受啊,把喝茶的所在装修得这么古香古色。

    一副写意山水配着飘逸的行草占了门对面整扇墙,使人一进入茶室便能感受到那样的闲适优雅。

    右边是一格格错落有致橱窗上摆放着茶叶和古董瓷器,左边的是和红木家具同色系的雕花窗。

    有几分小资情调的孙萌萌便开始幻想,午后捧着一本书,喝着清茶,配着松花糕,一定很惬意。

    三人刚入座,便听到一声爽朗的笑声:“两位小姑娘过来啦”

    随后便见向阳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身着家居服的向阳,少了工作场合的威严,多了几分慈父的气息。

    “向叔叔好!”

    师妮可和孙萌萌见到双双站起来,向他问候。

    向阳看看泡茶的向南,又看看两个女孩,脸上的笑意更深,大步流星地走到茶几边,拉开雕花木凳,一起坐着喝茶。

    “可可,来s市还习惯么?在这实习感觉怎么样?最近一直都很忙,照顾不周啊,回头去b市再向你爸陪罪”

    “呵呵向叔叔要去b市,我爸是夹道欢迎啊!我很喜欢这个城市,很喜欢在向阳集团上班。毕业之后还想再回来工作,就是不知道向叔叔收留我么?”师妮可微笑着看了眼给他倒茶的向南,欢快地说着。心里还添了一句:还有,向叔叔我看上向南了,你要不顺带把我收纳为儿媳妇吧!

    “哈哈,虎父无犬女!不愧是师市长的女儿啊,口才好,能力也强!不错,不错!我就喜欢这样的年轻人,只要你喜欢,向阳的大门永远向你敞开着”

    向阳说话还带着军人的豪迈,他的声音响亮特别有激情,师妮可听了他的话心里乐开了花。只要这里不拒绝她,回去后她一定会想着法子再来s市,完成她的爱情计划。

    “谢谢向叔叔!”师妮可一脸阳光灿烂,声音也是清脆悦耳。

    “萌萌,你还没去上班么?最近去了几次银行,我好像都没见到你啊!”向阳招呼了师妮可,又开始把话题转到娴静地喝茶的孙萌萌。

    向阳每次见到孙萌萌总觉得这个女人就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气质,让人看了特别舒心。刚才一进门,看到这两个女人,一个俏皮可爱,一个温婉贤淑,他便感觉孙萌萌似乎就和这个茶室也是一体的。

    她那么娴静地坐落在窗下的椅子上,端着茶杯喝茶,只那么看她一眼就能让人浮躁的心也随着她的恬静沉静下来。

    “是啊,我还再休假”孙萌萌轻声地回答,脸上微微发烫。自己一个女孩子,年纪轻轻一直休假,会让人怎么想啊!孙萌萌想端起茶来掩饰一下此刻的局促,偏偏茶杯已经空了,又不好意思自己伸手倒茶。便抬眼看了看对面的接待人员——向大帅哥。

    结果,这厮正happy地笑着看着她,深邃的桃花眼被他肆意地怒放,落了一地桃花。很迷人。

    面就这到。如果换一个场合,换一个人有这样倾倒众生的眼睛,孙萌萌一定会非常配合地留点哈喇子,美美地欣赏一番。

    只是面对向南,孙萌萌总是提前打预防针,对他不是无感,而是不敢有感。

    此刻孙萌萌真想瞪他一眼。笑什么笑,有你这么不称职的招待员么?茶杯都空了,还不赶紧给我再倒一杯。

    “我好羡慕你啊,可以一直休假”向南似乎猜中了孙萌萌的心思,偏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把孙萌萌给郁闷得快要皱眉了。

    向南看到孙萌萌窘迫的样子,便觉得有趣,但在向阳面前又不敢玩得过火,赶紧给孙萌萌续了一杯茶,然后看着她非常不淡定帝一口喝光了茶,早没有刚进来的时候那么从容自若。

    向南心里也觉得很奇怪孙萌萌为什么放着那么好的工作不做,足不出户地写。

    这个女人确实很独特!

    “想休假?”向阳逮着向南的话,脸色立马一沉。

    三个年轻人立马便感觉茶室一下变得阴沉。

    “没没有。我就那么一说,您老别当真”向南嬉笑着说,他要不去上班,早被向老头虐待得饿死街头了。

    孙萌萌看着向南在向阳面前那么乖觉,心里一笑,想到孙贝贝似乎也是这样。

    “向叔叔,你家真漂亮,我好喜欢,可不可以参观参观”师妮可见向南那么怕他老爹,有心帮他解围,娇笑道。

    学设计的师妮可,刚才从外面一直看到里面,觉得整栋别墅的设计别有风情,很想整体参观一遍。

    “哈哈,当然可以啊。可可是建筑设计出身,这么喜欢房子,以后一定是设计界的奇葩。向南,你带两个小姑娘去走走”向阳乐呵呵的下令。

    于是,向南领旨带着孙萌萌和师妮可去参观。

    整栋别墅有四分之三的墙体用白色石砖雕砌而成,剩下一面采用的是玻璃,不仅采光特别的好,也让视觉更加宽广。

    客厅占据了百来平方米,设计和装饰属于新古典主义的设计风格,所谓新古典主义的设计风格是经过改良的古典主义风格。从简单到繁杂、从整体到局部,精雕细琢,镶花刻金都给人一丝不苟的印象。无论是家具的材质和色彩,让人强烈地感受传统的历史痕迹与浑厚的文化底蕴,简单却不失奢华。

    参观完一楼,向南直接带她俩上楼,二楼有个大阳台,白色的纱帘随风而漾,射入斑斑点点细碎的阳光。

    看到这样的场景,就觉得特别的唯美,孙萌萌不由兴奋的快步走到阳台,徐徐的海风迎面扑来,耳边传来椰子树叶在那沙沙的响。

    蔚蓝的天空,清新的空气,还有不远处波光粼粼的幽深蔚蓝的海。

    站在这,可以清楚的看见那片气势如虹,波光粼粼的大海,海水像调皮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冲向岸边,似乎能听见海浪轻轻拍打声,远处的沙滩上有一条长长的木栈道,木栈道边上是一望无边的大海和千奇百怪的巨石,有的是像个憨憨乌龟,有的想喷薄欲出的火山,更好玩的是有一块石头还像是个小猪呢!

    海风徐徐吹来,楼下花园里茂密蓊郁的树木在风中沙沙作响,正直四月,空气弥漫着淡淡的花香,让人情不自禁的想闭上眼睛深吸一口。

    “哇,好美啊!”孙萌萌双手撑着白色栏杆上,不禁惊叹起来。

    见孙萌萌眼一脸清纯的笑颜,却带着丝丝妩媚,想一朵淡淡而高雅的香槟玫瑰,散发着淡淡而迷人心神的清幽。

    秀气的眉眼,清澈碧莹的眼神,小巧的鼻子,还有那红润的嘴唇,在阳光下折射着淡而轻柔的光晕,白皙的脖颈,清瘦的肩膀,精巧的锁骨,一副清馨可人的摸样,带了几分恬静,如春日的阳光一般柔和美丽,无不充满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向南静静的凝视着她,眼神温存而清净,像是在欣赏一幅美景似的。

    “恩,这里的确很美!”游历多国的师妮可,看到眼前的景象,也跟着赞叹起来。

    “向南,这里环境这么好,为什么还跑去玉锦豪园住啊?”孙萌萌脑海莫名的冒出这个问题,脱口而出的问道。

    “这个问题吗,三言两语说不清楚,以后你要是有时间的话,我慢慢跟你细说!”向南眼波一闪,狡黠的回她。

    “切,我才没有这个闲工夫呢?爱说不说!”孙萌萌嗤了一句,转过头瞟了他一眼。

    此时的向南嘴角勾那似笑非笑的神情,着实很迷人。

    当孙萌萌看到他那幽深的眸里,盈动着自己的身影,霎时慌乱的转过头去,不敢看他,小脸也不禁红了起来。

    向南见此,嘴角的笑容越发肆意,宛如花般的灿烂绽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