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笑颜如花
    这些日子和特种部队的士兵军官们朝夕相处,孙贝贝的心里对他们有很大的改观,虽然这些改观不算非常深入,但至少让她明白,她原来口中所不屑的那些傻当兵的其实个个都不傻。

    要想成为特种部队的一员,也正如人们所想像的那样,都是百里挑一的军中精英,甚至是精英中的精英。即使是这样,这里的每一个士兵在训练结束后,都在不断充实自己,毫不夸张的说,这里的随便拉出一位士兵都能说上十句八句英语,至于什么枪械知识,战术应用,侦查手段等等,更是不在话下。

    不过这些还只是普通士兵,军官那就更了不得,譬如:许跃磊国际关系学院硕士生,主攻侦查科目,精通好几国的语言;师达树更牛逼,英语学和军事学双学士,光电学硕士,军衔是正营级少校军衔,他被选进特种部队,和所学专业多少有点关系,但是他也同样是经过严格残酷的训练被选拔进来的。至于那个谢处男,他的参军故事她都知道。

    当然,想进入特种部队,和学历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是看你能不能承受住严格残酷的训练!

    这些特种队员,肩负着侦察、野战、渗透、敌后偷袭、刺杀等特种任务,时刻以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重。

    无论是波浪滔天的大海、峰峦耸立的高山、一望无际的平原、凶险莫测的密林,还是是在酷暑严冬、风雪雷电中;还是空降、机降、泅渡和徒涉;还是水断粮绝、孤立无援,再恶劣,再残酷的环境下,他们都要通过利用当地资源确保生存。

    所以,这些特种兵不仅要拥有强壮的体魄、坚强的毅力和持久的忍耐力,能最大限度的适应不同的作战环境

    而且他们的智力都是高超的,因为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往往在敌人心脏地带实施短促而高风险的作战,面临着常人难以想像的军事和心理压力,没有过人的智力就难以顺利遂行作战任务。所以他们的每一个成员,不仅要学会射击、格斗、刺杀和爆破技术,还得会照相、窃听、通信、泅渡、滑雪、攀登和跳伞技术,还有警戒、侦察、搜索、捕俘、营救等技战术技能,还要掌握一些疾病的防治,可食野生动植物的辨别知识,掌握预定作战地域语言、风俗等,这些没有较好的文化水平和理解力是难以实现的。

    以上都只是入门条件而已,进入特种部队后,面临的是更残酷的训练,面临层层淘汰的训练。

    作为文艺兵的孙贝贝自然无法体会那种凤来雨里,水深火热,刀山火海等等残酷训练的痛苦,但在她的心里越来越觉得他们都是一群可爱的人,一群为祖国和人民无私奉献着的人。

    也许是受了他们的影响,孙贝贝的行为举止也渐渐有了真正军人的样子,当然私下对办公室那几个熟悉的军官偶尔还是会耍耍嘴皮子和小性子的。

    这不,正在拖楼梯的她,听到楼下传来噼噼啪啪的脚步声,连忙将水桶拎到转角处。

    一转过身,孙贝贝的手套还没来得及脱,就看到许烨磊和谢铁军,师达树几个走了上来。

    “各位首长好!”孙贝贝干脆直接带着玫瑰红的橡胶手套,冲着肩上军衔个个都能把她压死的军官们敬礼。

    许烨磊第一时间就看到她手上的橡胶手套,眼底迅速掠过一丝惊奇,身为特种兵的他,观察力可是一等一,今天的孙贝贝带上手套的这个小细节,立马被他觉察到了。

    当然师达树和谢铁军也看到了,谢铁军看到孙贝贝手上带着的手套,不知怎地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连忙转过头去,当着没看见似的。

    但师达树就不一样了,眼睛不仅发光发亮,还意味深长的看了看身旁站在的谢铁军。

    “孙贝贝你今天带的手套真漂亮啊!”师达树一脸坏笑,故意这么一说。

    “这么丑的手套也叫漂亮,师教官你的品味还真的有问题唉!”孙贝贝秀眉微挑,无法恭维的摇头。

    师达树被她这么一说,立马被噎住了,要说斗嘴,估计这驻地没一个人是牙尖嘴利的孙贝贝的对手。

    “孙贝贝,这手套哪来的!”许烨磊知道驻地的商店没有销售这种手套,开口问道。

    听到这句话,谢铁军立马开始紧张起来,几乎不敢看孙贝贝,深怕别人知道那手套是自己送的。

    师达树看了看孙贝贝,又转过头看了看谢铁军,嘴角那意味深长的笑意,又深了几分,还没等他出卖,就看到孙贝贝伸出手,指了指谢铁军。

    孙贝贝见谢铁军转过头,不敢看自己,心里暗笑不已,这个呆子有胆送,竟然没胆承认。

    “谢上尉送的!”孙贝贝嘴角噎着一抹坏笑,指着谢铁军说道。

    谢铁军听完这句,浑身不由僵硬起来,脸也跟着微微红了起来,心里直骂:孙贝贝,你这死丫头怎么怎么就把我给供了出来啊!

    几人的眼睛齐刷刷的看向谢铁军,随后不约而同的眯起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像是做坏事被人抓到的谢铁军。

    “三月已过,雷锋叔叔也走了,谢上尉不想帮我这个伤员拖地了,所以帮我买了一副手套,让我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孙贝贝看促狭不已的谢铁军,明亮的眼睛闪烁着捉弄的笑意,补充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谢上尉,你怎么能这样呢,不是三月就不贯彻雷锋精神,不像话!”师达树故作此刻才了解真像,在那批评道。

    “就是啊,谢上尉,你这思想觉悟可不行啊!”旁边一位军官跟着打趣。

    “恩,没错,谢上尉,有空你得好好补补政治课才行”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打趣着谢铁军,平日铁骨铮铮,威猛无敌的谢呆子此刻脸红的像个小娘们似的。

    很想钻地洞,但是碍于没有地洞,也没有穿墙术,最后只好龟缩着脑袋,掠过孙贝贝的身体,撒腿往楼上跑了。

    身后传来男人们的哄堂大笑,孙贝贝也在那没脸没皮的格格笑个不停。

    孙贝贝眉眼弯弯笑着的时候,跟孙萌萌特别的相似。而这些常年被关上部队的男人们,看到眼前肌肤如雪,笑颜如花的孙贝贝,顿时个个春心荡漾,个个如痴如醉,直勾勾的盯着她看。

    所谓,男人不色,何来英雄本色,女人不花,何来笑颜如花。

    许烨磊觉察到周边站着的男人,眼睛所喷发出来的绿光,不由咳嗽一声:“嗯哼”

    大家顿时止住笑,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

    随后,许烨磊一脸黑沉,犀利的眼睛扫了一下身旁的下属们,轻喝一声:“杵在这干嘛,等菜啊!”

    话一落,师达树和其他军官一刻都不敢多呆,抬腿往楼上跑,那样子简直像是见了恶魔似的。

    孙贝贝见了,更是嫣笑不已,大笑不止。

    看大家都跑了,许烨磊扫了孙贝贝一眼,沉着一张脸,命令道:“别笑了!快去干活!”

    孙贝贝还真跟她那姐姐一模一样,都是没脸没皮,没心没肺的小丫头,知不知道刚才这丫头动了多少军心啊!ttu9。

    孙贝贝立马收住嘴角的笑意,强忍着,一本正经的看着许烨磊:“是,中队长!”

    许烨磊看了她一眼,随后抬腿往楼上走去。

    等许烨磊一走,孙贝贝绷着的脸,再次灿烂起来:“谢处男,你真的太可爱了!”

    ﹡﹡﹡﹡﹡﹡替父从军:腹黑中校惹不得﹡﹡﹡﹡﹡﹡

    在综合办公室内。

    许烨磊一进门,就看到大家各就各位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忙活着。

    脸脸都孙。许烨磊走到位置上,把帽子放在桌上,坐下后,师达树才缓缓抬起头。13321329

    师达树看着和他面对面坐着的谢铁军,一脸贼笑幽幽道:“唉,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比他们先到办公室五分钟的吴凯不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不解眨了一下眼睛:“师师,又有何高论啊,一大清早就这么感慨!”

    师达树小心翼翼的瞥了许烨磊一眼:“参谋长,你知不知道我们办公室有个小处男在发春啊!”

    此话一出,一个笔嗖的一声飞了过来,砸在师达树的胸口上。

    吴凯见谢铁军的动作,立马明了,嘴角不禁扬起不明深意的笑意。

    “看吧,不打自招了!”师达树揉了揉胸口,捉狭道。

    “唉,想不到我们办公室,唯一不知情为何物的谢处男,在这暖花开的三四月,也跟着开始发春起来!”这下轮到吴凯感叹起来。

    “谁发春了,你们你们别乱说话啊!”谢铁军一脸羞窘,平日快言快语的他,却不知不觉的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我可没乱说话啊,刚才大家可都看到确凿的证据了!”师达树坏坏的笑了起来。

    “什么证据?”吴凯眼睛闪着好奇的光芒。

    “定情手套!”师达树暧昧不已的笑道。

    “师师,你再说一句,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巴!”谢铁军狠狠的瞪着师达树。

    “螃蟹这可不是我说的,人家自己亲口指证是你买的,别赖在我头上啊!”师达树连忙撇清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